<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17章 张馥的心思
    另一边,大胖子宋祖德也有点儿意外,笑着向张馥赔罪,道:“还请张姐请勿见怪,你真的应该早点儿说清楚这层关系嘛!”

    张馥面色平静地道:“宋兄严重了,这些日子,若不是宋兄两人一力支撑,我人族阵营只怕早就被兽人给吞并了。”

    实际上张馥心里很清楚,宋祖德对自己这么客气,绝对就是因为周良的缘故。

    若是没有这层关系,这位高高在上的太玄宗天才,才不会将自己这个道王境界的“弱者”放在眼里,不过他是何等心高气傲的人,又怎么会主动表明自己和周良之间的关系,去扯虎皮为自己争取利益。

    一番说笑,人族阵营里逐渐平静下来。

    宋祖德命人专门为周良准备了一顶大帐,人族阵营的主要高手,都汇集一堂。

    “他奶奶的,难道真的没有人知道这第十块地图的下落……”大帐之中,宋祖德骂骂咧咧地有点儿着急。

    两族众多的年轻天才一路披荆斩棘来到这里,损失惨重,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永远地倒在了远古遗路之上,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如果因为一块地图的缺失,最终不能找到远古遗迹,那可就真的太悲剧了。

    当初的祭坛会盟,就有一块地图缺失。

    但是当初各大名宿认为,可能是有人暗中握有地图,不想显露,等到了古路之前,一定会出现,可是现在两族天才们在这个尸山血海的世界之中等了这么长的时间,还不见有人带着地图来,可真的有点儿坐不住了。

    再有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万灵战场”就要关闭了。

    如果在这之前不能找到远古遗迹,那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周良微微一笑,道:“这块地图的下落,我确实知道一点。”

    话音落下,宋祖德顿时眼前一亮,武三通也看向周良。

    帐篷之中灯火通明,地面铺着兽皮道纹地毯,隔绝了血水,人族阵营之中数得上数的高手,都出现在了这里,原本是一场为周良举行的小型欢送会,大多数人出席,也是为了找个机会和周良套进关系而已,没想到居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周良手中有一块地图,这个众所周知,不过已经在开启第一段古路的时候用过了。

    难道他手中,居然有第二块地图?

    这运气也太过于逆天了吧!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周良的身上。

    在这一瞬间,每个人都有一种极为奇异的错觉,仿佛再天大的难事,摆在这个温润如玉的少年面前,都会迎刃而解一般,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

    “难道周兄你手中,还有第二块地图?”“末日剑宗”名宿武三通试着问道。

    看到众人眼神如此迫切,周良也不再买关子,指了指身边坐着的沙莎,道:“我手中只有一块地图,但是这位姑娘的手中,却有另外一块地图。”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在了沙莎的身上。

    一开始看到周良背负着沙莎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在忍不住地猜测这个小丫头的真正身份。

    能够走到这里的人,都是修真大家。

    他们目光锐利,自然看得出来,沙莎体内生机衰弱,似乎蕴含绝症,且一点儿武功都没有,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子,居然得到了进入“万灵战场”的名额,且一路来到了远古遗路之中,就已经足够让人惊讶。

    更让人诧异的是,周良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

    看得出来,周良非常关照她。

    现在听这么一说,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因为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有一块石碑地图。

    这就是一份资本了。

    同时众人又觉得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幸运,幸亏她碰到的是周良,如果碰到的是其他人哪怕就是人族高手,只怕也会被杀人夺宝,她一个弱小女子,那里还保得住石碑地图?

    “哈哈哈,这实在是太好了,这样一来,十一块地图,可就全部都集齐了。”宋祖德等人大喜。

    周良微微一笑,道:“的确,莎莎手中的地图,补全了最后一块拼图,这样一来,找到远古遗迹应该不成问题,不过我周良话说在前面,我这位朋友既然手握地图,那就有资格进入远古遗迹,分得一部分神藏,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众人微微一窒。

    手中握有地图的人,无一不是一方高手,分得神藏是情理之中,但是沙莎一个弱小女子,没有丝毫的实力,想到得到名宿的待遇,这可……这可真的是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宋祖德却是没有犹豫,哈哈大笑:“这是自然,虽然大家约好了一旦进入远古遗迹,一切各凭本事,但既然是周兄你的朋友,又有石碑地图,那就该分得神藏,我宋祖德愿意让一份出来。”

    武三通也表态,绝对支持。

    既然这两人都话了,再加上一个更加凶残的周良坚定地站在沙莎的一边,那其他人还能说什么呢?

    没有人敢反对这三位大佬。

    众人一番商议,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接下来需要和兽人阵营进行一番讨价还价,既然最后一块地图出现在人族之手,那就要借此为人族阵营谋划更多的利益了,必须重新确定划分神藏的方案,这件事情,就交由宋祖德和武三通两人去处理。

    众人都极为兴奋。

    一番庆祝之后,开始抓紧时间,为最终进入远古遗迹做准备。

    谁也不知道遗迹之中会有什么样的危险,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有殒身的危险,就算是宋祖德周良等名宿,也不敢丝毫的怠慢。

    周良暂时留在了大帐之中。

    他要先为张馥治疗体内的暗伤,以免进入远古遗迹之中遇到危险。

    “什么?要……要退去外衣?”张馥听周良说完治疗方式,有点儿紧张。

    “是啊!最快的方式,就是将我的炎阳真气,度入你的体内,炼化经脉滞涩之处,再祛除阴寒之毒,大概一个时辰,就可以完全恢复,还可以助你炼化体内那一株万年“玄天仙草”的药力,否则,以汤药治疗,只怕十天半月也无法痊愈。”

    周良笑嘻嘻地道。

    说完,看张馥有些犹豫,一皱眉奇怪地道:“怎么?不行啊!小馥,我知道你有点儿洁癖,不过大家都是朋友,你怕什么?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张馥一额头黑线,道:“不行,我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

    周良讶然道:“不是吧!我们都这么熟了,还算陌生人啊?”

    “这……反正就是不行,我……”张馥有点儿结结巴巴。

    “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一样。”周良有点儿不耐烦地道:“小馥,别闹了啊!抓紧时间疗伤,不然我也不放心你就这种状态进入远古遗迹啊!”

    周良说着,反手一拂。

    一股柔和的力量涌出,将张馥按坐在地摊上。

    周良接着反手一拉,轻松地将张馥的外衣拉开,盘膝坐在他身后,运转炎阳真气,手掌赤红如血,小心翼翼地按在了张馥的后背上。

    “你……”张馥又急又怒。

    “抱元守一,屏气凝神!”周良的声音之中,有一股奇异的魔力,让张馥安静了下来,事已至此,在放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她不得不催动体内的真气气旋,配合周良,将那一股温热的道家真气暖流,引向自己的经脉,祛除其中的滞涩淤沉。

    周良浑身涌动着金色光焰,弥漫开来,连张馥也一块儿包裹在了其中。

    这远古遗路一路走下来,周良的道家真气修为虽然提升并不是多块,但对于力量的控制,早就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道家真气如涓涓细流一般,顺着张馥后背“天关”、“神门”两道经脉进入,在她体内的经脉通道之中缓缓前行。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之后,周良这才缓缓地收回了道家真气,呼出一口浊气。

    张馥此时浑身闪烁着庚金之气,之前的衰弱阴沉气息一扫而空,体内这些日子蕴积的仙药之力,也在刚才的过程之中,在周良的引导之下炼化干净,那雄浑无比的药力转化为道家真气,庚金道家真气激荡鼓动,在经脉之中犹如决堤的长江大河一般呼啸奔腾,前所未有的活跃。

    她心中一动,干脆操控着这道家真气,趁着它鼓荡强盛的时候,冲击下一道经脉。

    趁着张馥冲击下一经脉的时候,周良想了想,在大帐之中布下一个小道纹阵法,自己身坐其中,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些药草,又取出十多块被沙溢鲜血浸透过的“大补何乌”,一一将它们的比列配好,捏动手印,开始炼制“炎阳造化丹”。

    接下来就快要到“远古遗迹”之中了,面临着什么样的危险不得而知,周良也没有一定的把握可以活着回来。

    所以他先炼制好“炎阳造化丹”,也算是对死去的沙溢的一个交代。

    沙莎这些日子服用“阳阳不息丹”,虽然不会再被痛苦折磨,不过“玄阴寒体”的症状却在一的加深,早一点解除症状,对于小丫头来说,就等于是早一天从阎王的怀抱之中逃脱出来。

    一团金色火焰,在周良的手掌之中浮现出来。

    “炎阳造化丹”是一种高阶丹药。

    炼制这种丹药,需要六阶以上的炼丹师品阶,才能炼制。

    周良如今,大约也只是半步五阶炼丹师水准,不过他从阴阳老人的口中,听说过这种丹药的炼制方法和配方,且他本身就有炎阳真气,乃是炼丹异火之中有名的火种之一,周良又掌握着几种已经失传了的炼丹手印,想来炼制“炎阳造化丹”不是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张馥的身躯左心房位置,突然射出一道庚金色光柱,一闪而逝。

    一颗闪烁着庚金交加之色的光团,从他身躯之中绽放出光芒,旋即逐渐隐去,不过从他身体之中缓缓释放出来的力量,却是强横了无数倍,背后隐隐有一副仙王战九天的虚幻图案,愈逼真了起来,释放神威,将张馥衬托的如同神王降临一般,有一股奇异的魔力,不可抗拒。

    缓缓地睁开眼睛,张馥收敛了浑身的庚金之气。

    他修炼的道家真气,实际上也是变异道家真气的一种,乃是从金木道家真气异化而来,也有着奇特的力量,每一种变异道家真气都比普通无形道家真气更加犀利,比如周良的玄阴真气,实际上便是五行之中的水灵根道家真气。

    感受着体内新增的力量,尤其是道家真气运转的度,达到了一个新的程度,张馥略微有些惊讶。

    “这不应该是道王二层具有的力量,远出许多,为什么会是这样?”

    张馥皱眉思索。

    修真之路,每一步都必须要走的踏踏实实,实力莫名增加并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情,很有可能留下什么隐患,不过这一番思索并没有特别的结果,唯一的疑问在于,刚才周良的道家真气,曾近进入过自己的体内……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周良的道家真气,可以和我的道家真气之间,产生共鸣和激,达到某种类似于双修的效果?”

    张馥的脸色变了变。

    她转头看去。

    身边不远处周良静静地坐在小道纹阵法之中,浑身涌动着光焰,双手不断地捏出手印。

    手指幻影般开合起落,留下的残影,如一朵朵璀璨莲华绽放,极尽妖艳,那一团团金色的火苗,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足以瞬间让一位道皇境界的高手化作灰烬,此时却如同乖巧的精灵一般,亲昵地围绕着周良的,在他十指的指挥之下,将十几味宝药包裹。

    周良的动作极为优美。

    在金色的眼光照射之下,那张清秀的脸庞,越的炫目英俊起来。

    “上天真的是太钟爱周良,任何美好的事情,仿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一样。”

    张馥轻轻地叹息。

    “为什么会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