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6章 封印
    小海豚原本极为光华的身躯表层,逐渐开始长出一层层淡金色的鳞片,犹如龙鳞一般,纹理分明,一双肉呼呼的前鳍上长出了亮晶晶的骨爪,泡泡的外形之中,又多了几分凶悍的气息。网8

    “嘿嘿,怎么老是一些低级封印兵刃,如果有堪比道宗道尊级别的远古战意法器出现,那该多少?”小银猴兀自不满足地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寻找一些更加强大的封印法器,这样一来,等到出了“万灵战场”,我们就可以横着走了!”

    “嘿嘎嘎!”泡泡用肉呼呼的前鳍竖起了中指,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我靠,你这是什么意思?”小银猴愤愤道。

    “这都看不出来,小鱼人在嘲讽你啊……”周良抬手给了小银猴一个爆栗,道:“你脑袋秀逗了,如果真的有堪比斗帝战力的远古战意法器出现,以我们的实力,瞬间就得化成渣渣,怎么封印?”

    小银猴呆了呆:“呃,这也是啊!不过……”

    话音未落。

    轰隆!

    周围的山脉震荡了一下。

    一股无与伦比的暴虐杀意气息,从前方骤然出现,浮光掠影一般朝着周良等人逼来。

    “这是……道宗境四层境界左右的杀机!”

    周良大吃一惊,心中顿时凝重了起来,释放出的灵识反应到脑海之中的图像,是一柄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巨剑,从远处一座山峰之中爆炸而出,带着无匹的凶悍之意,仿佛是一尊道宗真的降临一般,闪电一般朝着这边迸射而来。

    “我了个猴,真的是道宗级别的远古战意法器?!”小银猴打了个冷战。

    “你真是个乌鸦嘴。”周良脸色大变,体内道家真气疯狂运转,闪电一般地朝着另一侧躲避。

    这种级别的远古战意兵刃,攻击力太过于可怕,远远要比宋祖德、“皎月部落”宗魔、“熊罴宗魔”这种高手更加恐怖,绝对无法硬接下来,想要封印也根本不可能,周良背负着沙莎,只能第一时间闪避了。

    轰隆!

    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擦着周良的身侧电闪过去。

    可怕的力量,将之前周良立足的部位,直接轰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各种残碎刀剑被轰成了金属碎片,在狂风的携裹之下,简直犹如一道道金属风暴一样爆裂开来。

    砰砰砰!

    周良身前撑起的道家真气护罩,不断被金属碎片撞击,出一串串火星。

    就仿佛是同时面对着数十个高手攻击一般。

    周良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他第一时间再度躲闪。

    因为那一柄燃烧着火焰的巨剑,在一击落空之后,居然并没有就此毁灭,虽然气息降低了许多,但是却还有出第二次攻击的力量,只是在前方轻轻一颤,瞬息之间化作一道流光,拐弯朝着周良再度袭杀过来。

    这一次依旧是擦着周良的身侧掠过。

    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周良反手一拳,击在了火焰巨剑的剑身。

    巨剑呜呜呜怪啸旋转着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远处一座几十米高的残刀断剑山峰之上,直接将这座金属山峰轰塌,金属狂鸣声之中,各种金属残片狂乱地飞舞,金属摩擦迸射的声音犹如猴爪抓玻璃一般,周良不得不全力运转道家真气护罩来抵御的金属碎片。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一切才缓慢地平静下来。

    周良在坍塌的金属山峰下方,找到了那柄火焰巨剑。

    可惜连续两次攻击,终于是消耗完毕了它其中蕴含着的远古战意,不复之前的威力,变得犹如凡兵一般,原本散着赤红色光芒的剑身,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度暗淡下来,然后就布满了斑驳的泥垢,最终断为三四截!

    放眼再看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地形,已经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两大恐怖攻击,而彻底改变了样貌,金属山峰倒塌,化作了一个深坑。

    周良松了一口气。

    同时心中也更加警惕。

    这片刀剑山脉的危险程度显然要远远越自己的想象。

    之前的担心现在变成了现实。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这山中或许真的有媲美高阶道宗甚至于道尊攻击力的远古战意法器的存在,这一次一柄具有道宗境四层境界攻击力的火焰巨剑,就已经让自己有点儿狼狈,如果同样的情况,再多来几次,只怕自己就得回头跑路了!

    心中略作思考,周良尝试着联系脑海之中的阴阳老人。

    可惜依旧得不到回应,这个老怪物似乎还陷入在无尽的沉睡之中。

    抬头看了看远处层峦叠障、在赤色风暴之中若隐若现的金属山脉,周良缓缓地深呼吸,想了想,最终还是将心一横,将桃木剑握在手中,继续前进。

    一旦再度遭遇到无可匹敌的远古战意法器,就只能依靠桃木剑的力量来化解危机了。

    好在入夜之前,再没有异变出现。

    到了午夜时分,无尽的赤色风暴终于停歇了下来。

    层层阴云缓缓地散去,一轮血月浮现虚空。

    在这金属山岭之中,血月似乎比平原区域时候更大更圆,清晰无比,洒落的血色光华也更加浓郁,比之之前的平原区域,这里的锐金精魄气息,浓郁了至少数十倍以上,甚至都能嗅到空气之中一股浓浓的金属味道。

    “嗷呜……”

    小银猴站在帐篷门口,像是一只狼一样仰天长啸。

    它张大了嘴巴,吞吐着空气之中的血色光华,原本雪白的毛皮散一层若隐若现的红色氤氲。

    “嘿嘎嘎!”海豚泡泡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

    它蹲在小银猴的身边,张嘴吐出一个直径一米的透明泡泡。

    在它的操控之下,透明气泡来回快地空气之中翻滚,很快就因为吸收那血色光华变成了赤红,然后它张嘴将泡泡吸入口中,等到再度吐出来的时候,血色力量被吸收,气泡又变成了透明,如此往复,以这种方式来吸收那血色光华。

    周良安顿好了沙莎之后,重又开始修炼。

    “屠龙”等六柄巨刃刀插在残刀断剑碎屑之中,刃身道纹闪烁,吸收那血色光华。

    桃木剑静静地漂浮在周良的身边,依旧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对包裹而来的血色光华爱理不理。

    周良运转“天地一体”境界的奥义,全吸收空气之中的血色光华力量。

    在所有人之中,周良的吸收度显然是最快的。

    血色光华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红色气旋,犹如漏斗云一样,将周良笼罩在其中,丝丝缕缕的红色光华,犹如液体一般朝着周良的身躯之中渗入进去。

    全力运转功法的时候,周良的身躯简直晶莹如玉,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瑕疵,无尘无垢,犹如一个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玉人一般,近乎于透明,而在那血色光华的侵入之下,体内的每一根血管、每一道经脉通道都清晰地体现了出来,远远看去,犹如血色丝线一般,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他的身体。

    随着周良心脏的跳动,这些红色经脉血管膨胀收缩,仿佛是呼吸一般。

    周良彻底进入了一种天人合一的状态。

    彻底忘我。

    他没有察觉到,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静静地漂浮在身边的桃木剑,终于有了动静那近乎于布满了剑刃的泥垢,隐隐有松动的迹象,一丝丝银色光华透过泥垢缝隙闪现出来,一股无声无息的力量,犹如核辐射一般澎湃开来。

    这种力量非常奇怪。

    类似乎一种同类物种之间的威压。

    周良显然没有感应到这一股力量,但是周围一千米之内,所有的残破刀剑和一切金属碎片,却轻轻地颤抖了起来,以某种神秘的节奏鼓荡,出一片细微的金属摩擦之声,像是臣子在膜拜自己的君王一般。

    沙莎静静地坐在帐篷门口,满脸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她的手中捧着一本线装小册。

    ……

    时间如流水飞逝,转眼之间又是一夜过去。

    第二日一早,在天空之中那一轮血月消失之后,那可怕的金属风暴再度出现,天空之中隐隐有仙魔咆哮之声,周围细碎的金属残破刀剑碎片冲重新别携裹在飓风之中,呼啸碰撞。

    周良一行人开始重新上路。

    这才走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周良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

    轰隆一声。

    地动山摇。

    半里之外,一座高达数百米的残刀断剑组成的山峰,突然爆炸崩裂开来。

    在巨响声之中,密密麻麻的刀剑碎片朝着四面八方爆裂,犹如铺天盖地的蝗虫一般铺天盖地,其中一缕璀璨银光冲天而起,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优美玄奥的弧线,出现在世间。

    这璀璨银色光华霎时间割裂了高空之中的那些呼啸澎湃的仙魔虚影,也分开了赤色风暴,在天地之间,犁开一道数十米宽的真空,朝着周良绞杀而来。

    “该死!”

    周良神色巨变。

    这绝非是自己所能抵挡的力量巅峰道宗境界的力量。

    那一道银色光华,是一柄具有巅峰道宗攻击力的远古战意法器。

    面对这样的力量,躲避是根本不可能的。

    银色璀璨流光还未至,铺天盖地犹如狂涛怒澜一般的气机,就已经彻底地锁定了周良,下一瞬似乎不仅可以要他直接碾压成为肉沫,连这整个世界都要毁灭一般。

    周良想都没有想,第一时间向桃木剑之中,疯狂地注入玄阴真气,全力催桃木剑的力量。

    轰!

    桃木剑顿时出阵阵长鸣。

    犹如沉睡的仙人复苏一般,当刃身的泥垢开始脱落化作赤色斑芒旋飞舞的时候,银辉闪烁,一股犹如至尊降临一般的气息,缓慢地从桃木剑的剑身之中流转出来。

    下一瞬间,那几乎已经劈到了周良额头的银色光华,突然顿住。

    银色璀璨光华黯淡了下来,露出了本体这是一柄玉石小剑,古朴无比,仿佛是幼童的玩物一般,有两个莫名的道纹印痕闪烁在剑身,除此之外,它的造型甚至还略显可爱,即便是两侧的剑刃,都没有丝毫锋利可言。

    它传递出一丝模糊不清的意志波动,有些疑惑,又有些畏惧,乖乖地收敛了之前那毁天灭地一般的恐怖力量,缓缓地漂浮在周良的额头上。

    “桃木剑可以克制这柄远古战意玉剑?”

    一道闪电掠过脑海,周良瞬间明白了什么。

    桃木剑之中流转出来的一丝丝至尊力量,尽管非常微弱,但却让这柄玉石小剑,感觉到了本能的威胁或者不能说是威胁,用臣服来形容更为贴切,就像是低级荒妖遇到了血脉更加高贵的王者一般,根本提不起丝毫的抵抗力量,完全被从质上压制了。

    它漂浮在周良的额头,一动都不敢动。

    如同一个触犯了王者威严的犯人,在等待着桃木剑对于自己的宣判。

    周良没有丝毫的犹豫,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催动体内的精血,龙飞凤舞一般在玉色小剑的剑身,写下四个字形道纹

    画地为牢!

    周良全力催动灵识,沟通天地精神,赋予四字纹之天道。

    他要以字形道纹压制这柄玉色小剑之中的力量,尝试将它封印下来,一开始,遭到了玉色小剑的拼死抵抗,那血色字迹不能真正落在剑身,而是漂浮在玉色剑身的上方,始终落不下去。

    最终还是以桃木剑缓缓地靠近玉色小剑,它才老实了起来,不再反抗。

    当“画地为牢”四个字最终彻底落在了玉色小剑的剑身之上。

    一股奇异的力量弥漫开来,小剑彻底黯淡了下来,其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被封印,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毫无威胁的饰品一般,周良终于松了一口气,将它拿在手中仔细观察。

    这月色小剑长不足三寸,玉色洁净无瑕,雪白无垢,精致玲珑,样式古朴,圆润可爱,更像是古代一些身份高贵者佩戴在身上的玉饰,剑柄部位还有一个小手指粗细的空洞,应该用来穿丝悬挂的部位,剑峰极钝,用来切豆腐只怕都有些不够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