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3章 天道压制之力
    丘处机却是微微摇头道:“我们能想到这一点,镇宵子如何会想不到?他们必然是也做出了对策,圣轩辕成为了“玄武帝宫”的玄武御卫,这件事情本就十分诡异,只怕一切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五庄观派出高手,沿途截杀我们的人,或者是在天池那边做出布置,稍稍安排,拖延一些时日,等“玄武帝宫”知道此间的事情,一切都已经迟了。”傲无一开口道。

    “不错,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丘处机点点头:“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玄武帝宫”方面,我们还必须做出其他的准备。”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丘处机突然想起了周良。

    虽然周良的实力,现身心云宗的话,也算得上是一大助力,不过明显不能扭转战局,但是这个少年身上,总是有一种让人看不透摸不明的东西,每每在不可能的情况之下,能够逆转一切,实在是一个大大的变数,如果他在的话,或许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吧?

    不过同时,丘处机却又有些庆幸。

    幸好因为“万灵战场”之事,周良、张馥、馨兰、钟神机等门派新生代的绝世天才,都不在心云山上,就算一切真的不可挽回,心云宗就此灭门,这些少年天才却可以躲过一劫。

    他们都是门派未来的希望。

    只要这些少年都还活着,那心云宗将来未必不能做到薪尽火传,保留一丝崛起的希望!

    耳边又想起了魏忠贤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位律法堂首座的脾气,一直都非常火爆,大喝道:“掌门人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算是心云宗如今已经陷入绝境,我们也绝对不能妥协,哼,镇宵子想要紫晶矿石,那就拿命来换,就算我心云宗弟子全部死绝,也绝对不会答应那种条件。”

    这番话激起了在场很多门派高手的共鸣、

    “不错,拼死一战!”

    “大不了一死,有何惧哉?”

    “同归于尽,让他五庄观也伤筋动骨!”

    群情激奋!

    丘处机默然不语。&lt;&gt;

    他又何尝不想迎头痛击敌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但是身为掌门人,他显然要考虑的更多一点,不能逞一时之勇。

    可惜思来想去,始终没有任何两全其美的办法,眼前仿佛是一片茫茫无边的黑暗,看不到丝毫的光明,到底门派存续的最后那一丝希望,在何方呢?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和震动又开始不可遏止地响了起来。

    众人同一时间向下看去,只见第二道关隘“嘉峪关”附近,光华大作,符文闪烁,一道道流光呼啸,狂暴的力量迸发,道家真气和道纹的力量疯狂地激荡。

    “他们又开始进攻了……这么快!”有人惊呼。

    下面密密麻麻犹如黑色蚂蚁一般的人群,疯狂地冲向了“嘉峪关”关隘,悍不畏死,犹如扑火的飞蛾一般,又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就此迫不及待地展开。

    丘处机心中微微一沉。

    对方如此急迫地进攻,看来是志在必得,甚至不惜大量修真者的死亡,也一定要攻开山门,一定是因为某种原因,所以他们在抢时间!

    “哼,真是欺人太甚!”魏忠贤眼眸之中杀机迸射:“嬴灵、傲无一、方舟一、江常一,赵惟一、燕归一,王天一,你们几人,立刻率领门下真传弟子,给我迎头痛击,我要他们在嘉峪关关隘下,折损一半!”

    “遵命。&lt;&gt;”十几位被点到了名字的真传核心弟子纷纷领命。

    流光闪烁。

    这些心云宗核心菁英弟子,下去迎战。

    丘处机抬手还想要在说什么,最终却还是保持了沉默。

    ……

    ……

    距离天池大约三百公里的一处山谷窄道之中,一场追杀正在进行。

    “走!快走,在那些五庄观的畜生追上来之前,顺着这条小道离开,王大王二,我们几个吸引追兵,陈靖仇,你最熟悉路线,轻功也最好,记住,你一定要活着到心云山庄……快走,不要管我们!”

    “不,一起走!”

    “你特么的给我快滚,活着一个算一个,一定要将消息送到天池“心云山庄”。不然我们就是门派的罪人。”

    “可是你们……”

    “难道要我们立刻死在你面前吗?滚啊!”

    几个浑身是血的心云宗弟子怒吼着,一番争执,做出了决定,其中一位轻功身法最好的弟子,顺着峡谷侧旁的一条隐蔽小道离去,他回头望了一眼同伴们,强忍着热泪,转身迅速离去。

    他知道,这一别,也许就是此生永别了。

    这一切,为了门派。&lt;&gt;

    今日的血仇,早晚有一日,会有心云宗的高手仗剑讨回。

    加倍讨回!

    雪色冰原疯岭很快就掩盖了他的身形,就在他离开之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里,剩下的五六名心云宗弟子,就被一群狂涌而至的追杀者给围住了。

    “拼了!”心云宗弟子们浑身是血,萌发了死志,转身血拼。

    可惜敌众我寡,实力相差太大。

    很快这五六名铁骨铮铮的汉子,就变成了温热的死尸。

    只有一名带头的剑修,被斩断了一臂,封锁住了力量,以酷刑残酷拷问。

    “说,你们一行共七人,还有一人,去了那个方向?”追杀者的头领,来自于小雷音寺的宗老‘长手罗汉’,蕴含着雷电之力的手掌,覆盖在这位剑修的额头,冷酷地问道。

    “呸!”剑修一口血箭喷出来。

    可惜‘长手罗汉’乃是先天道灵境界的高手,护身道家真气何等强劲,又怎么会被喷到?周身雷电劲气一荡,顿时将那血箭震飞回去,犹如利刃一般,斩断了剑修另一道手臂。

    “再不说,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身不如死!”‘长手罗汉’神色阴沉。

    “哈,哈哈哈,五庄观、唐门、小雷音寺……你们不要得意的太早,犯我心云宗者,早晚有一日,自会有我心云宗的天才,会让你们付出代价。”剑修铁骨铮铮,尽管浑身是血,断去了双臂,却没有哪怕是痛呼一声,一双虎目圆睁,仰天大笑道:“周良师叔祖,我宇文拓不能看看到你在麒麟绝壁之巅碾压圣轩辕的英姿了……身入心云,此生无憾!”

    话音落下。

    剑修面带笑容,头一歪,气息断绝。

    在整个心云宗之中,宇文拓只是一个普通的真传弟子而已。

    他的实力在真传弟子之中,也只算是排名中等偏上,从来不曾闪耀过,也不曾引爆全场,这次和其他一共三十多位经过精心选拔熟悉路线的同代弟子,被通过道纹传送阵法,传到山门之外,肩负着前往天池传讯的重任。

    之所以选派一些先天之下的弟子,就是为了防止强横的道家真气波动外泄,引起地方高手的追杀。

    三十多人,共分为五组。

    他们这一组到此为止,只有陈靖仇逃出,其他人算是全部都牺牲了。

    这宇文拓是周良的崇拜者。

    对于许多普通的心云宗弟子来说,掌门人、律法堂首座和六大天柱的高层,固然实力强横,但那却是高高在上的不可攀的存在,距离他们还很遥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后来崛起的周良,已经成为了他们心目之中的英雄和偶像,像是朋友一样亲切。

    在突如其来的门派大战到来之前,宇文拓还和许多同伴在一起乐滋滋地商量着,到时候一定要去麒麟绝壁,一睹这绝对可以引爆大燕修真国的一战。

    追知道……

    “死了。”‘长手罗汉’一番观察,摇头道:“牙齿之中,暗藏了毒药,吞药自尽了……看来这些心云宗的剑修,一开始就存了死志,一旦被抓,熬刑不过,就吞下毒药自杀!”

    其他追杀者也都默然心惊。

    这些剑修虽然实力一般,但当真是值得敬佩。

    试问如果是自己门派的弟子遭遇如此困境,会出现这样的忠贞之士吗?

    他们心里没有底。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追杀者的心中,都隐隐有一丝寒意。

    这样一个门派,实在是很恐怖。

    这次要是无法彻底将其铲除,斩草不除根的话,一旦被心云宗喘过气来,到时候每个入侵者都要面临灭顶之灾。

    “把他们埋了吧!”

    ‘长手罗汉’叹息一声,心有戚戚。

    这六个人,是值得尊敬的勇士。

    ……

    ……

    安葬了沙溢,清扫了战利品,又将“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死后的巨大尸体处理之后,周良带着沙莎,领着两个不安分的小宠物,踏上了继续前进的征程。

    那一株被沙溢鲜血浸泡的王级“大补何首乌”,也被周良处理之后收了起来。

    在沙莎的指引之下,周良终于还是走出了地下溶洞世界。

    走完了第七段远古遗路。

    一路上,周良又遇到了不少人族和兽人高手的死尸。

    其中一些是遭遇到了古路上的荒妖力战而死,尸体破碎,被荒妖撕咬,还有一些死于自相残杀,不过周良在这些尸体之中,又遇到了和之前见到的一样的怪尸,被吸干了血髓和脑浆心脏,变成了干尸。

    “这人的手法,越来越厉害了……”周良心惊。

    他观察的很仔细。

    这个神秘的偷袭者,不论是兽人还是人族的高手都杀,也不知道是哪一族的人。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说一开始他采取的只是偷袭碰运气的方式的话,那现在此人的杀人手法,完全就是正面击杀,手段凶残,几乎都是一招致命,这说明这人在这段时间,实力在突飞猛进,只怕到了这第七段远古遗路的末位的时候,已经跨越了两个大境界,到了道皇巅峰境界了。

    实力进步飞快。

    到底是在修炼什么样的功法,居然要吞噬高手的心脏血髓脑浆?

    周良隐隐觉得,一个祸胎正在悄然形成。

    通过地下溶洞世界末端的传送门,周良一行人进入了第八段远古遗路。

    ……

    这是一个昏暗阴沉的世界。

    天空之中阴云密布,看不到太阳星辰,放眼看去,遍地都是残刀断剑,这里仿佛是一个上古战场一样,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道,还有刺鼻的血腥味,但是地面上却偏偏看不到丝毫的死尸或者是鲜血,连一丁点的白骨也没有。

    放眼所见,到处都是各种破碎的法器,以刀剑居多。

    这片世界也不知道存在了多长时间。

    许多残破的法器,上面都已经布满了斑斑泥垢,不成形状,地面全部都被赤红色的泥垢所笼罩,踩上去发出咯猴咯特么的轻响,原本已经腐朽不堪的法器犹如枯枝一般,咔嚓咔嚓地折断。

    “这应该就是五行之中的金行世界了!”

    周良若有所思。

    他随手捡起脚边一柄断剑,仔细观察。

    剑身已经布满了斑驳的泥垢,隐约可以看到剑的大致轮廓,甚至以泥垢的起伏来看,这柄剑剑身曾经应该布满了各种上古道纹,只怕曾经是一件宝器级别的道器,不知道为什么会折断,现在已经失去了灵性,彻底腐朽了。

    轻轻一用力,这柄断剑碎裂,犹如沙粒一般坠落。

    周良拍拍手,继续前进。

    这第八段远古遗路之中的上古天道压制力量,比之前更加恐怖。

    周良体内的变异道家真气活跃程度,都被压制在了先天道灵境界以下,已经无法凌空飞度,这还是他身具“阴阳镜像体”的前提下,由此推断,在同样的压制之下,即便是其他道宗境界的高手,只怕也被压制到了先天道灵境界左右。

    这样的天道压制之力,对于修真者来说,也是一个凝练体内道家真气的极佳环境。

    不断地承受这样的压制,体内道家真气被压缩到了一个极限,等到走出“万灵战场”之后,道家真气修为无疑将会出现爆炸性的增长,不论是浑厚程度还是凝练程度,都是在普通环境之中修炼无法企及的效果。

    甚至连肉身凝练程度,都会大幅度增长。

    周良释放出道家真气护罩,将小丫头沙莎背在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