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9章 碧血葫芦
    ??“好了,接下来,轮到你们了!”周良垂落拳头上的血珠,浑身杀机缭绕,一步一步地走向其他人,他分明只是一个人而已,但是却仿佛是千军万马冲了过去一般,排山倒海的气势让对面所有人都纷纷变色。

    “人族小子,不要欺人太甚。”“飞狐宗魔”怒道。

    “明明是你们设伏杀我,怎么变成我欺人太甚了?”周良冷笑。

    “小家伙,拼个两败俱伤对我们都不好,不要以为我们真的拿你没办法!”“熊罴宗魔”长枪泛动火焰,抑制着自己出手的冲动。

    “两败俱伤?你还真看得起自己。”周良根本不放在心上。

    “你已经杀了“盘丝蛛皇”,又杀了仇人,还想要怎么样?你以为这区区可笑的道纹阵法,真的可以困住本皇吗?”“熊罴宗魔”冷笑,手心一展,祭出一个碧绿璀璨的葫芦。

    这个碧绿葫芦一开始还略有些暗淡,但是随着“熊罴宗魔”的魔气注入,顿时变得璀璨无比,仿佛是由世界上最纯净的翡翠玻璃种生成一般,光华大作,晶莹剔透,如一轮小型太阳一样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光彩,滴溜溜旋转着,开始变大。

    周良微微一惊。

    这翡翠葫芦魔气惊人,里面孕育着一种大帝至尊的气息。

    “周良,就此作罢,我们两不相欠,本皇不想浪费一次催动“碧血葫芦”的机会,否则,今日任你天才绝世,也要身入葫中,化作脓水。”“熊罴宗魔”碧绿葫芦在手,气焰大涨,犹如一尊帝魔一般。

    葫芦之中爆发出来的可怕气机,朝着四面八方逸散出去,墨绿色的气浪,仿佛是一层层核弹爆炸之后的铅云一般,惊涛拍岸,四周虚空之中飞舞的金色特殊符文,开始有了扩散破碎的迹象,四周的封锁力量也变得不稳。

    周良的面色也严峻了起来。&lt;&gt;

    自己的特殊符文,已经经过了数次优化,尤其是这次进入“万灵战场”之后,他又精研参考了这些上古遗存下来的远古符文,在阴阳老人的指导之下,汉子符文的威力更上一层楼,且刚才布置符文的时候,除了借助天地之间的玄元力量,周良好耗费了许多极品灵石,这个符文阵法借助地形,强度可以困住道宗初阶的高手。

    此刻居然只是在那碧绿葫芦的气机逸散之下,就有崩溃的现象。

    难道这个葫芦,居然是一件帝兵不成?

    不过,今日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周良右手握住桃木剑,横在胸前,左手骈指一抹。

    一层晶莹寒霜浮现在剑身之上,玄阴真气注入之下,桃木剑仿佛是通灵一般,剑身剧烈地震动起来,一股强横的气息苏醒,也一点点地逸散出来,剑鸣犹如龙吟,上面那斑驳泥垢隐隐再度有脱离飞舞的迹象!

    “熊罴宗魔”等人面色一窒。

    他手中有“碧血葫芦”这样的至尊之器,却也不想真的和周良硬拼。

    就是因为他有些忌惮那柄看不透来历的桃木剑。

    已经死去的“盘丝蛛皇”说的很对,大帝或者是帝魔境界以下的人,想要驱动帝兵,使得其中蕴含的神力复苏,若非是一脉相承的本族至宝,那就是体内流淌着仙人血脉,他现在已经有些难以把握这个周良的来历了。

    莫非是仙人转世?

    亦或者他的体内,沉睡着一尊仙人?

    若非是忌惮这些,只怕“熊罴宗魔”早就动手了,不但可以报上次的一剑之仇,还可以抢到远古遗路石碑地图,要知道上次他猝不及防被周良破去了肉身惨败,没有来得及驱动“碧血葫芦”,这一次可是准备已久,但是现在面对桃木剑,却也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杀意。&lt;&gt;

    “不要逼迫我,不然谁生谁死,犹未定论!”“熊罴宗魔”克制着出手的**。

    周良哈哈大笑:“当然是我生,你们死!”

    话音未落。

    他立刻再次出手。

    空气之中一层层剑光气浪飙射,或者如同春风拂面让人提不起躲避的意念,或者犹如炎炎夏日热浪滚滚,或者仿佛是秋之盛景天地萧瑟,或者是天寒地冻的深冬冰渣飞溅!

    春夏秋冬四剑之天道,在周良的催动之下,弥漫整个溶洞空间。

    霎时间惨叫声一片。

    狂魔宗的修真者和其他一些兽人高手,根本难以抵挡全力出手的周良,瞬间被砍瓜切菜一般斩杀,周良的身形在虚空之中拉出一道道残影,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无一合之敌。

    单单是纯粹的肉身之力,周良已经堪比半步道宗,在这第七段远古遗路之中,磅礴的压制之力,让很多高手走路都极为缓慢,如何跟得上周良全力爆发之后的速度?

    许多高手根本都反应不过来,就身首异处!

    怒火犹如火山一般爆发的周良,下手根本不留情。

    转眼之间,除了两大宗魔、妖冶女人之外,其他人,都被周良剑剑诛绝!

    “和他拼了!”“熊罴宗魔”怒吼一声,全力催动“碧血葫芦”,再无半分保留。

    周良身上杀机如此浓烈,出手如此无情,让他知道,今日之战不可避免。&lt;&gt;

    他干脆再不退让,冲天而起的魔气滚滚逸散开来,黑中带绿,呼啸之中,“熊罴宗魔”背后隐隐出线一副奇异画面,那是一片白骨和鲜血铸就的无尽魔土悬崖之上,一对紫月高悬,一根数千米长的碧藤在罡风之中摇曳,上面两颗碧绿葫芦吞噬日月精华,其中一颗足足有数百米高,另一颗却只有巴掌大小……

    周良一语不发,玄阴真气催动桃木剑。

    剑鸣之声更盛,剑身的斑斑泥垢又有了脱落的迹象,缓缓地浮现了起来,就要露出一柄完整的晶莹剑身!

    两股至尊的气息,开始弥漫出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谁再有任何犹豫,今天就是必死之局。

    那位浑身火红道袍的人族女子脸色凝重。

    她朝着战圈外围避开一段距离,身上的道袍活了一般,化作了熊熊火焰,直接将她包裹在了其中,整个人犹如一团灭世的火焰一般,同样释放出了绝对强悍的气息,不过她似乎并无意插入这样的占据之中,而是保持了一个很奇怪的作壁上观状态!

    在“熊罴宗魔”的全力催动之下,“碧血葫芦”威能逐渐显现。

    它旋运行速度度越来越快,背后的幻象越来越清晰。

    零星的紫光带着至尊的气息,从葫芦口之中逸散出来。

    尽管只是一丝丝,但是却无比的恐怖,整个地下溶洞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仿佛随时要坍塌一般,看来构筑成这溶洞的上古天道,受到了这一丝丝至尊气息的干扰,也开始不稳定起来,一旦这一缕残存的上古天道破碎,整个第七段远古遗路地下溶洞,也要烟消云散了!

    周良也已经全力催动了桃木剑。

    一个个斑斑泥垢,仿佛是活了一般,呼啸着脱离桃木剑剑身,高速飞旋犹如赤色火焰,将整个剑身都包裹了起来,露出下面晶莹如玉、璀璨无双的剑身,绽放出刺目的白色光辉,柔和纯净而又高贵。

    剑吟之声越来越盛,仿佛里面有一尊沉睡的仙人,正在缓缓地苏醒一般。

    桃木剑的气息,丝毫不亚于那“碧血葫芦”,甚至隐隐还有将其压制的趋势。

    “飞狐小妖,再不出手,我们就都得死在这个人族小子手中了……”“熊罴宗魔”没想到这柄桃木剑居然真的可以抗拒本族的至尊之宝,不由得面色苍白,大惊失色。

    他隐隐又支撑不住的趋势。

    驱动至尊之器需要磅礴的妖力,他在受伤之前,还可以勉强做到使得“碧血葫芦”复苏一丝,但是如今体内伤势还未愈合,体内的妖力如同决堤洪水一般倾泻……出去,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快要驾驭不住“碧血葫芦”了。

    “飞狐宗魔”面色瞬息万变,不过也知道眼下是身死时刻,当下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咬牙怒吼一声,仅有的三条狐尾散发开来,浑身白**气滚滚升腾,焕发本命魔气,一道道白色精华妖力注入那“碧血葫芦”之中,连同“熊罴宗魔”一起驱动这件至尊之器。

    轰!

    得到了又一位宗魔的魔气,“碧血葫芦”的力量开始狂暴地增长。

    其中孕育着的仙魔也开始复苏,可怕的力量出现。

    葫芦开始缓缓地倾泻,立刻就从葫芦口逸散出来一股股紫色液体,比之前的紫色光华变得更多,这是至尊的气息,仿佛是仙魔之血一般,又犹如至尊亲临一般,光华流转,所过之处,一切都开始毁灭。

    头顶上方一根根钟乳石坠落。

    地面裂开缝隙。

    四周的空间漩涡开始急骤地扩大缩小……

    地下溶洞出现了即将爆炸爆发毁灭坍塌的征兆!

    周良心中一惊。

    全力催动桃木剑,瞬间桃木剑的威能达到了巅峰,白色光华犹如至尊亲临一般,足以粉碎世界上的一切,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握剑,身形暴起,犹如流光一般突进,一剑斩出,发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桃木剑之上的泥垢脱落状态,只能维持五息的时间,他不能再等下去。

    否则时间一过,自己将无法接住“碧血葫芦”这件兽人至尊之器的威力,必然灰飞烟灭。

    “杀了他!”

    “给我死!”

    “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齐齐怒喝一声。

    两大宗魔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注入“碧血葫芦”之中,驱动这件兽人至尊之器,葫芦在虚空之中缓缓地倾斜下来,从葫芦口之中倾倒出大量的紫色光华,仿佛是液体一般,碾过虚空,朝着周良飞快地流淌围绕过来!

    “给我开!”

    周良大喝,挥剑疾进。

    手中桃木剑脱落了泥垢,璀璨犹如神晶无暇。

    一剑斩下,任何东西都以剑刃为中心被分为两段,可怕的剑之天道对上那紫色液体,犹如利刃切到了豆腐一般,呲地一声,将最前面十五米的紫色液体,从中间一分为二!

    不过这紫色液体当真十分神奇。

    桃木剑那足以瞬杀“盘丝蛛皇”的力量,居然并不能蒸发这种奇异的液体,被桃木剑从中间一分为二之后,它绕过桃木剑的力量,在周良的身后,重新又融合在了一起,仿佛是流水一般,将周良包裹在了其中,极有节奏的蠕动了起来!

    每一次蠕动,都极为轻微。

    但释放出的力量,却瞬间足以将一位圣人级别的高手化为齑粉。

    周良手握桃木剑,疯狂地突进,剑身之中散发出来的至尊气息,化作一个晶莹如玉的白色光罩,包裹住全身,将那可怕的液体蠕动之力排斥在外。

    嗤嗤嗤!

    桃木剑疯狂突进,不断地分开那紫色液体。

    不过越是靠近两大宗魔,遭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

    一开始周良的速度几乎是如同离弦之箭一般,但是随着突进,却逐渐慢了下来,那紫色的液体不断地蠕动,变得越来越粘稠,仿佛是一片沼泽一般,周良陷入其中,桃木剑绽放的光华越来越盛,但是却被阻挡了下来……

    整个地下溶洞疯狂地摇晃坍塌。

    “开!”

    周良怒喝一声,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瞬息之间,又往前突进了十米距离。

    距离两大宗魔,也紧紧只剩下了不足两米的距离。

    桃木剑疯狂地长鸣颤动,其内仿佛是有一尊仙人要复苏一般,发出沛然莫御的力量。

    但是“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纷纷变色,知道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刻,生死只在一瞬间,在这一瞬间两个家伙也拼了命,不计一切代价地催动“碧血葫芦”,完全是在燃烧自己的本命妖华,消耗生命力!

    “碧血葫芦”越发可怕,释放出无尽气息。

    它的两层躯壳,与地面形成了八十多度的倾斜角,里面越来越多的紫色液体疯狂地倾斜出来,简直就像是有一条大江从里面流淌呼啸,形成了波涛,吞天嗜地,所过之处,一切皆被炼化,化作了虚无,变成了这紫色液体的养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