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7章 墨石刀
    一股奇异的力量弥漫开来,小剑彻底黯淡了下来,其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被封印,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毫无威胁的饰品一般,周良终于松了一口气,将它拿在手中仔细观察。网8

    这月色小剑长不足三寸,玉色洁净无瑕,雪白无垢,精致玲珑,样式古朴,圆润可爱,更像是古代一些身份高贵者佩戴在身上的玉饰,剑柄部位还有一个小手指粗细的空洞,应该用来穿丝悬挂的部位,剑峰极钝,用来切豆腐只怕都有些不够用。

    真的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巴掌大小的玉色小剑,之前居然出了那样毁天灭地的力量,光华漫天,威势逼人,相当于巅峰道宗的全力一击,沛然莫御,如果周良手中没有桃木剑的话,只怕现在已经被轰的连一点儿渣渣都不剩了。

    仔细观察一番之后,周良将封印小剑交给小银猴,让它收起来。

    周良坐在原地调息了一阵。

    每一次催动桃木剑,唤醒其中的至尊气息,都要消耗他太多的道家真气,体内的力量几乎要被一抽而空,即便是周良修炼的功法和体质都远同境界的高手,却也有点儿承受不住。

    周良粗略地计算过,在自己全盛状态之下,最多只能了连续催动桃木剑爆两次,而且后一次的威力要比第一次差很多,如果强行催动第三次的话,整个人就会被抽成人干,立刻就得魂飞魄散。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周良才觉得体内的力量恢复了一些。

    他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既然这个残刀断剑山脉之中有如此恐怖的远古战意法器,那如宋祖德、“皎月部落”宗魔、“飞狐部落”宗魔、武三通等人,是如何通过这一片区域的?要知道他们也都只是半步道宗或者是道宗境一层而已,实力最高者不过道宗境二层,绝对难以抵抗巅峰道宗级别的攻击。

    但是一路走来,并未见他们折返。

    这说明宋祖德等级势力的人,已经走过了这段古路。

    难道他们运气好到一路走来都不会碰到这种级别的远古战意法器?

    周良才不会认为是这样。

    只怕他们的手中,也有着极为恐怖的至尊之器的存在吧?连“熊罴宗魔”都可以拿出“碧血葫芦”,那这些级门派的天才们,手中不应该没有底牌才对。

    想到这里,周良心中暗自凛然。

    真的不能轻视这些级势力的底蕴,否则可能会犯下致命的错误。

    调息完毕,恢复了力量之后,周良背负着沙莎,开始继续前进。

    已经走到了这个程度,周良不能后退。

    解救昏迷之中的纳兰若曦需要的各种仙药,都在远古遗迹之中,阴阳老人需要的各种道器专属神料,也可能在古路的尽头,周良必须坚持走下去。

    转眼之间,又是一天多时间过去。

    其间周良又遭遇了几次危险,莫名其妙地激了沉睡之中的远古战意法器。

    其中有六柄都是道宗巅峰境界的攻击力。

    甚至还有一柄隐约达到了半步道尊级别,起了毁天灭地一般的攻击,几乎将方圆三四里之内都化作飞灰,幸亏这些法器并不是连续而来,周良每一次都可以利用桃木剑之中的至尊之气的力量,险之又险地将它们封印了下来。

    这绝对算是逆天级别的收获。

    虽然每一柄被封印的远古战意法器,只能消耗一次,但用在关键时刻,如果使用得当,却可以扭转局面。

    到现在周良还有点儿想不清楚的是,到底这些沉睡之中的远古战意法器,是怎么样被激,进而出自杀性的攻击的?是自己体内的道家真气触了它们?还是生灵的气机让它们做出了反应。

    随着时间的流逝,地势逐渐平缓了起来。

    周良逐渐快走出了这片刀剑金属山脉。

    “沿着这条金属山坳,再往前,不需要走弯路,一直走,应该就可以走出这段古路了!”沙莎趴在周良的背上,笑嘻嘻地道:“周师兄,不知道第九段远古遗路,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呢?我真的很好奇呢!”

    周良微笑道:“等到了就知道了……”

    正要抬腿前进,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周良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静静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抬腿朝着右侧走去……

    “哎?周师兄您走错了……”沙莎提醒。

    周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继续朝右走去。

    右边依旧是一片连绵的金属山峰,更显怪异,突兀无比,千奇百怪,以一种奇异的方位排列起来,沙莎微微皱眉,天生敏锐无比的直觉告诉她,这些奇异的突兀山峰,犹如一个个忠诚的卫士,像是在拱卫着什么高贵存在一样。

    一种令她心惊肉跳的从未体会过的危险感觉,几乎快要将他淹没。

    “周师兄,不能再继续往前了,我感觉到了杀机,极度危险……”沙莎面色惨白,有点儿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周良略微停顿,最后还是摇摇头:“我必须去看看。”

    他释放出强横的灵识,将沙莎笼罩,隔绝了一些那种危险的感觉,小丫头这才觉得稍微好受一些,不过依旧被危险恐怖的感觉淹没,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悸。

    “周师兄,你……感觉到了什么?”沙莎有些担心。

    “现在还说不准。”周良的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疑惑。

    沙莎感觉到了危险,但是周良圣第六层的直觉,不知道为什么却现了更多,在那无边无际的危险波动之后,周良察觉到了一种极为奇异的呼唤之力,就仿佛是有一位从未见过的血脉相连的亲人,在遥远的地方,不断地呼唤着自己一般。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曾经多次出现在周良的心中。

    上一次这种感觉出现,周良进入了“临仙摘星阁”。

    这一次,会出现什么样的东西?

    顺从着心头的感觉,周良一步步地朝着前方走去。

    几个时辰过去,那种亲人一般的呼唤感觉越来越清晰,已经越过了十几座四五百米高的孤独金属剑峰,目光透过那赤色风暴,渐渐地前方出现了一个直入云霄的阴影。

    走的再近一些,终于可以看清楚眼前这个高耸入云的阴影的真面目。

    周良张大了嘴巴。

    这是一座金属剑峰。

    一座直径大概只有二三十米,但是高度却根本难以度侧的剑峰,由各种看起来品相保存的极为完整的长刀组成,没有这个世界之中其他刀剑那种泥垢斑斑破碎无比的样子,而是闪烁着刺目的亮光,寒气森森,仿佛是一座银光之塔一般。

    如此完整的长刀,周良还是在这个世界之中第一次见到。

    诡异的是,这座刀塔高耸入云足足有数千米,组成它的每一柄刀都非常完整,周良观察的很仔细,不像是其他金属山峰由各种法器的残破碎片组成,这组成部件,清一色长刀,没有任何其他飞剑或者是其他法器掺杂其中。

    在刀塔的底部,周良看到了一串奇异的台阶。

    这台阶由一柄柄长刀的刀刃组成,犹如一条缠绕在上面的长龙一般,螺旋而上,缠绕着刀塔一直通往上方的太空。

    那一种若有若无的血脉相连感觉,正是从刀塔的上方传来。

    周良略微思考之后,就背负着沙莎,拾级而上,开始踩着刀刃台阶攀登。

    刀塔台阶之上,那种上古天道的压制之力更大。

    才向上攀爬了不足二十多米,周良就觉得自己像是背负了一座巨山一般,脚步变得沉重起来,他不得不缓慢地调息运气,始终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缓缓前行。

    为了防患于未然,周良手中,紧紧地握着桃木剑。

    整个攀登的过程,冗长而又艰辛。

    以周良此时的肉身力量,也不得不每隔半个时辰,就盘膝坐在长刀台阶之上,运气调息,恢复体力。

    这个过程之中,周良还得分心照顾沙莎和两个宠物。

    他之前也想过将三人放在刀塔下面,不过考虑到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危险,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周良不能让生在沙溢身上的惨事,再一次生在沙莎的身上。

    汗水一滴一滴地掉落。

    啪嗒啪嗒地掉落在脚下的刀刃台阶之上。

    周良整个人简直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汗水蒸腾,犹如一层层白雾一般缭绕在他的身边,还必须要维持道家真气护罩的存在,对于周良来说,简直就是肉身和道家真气的双重磨练。

    自从晋入先天道灵境界之后,周良还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

    有几次他差点儿放弃原路返回,不过从刀塔之巅传来的越来越清晰的那种呼唤的感觉,让周良咬牙坚持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低头看去,下方已经看不清楚地面,变成了万丈深渊,罡风呼啸,赤色风暴席卷天地,上不见太空,下不见大地,耳中尽是无穷无尽的刀吟之声,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无尽的寒光长刀。

    只要跌下去,在如此之大的天地压力之下,就算是周良只怕也会摔成肉饼,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失足摔死的道王境界高手。

    周良必须保证自己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很稳。

    才能不被那可怕的赤色风暴从宽度不足一米的刀刃台阶之上掀翻下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的时间,时间已经到了晚上。

    天空之中血月出现,赤色风暴终于开始停歇,罡风消失,无尽的血色光华弥漫大地,站在高处朝下俯视,大地被血光覆盖,无数的金属碎片在疯狂地吸收这种血光,简直就像是一片汹涌的血海一般,将那无尽的刀剑法器残躯淹没。

    没有了罡风侵扰,周良终于觉得轻松了一些。

    为了及早到达顶峰,他没有停留下来吸收血月精华力量,而是继续攀登。

    小银猴和泡泡这两个小家伙,很无耻地一左一右站在周良的肩头,斯毫不费力,一个化身为月夜狼猴,长嚎着吞噬血月光华,另一个依旧甩着尾巴乐乐呵呵地吐着泡泡,吸收血月光华,不甘落后。

    沙莎安静地趴在周良的后背,手中拿着一片手帕,不断地给周良额头擦拭汗水。

    实际上这手帕,却已经早就湿透了。

    这样走走停停,转眼之间又是一夜过去。

    不过血月消失的时候,罡风却再也没有出现。

    周良低头看去,下面地面早就已经看不到,一片赤红色如同涌动着的血团一般的云层,将一切都笼罩,他心中很明白,自己这是已经走出了对流层,来到了平流层,这种高度的虚空,是不会有风暴的。

    一夜时间过去。

    周良的脚步越来越蹒跚,却也越来越坚定。

    他的肉身力量快要耗尽,身体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只是机械本能地一步一步地朝着刀塔之巅走去,但是心中那种血脉相连的呼唤感觉却越来越清晰。

    刀塔顶峰,已经遥遥在望。

    最后一次坐下来运气调息,然后加快度前进。

    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周良登上了这刀塔的巅峰。

    终于登顶,他几乎是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双手撑在几柄长刀的刀背,大口大口的呼吸,浑身汗水淋漓,好半天才微微恢复了些体力,抬头看时,现刀塔之巅是一个又无数长刀的刀背组成的直径不过十米的平台,整齐而又光滑。

    一块血色岩石静静地躺在平台上。

    仿佛是一团凝固干涸了的血液一般。

    周良的眼睛立刻就定住了。

    不过吸引住他的并不是血色岩石,而是一柄插在血色岩石之上的长刀。

    这是一柄外表呈现出淡红色的长刀,刀柄赤红,可以供双手握住,刀身宽三十厘米左右,静静地插在血液岩石之中,只有一小截露在血色岩石外面,隐隐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魔气,在刀身之中散出来,肉眼可见一丝丝的血光缭绕在刀身。

    那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脉相连的呼唤力量,正是从这柄墨石刀之中散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