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16章 同门汇合
    丘处机魏忠贤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突然之间会生这样的变故。

    下方护山大阵之中,心云宗的弟子们也觉得心头一松。

    虽然因为心云山庄袍泽们的惨死,心中依旧悲愤,但能够免去这一战,还是让所有人心中轻松了许多,毕竟没有人真的想死,只要留的有用之躯,日后有的是机会复仇!

    天空之中。

    那一道赤红色羽毛并未停留太久。

    等到兽人大军撤出了云心山脉之后,微微一震,瞬间划破虚空,消失在了远处天际。

    令人窒息的空气,终于散去。

    一丝金色阳光,划破阴云,缓缓地照耀在大地之上。

    “黑岩剑圣?”丘处机若有所思:“这位大燕修真国兽人新晋崛起的绝世高手,为什么会突然下令兽人撤军?而且青龙王、白虎王等人,居然丝毫都不敢违抗她的命令?难道这尊大兽人,已经统一了大燕修真国兽人不成?”

    “当日天池之畔,“纳尔兽皇”等兽人,曾经和各大门派天才少年有过一战,记得“纳尔兽皇”曾言道,周良对那“黑岩剑圣”有过救命之恩,“黑岩部落”圣子之位,一直为周良留着……”魏忠贤若有所思地道:“只怕今日“黑岩剑圣”下令撤军,有周良的原因在内啊!”

    “这些日,我们一直被围困在心云山上,消息不通,不知道外界生了什么事情,看来大燕修真国只怕已经有巨变生,情势绝对不是半个月之前了。”瑶光柱太上长老黎姿叹息道:“难道是“玄武帝宫”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否则这些兽人,怎敢如此大胆,居然敢大肆进军,攻陷天池!”

    一个个疑问,得不到答案。

    不过说到天池,众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心云山庄的惨变,让他们心中燃烧着怒火。

    盛雄等人的死讯,让每个人心头都像是压了一座石山一般沉甸甸的。

    “兽人已退,镇宵子等人短时间之内,也不敢再来攻山,这是我们难得的喘息之机,其他事情从常再议,让门中弟子修整一番,准备再战吧!”张三峰目光在远方扫视一圈,静静地道。

    ……

    远处。

    “兽人居然撤军了?”遥遥观战的镇宵子等人,大感莫名其妙。

    “那道红色羽毛,当真恐怖!”吴玄都脸上惊骇之色未退,摇头道:“莫非也是来自于大燕修真国之外的大兽人?那种气息,就算是在我宗掌门身上,似乎也未曾见到过,怎会有这样的大兽人存在?”

    他扭头看了看镇宵子,皱眉道:“你可曾听说过这个“黑岩剑圣”的来历?”

    镇宵子低头道:“这尊大兽人,大概一年之前,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大燕修真国,没有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初时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不够后来她组建了“黑岩部落”,短短时间之内,就收服了“纳尔兽皇”等十大皇魔,势力暴涨,半年之前,在天池大燕天池会盟之中,她曾远隔千万里一击格杀了当时的“玄武帝宫”监察长老玄矶子,事后也不知道为何,“玄武帝宫”居然并未派出高手对付此妖,最近半月,各地不断有消息传出,说“黑岩剑圣”要统一大燕修真国兽人,原本以为是无稽之谈,如今看来,她似乎真的做到了。”

    “什么?这么说来,这黑岩剑圣,并非是来自于大燕修真国之外?”吴玄都失声惊呼。

    “通天剑派”的其他三位剑修,也为之变色。

    统一大燕修真国兽人,在他们看来,并不算是什么。

    他们大辽修真国就有许多兽人顶级高手,实力强横,达到了宗魔尊魔境界,只要他们愿意,降临这个偏僻小国,一念之间就能做到这一点,但是远隔千里击杀“玄武帝宫”监察长老,事后“玄武帝宫”居然并未追杀,容这尊大兽人活了这么长时间,这可就真的有点儿匪夷所思了!

    难道连“玄武帝宫”,都不能奈何这尊大兽人?

    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一个小小的大燕修真国,贫瘠可怜的蛮乡,先是冒出来一个实力恐怖的张三峰,接着又是更加恐怖的“黑岩剑圣”,这也实在是太诡异了,四位“通天剑派”的剑修,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儿夜郎自大了,之前想着从兽人手中夺回云心山脉,现在看来,有点儿可笑。

    只要这位“黑岩剑圣”在,就算是“通天剑派”的宗主亲至,只怕也不一定能够拿下!

    “你可知道,为什么“黑岩剑圣”下令兽人撤走?”吴玄都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个……”镇宵子眉头皱起,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黑岩剑圣”一直非常神秘,很少现身,她的目的是什么,我无法度侧……”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黑岩剑圣”座下十大皇魔之一的“纳尔兽皇”,曾言道,心云宗弟子周良,对这位大兽人有过解困之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

    “解困之恩?”吴玄都皱皱眉:“周良?那又是谁?”

    镇宵子缓缓地道:“周良是心云宗一名弟子,入宗不到三年,一跃进入先天道灵之境,修炼度极快,有些邪门,是心云宗重点培养的天才之一,此次“万灵战场”开启,被送入了战场之中,所以此时,并不在山上!”

    “天才?区区偏远蛮荒的小小大燕修真国,有什么狗屁天才?”一位剑修不屑地冷笑道:“可惜我王朔师侄,也进入了“万灵战场”,否则等他前来,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绝世天才!”

    “不错,既然那周良只是一个小小弟子,不足挂齿,能不能从“万灵战场”之中活着出来,都不一定呢!”另一位剑修话锋一转,道:“师兄,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是退是攻?”

    吴玄都思忖片刻,道:“今夜暂且修整一夜,等到酒剑仙师叔到来,一举攻破心云宗,紫晶矿石就是我们的了。”

    “可是那“黑岩剑圣”……”镇宵子有些忧虑。

    “无妨,我们攻打心云宗这么长时间,也未见她出手阻止,只怕这位兽尊,并未有心要帮心云宗,她似乎无意这里的紫晶矿石,你们尽管放心好了。”吴玄都把握十足地道:“何况我“通天剑派”那还是大辽修真国级门派,门中高手如云,若是这兽尊真的敢插手,我们也未必怕了他们!”

    镇宵子见他们如此说,也只能听从了。

    至于受了重伤的化幽道人及其他各大门派的高手,也没有什么说话的份。

    他们都是昔日大燕修真国一言九鼎、跺跺脚都会引起大燕修真国修真领域地震的狠人,可惜在这四位外来剑修的面前,却连随从都不如,尽管心中怨恨,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慨叹一声,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

    ……

    “张馥师姐?”

    周良看着眼前这个清瘦的柳叶眉少年,不由得狂喜出声。

    银色指环光,在他的指引之下,周良终于在人堆里,找到了另一枚银色指环的主人,正是张馥。

    张馥脸上带着轻微的笑意,静静地看着周良,看得出来,对于这次重逢,这位一直以来做任何事都是胸有成竹的少女,也有些激动,不过她习惯了内敛,并不善于激烈的表达,一丝微笑,已经将内心的喜悦全部都反映了出来。

    周良却不顾这么多,张开怀抱,狠狠地给了张馥一个熊抱。

    “咳咳咳……”张馥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她不习惯如此热情的见面方式,第一时间就要推开周良,可是周良双臂传来的力量,实在是太打了,根本不容她抽身,感觉到周良满腔的热情,张馥也只能摇头无奈地笑笑。

    “对了,张馥师姐,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周良惊喜地问道。

    张馥的实力,绝对不可能一个人通过之前那些古路,来到这里,周良有些好奇,难道是有高手暗中帮他?

    “我的运气比较好,遇到了几个贵人。”张馥淡淡地笑着,指了指身边几个看起来神色落魄、精神疲惫的修真者。

    周良看了看几人,都是六道皇境七层,看衣着装饰,应该是来自于同一个门派,这几人身上伤势不轻,不过神情彪悍,精神矍铄,气度不凡,令人不可小觑。

    “多谢各位了,你们是我周良的恩人。”周良鞠躬。

    “呃……周大人,不敢当,我们不知道张师姐原来是周大人您的师姐……”几个人有点儿手足无措,连忙鞠躬还礼。

    面对周良这样的名宿,即便他们一个个都桀骜不驯,却也不甘丝毫怠慢。

    何况他们一路帮助张馥,来到这里,实际上也算是相互扶持,张馥实力低了一点儿,但是智谋心机出色,有好几次,要不是张馥,他们只怕也已经陨落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张馥,居然有周良这样的大靠山。

    “恩?小馥,你身上有伤?”见面兴奋之余,周良敏锐地察觉到,张馥的体内居然有一些暗伤,虽然不够致命,但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很有可能留下后遗症,为以后的修真之路,留下隐患。

    张馥额头一连串黑线。

    如果是别人叫自己小馥的话,只怕早就被自己撕碎了吧!

    但是越到周良这个家伙……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一点儿小伤而已,不妨事。”张馥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谁说是一点点小伤啊!暗伤淤积,经脉滞涩……”周良不顾张馥的反对,一把手搭在张馥的手腕上,略一观察,就对一切都了然于胸,不过旋即又有点儿惊讶:“咦?小馥你实力变强了,都到了道王一层境界,体内蕴含着一股蓬勃生机,草木之气旺盛,莫非是服用了什么绝世宝药?”

    张馥继续一额头黑线,收回手,道:“的确是有点儿奇遇。”

    她在心里骂着,周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不要再叫我小馥了,这么多人,拉拉扯扯成什么样子,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个混蛋难道不知道,你现在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看着!

    但是周良哪里管那么多。

    反而一把搭在了张馥的肩膀上,勾肩搭背嘿嘿笑着道:“小馥,你的伤势真的不轻,这样吧!一会儿到我帐篷中来,我帮你治疗一下,顺便帮你把那体内的草药之力炼化了,到时候你的实力,一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张馥嘴角抽搐,不说话。

    该死的混蛋。

    不就是疗伤嘛!干嘛说的这么暧昧,你是故意的吧?

    周围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张馥。

    很多人都极为惊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实力在目前整个人族阵营之中几乎垫底的家伙,来头居然这么大,和“阴阳杀神”周良的关系如此亲密。

    以前一些为难过张馥的人,心里都一阵突突。

    这些天各种传说听下来,谁不知道周良是一个极为护短的家伙,要是张馥向周良诉苦的话,那他们这些人可就有麻烦了。

    好在张馥什么都没有说。

    甚至都没有看那些曾经刁难过自己的人。

    她只是很认真地向周良介绍了自己那几个同伴。

    这几人是来自于北域大辽修真国“火鸦派”的年轻天才,为一人叫做西门吹雪,三十四岁,实力在道皇境七层,是“火鸦派”的大师兄,另外两人也都是道皇境界的高手,略微年轻一些,二十岁左右,还有一位叫做西门飞樱的女孩子,却是西门吹雪的嫡亲妹子,容貌秀丽,英气勃勃。

    “多谢诸位了。”周良再次道谢,并且允诺,几人若是有什么需要,一定会全力以赴帮助。

    “哈哈,想不到张馥师姐,居然是周兄弟你的师姐,宋某这些日子,倒是怠慢了。”

    另一边,大胖子宋祖德也有点儿意外,笑着向张馥赔罪,道:“还请张姐请勿见怪,你真的应该早点儿说清楚这层关系嘛!”

    张馥面色平静地道:“宋兄严重了,这些日子,若不是宋兄两人一力支撑,我人族阵营只怕早就被兽人给吞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