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6章 盘丝蛛皇
    笑容凝固在了她的脸上。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睁睁地看着最疼爱自己的亲师兄,在自己的面前,整个人的身躯坍塌下去,变成了一块一块的不规则的碎肉,鲜血、白骨、内脏洒落一地,脚下的水洼变成了血泊……

    这个前一刻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少女,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惨状!

    在很长的时间里,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任何声音也没有来得及发出,就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周良又惊又怒。

    “到底是什么东西?”

    灵识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扫过周围千米之内的空间。

    然后在沙溢惨死的空间里,周良“看”到了一丝丝肉眼根本无法辨别的思蚕细丝,仿佛是隐形一般,也不知道是以什么材料制成,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那片血洼周围二十米之内的空间,就像是隐形的株蛛丝网一般,将那一片空间完全封锁!

    这……绝对不是天然生成。

    这是……

    一个陷阱!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脑海之中闪过一丝灵光,周良想到了什么。

    他并没有愤怒地冲上去,而是第一时间转身朝着小银猴和海豚泡泡使个眼色。

    一人二兽瞬间都极为小心地隐匿了自己的行藏,隐身于一个岩石缝隙之中,静静地观看着周围的变化,尽管周良此时心中杀机迸射,但是他很清楚,绝对不能鲁莽行事,有人在这里布置下了一个很精妙的陷阱,只怕所图非小!

    果然过了不到十息之间,异变出现。&lt;&gt;

    在周围十几个黑紫色时空断层漩涡缝隙之中,居然不可思议地闪现出了二十多个身影,出现在了溶洞之中,缓缓地朝着沙溢死去的地方围了过去!

    “成功了?哈哈!”

    “不亏我们如此费尽心机,终于杀掉周良这个祸端了吗?”

    “一定是他,我们一路都在观察他的动向,半个时辰之前,他距离此处也不过是三千多米而已,嘿嘿,周良在“紫霄九城”巨城之中放出消息,要不惜代价得到“大补何首乌”,想来他一见到这株王级何首乌,会第一时间上去挖掘,猝不及防之下,绝对难逃“绝命盘丝”的绝杀!”

    “哈哈,是啊!“绝命盘丝”可是连仙人的肉身都可以割裂的异宝呢!”

    清晰的对话传来。

    周良瞳孔皱缩。

    原来是针对自己的杀局?!

    魔气滚滚,充塞溶洞,看来这群人之中,肯定有兽人高手。

    这么说来,沙溢岂不是代自己而死?

    刚才那一瞬间,“绝命盘丝”毫无征兆地突然发动,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可见这个阵法有多么可怕,听这些人的口气,这“绝命盘丝”极为恐怖,要是自己落入这个绝杀陷阱之中的话,绝对是有死无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浓浓的愧疚涌上心头,周良心中的杀意,再也难以压制,冷酷暴戾的眸光闪烁,他将昏迷过去的沙莎放在原地,让小银猴和泡泡好好照顾,自己则悄悄地开始布置,他要杀绝这些人,不能让他们逃走,一个不留!

    ……

    “不对,这人不像是周良!”前面有人发现了不对,高声惊呼。&lt;&gt;

    “哈哈,你大惊小怪了吧!在我的“绝命盘丝”之下,仙人也会被切成了肉块,你还能认出来他不是周良?”

    “蛛皇请别误会,我不是这个一丝,请听我解释,周良向来是青袍,因为他出身于心云宗人峰,而此人却是一身白袍,虽然已经被切成了碎肉,但是面部碎块还是勉强可以辨认,再者周良的法器,绝对不是这种质地的飞剑!”这是个女声。

    “怎么会?我们已经布置的很小心了,不应该是别人啊!”另一人道。

    “该死的,果然不是周良,他不是周良……”有人终于确定。

    又有一人惊呼道:“糟糕,既然死的不是周良,那周良到底在哪里?”

    一群围到血洼跟前的高手们,纷纷惊呼,这个时候,他们终于看出来,死在“绝命盘丝”之下的人,并非是周良,绝杀失败了,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就在这里!”

    一个杀机迸射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最开始发话的那位狮首人身兽人高手,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胸前一凉,低头看时,一柄泥垢斑斑的飞剑,从胸口心脏部位冒出来,带着一串自己淡银色的血液,他惊恐地叫了一声,还未反应过来,轰地一声,整个身体碎成了血雾!

    “是周良!”

    一个充满了畏惧的声音,尖叫了起来。

    这是周良极为熟悉的声音。&lt;&gt;

    绾思蚕。

    五庄观的恶毒女子绾思蚕。

    “果然是你!”周良现身。

    之前听到那个女声,周良就觉得有些熟悉。

    一剑震碎兽人高手,周良吹落桃木剑之上的血迹,表情冷酷,紧盯着绾思蚕,咬牙道:“五庄观的弟子,好歹也是人族子弟,你居然勾结兽人,残杀同胞,真是自甘堕落,无可救药,恨当日在西敏寺山脉没有将你斩了,才留你在人间又害人!”

    绾思蚕一脸的恐惧,一步步地后退。

    她躲到了几个兽人高手和人族高手身后,这才愤恨尖叫道:“是我又怎么样?哈哈,周良,难道你忘了吗?我说过的,要让你付出代价,凡是惹了我的人,今天都死定了,这么多的高手为你而来,你逃不了了!”

    说到最后,绾思蚕心里突然又平静了下来,是啊!这么多人族和兽人的高手在这里,周良就算是再厉害,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得死,自己怕什么。

    周良不再理会这个女疯子。

    他的目光,犹如刺破空虚的闪电一般,在这些人的脸上扫过。

    兽人高手之中,有两个人是他所熟悉的。

    一个身如黑熊,上下漆黑,黑**气翻滚,犹如实质,手中一柄兽骨长枪,正是当日在“盛京阁”一战之中,败在自己手下的“狂兽部落”名宿熊罴宗魔,另一人容貌英俊,宛如俊秀书生一般,眸子里带着一股邪魅之气,正是“飞狐宗魔”。

    这两大宗魔在之前都受了重伤,不过现在看起来恢复的不错,尤其是熊罴宗魔,被周良斩碎肉身还能恢复,看来是用了某种秘法或者是秘宝。

    两人目光之中,蕴含着仇恨阴毒的神采,冷冷地盯着周良。

    在他们的中间,还站着一个浑身魔气滚滚的低矮胖子。

    这人体型除了略胖之外,并无其他奇特之处,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他的脸上——肥肉堆满的脸上,居然不可思议地生着六只碧绿色的眼睛,两两成对,几乎占据了整张脸,碧绿的瞳孔之中并无瞳仁,仿佛是六座深不见底的碧绿深渊一般,可以吞噬一切生灵的灵魂。

    他的脸上,除此之外没有鼻子嘴巴,极为诡异。

    这个六目兽人高手,身上流转出来的气息,并不比“飞狐宗魔”和“熊罴宗魔”弱,显然也是一尊宗魔级别的兽人高手。

    除了兽人高手之外,还有六七位人族高手。

    这些人周良并不认识。

    但是从道袍可以隐约看出,其中有狂魔宗的高手。

    人族高手之中,另有一人,引起了周良的注意。

    这是一个身形玲珑的女人,容貌还在绾思蚕之上,火红色的长发垂到了腰间,眉心一个火焰印记,一双丹凤眼之中媚态流露,穿着极为暴露,高挺丰满的****,两个肉团几乎要撑破红色胸衣,纤细的腰肢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之中,肚脐眼上镶嵌着一颗奇异的红色宝石,火焰道袍只护住了大腿根部,雪白修长的大腿裸露在空气里,犹如象牙一般白皙诱人。

    这女人犹如一团勾魂夺魄的火焰一般,实力高深莫测,只怕也在道宗境界,之前在“紫霄九城”却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极为神秘。

    而五庄观的人,除了绾思蚕之外,还有一个实力大概在先天道灵境界的年轻人,此时已经吓得魂不附体,脸色苍白,神色闪烁地躲在其他高手的身后,根本不敢以正眼看周良。

    “周良,没想到吧!我们会在这里等你!”

    “嘿嘿,不要以为实力可以解决一切,你的底蕴,还是太浅,就算你天资绝世又怎么样?注定你还未崛起,就得陨落,今天,我们会送你上路!”

    “飞狐宗魔”和“熊罴宗魔”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一群手下败将,还敢言勇。”周良根本不将这两个手下败将放在眼里,之前的伤势,伤到了他们的本源之力,岂是这么容易就复原的?真正有威胁的还是那六目宗魔和陌生火红女子。

    “一个一个报上名来,我好送你们上路!”

    周良一人面对二十多个对手,反客为主,一步一步逼近。

    他缓缓地双臂张开,桃木剑和岁月刀出现在手中,上丹田的炎阳真气和肉身丹田的玄阴真气同时催动,体内九十六道经脉同时轰然运转,身上出现阴阳两重天两种道家真气,一半纯银,一半金黄,犹如一尊即将展开杀戮的仙魔一般。

    “我讨厌比我嚣张的家伙。”六目胖子冷笑:“小家伙,你今天死定了。”

    “想杀我的人多了,可惜他们最后都死了。”周良气机锁定了这个兽人高手,决定先解决他。

    “嘿嘿,小家伙,你以为侥幸逃过了本皇的“绝命盘丝”杀阵,就可以活下来了吗?这里已经是远古遗路第七段,有先天天道的压制,你再也难以逆行越级挑战,今日就让我“盘丝蛛皇”斩你人头,击碎“阴阳杀神”的神话!”

    六目胖子跃跃欲试。

    他声音如同金属摩擦一般,从那肥硕的肚子里面传来,六只碧绿色的眼睛流淌着妖冶的绿芒,盯着周良,犹如蜘蛛盯着落网的猎物一般。

    ““盘丝蛛皇”?”周良剑眉一掀:“这么说来,原来是一只低贱的蜘蛛精,布下这“绝命盘丝”杀阵的人,就是你了?很好,那就从你开始,先杀你!”

    话音未落。

    四道蕴含着初夏秋冬气息的剑气,咻咻咻咻划破虚空,在地面上犁开深不见底的裂缝,朝着“盘丝蛛皇”绞杀而去!

    “哈哈哈,来的正好,别人怕你,我可不怕,“盛京阁”一战,要是本皇在场,岂能容你这个乳臭未干的竖子成名?”

    “盘丝蛛皇”哈哈大笑。

    话音未落。

    六只眼睛骤然爆射出一道道妖冶的绿芒,具有奇怪的力量,叮叮叮叮激荡在剑之天道之上,犹如金属撞击一般,最终将四道剑之天道,全部阻挡了下来!

    “是吗?那你就试试看!”

    话音未落,周良的身影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剑光犹如银河倒挂,匹练寒光一闪即逝。

    “盘丝蛛皇”双手在空中一拉,周良只觉得手腕一窒,反震之力传来,桃木剑仿佛是装上了无形的墙一般,骤然顿在空中,再难寸进。

    仔细看时。

    却是无数根极为细密的银色丝线,扯在“盘丝蛛皇”的双手之间,凌空架住了桃木剑。

    “哈哈哈,小家伙,你太天真了,我这“绝命盘丝”,乃是我族洪荒时代一位尊贵无比的帝魔本命蛛丝,连仙人的身体,都可以割裂,区区凡兵,泥垢斑斑,木剑一般,岂能伤我?”

    “盘丝蛛皇”哈哈大笑。

    说话之间,他双手一绕,以无形蛛丝将桃木剑缠住,猛地一拉,大喝道:“给我断吧!”

    他要以蛛丝切断兵刃。

    “看看是谁断!”周良并不后退,催动道家真气,手腕发力,斩了下去。

    轰!

    魔气翻滚,道家真气爆溢。

    两人硬拼了一记,身形同时宗魔。

    “盘丝蛛皇”朝后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稳,而周良脚下的地面轰隆塌陷,碎石没到了脚脖子,两相对比之下,却是“盘丝蛛皇”略逊一筹。

    “没断?怎么可能?你手中难道是仙人法器?”

    “盘丝蛛皇”不可思议地盯着周良手中的桃木剑,一脸骇然。

    他的“绝命盘丝”乃是极品宝器级别的法器,连仙人之躯都可以割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