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79章 争锋
    之前说话的那位宗魔安静地道。

    说完,他从储物空间之中取出一块黑色石碑,直接赢妖力托举到祭坛的中心,注入魔气之后,石碑上一道道绿色光线投射出来,印在虚空,形成了一片模糊的路线图。

    “为了表示诚意,我先向大家展示我“皎月部落”掌握的地图。”

    这兽人宗魔继续说道。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空中那绿色路线路上。

    最中间是一道龙蛇一般蜿蜒的绿色路线,两侧是一些山川河岳地形图,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三位立体图一样,如果按照大小比例来看的话,这一段路线所代表的实际距离,应该有一千多公里的长度……

    “这里……咦?我好像见过那座山峰!”

    “马脸真人”身后的一名同伴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这样一来,就可以确定这一段路线的大体方向和位置了。

    不过由于仅仅只是其中的一段,所有人们无法确定通往远古遗迹的路线开端在哪里,之前传出的消息很确定,只有按照特定的路线,走完特定的路程,才能真正找到远古遗迹,否则,就算是知道其中一段路程,也不可能寻找到最终目的地。

    这也是这尊宗魔敢第一个放出自己手中一角地图的原因之一。

    “各位,我已经放出了自己的地图,你们也该有所表示了吧?”这尊宗魔浑身妖炎闪烁,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掠过。

    “好,我们人族,也不能被兽人看扁了!”

    宋祖德大笑一声,掌心一翻,一块石碑飞射出来,悬浮在虚空,注入道家真气之后,上面立刻也有一段绿色路线路显露投射出来,和之前“皎月部落”宗魔展示的路线极为相似,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lt;&gt;

    不过这两段路线明显彼此并不衔接,在虚空之中占据了各自一域。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其他极大人族和兽人的势力至高手,也都亮出了各自手中的石碑,在虚空之中投射下路线图,有一些路线之间终于彼此衔接,整个神秘古路也逐渐变得完整了起来。

    到了最后,只缺三角地图。

    “还缺古路的起始一段路线,快快拿出来吧!若是有人浑水摸鱼,没有地图耍诈……嘿嘿,今天也就别想活着离开了!”“皎月部落”宗魔冷笑着道。

    其他出示了地图的各大势力,也是杀气腾腾疼。

    一些人的目光,落在了剩下还未展示石碑地图的几方势力的掌握着身上,其中之一为一大兽人势力,来自于“啸天部落”,为首一位半步宗魔境界的兽族高手,实力应该在所有兽人高手之中最低,自号啸天宗魔,气焰嚣张,之前就是他一直针对周良冷嘲热讽。

    另一个还没有出示石碑地图的,便是“女真三皇”和周良等人。

    “别想活着离开?真是好大的口气,嘿嘿,我“啸天宗魔”想要离开,谁能阻挡?”“啸天宗魔”哈哈大笑,说着,转身就要带着己方势力离开。

    “放肆!“啸天宗魔”,这么说来,你手中根本就没有地图,一直都是在戏弄咱们大伙了?”胖子宋祖德的脸色,瞬间一边,眉宇之间杀机迸射。

    “嘿嘿,就算是没有地图又如何?就凭我“啸天部落”四个字,就有资格出现在今日会盟祭坛之上……”“啸天宗魔”态度嚣张,反而转身站了下来,仰天狂笑道:“哈哈,如今这几段地图本皇都已经看了,快让那人族小子周良拿出地图!”

    宋祖德冷冷一笑,扭头看向“皎月部落”宗魔和其他六位各大势力的宗魔,道:“各位,你们怎么说?”

    “皎月部落”宗魔面无表情:“滥竽充数者,杀!”

    其他几位宗魔也都冷笑不做声。&lt;&gt;

    今日会盟乃是各方商议的结果,这“啸天宗魔”真的是胆大妄为,居然敢滥竽充数进来观看地图,完全没有将之前各大势力的约定放在眼里,即便是同为兽人,他们也无比震怒。

    “既然如此,那我就宰了这条不知死活的癞皮狗!”

    宋祖德点点头。

    一股强悍无匹的气息,骤然从他那肥胖的身躯之中爆发出来,气机锁定了“啸天宗魔”,后者只觉得浑身一僵,体内魔气被瞬间压制下去,运转不畅,原本近似于人形的身躯,皮肤之中一根根花白的纹路缓慢地生长出来,这是实力被压制之后开始退化的征兆。

    这还是周良第一次见到宋祖德全力出手。

    这个看似人畜无害、一对招风耳胖乎乎很有喜感的胖子,果然很神秘,平日里的流露出来的气息,也就是道王巅峰而已,但是他的体内,似乎有一股极为神秘的力量,一旦催动爆发,便会数百倍地增长,此时的气势,只怕已经是道宗境六层境界了。

    “你敢对我出手?你可知我“啸天部落”的厉害?”“啸天宗魔”厉声大吼道。

    “啸天部落”之主“啸天老祖”是一只啸天犬得道,传说拥有吞日嗜月的威能,在整个北域,也是极为有名的兽人至尊之一,非常护短,一干后辈都被他宠坏了,这个“啸天宗魔”是所有后辈之中血脉最纯的一个,也是最受“啸天老祖”宠爱的一个,一身宗魔境界的实力,也是依靠各种秘法提升上来,平日里极为骄纵,嚣张惯了,以为无人敢动自己。

    “不知死活的东西!”

    宋祖德冷笑一声,抬手一个硕大的武印在身前出现,就要出招……

    “且慢!”“皎月部落”宗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出声,道:“人族一方,也有人还未出示石碑地图,我看还是等弄清楚了他手中有没有地图,然后一起处理吧!这才才无偏私!”

    “皎月部落”宗魔的目光,越过“女真三皇”大师兄,落在了周良的身上。&lt;&gt;

    谁都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错,让“阴阳双绝”先出石碑地图。”

    “谁没有地图,谁就死!”

    其他几位兽人势力的宗魔也都阴测测地冷笑。

    “你们怀疑我周兄弟手中没有地图?”宋祖德哈哈大笑道:“我周兄是是何等人物?岂会滥竽充数?这条癞皮狗这种下贱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兄弟相比?”

    今日的周良,表现的无比强势。

    因为在总共十多个有资格站在这祭坛之上的势力之中,只有四个是人族势力,数量上相对处于劣势,所以他必须表现的强势,撑起整个人族的气势。

    “光说没用,先拿出地图来,否则你就不能杀“啸天宗魔”。”“皎月部落”宗魔斩钉截铁地道,虽然“啸天宗魔”违背了会盟的规矩自找死路,但是身为兽人一员,不想让他死在人族之手。

    “不错!”

    “正是如此。”

    其他几个兽人宗魔也都出声。

    宋祖德哈哈大笑,笑声还未落下,却见他身前的璀璨武印,骤然爆发,四五道流光从武印之上爆射出来,一闪而过,快到了极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略过了“啸天宗魔”的身体,后者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砰地一声爆成了一团血雾彻底陨落,连神魂都没有来得及逃出……

    “你?”“皎月部落”宗魔大怒:“宋祖德,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祖德哈哈大笑,道:“规矩就是滥竽充数者死,没有前提,既然这条小狗冒充,那我出手格杀,乃是天经地义,先杀了他,再说我周兄弟的事情,若是他没有地图,我自当亲手格杀之。”

    一众宗魔面带怒色,气氛骤然变得极为紧张。

    “皎月部落”宗魔浑身升腾起骇人的妖光,如同熊熊燃烧的昊日一般,周围所有人都觉得呼吸一窒,气息难平,显然这宗魔将心中一腔怒气,都发泄到了周良的身上,杀机十足地道:“快快展示地图,否则死!”

    “女真三皇”大师兄在这宗魔的气息压迫之下,几乎快要站不稳,面色苍白。

    周良微微一笑,抬手射出一道银光。

    空中寒气大盛,一面石碑出现,上面纹络俨然,投射出一段三维立体画面,正是古路的地图之中的一段,地形栩栩如生,给人身临其境的感觉,自动地和之前另一块石碑投射出来的路段相衔接。

    “皎月部落”宗魔冷哼一声,只能悻悻作罢。

    既然周良手中真的有一角地图,那就没有借口动手了。

    “啸天宗魔”之死,只能怪他自作自受自寻死路,要不是平日里太过于骄纵,被“啸天老祖”宠坏了,也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不过那宋祖德杀了“啸天宗魔”,只怕消息传出去,太玄宗和啸天部落早晚会有一战。

    “快看,这是“紫霄九城”巨城的位置……这段地图,是古路的起始位置啊……”一位宗魔发现了什么,出声惊呼,周良手中石碑展示的这段路线,正是通往远古遗迹的古路的最起始一段。

    其他人也都纷纷大喜。

    “啸天宗魔”冒充,意味除了算上已死的“狂魔宗”魔礼青之外,十一块石碑地图之中,有两块还没有出现,如果这一块缺失的地图是古路的第一段的话,那就等于众人永远也无法踏上古路,还好周良的地图是起始之路,这样就好多了。

    还缺最后两块地图。

    “魔礼青已死,他的地图,落入到了谁的手中?”有人发问。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良的身上。

    毕竟当日是周良击杀魔礼青,他才是最大的嫌疑人,那块石碑地图,最有可能落入了周良的手中。

    但是——

    “我不知道。”周良很干脆地否定:“那日之战,诸位都曾亲眼看到,我根本没有机会从他尸体上取到地图。”

    众人回想,似乎真的是这样。

    这样一来,魔礼青手中的一块地图,到底是落在了谁的手中?实际上当然,也有一些人想到了这个问题,魔礼青的尸体前后被各方势力搜查过,都没有得到石碑,难道“狂魔宗”也在滥竽充数?

    “我这里有一角地图……”

    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突然从祭坛之下传了上来。

    祭坛之上的众人都为之一惊。

    这祭坛周围都有人族和兽人的秘法道纹封闭,且有各族的高手守护,氤氲如雾一般的光焰笼罩祭坛,强横的力量隔绝了一切,下面虽然围聚了数千名的两族高手,但是紧紧依靠目力和听力,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这个女声从下面传上来,说明说话之人,自始至终都能听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这可有点儿骇人了。

    到底是什么人,实力居然如此恐怖?

    在座的几乎可以说是进入“万灵战场”的众多人族和兽人高手之中实力最强的了,但不论是“皎月部落”宗魔还是宋祖德等人,自问做不到这一点。

    “恩?原来如此……”

    “皎月部落”宗魔突然发现了什么,伸手一指,一道火光爆发,祭坛上空突然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周良抬头看去,却是一根火红色的凤羽,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众人的头顶,居然没有被发现,轻飘飘地飞舞着,被“皎月部落”宗魔一指点燃,缓缓地燃烧了起来。

    “这就是诸位的待客之道吗?”

    清丽悦耳的声音,从这一根火红色的凤羽之中传出来。

    周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第一次开口道:“既然这位神秘人手中握有一角地图,就有资格出现在这里,不妨请他上来,现在真气没有什么意思,一切以大事为重,已经三个月时间过去,我们留在“万灵战场”的时间可不多了。”

    宋祖德点点头,向外面传语。

    “皎月部落”宗魔冷哼了一声,最终也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围绕着祭坛的混沌氤氲之光逐渐裂开一道缝隙,就听一阵脚步声传来。

    很快一个浑身笼罩在赤色火焰之中的身影,一步步从祭坛下走上来。

    那赤色火焰隔绝了一切窥视,让人无法看清楚其中的身影真面目,也无法分清楚她到底是兽人还是人族,因为火焰的气息极为诡异,隐隐蕴含魔气,却又比单纯的魔气更加精纯,有一丝丝的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