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5章 沙溢之死
    大殿里顿时一片骂声。

    清风道人虽然曾经是大燕修真国第一高手,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找死。

    “大言不惭。”丘处机拍案而起。

    这位一直沉默的掌门人冷笑道:“你五庄观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大燕修真国,我心云宗才是第一门派!”

    “灵石矿,乃是上天赐予我门派的神藏,你五庄观想要,就拿鲜血和白骨来换,看看我门派大好儿男手中剑,还能不能砍动盗匪的骨头!”

    掌门人这话,有一种奇异的魅力,说的在场所有人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但迎来的却是清风道人的不屑冷笑。

    “哈哈哈,一群领死之辈,还在这里逞能,实话告诉你们,老夫此来,代表的不仅仅是五庄观。”清风道人哈哈大笑,“你们不仅要乖乖献出灵石矿,还要在一个月之内,彻底搬离云心山脉,只要做到这两点,看在同为人族的份上,就为你心云宗留一点儿根基,否则,等我再次来到此地,血洗心云山!”

    话音落下。

    清风道人浑身气势暴涨,神态顿时变得阴冷狠毒起来。

    瞬间的爆发,令在场许多人都感觉到呼吸一窒。

    一些心云宗的核心弟子,骇然看着这个如同狂狮一般的老人,隐隐有一种错觉,仿佛是面对着一尊不可战胜的魔神一般,有一种仰视的感觉,视线之中这老人的身影暴涨数倍,简直快要撑住大殿的穹顶。

    “就凭你?”张三峰一步一步地台阶上走下来。

    他盯着这个曾经的老对手,灰白长发飘舞,也未见他如何作势,清风道人身上爆发出来气势,瞬间就别消弭无踪无影。&lt;&gt;

    之前产生了错觉的心云宗真传核心弟子们,只觉得心神一震,再看清风道人的时候,那种仰视的感觉消失,犹如一个普通的垂暮老人一般。

    “如果再加上“通天剑派”呢?”清风道人冷冷一笑。

    张三峰瞳孔皱缩:“你说什么?”

    清风道人眸子里涌过一丝得色,冷笑道:“你以为那冲天而起的紫色龙气,惊动的只有大燕修真国门派吗?看来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紫色隆起,到底代表着什么……实话说了吧!这件事情,早就已经惊动了其他各国的超级门派,很多高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你们如果不臣服,唯一的下落,就是死。我五庄观毫不介意落井下石!”

    说完,清风道人哈哈一笑,转身缓缓地朝着门外走去。

    “好好想想吧!丘处机,张三峰,如今天下已乱,大燕修真国,已经不是以前的大燕修真国了,就算是我五庄观……唉!”

    一声叹息,这位曾经的大燕修真国第一高手,消失在远处。

    最后这声叹息,人们分明在其中听到了兔死狐悲的味道。

    其他大国的超级门派涌来,意味着五庄观也要受到极大的冲击,天下已乱,就看各大门派如何应对,是激流勇进博一番天地,还是独善其身低调而退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丘处机、魏忠贤和张三峰三人的身上。

    魏忠贤冷哼了一声,道:“不论如何,先辈基业不能丢,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云心山脉上只能有一个门派,那就是心云宗!”

    铮铮话语,响起在每个人的耳边。

    ……

    ……

    昏暗的空间。&lt;&gt;

    耳边永远都是滴答滴答的水声,仿佛是廊檐滴水,沙漏一样连绵不绝。

    脚下的路看起来粗糙狂杀,且覆盖着厚厚的青灰色苔藓一般的物质,踩上去却极滑,随着越来越深入,地势变得更加奇怪,头顶的石壁,也越来越低矮。

    这就是远古遗路的第七段。

    一个地下溶洞的世界。

    昏暗的空间,压抑的空气,越来越明显的天道压力,让任何一个进入其中的人,都会感觉到压抑,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有一种被昏暗光线吞噬的错觉,如果这样一直下去看不到阳光,很多人甚至会发疯!

    从头顶石壁上垂落的钟乳石,隐隐闪烁着奇异的光彩,美丽而又致命。

    沙莎已经换在了周良的背上,因为沙溢的实力,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已经很难保护自己的妹妹,周良浑身绽放着金色的光辉,将小丫头笼罩其中,隔绝了外界的压力。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空间。

    犹如一个地下迷宫一般,千千万万的甬道四通八达,像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蚂蚁洞一般,很容易迷路,且这里的空间灵气极为紊乱,很多地方的虚空,都闪烁着紫黑色的光芒,说明那是空间断层,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

    这里的天道压力更大。

    即便是先天道灵级别的高手,在这里也会被压制的如同普通人一样,缓慢地步行,很容易感到疲倦,无法快速行走,更别说飞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危险味道。

    直觉告诉周良,这里很可怕。&lt;&gt;

    地下岩石溶洞甬道四通八达,兜兜转转,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这边……对,继续,向右转!”趴在周良背上的沙莎小声地提醒着方向。

    这个丫头有一种天生的辨别方向的能力,甚至比周良《圣》第六层“天地一体”境界的直觉更加变态,在她的指引之下,三人倒也没有出现走半天又回到原地的尴尬局面。

    而周良一直都在感应这第七段古路的天道灵根。

    地下溶洞,四壁都是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万年的古老岩石,似乎是土灵根,不过滴滴答答的水声和时不时出现的河流,却似乎又带着丝丝水灵根,而那一个个直径一米到两米不等的时隐时现的空间断层漩涡,却似乎又在昭示着这里有一大部分空间灵气……

    和之前的六段古路相比,这里的力量灵气灵根并不清晰。

    “这样的环境……”周良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欣喜的神色,这样的环境,不正是仙药“大补何首乌”的生长地吗?

    一念及此,周良也不着急赶路了,灵识释放出去,将方圆千米之内一切都观察在内。

    一个时辰之后。

    “等等!”

    周良终于有所发现。

    他向南走了十六部,缓缓地蹲下来。

    在一株石笋下方的水洼之中,缓缓地拔出一颗长的像是黄色蘑菇一样的东西,橙黄色的头冠,下面的茎为雪白色,看起来犹如一把微型小伞,但是却释放着浓郁的香气。

    这东西似乎是有灵性一般,犹如一个小人儿,在周良的手里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逃脱。

    “大补何首乌”!

    沙莎和沙溢两人眼睛瞬间一亮。

    尤其是后者,浑身直接颤抖了起来,巨大的喜悦淹没了他,这位沉默寡言的剑客颤声道:“这……就是……一定是它,周大侠,对不对?”

    兄妹两人甚至于整个大夏修真国沙家都曾疯狂地寻找过“大补何首乌”,对于这种仙草宝药的外形色泽,最是了解。

    对于沙溢来说,这株植物的样貌,简直就像是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灵魂之中一样,只是苦苦寻觅的救命希望,在这一刻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让他有些难以置信,所以才想要从周良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周良点点头。

    “不过这枚“大补何首乌”,看样子只有百年年份,体积太小,色泽还未成为完全的金黄色,灵性不足,药效要差一些。”周良将这株宝药收在储物戒指之中,笑道:“我观这里的环境,天生适合“大补何首乌”生长,这种宝药乃是群生习性,只要出现一株,方圆千米之内,必然还有其他同类,我们不妨仔细找一找。”

    “是是是,好好找找……找找……”沙溢简直快要热泪盈眶了。

    多少年了,在近乎于绝望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这一味仙药,妹妹的绝症,终于有救了,终于有救了啊!父亲母亲,你们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我做到了对你们的承诺,我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家族继承人,但应该算得上是一位合格的兄长了吧?

    沙溢简直有一种狂笑的冲动。

    在周良的指导之下,沙溢也开始在周围的甬道水洼之中,仔细地寻找了起来。

    须臾时间,倒是周良又找到了两三株“大补何首乌”。

    不过这几株宝药的年份,依旧不算是久远,品相最好的一颗,大概也只有两百年份而已,顶端有橙黄变为金黄,还未完全成长起来,周良有心继续栽种这种仙药,所以都留在了储物戒指之中,以活性保存手段,保护了起来。

    沙溢急的满头大汗。

    沙莎趴在周良的背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经过这几日周良的照顾,小丫头脸颊终于丰腴了一些,皮肤上有了血色,原本枯黄如同杂草的头发,也变得细密光泽,整个人精神了许多,笑道:“师兄,别着急,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嘻嘻,一定可以找到的,有周师兄在这里……”

    看到妹妹身体的好转和脸上罕见的笑容,沙溢心里暖洋洋的。

    前所未有的幸福,让这个沉默寡言的剑客兴奋的想哭。

    他正要说什么,突然瞳孔皱缩,目光死死地定格在了身前二十多米处。

    “那是……”

    前所未有的狂喜瞬间将他淹没。

    因为在二十米远的一株巨型乳白色石笋之下的水洼里,一株足有成年人腰身高、通体金黄、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药香的“大补何首乌”,正在哗啦啦轻轻地舒展着茎秆,微弱却璀璨的光焰,将整个甬道都照耀的氤氲神秘瑰丽!

    这至少是一颗千年份的“大补何首乌”。

    沙溢双眼放光,有了这株仙药,妹妹的病不但可以治愈,说不定还可以让她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正常,甚至改善她的经脉体质,将来也有修炼功法修真,成为修真者的可能。

    “周大侠,哈哈,我找到了一颗大的……”

    沙溢大呼一声,转身快步朝着那“大补何首乌”跑去。

    他的脸上,涌动着最兴奋的笑容。

    周良微笑着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突然心中那种不安急骤加剧,一个念头在脑海之中闪过,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大吃一惊,连忙大声道:“小心,先不要靠过去……”

    话音未落。

    沙溢已经来到了这株“大补何首乌”跟前,一矮身将这株王级何首乌摘了下来。

    “啊?周大侠您说什么……妹妹,你快看……”沙溢将这株王级何首乌摘在手里,转身高举着向周良和沙莎展示,脸上全是喜悦的笑容。

    就在这时——

    嗤嗤嗤嗤!

    一连串细微的声响,在甬道之中无声地响起。

    一道道宛如蛛丝一般的银线一阵极闪,从四面八方收割而过。

    沙溢的身躯,顿时僵硬在了原地,像是石化了一般,手中拿着的王级何首乌突然掉落。

    一同掉落的还有他的手臂!

    一个极为光滑的切口出现在了他的手腕。

    伤口的断层可以看到皮肤、血肉、血管和骨骼,这是一种令人触目惊心的断层剖面。

    笑容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噗!

    轻微的声响之中,一个个细若游丝一般的血线,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出现,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他的身躯每一个部位,手臂、肩部、腰身、双腿以及头颅。

    然后最为恐怖的一幕出现。

    血丝迸发,像是喷泉一样爆射出来,只是电光火石的瞬间,沙溢的身躯变成了数百个血肉块,就像是被锋利的菜刀乱剁过的胡萝卜一样,千奇百怪的切口,整个人成为了一堆碎肉!

    鲜血喷在那一株“大补何首乌”上面,冒着微热的白气!

    连他背后负着的利剑,也横七竖八地断成了二十几块!

    沙莎愣了愣。

    笑容凝固在了她的脸上。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睁睁地看着最疼爱自己的亲师兄,在自己的面前,整个人的身躯坍塌下去,变成了一块一块的不规则的碎肉,鲜血、白骨、内脏洒落一地,脚下的水洼变成了血泊……

    这个前一刻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少女,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