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4章 眼红
    “嘿嘿,貌似很可口的样子……”小银猴砸吧着嘴,心满意足,不过下一瞬间,它突然眼睛一瞪,浑身的白毛像是触电一样炸了起来,身体迅速抽搐了起来,直接弓起腰抽后退,嘴里哼哼着:“唉?好苦……一点儿都不好吃,猴哇哇哇……好苦,苦死我了……比黄连还苦,我再也不吃这东西了……”

    “嘿嘎嘎!”海豚泡泡幸灾乐祸地大笑。

    周良等人都笑了起来。

    这只馋猴,也该遭点儿罪了,什么东西都吃。

    几人一路前行,一路上又遇到了十几头这样的岩石巨怪,都被周良很轻松地解决,收集了十多个血色光团,也不知有什么作用,不过周良隐约觉得,这光团虽非生物,却蕴含着一种极端稀薄的天道之力,很是奇怪,它操控岩石的能力,似乎也与此有关。

    周良将这些东西留下来慢慢研究。

    任何东西,一旦和天道之力沾上,都必须予以重视。

    小银猴身体还在抽搐,那血色光团不仅仅是苦,似乎还能麻痹神经,猴爷上吐下泻,大病一场,有气无力地被泡泡架在背上。

    一路走来,幸亏有沙溢和沙莎两人——尤其是方向感极强的小丫头沙莎,周良才不至于迷路,否则像是岩石世界这样的环境,虽然看起来可以寻找到一些岩石山峰作为坐标,但实际上这些山峰大同小异,且太阳始终端正地挂在天空,也分不清楚东南西北,若是换做周良,只怕早就来回兜了不少圈子了。

    路途中,又遇到了一些战斗痕迹。

    许多人族修真者和兽人高手,遭遇到了同样的岩石怪物,不敌战死,尸体曝尸荒野,已经干枯下来。

    沙溢和沙莎两人都心有戚戚。

    如果不是跟随在周良身边,他们两个就算是能够躲过汤普森等人的围杀,在这里遇上这些实力恐怖的岩石巨怪,只怕也是凶多吉少,难逃一死。&lt;&gt;别看周良击杀岩石巨怪时候轻松至极,但是换做其他人,单单是那岩石巨怪无限复原的能力,就可以活生生地消耗磨死一些修真者兽人。

    这第六段远古遗路的距离,比之前短了一半左右。

    大约也就是五百多公里。

    三人一路步行,且还要应付层出不穷的岩石巨怪,走了大约十天的时间,才算走出了这个炙热的岩石世界。

    周良吸收了不少的土灵气精魄之力,不断地熔炼自己的肉身。

    十多天的时间下来,周良的体内,已经积蓄了大量的土灵气精魄,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中,土灵气是最适合体修增强肌肉强度和力量的一种,所以周良一直都在吸收,以“天地一体”的神通,将这种力量临时储存在了身体之中,需要不断地炼化融合,才能达到最大的效果。

    一路上,周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他传授了沙溢一部名为《天马流星剑》的地阶剑道功法。

    这部剑法是剑楼二楼之中百多部剑法之中,品级和威力都偏向于中上的一部,招式繁多,分为九九八十一式,走的是快剑路线,千变万化,练到大成的时候,每一剑刺出,先是一点寒星,接着就光华大作,九九八十一式瞬间连绵不绝,让对手疲于应付,犹如漫天繁星陨落一般,瞬息被淹没。

    沙溢在大夏修真国有着“沙一剑”之称,于剑道一途,的确很有天赋。

    在周良的指导之下,十多天下来,也勉强算是熟悉了这部变化复杂的剑道功法。

    第六段远古遗路的末端,通往第七古路的紫色漩涡之门早就已经开启。&lt;&gt;

    越是靠近古路之门,发现的死去的人族和兽人高手的尸体就越多。

    空气之中还隐约残存着战斗的痕迹,不仅仅是两族高手和岩石巨怪战斗,周良也发现了人族修真者和兽人高手彼此冲突击杀的痕迹,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族之间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冲突。

    只怕是这样下去,祭坛会盟时候暂定的合作关系,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只是不知道宋祖德武三通等人族名宿,有没有和“皎月部落”、“飞狐部落”等势力产生冲突。

    周良又发现了那种奇异死去的尸体,心脏和脑浆都被掏空,躯体精华被吸收,成为了干尸,死者脸上还保持着惊恐的神色……

    踏入紫色漩涡之门,三人进入了第七段远古遗路。

    ……

    ……

    “方圆百里之内,已经发现了不少势力出现,人族和兽人都有,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其中五庄观最是积极,已经入侵到距离山门不足二十里远了,云心山脉四方,都已经被牢牢封锁,各大势力,在周边布置下了封锁阵法,看样子他们就要动手了!”

    传功长老罗轩举将自己探查的所见所闻,一字一句详细地汇报了出来。

    掌门大殿之中,一片静悄悄。

    包括掌门人丘处机和门派第一高手张三峰等人在内的心云宗数百位高层高手,脸上都带着凝重。

    如今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显。

    后山垃圾石崖下方发生的变异,已经无法掩盖,人族和兽人的许多势力,都已经知道了紫色龙气的事情,这样明显的异状,不惊动他们是不可能的,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别的不说,单是那五千多方的紫晶矿床,就已经足够引起整个大燕修真国一片腥风血雨了。&lt;&gt;

    如今大燕修真国境内二十多股势力云集心云宗山脉,他们绝对不是来道贺吃酒的。

    只怕用不了多久,一场而战,就在所难免。

    利益的驱使之下,别说是兽人势力,就连人族门派,只怕也会加入到争夺之中,如今的局面对于心云宗来说,当真是危如累卵,一个处理不好,甚至会有灭宗绝派的危险。

    “各位说说,该如何应对吧!”丘处机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

    静悄悄一片。

    律法堂首座魏忠贤苦笑一声,开口道:“看现在这架势,只怕紫晶矿床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再去追问消息如何走漏,意义已经不大,以我心云宗一宗之力,想要抵抗二十多家实力,根本不可能,所以这紫晶矿床,我们只怕保不住了!”

    丘处机点点头:“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如此神藏,的确不是我们一个七级门派所能独霸。”

    这是个残酷的事实。

    原本这灵石矿出现在心云宗山门之中,就应该属于心云宗所有,可惜这笔财富实在是太大,大燕修真国之中,没有任何一个门派能够抗拒这样的诱惑,没有足够的实力,想要独占,只能是自取灭亡。

    “难不成我们就这样将矿床让给五庄观等门派不成?”人群之中,方舟一愤愤地道。

    是啊!要是真的将矿藏让出去,在场所有人,只怕没有任何一个心甘情愿。

    人声喧哗了起来。

    魏忠贤冷哼一声。

    “律法堂”首座的威严,让所有人都闭上嘴巴。

    他这才不急不缓地道:“为今之计,我们需从两方面着手。第一,广发信函,向同盟门派求援,峨眉派和妙声坊,以及开天宗等门派,向来与我心云宗关系和睦,请他们派驻高手,我们可将矿藏分他们一部分,这样暂时应该可以稳住局面;第二,立刻派人突出重围,将这件事情,上报“玄武帝宫”,按照帝宫以往的惯例,他们虽然会占去矿藏的绝大部分,但是会分给我们大约十分之一,而且会派高手驻守矿藏,这样一来,大燕修真国便没有门派,再敢动这笔矿藏的主意了。”

    一众人正在商议的时候,突然急促的鼓声响起。

    大殿值班弟子快步走进来,单膝跪地禀告道:“启禀掌门人及各位长长老叔,五庄观宗老清风道人显身心云山下,求见掌门人。”

    丘处机眼角闪过一丝精芒,和魏忠贤张三峰等人对视一眼,抬手道:“放他进来。”

    “是。”值班弟子领命而去。

    “清风道人是五庄观第一高手,一向强势,曾经身为五庄观观主的时候,明里暗里针对我心云宗,手中沾满了心云宗的血,虽然这些年卸任观主之后,低调了许多,不过那嚣张跋扈的性子,只怕是没有改多少……来者不善啊!”

    丘处机冷笑道。

    “只怕是为了紫晶矿石,不妨听听他怎么说。”张三峰仰头喝下一口酒。

    他与清风道人是一代人,之间的恩怨不少,交手过无数次,是绝难共生的死敌,一听清风道人露面,顿时杀机难耐。

    这么多年来,这也算是心云宗和五庄观的第一次往来了。

    只是时机不对,这清风道人胆子倒也不小,居然敢孤身犯险。

    说话之间,值班弟子返回。

    身后跟着一位须发皆白、龙行虎步的老人。

    这人看起来**十岁的样子,长髯飘洒在胸前,头发胡须和眉毛,全部都是雪白,犹如银针一般,但是却精神矍铄,体格魁梧,面色红润,犹如雄狮一般,气势迫人,脸上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目光如电,给人一种鹤发童颜的感觉。

    这就是曾经的大燕修真国第一高手,五庄观前任观主清风道人。

    绾思蚕的祖父。

    身临敌境,清风道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怯意,反客为主,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整个掌门大殿的布局和装饰,目光在一众心云宗高手的脸上扫过,最终落在了掌门人丘处机的身上。

    清风道人哈哈一笑,声音如雷,道:“想当年,老夫执掌五庄观的时候,曾立下宏愿,有朝一日,要踏入心云宗掌门大殿,饮酒舞剑,今天却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哈哈哈,不过,老夫的愿望,看起来很快就要实现了。”

    “放肆!”

    “大言不惭!”

    “五庄观如今已经被我心云宗取代,终有一日,“五庄大殿”就是我心云宗弟子练剑的地方。”“五庄大殿”,乃是五庄观的观主大殿。

    清风道人的狂态,心云宗高手纷纷怒目而视,指责出声。

    “哈哈哈,灭顶之灾就在眼前,尔等纵声狂吠叫破天又能如何?”清风道人哈哈大笑,目光轻蔑至极,根本未将在场众多心云宗高手放在眼里,大笑道:“大燕天池会盟,倒是让你们这群腐朽之辈,平白捡了个便宜,若不是那叫做周良的小家伙横空出世,你以为今日,还有你心云宗在世上吗?”

    “老贼张狂!”

    一声怒喝,脾气最为火爆的魏忠贤轰然起身,浑身道家真气光焰暴涨,犹如一轮红日一般,气机要要锁定清风道人,眼看就要出手。

    清风道人却是浑在不在意。

    白眉之下一双戾气十足的眸子里,涌动着浓浓的挑衅意味。

    “好了,老狗,你不惜以身犯险,不是来说这些屁话的吧?”一直默不作声的张三峰缓缓站起来,灰白长发无风自舞,紧紧盯着清风道人,道:“有什么话,就明着说出来吧!又是几百岁的老骨头了,何必故作跋扈之态,反而让后辈们轻看!”

    “哈哈哈,张老儿,听闻你因为大徒儿的事情,心灰意冷,早就不理心云宗大小事务了,后来为了周良,居然再度破戒,涉入俗世,真是可惜,周良这样的天纵奇才,居然落入到了你心云宗的手中,张老儿,大限将至,只怕你这把老骨头,也未必能够庇护心云宗度过这次劫难。”清风道人白眉掀动,狂态毕露。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猴哭耗子假慈悲。”张三峰冷笑道。

    清风道人点点头,一字一句地道:“好,看你得意到几时,既然话说道这个份上了,那就摆明了吧!你后山的灵石矿乖乖让出来,可放你心云宗一条生路!”

    “什么?”

    “好大的口气!”

    “以为自己是什么?”

    大殿里顿时一片骂声。

    清风道人虽然曾经是大燕修真国第一高手,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找死。

    “大言不惭。”丘处机拍案而起。

    这位一直沉默的掌门人冷笑道:“你五庄观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大燕修真国,我心云宗才是第一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