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8章 刀剑之斗
    不过吸引住他的并不是血色岩石,而是一柄插在血色岩石之上的长刀。网8

    这是一柄外表呈现出淡红色的长刀,刀柄赤红,可以供双手握住,刀身宽三十厘米左右,静静地插在血液岩石之中,只有一小截露在血色岩石外面,隐隐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魔气,在刀身之中散出来,肉眼可见一丝丝的血光缭绕在刀身。

    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脉相连的呼唤力量,正是从这柄墨石刀之中散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周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错觉,仿佛这柄刀经历千万年岁月,经历无数洪荒纪元,躺在这里,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刻自己的出现一般。

    一股力量在内心涌动。

    周良下意识地一步步向前,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血色岩石跟前,伸手去抓那墨石刀的刀柄。

    就在这一瞬间

    嗡嗡嗡!

    一直沉寂的桃木剑,突然在周良的右手之中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颤动,周良手腕都被震麻,几乎快要握不住。

    到最后桃木剑终于还是彻底挣脱了周良的控制。

    它化作一道流光,直接从手中飞出来,不用道家真气力量的驱动,上面的泥垢自动脱落了下来,露出了晶莹如玉一般的无暇剑身,释放出无量光,彻底完全复活了,一种强大到了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从剑身之中释放出来,仿佛它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般。

    银光照耀。

    奇异的气息弥漫了开来。

    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整个第九段远古遗路之中所有的残剑断剑,产生了感应,如同响应桃木剑突然威一般,也出了一阵阵潮水一般的剑吟之声。

    剑吟如龙鸣。

    天地之间,一柄柄身躯残破的各式各样的剑,缓缓地漂浮了起来。

    周良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理解眼前生的一切。

    自从在后山悬崖山下大牛村捡到这柄桃木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它生这样的异变,一改以前毫无异状的状态,主动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其中蕴含着的仙人威,难道它真的要彻底复苏吗?

    这种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仿佛只要桃木剑愿意,一缕剑芒,将可以瞬间将这个小世界毁灭。

    不过周良能够感觉到,桃木剑的力量,在有意无意地保护着自己。

    否则,以此时桃木剑释放出来的几乎越至尊一般的力量,只要一丝丝,就可以瞬间将自己化为飞灰。

    桃木剑威,遥遥对准了墨石刀。

    下一瞬间,还没有等周良反应过来,同一时间,似乎是受到了桃木剑的刺激,血色岩石之上的墨石刀,突然也疯狂地震颤了起来,一声刀鸣之声响彻天宇,犹如九天神龙咆哮一般,瞬间活了过来!

    锵锵锵锵!

    一声声震天的金属交鸣声之中,墨石刀鼓荡,自动从那血色岩石之中一寸一寸地拔了出来,缓缓地露出了真身。

    周良距离如此之近,所以第一时间清晰地看到了墨石刀的全貌。

    令他大感意外的是,墨石刀并非是完整。

    它是残破的。

    刀身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的部分,其余的三分之一断掉,断口残缺不全,刀尖一段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是一柄没有刀尖的断刀。

    更为诡异的是,不仅仅是刀身断裂不足。

    就连剩余的一截还连在刀柄上的刀刃刀身,虽然光滑,但也破破烂烂,裂开了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裂缝,直接破开了,可以透过缝隙看到对面的景象,一条条缝隙之间,唯有一点点仿若是泥垢一般的血色痕迹连着,仿佛是只要稍微一用力,或者是一阵风吹来,它就立刻四分五裂一般。

    但是从破碎刀身之中传出来的力量,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周良清晰地看到,当刀身彻底从血液岩石之中一寸一寸拔出来之后,一个个简单质朴的血焰道纹在破碎的刀身之上闪烁起来,他这才明白,原来那维系着墨石刀最终没有裂开的红色痕迹,正是这血焰道纹。

    当这血焰道纹闪烁到极点的时候,一层薄薄血幕出现,隐隐幻化出了一柄完整的血色战刀。

    这柄墨石刀犹如魔神出世一般,立刻绽放出来足以对抗桃木剑的至尊至上的力量。

    血光弥漫开来,整个世界的血色风暴为之停止,所有的残刀金属碎片,如同收到了皇者的呼唤一般,也缓缓地漂浮了起来,隐隐朝着刀塔汇集,如同朝圣参拜一般。

    周良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桃木剑和墨石刀隐隐对立,仿佛是两个主宰天下的至尊一般,在分庭抗礼。

    四野太空,整个古路的残刀断剑,都在疯狂地颤抖微鸣。

    一层层无形的气息,从桃木剑和墨石刀之中爆出来,犹如狂涛怒澜一般朝着四面八方汹涌出去,掀起了一层层铅云一般的气浪,汹涌整个世界,天空和大地,连那空间壁障都开始颤抖,明显是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对刀剑之中爆出来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破碎坍塌。

    不过这两柄刀剑,似乎都对周良极为照顾。

    它们释放出来的可以毁灭世界万物生灵的力量,让这个世界颤抖,足以瞬间让无数的道宗道尊高手化为飞灰,但是却没有波及到周良。

    “你们……”周良正想说什么。

    下一瞬间。

    咻!

    嗡!

    桃木剑和墨石刀瞬间化作了两道流光,冲天而起,直接划破了虚空,剖开了空间壁障,在太空中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空间断裂口,不断地相互交缠撞击,不断地碰撞进攻,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它们的力量,却并没有在这个世界消失。

    这个残刀断剑的世界,所有的法器依旧在颤抖悲鸣。

    周良呆呆地看着天空,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他隐隐之间觉得,桃木剑和墨石刀之间,应该并非是第一次见面,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难道它们之间,还曾有过什么样的恩怨?

    难道它们之间,还曾有过一段快要湮没在岁月长河之中的故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转眼之间就过去了整整半天的时间。

    周良盘膝坐在刀塔之巅,运气调息,心中却开始焦急了起来。

    桃木剑是自己身边最大的底牌,且除却它的可怕威力之外,自从自己踏入修真界,第一眼看到的法器和伙伴,就是这柄桃木剑,要是就此失去了,他心里还真的是有些舍不得,就像是失去了一个老朋友一样。

    周良抬头看着天空。

    那里一片蔚蓝。

    不过仔细看的话,却现空间犹如一团颤动着的果冻一般,不断地膨胀收缩颤抖着,仿佛是有什么无比恐怖的力量,在空间壁障的另一侧,或者是远在太空之上的宇宙空间里,疯狂地碰撞着对决着。

    到了入夜时分的时候,桃木剑和墨石刀依旧是不见踪影。

    血月出现。

    周良只能耐着性子,底座在刀塔之巅,吸收血月精华,熔炼自己的肉身。

    这个时候,周良内视己身,突然被自己身体糟糕的状况,给狠狠地吓了一跳。

    之前心神全部被墨石刀牵引,没有仔细观察,还没有现,此时内视,现经过之前攀登刀塔那种极尽消耗的磨练,自己的肉身力量几乎被耗干,到了潜力的极限,此刻耐心调息的时候,浑身各处五一不感到酸痛酥麻。

    这是彻底脱力的征兆。

    体内的道家真气也近乎于消耗干净,犹如一条条干涸的河床一般。

    腹部肉身丹田和镜像丹田之中,唯有那真气气旋,犹如暗淡的火光一般,在摇曳闪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周良运转斗战圣法,全力恢复实力。

    在他的催动之下,魔冰真气气旋和仙火真气气旋,终于开始恢复。

    暗淡的光焰逐渐变得越来越明亮,越来越明亮,一刻钟之后,真气气旋就晶莹圆润了起来,比之前更加饱满浑厚,更加浓郁,竟然隐隐由之前的液体状态朝着固态转变的趋势。

    周良仔细观察时,在两个真气气旋最内核心的部位,现了一个米粒大小晶核状的圆球。

    两个真气气旋不断度分化出无穷无尽的液态真气,犹如奔腾长江大河一般,呼啸着冲进了经脉通道之中。

    原本已经干涸仿佛是龟裂的河床一般的经脉通道,得到了这更加精纯的液态道家真气的滋润,立刻恢复了之前的活性,变得更加宽阔通畅。

    这是一种经历了极限压力而产生的蜕变,比普通的冲击修炼要强了很多。

    周良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体内道家真气每次通过一道经脉的时候,就仿佛宇宙大爆炸一般,瞬间一个星球形成,和之前的真气气旋一样,每一道经脉的最中心,也出现了一颗米粒大小的固态道家真气结核,蕴含着奇异的力量。

    这样的固态凝结到底有什么样的作用,周良还不知道。

    但想来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当道家真气通过了最后一个凝练的经脉之后,强大的冲击力丝毫不曾停歇。

    周良干脆引导着这股力量,冲击新的经脉。

    几乎是在一念之间,新的经脉,瞬间被冲击开,里面的杂质简直就像是狂涛卷沙一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被熔炼,之前需要至少一天左右时间才可以完成的修炼过程,被缩短了无数倍,

    周良以开拓手法,开始熔炼这颗新的经脉。

    大约过了三柱香的时间,一股银色星光从周良体内绽放出来。

    一股奇异力量透射。

    这是新经脉突破成功的标志。

    “成了……”周良心中大喜。

    这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按照原本的计算,进入道王四层境界,还需要大概半个多月时间的积淀凝练才可以,没想到攀登这刀塔轩举消耗体内所有的力量,随后又被之前桃木剑和墨石刀的至尊之气刺激,几番巧合之下,居然一念之间,就熔炼了道王境界的第四道经脉。

    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冲击完成了第四道经脉之后,道家真气的冲力还有余劲。

    不过这股余劲想要继续冲击第五道经脉可有点儿难,周良没有选择冒险,而是运转道家真气,继续冲击原本已经通畅的经脉和穴窍,他要一步一步将自己道家真气修为夯实,修真之基,绝对不能一味求快,反而会踏辟邪路。

    肉身修为更进一步。

    周良没有停歇,立刻运转镜像丹田的炎阳真气,冲击新的经脉。

    又是漫长的修炼。

    周良的心神,终于不再去想那桃木剑和墨石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又是一道火焰光芒从周良的胸膛部位射出来,隐隐之间一颗光团透过骨骼血肉若隐若现,澎湃着奇伟的力量,数十息时间之后才缓缓地收敛进去了身体之中。

    镜像丹田的道家真气修为,也终于晋入了道王四层境界。

    周良从天人合一之境中缓缓地退出来,呼出一口浊气。

    体内道家真气运转逐渐地平和下来,都在各自的经脉和穴窍之中以固定的节奏自动大小周天循环运转。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视线所及,周良看到眼前两个物件,顿时压抑不住心中的惊讶,惊呼一声。

    桃木剑在右。

    墨石刀在左。

    轻轻地漂浮在自己的身边。

    它们……回来了!

    周良强忍着心中的震惊,抬头看去。

    天空之中的那一轮血月已经暗淡无比,快要消失。

    这意味着快要新的一天快要到来了,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修炼了几乎整整一夜的时间,而桃木剑和墨石刀何时结束争斗,重新返回到这刀塔之巅,周良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他又扭头看了一眼。

    身后沙莎正在道纹帐篷之中熟睡,少女秀气的面容,在月色的照耀之下显得恬静美丽,而小银猴和海豚泡泡挤在一起,也早就结束了吞吐血月精华的修炼,抱成一团呼呼大睡。

    看样子他们也不知道墨石刀和桃木剑归回。

    周良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仔细观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