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9章 飞刀漫天
    身后沙莎正在道纹帐篷之中熟睡,少女秀气的面容,在月色的照耀之下显得恬静美丽,而小银猴和海豚泡泡挤在一起,也早就结束了吞吐血月精华的修炼,抱成一团呼呼大睡。

    看样子他们也不知道墨石刀和桃木剑归回。

    周良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仔细观察。

    此时的桃木剑,仿佛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上面依旧布满了斑驳的泥垢,再也没有了之前那惊天动地的至尊气息,静静地漂浮在周良的身边,不过仔细看的话,周良现剑身之上的泥垢,似乎比之前有稍微多了一点点,可到底是哪里多了,他还真的说不清楚。

    轻轻地将桃木剑握在手中,熟悉的冰凉触感传来。

    “老朋友,你终于还是回来了啊!我真担心你这一飞冲天,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手指抚摸过桃木剑的剑身,如同抚摸情人的肌肤一样。

    周良心中欣喜,像是见到了就别的老朋友一样,微微注入玄阴真气,那种熟悉的感觉重新又回到了,周良松了一口气,他可以确定,只要全力注入道家真气的话,依旧可以激桃木剑之中的那种至尊一般的力量。

    将桃木剑收起来,周良的目光,落在了墨石刀的之上。

    此时的墨石刀,再也没有了之前那冲天而起的凶悍魔性,轻轻地漂浮在周良的身边,就像是一只乖巧听话的宠物一般,虽然没有泥垢,刃身无比光滑,但却布满了裂缝,像是由无数个碎铁片拼合在一起的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周良注意到,有无数密密麻麻的血色道纹,布满了这碎片之上。

    以他在道纹方面的造诣,居然也无法判断,这到底是什么道纹。

    既不是如今修真界的主流道纹,也不是上古古朴道纹,没有丝毫的力量外溢,仿佛是一些杂乱无章的图案一般,但如果仔细盯着这些纹路看的话,视线就会一片模糊,整个人的灵魂,仿佛是要沉陷进入刀身之中去。

    周良只是粗略地看了一眼,就不敢再仔细观察。

    这种情况,让周良想起了另外一个东西

    心云宗山下大牛村石崖神秘山洞之中,那个棋盘一样的石桌。

    那个神秘山洞是周良一切奇遇的源地,除了改造周良身躯的白色液体和得到了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之外,周良在其中现的另一件极为诡异的存在。

    就是那个石桌棋盘了。

    它上面也布满了这种类似于墨石刀刀身图案的线条。

    当时周良只要一看这石桌棋盘上面的图案,整个人就会摇摇欲坠昏厥。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实力太低的缘故,不过后来周良进入先天道灵境界之后,自以为对道纹的认知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小宗师了,又多次去过那个神秘石洞,可每一次盯着那神秘图案看的时候,还是照样会觉得灵魂摇曳大脑昏。

    加上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对于这石桌棋盘也闭口不谈,周良这才隐隐约约地明白,上面的神秘图案线条,实际上是极为恐怖的存在,绝非是自己如今的力量所可以窥探其中的奥秘。

    如今这墨石刀破碎刀身之上的线条,给周良的感觉,和那神秘石桌棋盘之上图案的感觉一模一样。

    “难道是同一种道纹?”

    周良心中猜测着,突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墨石刀的刀柄。

    仿佛是握住了一团炙热的岩浆一般。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柄之前爆出了足以和桃木剑分庭抗礼的至尊力量的墨石刀,表现的极为安静,再被周良握在手中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排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良甚至隐约之间觉得,这墨石刀犹如有生命的活物一般,低低地欢呼了一声。

    他这才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这柄墨石刀。

    这赤红色刀柄,足足有鸭蛋粗细,布满了奇异的螺纹,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手感极佳,散出极为恐怖的热量,但是却偏偏令周良感觉到极为舒适,刀刃宽三十多厘米,算上刀柄长足有一米五左右,通体呈现出赤红色。

    仅有的一截刀身破碎无比,连刀刃都是一截一截,仿佛随时都会破碎成为几十块掉落在地面一般。

    叮!

    周良屈指一弹。

    刀身出一声悠悠不绝的轻鸣之声,无比悦耳。

    以周良从阴阳老人那里得来的经验,居然也无法看出这刀是什么材料打制。

    看起来似金非金,似铁非铁,握在手中竟然如同握着一根草芥一般,轻飘飘毫无重量感觉,只要轻轻一挥舞,顿时有层层气浪在刀刃两侧分开来,那破碎刀刃的锋利程度,简直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好刀,真是一柄好刀!可惜就是破碎了,残缺不全,真难以想象,在它完整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威力!”周良赞叹连连,忍不住骈指,在刀刃上轻轻触摸。

    嗤!

    轻响声中,周良的指尖被划破,出现一道血迹。

    “好锋利!”周良惊呼。

    自己手指触摸到的地方,乃是刀身的裂缝部位,并无刀刃,但是居然瞬间就切割开了自己的肌肉。

    要知道经过这些日子的锤炼,自己的肉身已经堪比道宗境二层境界的高手,几乎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即便是极品法宝,也需要在高手催动才能破开自己的皮肤,这墨石刀的断刃部位,看似厚钝,竟然只是瞬间切割开了道宗境二层境界的肉身……

    这可真是一把道器。

    有了此刀在手,日后就算是对上那些道宗境界的高手,也可以轻松破开他们的防御了。

    随着手指上流出来的血迹,低落在墨石刀的刀身,一点点地渗入进去,彻底被刀身吸收,周良心中之前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终于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正是从墨石刀之中传出来。

    虽然这是周良第一次握住墨石刀,但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周良觉得,就仿佛是终于找回了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这种感觉,和周良一直以来,握住桃木剑时候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

    这墨石刀可为我用!

    周良心中大喜。

    “只是不知道墨石刀之中之前爆的那股至尊一般的力量,还有没有存续下来……”周良一番仔细观察之后,尝试着向墨石刀之中注入道家真气,因为之前墨石刀迸的乃是赤色光焰,五行属火,丁所以浩这次运转的,乃是镜像丹田的炎阳真气。

    令周良感到惊喜的是,墨石刀材质对于道家真气的疏导性,居然是无语论地完美,自己只是一念之间,炎阳真气就顺畅无比地进入到了刀身之中,就仿佛是流转在自己身体的经脉之中那样舒畅。

    轰!

    随着炎阳真气的注入,墨石刀起了变化。

    刀身那密密麻麻错综复杂的奇异线条,原本暗淡如同一条条干涸的血管一样,突然开始亮了起来,像是有一道道鲜血在顺着线条的细微的凹槽在流动一般,很快就布满了整个刀身,然后一层薄薄的血色光焰从碎刀之中迸出来,隐隐将这柄残刀补全。

    周良呆呆地看着手中刀。

    因为那股席卷天下的至尊之气,再度随着墨石刀的异变,出现在世间。

    整个残刀断剑世界之中的所有刀剑碎片,都开始颤抖臣服膜拜哀鸣,战战兢兢地参拜,就仿佛是之前墨石刀主动复苏对抗桃木剑的时候一样,不过这一次,少了桃木剑力量的制衡,纵横天下的刀之天道刀气彻底征服了一切。

    就连脚下不知道由多少长刀组成的刀塔,也霎时间光华大作,宛如神临。

    周良清晰地感觉到,刀身之中出一声兴奋的欢呼。

    就仿佛是纠困浅滩的神龙重归大海,又仿佛是迷失在平阳的猛虎再入山林。

    这是不甘于寂寞的欢呼。

    是王者归来的欢呼。

    不过这样一刀在手,俯视天下无敌手的感觉,只维持了短短不到一瞬的时间,周良就开始吃不消了。

    因为墨石刀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疯狂地吸收着自己体内的炎阳真气力量,转眼之间,就快要将自己体内的道家真气抽干,也快要将自己吸成人干,眼看着镜像丹田和六奇脉之中的道家真气,以肉眼可见的度消失,就要枯竭,周良心中震撼,不敢怠慢,赶紧收回了道家真气。

    墨石刀这才略带不甘心地黯淡了下来。

    刀身那原本极尽闪耀璀璨的血色图案变成了淡褐色,没有光彩,刀身依旧破碎,仿佛是几十个碎铁片拼凑起来一样。

    那一层补全了断刀的血色光焰也消失。

    墨石刀重新变成了之前破碎残损的状态,没有丝毫的力量外泄。

    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它内里蕴藏着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力量,周良相信,如果自己将墨石刀扔在路边的话,多半没有什么人会对它感兴趣,捡起来卖废铁都嫌太烂。

    周良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右手桃木剑,左手墨石刀,卖相看起来可能差了点,但这一对刀剑的威力,却足以硬憾高阶道宗级别的高手,它们将成为周良最大的底牌,这一对刀剑在手,北域虽大,但周良也可到处去得了。

    “身为阴阳镜像体,以前只有桃木剑,一直缺少一柄足以媲美桃木剑的长刀,岁月刀勉强趁手,却还是断了,现在有了墨石刀,总算是弥补了心愿了……”周良真的很满意。

    等到阴阳老人清醒过来,可以咨询这个老怪物。

    看是不是有办法,将桃木剑之上的泥垢去掉,并将墨石刀补全完整,到时候这一对刀剑的威力绝对会倍增,说不定可以进入道器之列,那就真的算是功德圆满了。

    在周良的笑声之中,沙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漫漫长夜终于过去,天边有一缕金红色的阳光,透过远处的云层照射过来,照在周良的身上,整个人连同手中的桃木剑墨石刀都染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层,在这刀塔之巅,犹如一尊觉醒的仙魔一般,傲视天下,绽放神辉,无可匹敌,让人难以逼视。

    沙莎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的痴了。

    却也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脚下的刀塔突然开始轻轻地摇晃了起来,接着越来越剧烈,仿佛是要倒塌一般,将呼呼大睡的小银猴和泡泡都摇晃醒了。

    “猴?怎么回事?靠,地震了?大家快逃命啊!”灵猴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大叫。

    “嘿嘎嘎!”泡泡直接跳上了灵猴的后背,示意小银猴赶紧煽动翅膀逃跑。

    这一对不靠谱的憨货。

    周良心中也是一惊。

    墨石刀彻底敛去了魔力之后,刀塔就在生某种变化,如今眼看着就要倒塌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此间的天地压制力量如此巨大,要是从这么高的太空掉下去,道宗级别的高手也得摔死,周良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冲过去将沙莎背在后背,正要顺着那刀刃阶梯下去……

    却在这个时候,刀塔终于开始倾斜,硕长的塔身,朝着西方缓缓地倒塌了下去!

    周良只能紧紧地保住沙莎,另一只手抓住刀塔之巅那一块血色岩石,将身体固定在刀塔之巅,任凭刀塔朝着地面倾斜,随机应变。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刀塔的倾倒居然并不剧烈,而是一直都维持着一种极为缓慢的度,就仿佛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操控着它,而不是重力的牵引。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之后,这座不知道由多少柄长刀组成的奇异刀塔,终于轰隆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金属交鸣,各种金属碎片迸飞。

    一柄柄长刀飞溅碎裂。

    在这一瞬间,组成刀塔的千千万万柄长刀,犹如飞溅的水花一般倾散开来,又同时变成了一块块银光闪闪的金属碎片,没有一柄刀是完整的。

    周良在刀塔落地的一瞬间,跳落在地面。

    抬头再看时,一道紫色的空间漩涡之门,出现在了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