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5章 兵器世界
    夜晚时分,一轮血月升起在天空。网8

    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当犹如鲜血一般的光华倾洒在空间之中的时候,大量原本已经暗淡无光的残刀断剑竟然开始隐隐闪烁丝丝缕缕的红色光华,一瞬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呼吸一样,将那血月的光华吸收进入残破的躯体之中,顺着刃身表面那些已经模糊不清晰的上古符文,缓慢地流动运转。

    周良观察的很仔细。

    他现大多数残破的刀剑法器,并不能将这一轮血月的光华完全储存下来,它们似乎是在本能地吸收这种元气,可惜因为太过于残损,那血色元气在刃身道纹槽里流转一次,重新又回归到了空气之中,但是有极少数品相稍微保存完整一点的法器,却可以一丝一毫地将那血月光华吸收进入刃身之中!

    而每吸收一点点这种血月光华,法器的品相就会更好一些,本身的泥垢就会褪去一些。

    “它们……竟然在主动地恢复身体?!”周良震惊,觉得这个世界之中一切,都极为诡异,白天沉睡的死物,居然仿佛是有了灵魂一般。

    不过这种修补过程实在是太缓慢了。

    以至于大多数残损法器经过千万年的岁月,也不能彻底恢复昔日的面目,它们的破损程度实在是太严重了,难以想象当年到底是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战斗,让曾经身为宝器甚至于道器的它们,破碎到了这种程度。

    周良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这血月光华之上。

    可以修补这些破碎如此眼中的残刀断剑法器,这光华之中,果然蕴含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精纯五金精英之力,之前周良猜测这是一个金行世界,一点儿都没错,大量残肢断剑的存在,原本就使得空气之中存在着极为浓郁金系灵气,而这种血月光华的存在,使得夜晚时分,这种五金精英之力气息更加浓郁。

    “这种五金精英之力,可以提升法器和道袍的品级……”

    周良将六柄巨兵都取出来,摆在了身边,又将桃木剑也取了出来。

    他的猜测没有错,异变出现了。

    当那血色光华照射在“屠龙”、“大荒”等巨兵之上的时候,刃身出嗡嗡嗡的轻鸣,那自从兽骨形态就天生存在的奇异道纹,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反应,丝丝缕缕的血月光华朝着刃身疯狂地汇聚过去。

    那奇异道纹闪烁,原本白色的光焰化作了血色。

    犹如流动着的鲜血一般,渗入到了剑身之中。

    倒是桃木剑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静立月色之下。

    那血色光华流淌,仿佛是被剑身斑驳的绣金所阻挡,围绕着桃木剑形成一团团星云一般的气旋,想要渗入却不得其门而入,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多情的汉子在疯狂地追求窈窕淑女,可是桃木剑却充满了矜持,高贵不可攀,根本不将这种血色光华放在眼中一般。

    周良观察了一阵,不再去注意这些。

    他在原地布置下了道纹阵法,支撑起帐篷,沙莎和两只宠物都进入帐篷之中休息,周良自己则开始争分夺秒地修炼。

    一呼一吸之间,天地之间的血月光华,仿佛是收到了无形力量的牵引一般,朝着周良汇聚过来,周良直接褪去了全身的道袍,裸露身躯,只穿一件短裤,只见那血色光华从他周身万万千千个毛孔,渗入到了肉躯里面,进入血管血液,旋即深入到了四肢百骸。

    一层层血色光焰,在周良体表闪烁。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良皮肤之下的毛细血管、经脉通道之中,都开始闪烁赤芒,在运转功法的时候,他的身体晶莹如玉,肌肉骨骼如同透明玉石一般,体内的杂质早就被排斥的差不多,两相对比之下,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道道血红色线条,在周良体内延伸,细细密密,最终充满了整个身躯。

    这就是斗战圣法的可怕之处了。

    在圣进入第四层境界之后,周良就已经可以直接从外界直接吸收元气来锤炼肉身,而不像是普通修真者那样,只能依靠道家真气在体内的运转和吞吐,来间接地吸收外界的元气,这使得他的修炼度,要比普通修真者快了无数倍。

    整个夜晚,周良都在吸收血月光华元气。

    一直到早晨的时候,天空之中血月消失,周良才缓缓地收功。

    一夜的修炼,他已经吸收了大量的五金精英之力,储存在了身体之中。

    因为待在这个世界之中的时间终归是有限,所以只能抓紧时间吸收,而不能分出时间去融合转化这五金精英之力。

    不过假以时日,等到离开“万灵战场”之后,有的是大把时间去慢慢去转化这些力量,彻底融入肉身之中,到时候配合大量同样储存在身体之内的“造化阴阳神玉”的元气,粗略计算,如果尽数吸收的话,周良可以确定,到时候自己的肉身力量,会更进一步,都可以媲美道宗境三层境界的高手了。

    ……

    第二日,一行人又出。

    一路上周良又封印了不少远古战意法器。

    也遇到了一些死在这种法器之下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的尸体。

    大概在又要日落的时候,周良终于走出了这片由无尽残刀断剑组成的平原地区,来到了一片峰峦起伏的山脉之前,当他定睛仔细去看的时候,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这些高耸入云的赤色山脉,竟然全部都是残破的法器组成。

    千千万万的残刀断剑累积起来,斑驳的桃木剑闪烁着,一截截犹如高高的柴火垛一般累积起来,高耸入云,插入云霄,真的难以想象,组成这样一片一望无际的山岳,到底许多多少残刀断剑?

    那密密麻麻的刀刃和剑刃,杂七杂八地堆砌在一起,这种场面真的难以想象。

    即便周良没有密集恐惧症,但是放眼看去,也觉得看着眼晕。

    一股冲天而起的金属煞气杀意,掀起了无尽的气流风暴,在这片山岭之中盘旋呼啸!

    更为可怕的是,那气流风暴之中,隐隐有一些仙魔一般的虚影在闪烁咆哮,一些零碎的战斗片段不断地反复出现,仿佛是放电影一般,呈现的是一幕幕毁天灭地的战斗场面,仙魔交战,兽人纵横,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功法一瞬出现,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为。

    这些应该是那亿万万残刀断剑之中蕴含着的远古战意,激出来的幻象。

    是这些法器昔日主人战斗时的场面。

    尽管过去了千万年,但是当日大战只是那炙热战意烙印下来,存续于法器之中,任凭时光呼啸而去不知道多少年,却还存留下来了一丝丝,这千千万万道残损的战意汇集在一起,形成了山岭之中那一幅幅不断变化的图案,犹如仙魔共舞,骇人无比。

    这些法器昔日的主人,活着的时候,必是一代人杰诸方枭雄。

    所以身死道消之后,一丝残存意志,亦可以延续万年。

    周良震惊之余,也不禁感慨叹息。

    修真之路遥遥无峰,当真是残酷无比,任你如何风华绝代,任你如何天资纵横,任你如何呼风唤雨,任你如何雄霸天下,只要一日不曾登顶成为不死不灭的至尊,终有一日还是会陨落,成为一杯黄土,消逝在无情的岁月之中。

    甚至还不如眼前这些法器保存的长久一些。

    周良站在这一片刀剑山峦之间,久久驻足,释放出精神力小心翼翼地探测。

    最终他现那看似虚无的仙魔交战幻影,并非是无害,很可怕,那气流风暴足以瞬间撕碎道皇级别的高手,而那历经万年不曾消散的远古战意,其中蕴含着的杀机和煞气,甚至可以直接作用于人的精神灵识,若是普通修真者的灵识凝练不稳固,就会被粉碎灵魂,变成一尊行尸走肉,比死更可怕。

    这一片山峰连绵周围至少数百里,横阻在周良的前进道路之上。

    想要走到第八段远古遗路的尽头,就必须翻越这片由无尽残刀断剑累积而成的山峰,别无其他路可走。

    周良在山脉边缘准备了很长时间,确信没有遗漏之后,这才背负着沙莎,带着小银猴和泡泡,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踏进了这片充满了无尽危机的山脉。

    第一脚刚落在山麓之间,顿时一股带着无边煞气的赤色风暴迎面吹来。

    眼前的景象一变。

    视线所及都变成了赤红色的颜色。

    风暴之中,隐隐有一个个犹如暗夜幽灵一般鬼影,面目模糊,迎面扑来。

    周良下意识地一掌击出,这才察觉这种鬼影其实只是气流高运转产生的虚幻,并无真实伤害,倒是那强风狂吹,其中卷起着一颗颗拇指大小的铜锈铁迹金属碎片,犹如强弓硬弩一般,一般修真者进入其中,只怕立刻就会被射城筛子。

    周良运足道家真气,撑开一道直径两米多的银色护罩,将沙莎两个小宠物都保护在其中,一步步地朝前走去。

    那青铜泥垢沙粒,击打在护罩之上,出金属交鸣一般的声音,溅起一溜火星,砰砰砰连绵不断地响起。

    周良也不禁心惊。

    别的不说,单是这一道关卡,只怕就要让不少侥幸一路走到远古遗路这一段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望而却步,这还只是山脉边缘地带而已,就已经如此恐怖,要是深入其中,只怕连道皇巅峰境界的高手,都会被撕裂。

    这里的环境当真是恶劣无比。

    以周良的目力,也只是勉强可以透过赤红色狂风,看到不到一百米远的地方,再远,就要靠灵识勘察探索了。

    “顺着这个山坳,一直往前……”沙莎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会儿,伸手指了指。

    周良依言而行。

    咻!

    疾风之中一道赤芒迎面而来。

    又是一道蕴含着远古战意的法器。

    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力量,相当于道皇境七层高手全力一击。

    周良早就已经有了经验,没有躲避,从容地等到这柄巨斧法器到了身前,才伸出手一爪,秒到毫颠地抓住了斧柄,心念一动,左手手指骈指如刀,连续划出一连串字形道纹,将这柄巨斧封印了下来。

    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而已。

    周良继续前进。

    山峦之中,脚下一切都是由残刀断剑各种法器堆积而成。

    脚下的地面乃至于道旁类似于干枯树木一样的景物,都是兵刃刀剑堆砌,给人一种极为奇异的错觉,伴随着无边无际的狂风和一些被狂风携裹在其中的金属残片,山里环境真的是可怕无比,周良也走的很假缓慢了起来。

    才进山不到三四公里的距离,周良就看到了一些新鲜的尸体和白骨。

    这些血肉模糊的尸体,被狂风吹起来挂在一些金属刀剑树上,身体被刺穿像是刺猬一样,看来都是城墙进入山中而殒命的人族和兽人的高手。

    行走了大约半天的时间,周良才翻阅了两座山头。

    一路上,他又遭到了十几柄远古战意兵刃的攻击,全部都将其封印了下来。

    小银猴拍着肚皮上的小空间袋,得意洋洋地道:“哈哈,看以后还有谁敢惹我,逼急了,猴爷我将里面的封印法器全部都释放出去,就算是道宗级别的高手,也得丢半条小命……”

    周良摇头无语。

    这些天以来,小银猴不知道吃掉了多少仙草宝药,不知道吞下了多少洪荒遗种血肉,又吞噬了几大宗魔的神邸念,按理来说应该可以二次进化了,可是这厮,除了身躯又胖了一圈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明显的变化了。

    倒是泡泡出现了一些异变。

    小海豚原本极为光华的身躯表层,逐渐开始长出一层层淡金色的鳞片,犹如龙鳞一般,纹理分明,一双肉呼呼的前鳍上长出了亮晶晶的骨爪,泡泡的外形之中,又多了几分凶悍的气息。

    “嘿嘿,怎么老是一些低级封印兵刃,如果有堪比道宗道尊级别的远古战意法器出现,那该多少?”小银猴兀自不满足地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寻找一些更加强大的封印法器,这样一来,等到出了“万灵战场”,我们就可以横着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