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300章 李师师
    ??“碧血葫芦”越发可怕,释放出无尽气息。

    它的两层躯壳,与地面形成了八十多度的倾斜角,里面越来越多的紫色液体疯狂地倾斜出来,简直就像是有一条大江从里面流淌呼啸,形成了波涛,吞天嗜地,所过之处,一切皆被炼化,化作了虚无,变成了这紫色液体的养料!

    周良的身形,逐渐被困入其中。

    “糟糕,时间快要到了……”周良的心开始沉了下去。

    桃木剑复苏只能维持五息时间,如果期限一过,立刻就会失去此刻至尊一般的威力,到时候自己再也难以抵挡这“碧血葫芦”的威力。

    嗡嗡嗡!

    桃木剑剑身的颤抖速度越来越慢。

    原本脱落化作火焰一般绕着剑身飞旋的泥垢,光芒黯淡了下来,眼看就要开始重新朝着剑身附着下去,剑身之中蕴含这的那尊仙人一般的力量,似乎也终于放弃了复苏,气息开始衰弱下去!

    “哈哈哈,不行了,他快不行了!”“熊罴宗魔”眼光何等锋利,顿时察觉到了周良身上力量的变化。

    “哈哈哈,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原来那柄神剑的复苏,是有时间限制的……”“飞狐宗魔”哈哈大笑,“熊罴老妖,你已经有了“碧血葫芦”,杀了这小子,神剑归我!”

    说话之间。

    桃木剑之上的泥垢已经恢复了一半以上,剩下的也重新回落。

    桃木剑的力量犹如退潮的潮水一般减弱。

    此消彼长之下,那紫色液体展开了疯狂的反击。

    转眼之间就将周良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lt;&gt;

    周良在桃木剑最后一丝至尊力量的保护之下,还未遭受蠕动之力的直接作用,但是却也已经感觉窒息,浑身骨骼发出了嘎嘎嘎的脆响之声,难以承受重压,就要碎裂一般……

    “咯咯咯,小冤家,看来你今天非死不可了呢!死在兽人之手,你一定感到遗憾,不如就由姐姐我就送你一程吧!不用感谢我哦!”

    一直沉默着的人族女修真者娇笑。

    她脸上却闪烁着残忍的眸光,身影一闪,一掌击出,浑身的火焰之力化作一柄利剑,犀利无匹,隐隐竟然可以破开那紫色液体,直接朝着周良的后背方向刺去。

    三面夹击。

    绝杀!

    周良心中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居然遇到这样的至尊之器,看来只好用那个最后的办法了……”

    他本来不想用这个办法,因为这个手段太过于珍贵,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应该浪费,但是现在……

    但是下一刻,异变突生——

    就在周良做出决定还未付诸实施的下一瞬间,谁也没有想到的奇异变化出现了。

    那一道原本射向周良的火焰之剑,突然不可思议的拐了一个弯。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它犹如一道红色闪电一般,从侧面没入到了“熊罴宗魔”的肋间。

    下一瞬间,可怕的力量瞬息就爆发出来。

    骤然迸发的恐怖火焰之力,将这一头身形魁梧的巨大熊妖坚硬如铁的大半个身躯,直接炸的粉碎,白骨血肉飞溅,肉眼可见吞噬一切的红色火焰疯狂地没入到了他的体内……

    “啊!该死的家伙!”

    “熊罴宗魔”愤怒地狂吼。&lt;&gt;

    他何曾会预料到这样的变化,瞬间就受了重伤。

    这一下子再也难以维持“碧血葫芦”。

    从葫芦口中倾斜出来的原本极为稳定的紫色液体,骤然变得混乱了起来,有一部分朝着四面逸散,大部分都犹如长鲸吸水一般重新回到了“碧血葫芦”之中。

    原本倾斜着的“碧血葫芦”也开始缓缓地竖起来,没有了之前的灵动,也不再旋转,背后那魔月高悬、石崖青藤的异象,也在这一瞬间仿佛是水中倒影一般瞬间消失。

    “啊……”同一时间,“飞狐宗魔”也发出一声惨叫。

    “碧血葫芦”是“熊罴宗魔”一族的至尊宝物,数万年的传承,才能与这位巨熊大兽人血脉相连,也只有他才能勉强地操控,所以之前两人合作,“熊罴宗魔”是控制“碧血葫芦”的主力,而“飞狐宗魔”的作用,只是在一旁负责输入妖力,保证有足够的力量来驱动这个至尊之器。

    此刻“熊罴宗魔”身受重伤之下,失去了对“碧血葫芦”的控制。

    其中力量顿时变得暴乱了起来。

    这可怕的至尊狂暴力量,第一个伤害的就是靠的最近的“飞狐宗魔”这个陌生人。

    一股紫色光华闪过,“飞狐宗魔”的大半个身躯瞬间就化作了齑粉消失。

    周良一惊之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妖冶诡异的女人为什么要帮自己,但是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事情,当下奋力催动桃木剑的力量,在最后的泥垢回到剑身、剑刃内部的至尊气息彻底消失之前,周良出招了。&lt;&gt;

    一道白色光华闪过。

    “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的头颅冲天而起。

    鲜血犹如两柱喷泉。

    周良身形落在地面。

    最后一颗脱落的泥垢重新回到了剑身。

    手中的飞剑,重新化作了那一柄烧火棍一般、斑驳不堪、仿佛随时都会断裂的模样,这样的剑,就算是丢在路边,乞丐都不去去多看一眼。

    两道黑色和白色的光华从“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破碎的身体之中逃逸出来。

    是两大宗魔的神魂。

    “猴呜……”关键时刻,一直猴视眈眈的小银猴出现了。

    这样的机会,天生吃货的它怎么可能放过?

    白色的小翅膀轻轻一动,小银猴化作一道白色流光一个回旋,将两团光华都叼在了口中,在两大宗魔的神邸念惊恐万状地哀求之中,小虎牙一阵生吞猛嚼,毫不客气地吞掉了这两道纯净至极的兽人本源力量。

    粉嫩的小舌头舔着嘴巴,认认真真地洗了洗脸,小银猴这才心满意足地道:“愚蠢的兽人啊!在我的面前,还想要逃掉神魂,真是不自量力啊!”

    周良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时“碧血葫芦”失去了两大宗魔力量的催动,其中蕴含着的帝魔至尊之力也逐渐敛去,重新沉睡,原本足足有几米高的葫芦缩小成为巴掌大小,绿色的光华也消失,葫芦变得黯淡了下来,从空中掉落!

    周良心中一动,一招手。

    一股伟力凌空涌出,将“碧血葫芦”摄在其中。

    这可是一个不得了的宝贝,其中蕴含兽人至尊的气息,那紫色液体犹如仙魔之血一般,极为可怕,仅仅是一丝,就将“飞狐宗魔”的身体击成粉碎,如果全部释放出来,简直就可以灭世,如果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啻于有一个帝魔境界的助力一直在身边……

    远处。

    头发赤红的妖冶美女一双藕臂抱在胸前,挤压着那一对高挺的肉团出现令人喷鼻血的形状,她笑嘻嘻地看着周良,没有和周良争抢这“碧血葫芦”的打算。

    她的眼中,带着一丝丝的调侃。

    轰!

    眼看“碧血葫芦”就要落入周良的手中,突然这个已经黯淡下来的葫芦,表层闪过一丝翠绿光焰,仿佛是其中沉睡的仙人睁开了眼睛一般,轻轻一晃,轻易挣脱了周良力量的舒服,在虚空之中一闪,直接破开空间消失了!

    周良呆了呆。

    下一瞬间他也明白自己有点儿贪心了。

    宝物有灵,何况是这等凌驾于宝器之上的神物?

    至尊级别的帝兵,内部已经孕育出了属于自己的灵魂仙人,有了智慧,没有操控的秘法,根本就无法抢夺过来,就算是持有者死亡,也会第一时间返回祖地,“碧血葫芦”破开空间,返回了“熊罴宗魔”的部族。

    终于尘埃落定。

    该解决其他的事情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刚才为何要助我?”周良转身,看着这个赤色长发的妖冶美女。

    他可以肯定,自己之前绝对不曾见过她。

    两人之间,也绝对没有任何的交集,

    这个妖冶娇艳的女人,跟随绾思蚕、“熊罴宗魔”等高手,在第七段古路伏杀自己,参与这么严密的计划,应该是“熊罴宗魔”等人最信任的同伙,但是却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不可思议地出手帮助自己,绝杀了“熊罴宗魔”等人,实在是令人有些费解。

    “嘻嘻,小冤家,这个答案对你很重要吗?”女人脸上带着调侃的笑容。

    “当然很重要。”周良神色严肃。

    “好吧!那就告诉你,小冤家,你长的这么细皮嫩肉,姐姐我虽然面首三千,见识过无数美男子,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俊俏的小哥儿,在没有尝到你的美味之前,我李师师当然舍不得你死啦!”妖冶女人笑嘻嘻地道。

    她一双媚态十足的美眸里面,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一颦一笑,都让人骨头酥麻无比**。

    这绝对是一个狐狸精一样的人间尤物。

    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散发着勾魂夺魄的魅惑气息。

    原来她的名字,叫做李师师。

    周良在脑海之中迅速地回忆一边,似乎从未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不过她的实力如此恐怖,显然也在初级道宗境界的名宿,这样的人物绝对不会籍籍无名,这只有一个解释,这个女人足迹并未踏足过大燕修真国,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

    “不管如何,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周良的灵识强横无比,只是一瞬间的失神,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拱手道谢。

    “姑娘?哈?哈哈哈哈,姑娘?你可真有意思,哈哈,好久没有人这么称呼我了……嘻嘻,小冤家,如果你真的想要谢谢姐姐我,就好好陪陪姐姐我……”李师师微微一愕,旋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散发这成熟的魅力。

    她的声音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令人浑身燥热。

    她媚眼如斯,莲步轻移,腰肢柔软,乳波荡漾,带着一股香风来到周良身前,新剥小葱一般的纤纤玉手,伸手就朝着周良的脸颊摸了过来。

    周良皱眉。

    身形一闪,瞬间退开了两米距离。

    “小冤家,不要矜持,我们来嘛……”李师师风情万种,火红色长发仿佛一团炙热的火焰在燃烧,犹如一朵致命而又美丽的玫瑰花,瞬间就来到了周良的身前,声音酥麻:“不要压抑你自己,姐姐猜你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来嘛!让姐姐告诉你,世界上最**的滋味是什么样!”

    “李姑娘……”周良面红耳赤。

    周良哪里经受过如此阵仗,顿时有点儿招架不住,身形一闪,再度退开二十多米远。

    “嘻嘻,小家伙,真是太可爱啦,既然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我就给你一点儿时间……喂,你那位小情人醒来了,姐姐我还有重要事情,先走啦……”火焰美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溶洞深处传来了那勾魂夺魄的声音——

    “嘻嘻,周良,姐姐我记住你了,哈哈,早晚有一天,李师师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入幕之宾……哈哈,我的口味变了,突然有点儿喜欢你这样羞涩的小男孩了!”

    香风袅袅。

    伊人消失。

    周良呼出一口浊气,摇摇头。

    这个女人是个怪人,很可怕。

    以后还是避而远之最好。

    不过今天却是欠了她一个人情。

    这个时候,原本快要崩塌的地下溶洞恢复了平静。

    周围一片狼藉,钟乳石全部催倒,地面崩裂。

    若不是这片环境乃是残存的上古天道之力演化出来,只怕早就化作飞灰了,即便如此,四周空间里的紫色空间漩涡也越来越多了,这意味着这段古路已经开始变得极为不稳定,只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会坍塌消失了!

    周良来到了之前隐身的地方。

    沙莎早就已经从昏迷之中苏醒了过来。

    这个身体依旧极度虚弱的小姑娘,表现出了极为可怕的冷静。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清秀的脸上甚至连一丝背上的表情都没有,听到脚步声,她抬头看了一眼周良,眼眸深处这才涌过一丝期冀和柔和的神色,静静地问道:“周师兄,我师兄他是不是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