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2章 争吵
    眼看罗轩举身陷重围,一些弟子原本已经脱离战场,见状又重新杀了回来。

    他们想要把他抢回去。

    昨夜一战,罗轩举作为玉门关的守关者,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不知道击杀了多少敌人,也救了无数本宗弟子的命,早就赢得了这些真传弟子的尊敬,那些被他所救的弟子,看到罗轩举有危险,发了狂一般反冲回来。

    “不要回来,都给我撤下去!”

    罗轩举见状又惊又怒地大喝。

    这些弟子早就已经身心俱疲,且玉门关的道纹阵法已经全部损坏,再也难以阻挡敌人,此时返身回来,死路一条,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桀桀,真是感人的一幕呢!”

    唐三哈哈大笑。

    他脸上挂着阴毒的讥诮嘲讽之意。

    钢铁拳套的辉映之下,一个个暗黑色的拳印如同疾风骤雨一般轰落,呜呜怪啸,唐三同时对身边的人大喝道:“都不要插手,我要亲手格杀罗轩举,令人在远端布阵,放开一条缝隙,让那些自找死路的蠢货心云宗的弟子进来,哈哈,正好把他们全部都包了饺子,一个不留!”

    罗轩举脸色一变。

    唐三要以自己为诱饵,捕杀那些门派弟子。

    看来不能拖了。

    一念落下,罗轩举爆喝一声。

    手中飞剑剑芒暴涨,银光迸发,爆发出一股强横的力量,将唐三逼退的一瞬,罗轩举抬手吞下一枚碧绿色的丹药,药力如同暖流在体内瞬间化开,在这一瞬间,道家真气奔涌,光焰狂飙,他重又恢复了巅峰战力。&lt;&gt;

    “怎么可能?”唐三脸色一变,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对。

    “死!”罗轩举却不会再给他机会,手中飞剑剑光暴涨,一瞬间绽放出最璀璨光华,就连黎明虚空都被这剑光割裂出一道缝隙,所过之处,无物不摧折。

    唐三的人头冲天而起,血如泉涌。

    他的脸上,还凝固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瞬间恢复实力的丹药,这世上不是没有,但太过于珍贵,传闻之中,只有六阶以上的炼丹师才可以炼制出来这种丹药,以大燕修真国为例,或许五庄观和心云宗掌门人这些巨头的手中,有这样的宝贝,但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罗轩举这样的人手中。

    为什么会这样?

    他哪里知道,他在算计罗轩举,罗轩举又何尝不是算计他。

    原本罗轩举是要引诱更多如唐三一般的高手过来,然后服下这颗周良赠与的“满血复活丹”,瞬间杀之,也算是尽力减少敌人的高手数量,谁知道唐三用心险恶,非要做死,以罗轩举为诱饵引其他心云宗普通弟子赴死。

    为了避免心云宗弟子无辜送命,罗轩举只好提前发动了。

    “退!”

    一招得手,罗轩举身形一闪,朝后方退去。

    剑光缤纷,犹如银蛇狂舞。

    重新恢复了实力的罗轩举,鹤立鸡群,手下无一合之敌,剑光闪处,在周围的入侵者之中分开一道白骨血**隙,所过之处,对手修真者像是农夫镰刀之下的小麦一般纷纷倒地。

    几个起落之间,他来到心云宗弟子跟前,大喝道:“快退,不要做无谓牺牲!”

    众人见他突然大发神威杀出,自是大喜,不再反冲,徐徐而退。&lt;&gt;

    罗轩举面色肃穆,依旧走在最后一个,为其他弟子断后。

    眼看着就要顺利撤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风云突变——

    “恩,杀了我唐门的人,就要这么轻易离开吗?”

    怒哼声之中,却见远处虚空之中,一道金色巨掌骤然出现。

    这手掌初始之时,只有数米,却在靠近的过程之中,无限膨胀,转眼变得极大,撕裂虚空,遥遥朝着罗轩举按了下来,风云激荡,劲气排空,人人为之侧目,掌印之中蕴含奇伟力量,不可抗拒,竟然将罗轩举定在了原地!

    罗轩举面色一变,只觉得像是一座山岳覆压了下来,可怕的气劲令人窒息,这绝对不是他可以抵御的力量,掌印还未至,就已经令他丧失了反抗之力。

    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反应,罗轩举只能一霎间只能强催功体,就要做拼死一搏。

    原本退下的心云宗弟子见状,睚眦欲裂,想要返身再救的时候,却被恐怖的劲气排开,根本冲不到跟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

    咻!

    剑鸣之声响起。

    自心云宗山门之上,一道血红色光焰后发先至,犹如发丝一般纤细,缠上那金色巨手,只是在一瞬间之间,就将那金色巨手切割成为细碎的金色粉末,逐渐幻化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杀的就是你唐门的贼子,你待如何?”

    老怪物张三峰寸步不让的森然话语,从山上飘荡了下来。&lt;&gt;

    山门之中,顿时一片欢呼雀跃之声。

    身为如今仅次于“黑岩剑圣”的大燕修真国高手榜上排名第二的超级高手,老怪物张三峰和掌门人丘处机,是许多弟子心目之中的精神支柱,他的出手,一瞬间就振奋了心云宗弟子们的士气,许多已经身受重伤疲乏至极的弟子们,都纷纷欢呼出声,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只有有这样的高手坐镇,心云宗就不会倒。

    罗轩举身上压力一轻,再不迟疑,立刻引守关弟子后撤,退入了第二道关隘“嘉峪关”,下一瞬间道纹阵法发动,各色剑气和道纹符号漫天闪烁,形成了一层层有形无形的强横护罩,强横的力量气息闪烁,将这一层关隘守护在其中。

    这一层层防护阵法,就算是道皇巅峰级别的高手,也需要花费许多时刻,才能将其击破。

    “哼,老怪物,且让你横行片刻,早晚攻破心云山,到时候一定会教你血溅三尺!”远处的天空里传来一声怒哼,正是之前出手击杀罗轩举的那位唐门高手的声音,旋即那一股令人心惊的力量,缓缓地收敛起来。

    一轮红日从远方冰雪山峰之间缓缓地升起。

    天地之间,一片血红。

    大战进行到这个时候,终于停歇了下来。

    双方都需要修整。

    心云宗损失了至少两百多名弟子,又丢失了第一道关隘,形势严峻。

    而各大势力的入侵者们的损失则是心云宗的三倍以上——当然,相对于他们庞大的数量来说,这样的损失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更何况战死的大部分都是小门派和散修,并未伤到如五庄观、唐门、小雷音寺这样大派的根本。

    在“玉门关”内外,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地面上的血洼已经冻结,血冰犹如一层层瑰丽的血色宝石一般,凝结在地面上,反射着初冬红日的光芒,给人一种冷酷而又致命的美感,身穿着不同门派道袍的修真者和大量临时集结的散修们,正在抓紧时间修整。

    隐隐有哭声。

    有人在抱着死者的身躯嚎啕。

    声音嘶哑干涩,犹如负伤的野兽。

    许多被各大势力强硬征召而来的散修和小门派,在这样的战斗之中被当做是炮灰来对待,在刚才一战之中,小门派上下死尽被灭门者数量不少。

    他们或许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战斗,更不愿意和心云宗这样的门派成为仇敌。

    可惜在这个残酷而又冰冷的世界之中,弱者从来都没有自主命运的权利。

    在四五天之前,一切还处于暗中酝酿阶段的时候,也曾有一两个小门派,委婉地拒绝了五庄观的征召,结果当夜,这两个门派驻地火光冲天,杀声如雷,等第二天晨曦照耀大地的时候,它们就永远地消失在了这世上,除了一片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

    除了那些兴致勃勃的各大入品门派势力的高手之外,很多被临时征召来的修真者们,只能抓紧时间修整,等待下一场战斗的到来。

    自此道真正的山门,心云宗七道关隘每一道都防卫重重,这样的大门派之中的弟子——就算是普通真传弟子,也强横到了让散修们畏惧的地步,真不知道等到攻克剩下的六道关隘,他们这些人还能有几个活着,五庄观和唐门等门派允诺的各种报酬,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拿到。

    与此同时,心云宗山门之中,也是一片忙碌。

    受伤的弟子们,得到了“仙草堂”弟子们第一时间的救治,待遇要比山下入侵者们好了许多。

    门派机器发动起来,各项措施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山下大牛村石崖已经被划成了一片禁地,原本居住在那里的贫民们被安置在了另一个区域,心云宗有专人开始开垦石崖之下的灵石矿。

    在这样门派大战的危急时刻,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着巨额的元气。

    单单是各种阵法的运转,就足以让许多门派在短时间之内破产。

    若是换在以前,以心云宗这数千年以来的积淀,最多只怕也才能支撑十几天的时间,而现在有了灵石矿,可以无限度地开垦,足够全力催动各种道纹阵法,对于心云宗来说,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红色朝阳洒落,给这银装素裹的天地染上了一层炫目的红。

    站在山腰的“思过崖”绝壁悬崖之上,俯视下去,下方云心山脉南方山麓和七道关隘可以一览无余,透过一层层稀薄的云层和雾气,可以看到下方冲天而起闪烁着的阵法光焰,以及远处被入侵者占领的“玉门关”。

    一个个犹如蚁虫一般的黑点,正在“玉门关”移动布置着什么。

    那就是入侵者。

    “思过崖”绝壁悬崖之上,心云宗的高层现身。

    自从战斗开始以后,为了便于指挥,掌门人丘处机等高层就在第三层阶梯区域安置了临时帐篷,站在这片岩石上看下去,一切尽收眼底。

    ““玉门关”虽说是最外围的防御关隘,但也足足有二三十重道纹阵法,却只坚持了半夜时间,这样算下来,下方七道关隘,最多也就坚持半个月时间,情况不乐观啊!”

    丘处机看着下方,眼睛里忧虑重重。

    “五庄观的人,也实在是太下作了,兽人还未开始攻势,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进击,昨夜一战,被驱使而来的,都是一些小门派和散修,他们把这些人当做是炮灰,可惜我心云宗大好男儿,不能和兽人厮杀,却要死在这种没有价值的战斗之中了!“

    魏忠贤恨恨道。

    其他六大天柱的首座也是点头。

    人群之中,张三峰并没有出现。

    自从周良等人进入“万灵战场”之后,老怪物大多数时间都坐镇武当峰,尤其是最近这样的战事爆发,更是显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似乎是在抓紧时间参悟某种功法,刚才出手救下罗轩举,也只是惊鸿一现而已。

    “这样坚持下去,我们真的可以击败各大势力的联合吗?”丘处机轻声问道。

    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问其他人。

    在场的都是心云宗的宗老耆宿,决定着整个门派命运,听到掌门人的话,也都面露忧色,的确,面对如此磅礴的势力,就算是心云宗已经是如今名义上的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也不免惴惴,根据昨夜的战况来看,如果真的拼死一战,最终的下场必然是灭门。

    “掌门人为何如此气短?”魏忠贤大声道:“已经派出了人前往天池将这里发生的事情,禀告“玄武帝宫”,只要我们坚持几日,“玄武帝宫”监察长老一到,还有谁敢放肆,到时候我们献上灵石矿,必然可以得到帝宫的奖励,到时候有“玄武帝宫”做后盾,让今日参加围杀的门派,一个个都放出代价!”

    这话一出,在场有人顿时目光一振。

    丘处机却是微微摇头道:“我们能想到这一点,镇宵子如何会想不到?他们必然是也做出了对策,圣轩辕成为了“玄武帝宫”的玄武御卫,这件事情本就十分诡异,只怕一切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如果五庄观派出高手,沿途截杀我们的人,或者是在天池那边做出布置,稍稍安排,拖延一些时日,等“玄武帝宫”知道此间的事情,一切都已经迟了。”傲无一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