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10章 心云山庄危机
    在这一瞬间,组成刀塔的千千万万柄长刀,犹如飞溅的水花一般倾散开来,又同时变成了一块块银光闪闪的金属碎片,没有一柄刀是完整的。

    周良在刀塔落地的一瞬间,跳落在地面。

    抬头再看时,一道紫色的空间漩涡之门,出现在了眼前。

    居然已经到了第九段远古遗路的尽头,到了通往第十段远古遗路的空间之门跟前。

    这刀塔倾倒下来,恰好将周良送到了这里。

    “是时候离开了。”周良若有所思,自己在这里遇到的一切,仿佛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一般。

    不过在最终踏入空间之门的一瞬间,周良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扭头看去,那一块之前插着墨石刀的血色岩石静静地躺在一对残刀断剑之间,心中一动,周良让小银猴将这块岩石收到了空间袋里面。

    ……

    ……

    天色微明。

    天空之中弥漫着硝烟。

    罗轩举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他身上缠满了绷带,殷红的血迹浸透出来,盘膝打坐,正在抓紧时间恢复道家真气。

    一场恶战刚刚结束。

    这里是进入心云宗山门七道关隘之中的第四道“函谷关”。

    距离“玉门关”关隘遭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天。

    这场大燕修真国近千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门派征伐之战,此时已经进行到了炙热阶段,以五庄观、唐门和小雷音寺等大门派为的势力,在过去的六天时间里,疯狂地起了至少上百次冲击,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终于攻克“玉门关”、“嘉峪关”等三道关隘,逼近“函谷关”。

    此时的“函谷关”关隘,经历了一夜时间的激战,已经残破不堪。

    好在投入了大量的灵石和炼器师的力量,“函谷关”关隘的道纹阵法,还有一半以上可以持续运转,具有强大的守护之力,可以保证入侵者不能在短时间之内将其攻破。

    不过在过去的六天时间里,心云宗战死的弟子,过一千之数。

    除了普通的真传弟子之外,还有近百名先天之上的高手。

    这样的损失,达到了心云宗弟子宗数量的十分之一,尽管没有伤筋动骨,但是对于心云宗来说,也是不可承受之痛,开宗立派数千年以来,心云宗也曾经历过大小无数站,几次经历过浩劫,却从未损失过如此之多的弟子。

    罗轩举也数次遭遇而战,受伤严重。

    尽管手中有周良赠与的上品丹药,但也无法支撑。

    要知道周良赠与的那几枚极品丹药,虽然可以瞬间让他恢复巅峰战力,但实际上只是一种刺激潜力的权宜之计,并不能治本,一个时辰时间之后,就会重新变得虚弱下去,体内的伤势,反而会加剧,还得慢慢治疗。

    不过,让罗轩举稍微感到安心的是,千年以来苦心经营的门派关隘,在这一站之中,总算是挥了巨大的作用。

    依靠着这几道关隘,心云宗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整整支撑了六天多时间。

    这样算来,当初派出去向天池传讯的弟子,此时应该已经到了。

    从当初大燕天池会盟来看,那位新任“玄武帝宫”监察长老周胜男,并不买五庄观的账,对号称大燕修真国第一天才的圣轩辕也没有什么好感,反倒是对周良青睐有加,相信在紫晶矿石这件事情上,他一定不会从中作梗。

    只要消息传到周胜男那里,“玄武帝宫”的力量很快就会做出反应。

    到时候心云宗只需要将这紫晶矿石贡献上去,就可以消解灭门之灾!

    这如今是心云宗存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

    运转道家真气将体内的伤痛压制下去,罗轩举缓缓地站起来,立足岩石,放眼看去。

    “函谷关”关隘之下一片疮痍。

    硝烟弥漫,尸体如山,血流成河,从山下“心云山下”开始一直到这个地方,完全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令人心悸的煞气冲天而起,血光漫天,天地之间的煞气太足,以至于昨夜大雪纷飞,连雪花都变成了淡红色,犹如苍天泣血一般。

    人族本就势弱,却还要如此自相残杀!

    这满地的尸体鲜血,都是从人族儿郎修真者身躯之中流淌下来。

    倒是一直虎视眈眈的兽人,却只是陈兵百里之外,一直保持了静默,并未参与到这场门派血战之中。

    真让人觉得讽刺。

    “师叔祖,您好点了吗?开饭啦!”一个粉雕玉琢一般可爱的少女,一袭青衣,来到跟前打招呼,手中拎着食盒。

    罗轩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认得这个人峰的女内门弟子。

    少女叫做囡囡,是当初周良从山下大牛村悬崖之中现的修真苗子。

    这个小女孩天赋资质极为惊人,仅仅半年多时间过去,已经是半步大真人境修为,如果没有这场门派血战,像是囡囡这样天资出众的女孩子,必然是门派内门弟子之中的天之骄子,受到门派的特殊照顾,大力培养,日后说不定可以像是周良那样,一举成名,成为大燕修真国年青一代的俊彦神女。

    可惜战事爆,无数人的命运由此改变。

    门派各项事物皆以门派存续为主,内门弟子的课业已经全面停止,所有的内门弟子,不论实力高低,都被要求参与到各种战事准备之中,虽然他们实力相对弱小,无法直接上战场,但是许多后勤事宜,都得要他们去完成。

    像是囡囡、夕小米、妮妮等出身于大牛村的内门弟子,都已经忙碌了好几天。

    “好多了。”罗轩举点点头,从囡囡手中接过食盒。

    揭开来,里面摆着几样精致的小菜,还配了一壶烫的热乎乎的烧酒,看得出来是用了一番心思准备的。

    “谢谢你啦,小丫头。”罗轩举点头笑笑。

    他和周良如今是师兄弟,囡囡又是被周良当做是妹妹一样看待的小姑娘,虽然从辈分上来说,自己的确算得上是囡囡的师叔祖,却也没有摆架子。

    “师叔祖您喜欢就好。”囡囡精致如同瓷娃娃一般的脸蛋上,挂着浓浓的笑意,忍了几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道:“师叔祖,您知不知道,周良哥哥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一倍烧酒下肚,肚子里暖烘烘的,罗轩举面对这样一个可爱的小丫头,一身拉仇恨的功力也无处挥,叹息了一声,道:“算算时间,再有一个月左右吧!”

    “要是能早点儿回来就好了。”囡囡狠狠地咬着牙齿,道:“要是周良哥哥在,一定可以将这些家伙打得屁滚尿流。”

    罗轩举没有说话。

    转眼已经快要半年时间过去了。

    也不知道在“万灵战场”之中,周良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进步,以他那妖孽一般的天赋和运气,应该一定还很坚强的活着,等到他走出“万灵战场”的时候,一定会让无数人都为之震惊吧?

    罗轩举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期待。

    除了虚无缥缈的“玄武帝宫”,如果说心云宗在这慢慢黑暗之中,还保存有一丝丝的希望的话,那或许就要应在这个少年的身上了。

    如果周良在“万灵战场”之中有逆天的机缘气运的话,说不定可以实力可以突飞猛进。

    这小子在先天道灵的时候,就可以硬憾“纳尔兽皇”等兽人高手,如果他能够晋入道皇境界……不,就算是晋入高阶道王之境,或许都可以对抗道宗境界高手了吧?只要有一个攻击力堪比道宗的高手,就可以瞬间改变心云宗的命运!

    看到罗轩举陷入沉思,囡囡也不敢再打扰,转身离开。

    在更远处,夕小米、小雪等内门弟子,也都无比忙碌地包扎伤员、运送灵石、为门派炼器师打下手刻画道纹……年龄十七岁以下,实力在道师境界之下的弟子,都没有被派遣上战场,而是从事各种琐碎但却也无比重要的后勤工作。

    据说曾有人也提议,让这些弟子上战场磨练,但是却被掌门人丘处机一口否决。

    “这些弟子乃是门派的希望,他们还未成长起来,就算是到了门派长老和座必须亲自出战的时候,也不能让他们白白去送死!”在门派危急的关头,身为掌门人的丘处机,用这一句话,让人看到了大燕修真国修真宗师的尊严和气魄。

    天空之中飘着茫茫大雪。

    “函谷关”关隘之内,所有心云宗的弟子都在忙碌。

    如今已经身为核心区域权势最为显赫“天人会馆”商铺幕前老板的关小羽,也在人群之中来来回回地忙碌着,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藏私,将“天人会馆”所有的法器、道袍和一切能够被利用到战争之中去的货物,第一时间贡献了出来。

    “我是“天人会馆”的老板,但我更是一名心云宗的弟子,我相信,如果周良师兄在这里,他一定会同意我的做法!”

    关小羽的声音,同样掷地有声。

    在他的带动之下各大阶梯区域的修真坊市的大大小小的商铺老板们,也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慷慨解囊,抱成团来支持心云宗。

    很多人心中都非常清楚,如果心云宗被攻克,到时候迎来的必然是一片血洗,覆巢之下无完卵,他们到时候也会变成被洗劫的对象,这个时候如果不团结,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

    ……

    大燕修真国天池。

    人族修真圣地。

    位于天池边的“心云山庄”,此时已经是一派戒备森严的景象。

    自从四天之前,一个浑身是血重伤昏迷的心云宗弟子被送入山庄,见到了庄主盛雄之后,庄中的气氛就变得严峻了起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手执飞剑的剑修来回巡逻,护庄大阵也已经悄然开启。

    这一日,太阳初升的时候,庄主盛雄就和前几日一样,匆匆忙忙地出去了。

    一直到日落西垂的时候,他才回来。

    “爹,事情怎么样了?见到监察长老大人了吗?”盛露站在大厅门口,看到父亲回来,第一时间冲过来大声问道。

    盛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师父,您回来了!”

    “庄主,可曾见到周监察长老?”

    “盛长老,你倒是快说话啊!门派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大厅之中,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

    这些都是心云山庄最为精锐的弟子,有盛雄的衣钵弟子,也有心云宗派遣驻扎在庄中的高手,都一脸焦急的样子,看到盛雄进来,数百双目光齐刷刷地看过来。

    盛雄双眉紧锁,轻轻地摇了摇头。

    人群之中,千里生死厮杀终于跑到这里来报讯的心云宗弟子陈靖仇,见状心中冰凉了一片,不由焦急地道:“盛长老,您必须想个办法啊!已经六天时间过去了,我们这里每耽搁一刻钟,心云山上就不知道有多少我心云宗的大好儿男,死在那些杂碎的刀下……”

    盛雄叹息道:“这些天,我一日十几次去监察长老神殿,可惜被拱卫神殿的玄武御卫领展昭告知,周监察长老外出游览,并不在天池驻地……我不得其门而入啊!见不到周监察长老,我也没有办法,小伙子,老夫心中,比你焦急一千倍一万倍啊!”

    “哼,那个展昭,据说和圣轩辕关系极好,圣轩辕进入“玄霜神殿”成为玄武御卫,就是展昭举荐,我看这个人,一定是和五庄观沆瀣一气,在故意为难爹您……”一袭黄衫满脸愤怒的盛露气哼哼地道。

    “他肯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一直莫默不作声的易烊千玺也道。

    自从上次大燕天池会盟,伺候了周良的衣食起居,被周良提名赞赏过之后,易烊千玺在心云山庄之中的地位就一飞冲天,成为盛雄的左膀右臂,这个年轻人不骄不躁,有勇有谋,深得盛雄的信任,是一个值得培养的苗子。

    大殿之中,顿时一片大骂之声。

    盛雄哼了一声,压下这片喧哗,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身为驻大燕修真国玄武御卫的领,展昭敢如此做,绝非五庄观的力量可以做到,只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