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4章 远古战意法器
    ??这样的天道压制之力,对于修真者来说,也是一个凝练体内道家真气的极佳环境。

    不断地承受这样的压制,体内道家真气被压缩到了一个极限,等到走出“万灵战场”之后,道家真气修为无疑将会出现爆炸性的增长,不论是浑厚程度还是凝练程度,都是在普通环境之中修炼无法企及的效果。

    甚至连肉身凝练程度,都会大幅度增长。

    周良释放出道家真气护罩,将小丫头沙莎背在背上。

    小银猴和泡泡两个家伙,虽然也受到了压制,但似乎并不像是修真者那样严重,还能一路活蹦乱跳打打闹闹,这引起了周良的注意,他有些担心,不知道这会不会意味着,兽人高手的魔气力量不受这种上古天道之力的压制。

    咻!

    就在周良边走边想的时候,刺耳的破空之声响起。

    突然前方一道赤芒飞迸,犀利的剑气割裂虚空,犹如流矢一般,朝着他射了过来。

    “恩?有人偷袭?”

    周良心中起疑。

    他身形略微一侧,整个手掌上银光一闪,覆盖着厚厚的冰晶,犹如一层银色道袍一般,反手握住这一道赤芒。

    是一柄小剑。

    剑身上面布满了斑驳的泥垢,相比于凌乱地散落在地面上的桃木剑来说,它的品相保持的稍微完整了一些,一些符文清晰可见,其中隐隐有一股恐怖远古战意,令人心惊。

    可惜还未等周良仔细观察感应,这种远古战意就一闪而逝。

    小剑在落入周良手中的瞬间,最后一丝灵气消逝。&lt;&gt;

    咔嚓!

    灵气消散之后,剑身仿佛是突然干枯一般,断裂成为几截。

    周良微微一震,扔掉小剑,庞大的灵识释放开来,可以弥漫在周围一公里范围,仔细地勘察扫描。

    并没有发现其他生命体的存在。

    周良轻轻摇摇头,缓缓前行。

    他同时也在仔细地观察着四周。

    刚才小剑飞射这件事情,有点儿诡异,难道又是有人在暗中布局针对自己?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要是针对自己的话,小剑的攻击力不会这么低,这种大概也只是相当于先天道灵境界高手的随手一击的力量,根本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周良有一种错觉,仿佛那柄桃木剑有生命一般,主动向自己发起攻击。

    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一切都风平浪静。

    就在周良稍微放松的时候,突然之间——

    咻咻咻!

    又是三道红芒,尖啸声中,犹如流星划过天空,从前后右三个方向朝着周良飞迸过来。

    这一回周良看的很清楚。

    这三道红芒,乃是从地面的断刀残剑的堆里突然爆射起来的。

    在这一瞬间,并没有人族修真者的道家真气波动或者是兽人高手的妖力波动。

    周良心中一动,手指在虚空之中一点。

    三道红芒顿时凝结成为三块冰晶,落入到了他的手中。&lt;&gt;

    仔细看时,被冻结在冰晶之中的,又是三柄不足半米的奇异小剑,剑身泥垢斑斑,已经看不到原材料,不过泥垢遮掩之下的上古道纹,看起来倒是极为清晰,隐隐之中,有一股极为奇异的力量和杀机,在剑身之中流转。

    在冰晶的覆盖之下,其中两柄小剑之中的灵气转瞬即逝,消耗一空,随即剑身迅速暗淡了下去,接着犹如风化的朽木一般,破碎开裂。倒是最后一柄小剑,灵气战意不散,却是嘭地一声,炸开了封冻的冰晶,犹如活了一般,突地一震,就朝着周良面门迸射过来。

    这柄小剑蕴含的力量,强横了许多。

    大致相当于六窍先天无踪境界高手的全力一击了。

    “噗!”周良吹出一口气,将小剑吹落。

    在落在地上的瞬间,小剑剑身之中蕴含的远古战意,终于彻底消耗一空,在同一瞬间,就仿佛岁月洪荒在剑身上突然加速呼啸而过千万年一般,剑身啪啪啪地断为五六截,如同灰烬一般破碎消失。

    脑海之中闪过一先天道灵光,周良似乎是捕捉到了什么。

    不过还需要验证。

    吩咐两个小宠物小心一些,周良疾步向前。

    果然在半柱香时间之后,四周气流涌动,空气之中响起尖啸之声,又有四五道赤芒,划破虚空,从不同的方位暴起,带着无匹的杀意和犀利的剑气刀气,疯狂地绞杀了过来。

    周良早有准备,磅礴的灵识释放出去。

    周围的空气霎时间为之一凝。

    这四五道赤芒,顿时如同陷入了沼泽的蜗牛一般,被固定在了虚空之中,无形的透明涟漪荡漾开来,最终全部都被精神力包裹在其中,无法动弹,现出了圆形——都是一些刀剑法器。&lt;&gt;

    周良一一仔细观察。

    很快他就得出了结论。

    “原来是这破碎的刀剑曾经都已经通灵了,尽管历经千百年岁月,却还蕴含着前任主人最后一丝丝的战意和杀机,虽然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不曾消散,一旦有生命体闯入到这片环境,就会出发其中的力量,发起主动攻击……”

    这个结论,让周良有些震惊。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片奇异空间,到底曾经是一片什么样的战场,而这些残刀断剑的主人,又到底是什么样强悍的存在,他们在死后无数年,杀意和战意还可以存续在法器之中……这样的人,最低境界,只怕也是巅峰道宗之上了!”

    周良心中凛然。

    传闻之中,只有那些大能者,拼死一战的之后,将自己的精神意志全部烙印在法器之中,才会死而不散,存在于天地之间。

    这片天地放眼看去,有着无数的残刀断剑各种法器。

    难道说,这些法器的主人,都曾经是有着肩山移岳神通的道宗乃至于道尊、圣人级别的高手?这个数量,至少也有千万,未免也太可怕了,千万的修真至尊高手,全部都战死在了这里?

    难道这里是传说之中的远古战场?

    周良突然觉得,十一段远古遗路,只怕没有自己之前想的这么简单,并非仅仅是一些残存的上古力量天道构筑,每一段古路是一个世界,而每一个世界之中,都蕴含着奇异的奥秘,对于修真者来说,是绝佳的修炼环境……

    宏伟的“紫霄九城”巨城……

    遗落万年的石碑地图……

    传说之中的远古遗迹……

    还有祭坛以及仙火……

    冥冥之中,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主导着这一切。

    这一次飞射过来的法器,有刀有剑有长枪有流星锤,央视不一,其中蕴含着的远古战意力量更大,相当于先天道灵巅峰级别的高手全力一击,与之前一击之后就破碎的小剑不同,它们的品相更加完整,上面覆盖着的泥垢略少,其中蕴含的灵气和战意更强。

    周良以精神力秘法,将这些法器,暂时封印了下来。

    他用其中一柄桃木剑做了验证,这些法器大概最多只能再用一两次,是消耗品,其中的灵气和战意就会消耗干净,到时候它们也就会全部都破碎损坏。

    它们蕴含的攻击力,对于周良来说,并不珍贵。

    周良看重的是它们上面的一些道纹和其中蕴含着的那种战意——尤其是后者,虽然只有一丝丝,但无疑是数千万年之前那些绝世高手们留下来的痕迹,蕴含着这些绝世高手的精神烙印,若是可以尝试沟通,说不定可以获得其中的一切记忆乃至更多的东西。

    可惜他如今的修为只在第六层,还不能沟通这种战意。

    如果达第七层“天心意识”境界,或许就可以尝试一番了。

    一番仔细观察之后,周良继续前进。

    沙莎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

    小丫头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惨剧,脸上渐渐也有了笑容,开始和周良说话,会主动询问很多关于北域的事情,周良知道,这并非是她没心没肺,而是就像她在沙溢的墓前答应的那样,正在努力好好地活下去,只有快乐地活着,那位面冷心热的兄长,才能真正在九泉之下安息。

    一番有意无意的对话下来,周良越发觉得这个少女真的是很不简单。

    她的头脑非常聪明,聪明的近乎于妖孽,很多事情,稍微一点,就能举一反三,甚至一些关于修真修炼方面的问题,她都会做出很多令周良震惊的猜测设定。

    如果不是确定沙莎从来没有修炼过修真,周良真的会以为她是在扮猪吃老虎。

    真的很难相信,一个只是翻阅书册,从来没有实际修炼经验的小丫头,涉世未深,但是却会在许多修真理论方面,达到了宗师级的水准。

    她显然有一种匪夷所思的预判能力。

    一种对于复杂事物抽丝剥茧之后瞬间触及本质本相的敏锐捕捉能力。

    这样的人,如果当真去修炼修真的话,只怕绝对是一个令人惊悚的恐怖天才。

    “我不会修炼修真的。”听了周良对自己的评价之后,沙莎平静地摇头道:“我这一生,都绝对不会再去修炼修真或者是丹术。”

    “为什么?”周良有点儿好奇。

    沙莎摇摇头,不说话。

    半晌之后,少女才轻轻地道:“就是不想,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复兴大夏修真国沙家,我会证明,在这个高手为尊的世界,就算是不懂修真,以自己的大脑,也可以改变一切。”

    周良呆了呆,没有在说什么。

    真的会有这种人,不修炼修真,也可以立足于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

    周良不确定。

    不过沙莎想要去尝试一下的话,那自己一定要好好看看。

    有了沙莎对于方向的完美直觉,周良再也不担心会迷路,一路走来,尽管这个全部由残剑断刀组成的世界迷路概率很大,一行人却也没有出想过走半天之后,重新回到了原地的尴尬。

    周良的猜想得到了验证。

    一路上不断有一些蕴含着远古战意的法器,原本沉睡在无尽的残刀断剑的尸骸之中,犹如陷入永恒沉睡一般,在感知到了生人的气息之后,立刻像是沉睡之中被惊醒的愤怒野兽一般,第一时间朝着周良等人发起了攻击。

    咻咻咻!

    各色赤芒割裂虚空,带着恐怖的气息。

    周良很耐心地将这些蕴含着战役灵气的法器,都封印保存下来,储存在了小银猴肚皮上的一个空间袋里——这个空间袋是周良验证炼器手法的时候弄出来的空间容器,以“万灵战场”里面猎杀到的各种洪荒遗种的身躯皮毛骨骼祭练而成,是到目前为止周良炼器的储存空间最大的容器,里面至少有一百多亩的空间。

    一路走来,周良搜刮到的各种各样的神材、宝药和其他珍罕玩意儿,都装到了这个空间袋里。

    小银猴也乐的当一个管家猴。

    “嘿,所有的宝贝都由我来保存,哈哈……”拍着肚皮上这个白色的小空间袋,这种沉甸甸的感觉,它感到很满意,毛茸茸的小爪子随便在里面一淘,就可以掏到各种宝贝。

    周良也很得意。

    这一路走下来,在残剑断刀世界的第一天,周良一共封印了一百零八柄蕴含着远古战意的法器,虽然品相参差不齐,其中最强的十几柄一次性释放出的攻击力,相当于一位巅峰道皇境界高手的全力一击,而最弱的也相当于先天道灵境界的高手的随手一击。

    或许在这个“万灵战场”之中,这样的攻击力没有什么威胁性,但要是走出战场,回到北域大燕修真国,这些一次性消耗品却绝对可怕,即便是张三峰、清风道人这样的大燕修真国老牌高手,面对这样的攻击,也得小心应付,否则还真的有陨落的可能。

    可惜这些远古战意法器,终究在漫长的岁月里损坏太严重,只是一次性消耗品。

    夜晚时分,一轮血月升起在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当犹如鲜血一般的光华倾洒在空间之中的时候,大量原本已经暗淡无光的残刀断剑竟然开始隐隐闪烁丝丝缕缕的红色光华,一瞬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呼吸一样,将那血月的光华吸收进入残破的躯体之中,顺着刃身表面那些已经模糊不清晰的上古符文,缓慢地流动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