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92章 同行
    但是眼前这个叫做周良的少年,看起来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却只是轻轻摆手,汤普森等人就心甘情愿地交出身上的宝贝,反而万分感激地逃离,好像是受了什么打恩惠一样……

    这个周良,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如此恐怖?

    这世上,真的有这种男子的存在?

    生平以来第一次,沙莎对于一个陌生男子起了好奇心。

    “多谢周大侠解围。”沙溢也莫不清楚为什么周良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毕竟算是解了自己的围,赶紧第一时间道谢,不过心中也有淡淡的警惕。

    “无妨,举手之劳而已,她有伤?”周良的目光,依旧落在沙莎的身上。

    墨蛟戒的后人,终于出现了。

    当初自己在老熊山地下冰层裂缝之中,遇到过不少死去的人族高手,其中就包括一位佩戴者墨蛟戒的逝者,自己破解开了墨蛟戒,得到了其中的大量灵石和岁月刀以及《岁月刀法》,得到了这位逝者的恩惠,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墨蛟戒的后人,不过看起来,他们的处境可不怎么好。

    周良没有出手击杀汤普森等人,是要留着这些人,让墨蛟戒的后人亲自出复仇。

    小银猴的一番大劫,算是略施薄惩吧!

    “我从小就患了怪病,活不了多长时间啦……”沙莎明亮的大眼睛之中,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从未见过面的青衣少年,她突然没有了丝毫的防备之心,变得话多了起来。

    “哦!”周良点点头:“我略懂丹药岐黄之书,如果放心的话,给我瞧瞧吧!”

    沙溢愣了愣,略微犹豫,便背着妹妹走了过来。&lt;&gt;

    虽然还不明白周良的来意,但他绝对不愿意放过任何治疗妹妹的机会,周良如此年轻便可击杀宗魔,实力高深,神通莫测,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呢!再说“阴阳杀神”的名声极好,他也不怎么担心周良会害自己和妹妹。

    周良伸出手,轻轻地搭在了少女那如同一根干瘦枯木一样的手腕上。

    一缕炎阳真气柔和地顺着少女的手臂涌入身体。

    沙莎只觉得之前出现过的暖流,再度涌入身体,所过之处,那犹如蚂蚁啃噬一般剧痛,开始犹如潮水一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这对于沙莎来说,已经是无与伦比的享受了,简直就像是瞬间到了天堂一般。

    片刻之后,周良松开了手。

    沙溢极为紧张地道:“周大侠,我妹妹他……”

    “经脉凝实,血气淤塞,体质阴寒,这是“玄阴寒体”症状啊!一般来说,得这种绝症的人,不会活过十二岁,你妹妹应该是得到某种续命宝物,才能活到今天吧?”周良若有所思。

    “正是。”沙溢大喜,周良一口说出症状,和之前无数名医的诊断一模一样,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忐忑地道:“还有治愈的希望吗?”

    周良点点头:“有。”

    “真的?”兄妹两人都惊喜出声,简直如同听到天籁。

    周良点点头,缓缓地道:““玄阴寒体”之症虽然号称绝症,但也并非是无药可医,只需一味“大补何首乌”为主药,再配合其他十三味仙草,炼制一枚“炎阳造化丹”,服用之后,就可以痊愈。”

    沙溢闻言,眼光里的希望,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沙莎轻声低抚慰师兄,喘了几口气,呼吸稍微平稳了一些,这才笑着道:“周师兄您说的这个办法,其实我也知道,不过那“大补何首乌”,实在是太过罕见珍贵,从我患病开始,家族就一直寻找此药,十多年不可得,且其他十三味仙草,也都是珍稀之物,而且炼制“炎阳造化丹”,需要六阶炼丹师出手……对于我们来说,这都是根本不可能的。&lt;&gt;”

    周良见这个小姑娘似有放弃之意,劝慰道:“无妨,除了“大补何首乌”之外,其他十三味仙药,我手中都有,此去远古遗迹,找到“大补何首乌”应该不难,只要凑齐这些原料,我可以帮你炼制一枚“炎阳造化丹”。”

    “什么?”沙溢首先惊呼出声,喜出望外地道:“周大侠您……也会炼丹?”

    周良微微一笑,道:“略懂而已。”

    沙溢这个冷漠的汉子,这个时候也兴奋的直搓手。

    “阴阳杀神”周良是何等人物,一言九鼎,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他开口,那就说明他真的有十足的把握炼制“炎阳造化丹”。

    这可真的是绝境逢生。

    他不惜变卖掉沙家所有的祖业,获得一个额外名额,一路背着妹妹来到“万灵战场”,又冒死进入远古遗路,就是为了寻找“大补何首乌”,救妹妹一命。

    这原本就已经是概率很小的希望了。

    如果真的找到“大补何首乌”之后,又到那里去找一位六阶炼丹师,要知道炼丹师可是极为稀少的存在,尤其是六阶炼丹师,更是罕见,就算是道宗级别的高手,都得客客气气的对待,一个个都高傲的不得了,有哪个六阶炼丹师会白白出手帮助自己?

    这都是沙溢不敢想象的难题。

    他只希望走一步看一步,日夜祈祷上天不要绝人之路。&lt;&gt;

    想不到现在,真的在绝望之中看到了希望。

    “太好了,多谢周大侠,如果您能治好舍糟糕病,我……”沙溢结巴了半天,最后单膝跪向地面,铮铮发誓道:“我沙溢这条命,从此就是周大侠您的,愿此生为仆,为周大侠您牵马缀蹬,效鞍前马后之劳。”

    周良手掌虚托,一股伟力涌出,制止了沙溢下跪之势。

    “我并非是无缘无故帮你们。”周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那枚墨蛟戒,递过去。

    “这枚戒指,是我去年历练之时,于一处绝境之中得到,其中有不少几极品灵石,又有刀诀一部,名为《岁月刀法》,还有一柄长刀,名为“岁月刀”,我以为是无主之物,所以破开戒指,得到了其中的遗泽,也修炼了刀法,今日看到莎莎手中相同的戒指,才知你们乃是这戒指所有者的后人,我受此戒主人的恩泽,自然要庇佑你们兄妹!”

    原来如此。

    沙溢兄妹恍然大悟。

    看到周良取出墨蛟戒,两人心中的最后一团疑虑打消。

    怪不得周良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会主动出手帮助自己兄妹两人,又愿意主动炼制“大补何首乌”,原来背后还有这样一段故事,一切都能说的通了,一切都是因为这枚戒指。

    “周师兄您……见到了我爷爷?”沙莎惊喜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像是师兄那样,称呼周良为周大侠,周师兄这个称呼,在她看来才觉得更为贴切。

    周良点点头,又道:“很可惜,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逝去多时了。”

    “爷爷失踪了数百年,家里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也存着最后一丝希望,没想到他真的去了……”兄妹两人叹息一声。

    沙溢心中也对周良更加敬佩。

    看来人们口口相传的事迹真的不假,“阴阳杀神”的确是一个恩怨分明的奇男子,若是换做别人,这样的事情只怕绝对不会说出来,更不会归还墨蛟戒,毕竟戒指中有巨大的宝藏财富,只要他自己不说,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墨蛟戒落入了他的手中。

    这可真是上天怜念,让墨蛟戒落入了如此光明磊落的美少年手中。

    只怕是已经逝去的爷爷,在天之灵保佑,所以才有这机缘巧合,这枚戒指以这样一种方式,救了沙家最后的一对子女。

    想了想,沙溢并没有手下墨蛟戒。

    他摇头道:“既然周大侠得到此物,说明这是上天之意,此戒就该归周大侠您所有,当年爷爷他以刀法名闻大夏修真国,号称“大夏第一刀”,可惜我却已经弃刀学剑,戒指之中的刀法刀诀,落到我的手中,反而是明珠暗投被埋没了,只有“阴阳杀神”这等人杰,才能将它发扬光大,至于那些极品灵石……”

    说道这里,沙溢苦笑道:“大夏修真国沙家已经衰落分崩离析,繁华落尽不可追,我兄妹两人,如今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如果身上带着这样一笔财富,反倒会招人觊觎,这戒指里面的东西,就当做是今日周大侠救命之恩的酬劳。”

    周良想了想,收回墨蛟戒,道:“也好,这枚戒指我暂且收着,回头我会传授你一部地阶剑**法,就当是与《岁月刀法》互换了,日后你沙家如果崛起,可派人来找我,一千枚极品灵石,我到时会全部奉还!”

    沙溢也不伪作,点头接受,道:“多谢周大侠。”

    他在心中一再感叹。

    这位有着“沙一剑”美誉的大夏修真国剑客,这时候却是彻彻底底的服了,盛名之下无虚士,见面更胜闻名,“阴阳杀神”周良果然是人中之龙,一代豪杰,光是这一种恩怨分明、光明磊落的仪态风度,只怕是许多自命为天才的世家弟子们,一辈子都难以企及。

    “对了,你手中当真有一块古路地图吗?”周良想起了之前汤普森等人的话。

    “的确是有一块古迹石碑。”沙溢这个时候,对于周良已经完全信任,再无保留,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一块青色石碑。

    “果然是一角地图。”周良一眼就看出来,这石碑的确是远古遗路的一角地图,这样一来,十一块地图终于彻底集齐,也就是说,只要众人的力量足够,就真的可以一路走穿远古遗路,找到远古遗迹。

    “这石碑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周良随口多问了一句。

    沙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道:“是从“万灵战场”之外一次历练之中,偶然得到,当时只是觉得这石碑材质不凡,上面的线条极为神秘,难以揣摩,一时好奇保存下来,进入战场之后,听人描述石碑地图的模样,这才有些怀疑它也是一角地图,却一直不敢确定。”

    居然是从“万灵战场”外面得到的?

    周良有些意外。

    十一块石碑地图各有来历。

    这么说来,其他各大势力手中的地图,也有可能并非一定就是从“万灵战场”之中找到,这么多年以来,各大势力知道远古遗迹的存在,想必他们为了寻找到所有的地图,也费劲了心思,一直到这次“万灵战场”开启,才基本集齐了地图,付诸行动。

    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大势。

    大势所趋,命运之轮的转动,使得十一块石碑地图在数十万年之后终于凑齐。

    一切自有天意。

    “手握一角地图,你有了进入远古遗迹的资格,不如和我一起吧!等进入远古遗迹,我会帮你找到“大补何首乌”。”周良提出建议。

    “求之不得。”沙溢大喜。

    能够和周良这样强大的修真者结伴同行,至少一路上安全无虞,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一定可以安全走完古路。

    “那就这么定了。”周良点点头,又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瓶绿色丹药,递给小丫头沙莎,道:“这瓶“阳阳不息丹”是我亲手炼制,可以镇痛生机,虽不能治好你的“玄阴寒体”之症,但却可以缓解你体内生机流逝,每日一粒,亦可以祛除疼痛。”

    “多谢周师兄。”沙莎惊喜地接过来。

    在她心中,周良已经升格为无所不能的存在。

    她对周良的话,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远处。

    “他师娘的,我怎么感觉,周良这小子,是在为他自己忽悠免费向导呢?他自己是个不认路,想要和人家在一起,避免迷路,还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小银猴将打劫来的东西手装进紧贴在小肚子上面的一个空间袋里面,一边腹诽,一边看向泡泡,问道:“小泥鳅,你怎么看?”

    “嘿嘎嘎!”海豚毫不犹豫地一竖鱼鳍,对着灵猴竖起了中指。

    一行人稍作休息,很快就上路。

    那小丫头沙莎虽然病弱,但是却冰雪聪明,很快就以日影观冕的办法,借助一丝光线,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一路西行,终于来到了这段古路的末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