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8章 轮到你们了
    ??稳稳站立的“盘丝蛛皇”,突然张口喷出一道褐色血箭。

    只见无数道犀利的剑之天道剑气,瞬间毫无征兆地从他身躯腹部位以及其他蛛壳衔接处,不可遏止地迸射出来,他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被乱箭射穿的气球一样,转眼之间,就已经快要将他庞大的身躯分割,那黑色的血液落在地面,发出嗤嗤轻响,将坚硬的岩石地面都腐蚀出来一片坑洼。

    “你布置陷阱杀我,岂能算是公平一战!”周良冷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的身躯,炼制成为绝品宝器,我的手艺很赞的……哦,还有,下辈子记住投个好胎,不要被我遇到,否则,依旧是乱剑分身的下场!”

    “啊……气死我也……”

    “盘丝蛛皇”本来也就只剩下一颗头颅还算是完整,闻言顿时又喷出一口鲜血,六目圆睁,活生生地给气死了。

    周良说的话,正是之前他占据上风时候送给周良的。

    现在周良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一缕碧绿光焰,从尸体之中逸散出来,仿佛是一道闪电一般,朝着远处空中的一个黑紫色漩涡之中飞迸过去,那是“盘丝蛛皇”的神魂,想要逃逸。

    “嘿,等你很久了……”

    一道白光,从斜刺里冲出来,瞬息就咬住了这道绿色光焰,在“盘丝蛛皇”神魂惊恐万状的挣扎嘶吼声之中,三两下就将它彻底吞噬了。

    “嘿,有点儿酸酸的味道,不过还算是满可口的……”小银猴心满意足,它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时间了,兴奋地砸吧着嘴。

    它终于从神经中毒的抽搐状态之中恢复了过来。

    这下子,“盘丝蛛皇”算是彻底死绝了。&lt;&gt;

    “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等人大脑一时之间有点儿回不过神来。

    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原本“盘丝蛛皇”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眼看就要斩杀周良,谁知道只是电光石火的一转眼的时间,死的人却变成了“盘丝蛛皇”,逆转来的太快,以至于他们根本都没有时间援手,等到一切静止下来的时候,其实“盘丝蛛皇”体内早就被剑气粉碎!

    泥垢斑斑的飞剑,一瞬间的绽放光华,犹如神王之剑,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可怕。

    绾思蚕和那位五庄观的男弟子脸都白了。

    两人已经开始悄悄地朝着远处退去。

    周良仿佛是没有看到一般。

    他没有将身下的敌人放在眼里,拎着桃木剑,一步一步地走到“盘丝蛛皇”的尸体旁边,用桃木剑泥垢脱落部位的一小段晶莹剑刃,如同解剖死猪一般,将这具庞大的尸体一点一点地切割了开来。

    尤其是那六个黑色的蜘蛛足,可以操控“绝命盘丝”,说明它们并不惧怕这种奇异蛛丝的切割,坚硬程度可想而知,若是以它们炼制出六副手套或者是道袍部位,就可以轻松地操控这些“绝命盘丝”了。

    这便是所谓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周良一点一点解剖地很仔细很认真,完全就是全神贯注,几乎将“盘丝蛛皇”身上的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割下来像是腌肉一样,一层一层地摆在了一个黑色的罐子里面,

    这个罐子看似陶瓷,黑黝黝没有什么特别,像是普通人腌猪肉的瓷罐,但能够容纳下“盘丝蛛皇”庞大身躯,显然是一个空间储物容器,是周良闲暇时候炼制的。

    “熊罴宗魔”等人完全被晾在了一边。&lt;&gt;

    或者说周良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而“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等人,在这一刻,也被周良的凶威震慑,一时之间居然不敢上前,两人都是在周良手中吃过亏的人,此时还未完全恢复,其他人更不用说,连握紧刀剑法器的勇气都没有,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引起了前面这个浑身鲜血的魔神的注意。

    局面是如此的诡异。

    眼睁睁地看着庞大如同小山一般的“盘丝蛛皇”身躯最终只剩下一个一堆内脏,而周良还一脸狂热浑身鲜血地在里面寻找着什么,这种噩梦一般的场面,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之前周良就曾说过,要让“盘丝蛛皇”像是他那位死去的朋友一样,也变成一堆碎肉,那时候没有人相信,但是现在……无边的恐惧将他们淹没了!

    一时之间,溶洞之中寂静的有些可怕。

    绾思蚕面色苍白地朝后倒退。

    她想起周良以前连续创造的许多奇迹,恐惧倍增。

    她心中开始不可遏止地升起一阵不祥预感,今天这场伏杀,只怕难以奏效,再也顾不了其他什么,第一时间想到了逃跑,她悄悄地退到了一个黑紫色空间漩涡断层之前,一纵身,就想要逃离……

    但是——

    砰!

    轻响声传出。

    绾思蚕的身躯眼看就要进入那空间漩涡断层,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撞了回来。

    她惊呼一声。

    下一瞬间,昏暗的地下溶洞空间之中,金色的光华大作。&lt;&gt;

    一个个方块一般的美丽字符,在各处的石笋后面无声无息地飘飞了起来,光焰美丽而又迷人,足足有五六百个,彼此只见首尾衔接,犹如一条条呼啸蜿蜒的神龙一般,围绕着方圆千米之内的空间,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这片空间彻底封锁了。

    “不好,这是……周良独创的道纹……”绾思蚕立刻就大叫了起来。

    其余人的脸色,也都变了。

    周良什么时候在这里布置下了道纹阵法?

    他们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怎么好好的一场伏击,居然演变成了自己等人自投罗网,感受着那金色的符文方块犹如实质一般,在虚空之中飞舞,感受着其中传出来的令人窒息的禁锢之力,不论是人族还是兽人的高手,心里都一阵情不自禁地突突。

    这个时候,“熊罴宗魔”等人脸上露出一丝恍然之色。

    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周良在击杀了“盘丝蛛皇”之后,并没有立刻突进疯狂进攻,甚至看都不看自己等人一眼,转而有条不紊地解剖“盘丝蛛皇”,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逃跑,而是他早就有了布置,自己等人根本就跑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

    “准备好了吗?现在轮到你们了!”

    终于解剖完了“盘丝蛛皇”的周良,抬起头对,对他们笑了笑,眸光清冷,嘴角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但是看在绾思蚕等人的眼中,就好像是一头恐兽露出了狰狞凶狠的獠牙一般。

    话音未落。

    周良的身形一闪,瞬息之间,如同虎踏羊群一般,冲进了人群之中。

    剑影暴起,犹如千堆雪。

    首当其冲对准的就是“熊罴宗魔”和“飞狐宗魔”。

    两大宗魔级高手的第一选择都是爆退。

    委实是之前周良斩杀“盘丝蛛皇”之时,桃木剑突然绽放的恐怖力量给他们留下了太恐怖的回忆,即便是有所依仗,但是他们还是不愿意在硬接这一剑。

    两人身形一退,周良并未追击,而是瞬间丛中而入。

    剑芒寒气逼人,极速突进,对准了那浑身上下一袭火焰道袍衣裙、连长发都如一团熊熊燃烧者的烈焰一般的人族妖冶女高手。

    “嘻嘻,小冤家,奴家只是来看热闹,你不要这么狠心嘛!”

    女人咯咯娇笑,娇躯一晃,同样不愿意硬接。

    话音未落。

    原地只留下一个以假乱真的幻影,剑芒一掠而过,砰地一声将其绞碎,下一刻这个妖冶如火的女人,出现在了二十米之外,一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眼睛里,荡漾着一丝丝媚意。

    三大高手的瞬间闪避,让剩下的人族和兽人高手,不得不直面周良的飞剑。

    咻咻咻咻!

    强弓硬弩一般的破空呼啸声响起。

    “啊啊啊……”惨叫声之中,就看有四个兽人高手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未散去,躲避不禁,被剑芒掠过,疯狂的剑之天道涌入体内,其中两人瞬间口鼻五官之中喷出炙热火焰,瞬息化作飞灰,另外两人却是一层层冰渣从体内涌出,瞬间就化作了两尊冰雕!

    夏剑天道和冬剑天道!

    其余兽人高手第一时间疯狂地爆退。

    周良也没有追击。

    啪啪啪!

    响亮的耳光声之中,五六个“狂魔宗”的修真者只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被攻城机砸中一般,瞬间麻木了,金色的五角星从眼睛里冒出来绕着脑门旋转,然后视线之中的景物也开始疯狂地旋转,嘴里有咸咸的味道。

    他们好歹也是道王乃至于道皇级别的高手,可惜面对闪电突进的周良,就像是幼童面对狮虎一般,丝毫没有抵抗能力,还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被扇飞了!

    剑芒如龙。

    直指绾思蚕。

    剑芒之后,周良的眼睛清冷如冰。

    “啊……”绾思蚕眼睛里疯狂地闪烁着惊恐的光芒。

    她已经明白周良是什么打算了。

    一道金色的光罩在她的体表浮现,正是“天蚕金茧罩”,第一次遭遇周良,正是这个防守法宝救了她一命,回到五庄观之后,其祖父清风道人亲自出手,重新祭练了这件宝物,如今它已经是极品法宝了。

    可惜,如今的周良,也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周良了。

    咔嚓!

    连一瞬间都没有能够支撑,“天蚕金茧罩”就彻底化作了一蓬碎末消失。

    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

    剑芒掠过,鲜血暴起。

    绾思蚕只觉得一股狂暴的力量毫不留情地轰入体内,将自己的经脉通道和丹田真气气旋瞬间粉碎,刀割一般的剧痛传来,还没有等她惨叫出声,衣领上传来一股巨力,然后她就如牵线木偶一般被拎了出去!

    风乍停。

    许多人被劲风带起的衣摆,也缓缓地落下。

    周良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他的手中,拎着浑身鲜血的绾思蚕。

    “不……不,求求你,饶命……饶了我……我还年轻,我还很年轻,我不想死……”绾思蚕惊恐万状地挣扎着,她一门心思地算计周良,自以为掌握了一切,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自己成为了阶下囚,这一次就算是祖父亲临,也不能救她了。

    她是真的害怕了。

    死亡的阴影让她有些神经错乱。

    “你不想死?那些被你杀掉的人,熊虎,沙溢,他们每一个人,都比你更加应该活在这世上,他们都有比你强一千倍一万倍的理由,但是却被你残杀了……我本不想如此杀一个人族修真者,尤其还是一个女人,但是我真的想知道,你这样阴险狠毒的女人的的心,到底是不是黑的!”

    周良黑发乱舞,眸光如刀。

    他的眼睛之中闪烁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光芒。

    话音未落下,周良干脆利落直接一拳洞穿了绾思蚕的胸膛,拳头从后背传出来,捏着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你……”绾思蚕发出绝望的嘶吼声:“周良……我轩辕师叔……一定会……为我报仇……你会永远失去……自己的……爱人,你……”

    “圣轩辕吗?”周良冷声道:“他已经不算是什么了。”

    说完,周良仰天长啸,眼前仿佛是浮现了那个身形魁梧的凶猛汉子的笑容,低声道:“熊虎大哥,你的仇,我给你报了!”话音落下,一把捏碎了那颗跳动着的心脏。

    鲜血飞迸。

    剩下的那位五庄观的男弟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捏碎了一般,在这一瞬间大叫一声,白眼珠一翻,直挺挺地一头栽倒,居然气息俱无,被活生生地吓死了。

    轰!

    周良拳头发力。

    绾思蚕的尸体直接被震成了血雾纷飞。

    “好了,接下来,轮到你们了!”周良垂落拳头上的血珠,浑身杀机缭绕,一步一步地走向其他人,他分明只是一个人而已,但是却仿佛是千军万马冲了过去一般,排山倒海的气势让对面所有人都纷纷变色。

    “人族小子,不要欺人太甚。”“飞狐宗魔”怒道。

    “明明是你们设伏杀我,怎么变成我欺人太甚了?”周良冷笑。

    “小家伙,拼个两败俱伤对我们都不好,不要以为我们真的拿你没办法!”“熊罴宗魔”长枪泛动火焰,抑制着自己出手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