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76章 参悟
    尤其是那些“爱新觉罗族”之外追随“女真三皇”,在刚才的袭击之中死战不退的修真者们,他们知道,自己这一把真的是赌对了,开垦了“临仙摘星阁”的周良果然不是徒有虚名,连斩三位道宗级别的高手,这下子等于是彻底稳定住了局面。

    从今往后,相信在“万灵战场”之中,再也没有人敢挑衅“爱新觉罗族”这一势力。

    再加上一角地图,自己等人算是终于在各个顶尖级别的势力之中站稳脚跟了!

    从“盛京阁”之中冲出来,“女真三皇”激动地浑身发抖。

    他们之前的行事也有些冒险,差一点儿招致杀神大祸,好在周良的逆天级别的表现,扭转了这一切,现在回想自己等人遇见周良的过程,还真的有一点儿不打不相识的缘分在里面,“乌拉尔城”下发生的事情早就抛在了一边,“女真三皇”觉得周良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们的保护神。

    “周大人,我们……”“女真三皇”激动的都快不会说话了。

    要不是当初签订了那个《玄武盟约》,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是,周良有地图,有实力,找谁合作都可以,自己等人就算是被踹掉也没办法……简直是太赚了!

    “哼,你们几个,倒是走了****运!”胖子宋祖德冷眼瞪了这三人一眼。

    刚才激战之中,“女真三皇”固然因为实力太低,没有办法插足道宗之战,但是他们一直死守在“盛京阁”之中没有出来帮忙,这让宋祖德看三个人极为不顺眼,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周良的盟友,只怕宋祖德早就破口大骂了。

    面对宋祖德的诘难,“女真三皇”面露赧然之色。

    宋祖德的身份要比他们高了许多,就算是被指着鼻子骂一顿,他们三个也不敢有什么反应,谁不知道这个胖子是出了名不按规矩出牌喜怒无常的角色啊?

    “我和小周良还有要事相商,你们三个被在这里假惺惺地作态,立刻去负责善后,按照之前周兄弟所说那样,赶快组成势力,寻找远古遗迹一事,只怕三两日之后就要开始了!”

    宋祖德吩咐了几句,和周良两人勾肩搭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lt;&gt;

    远处,黄庭玄找上了张猛飞。

    “张兄弟,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哈哈,不如一起去喝几杯怎么样?”黄庭玄脸上带着微笑。

    周良一战成名,张猛飞也没有差太多,他之前为了营救周良发狂,刀斩十大皇魔,几乎将“狂兽部落”的中层高手打崩,也算是进入了如今“紫霄九城”一流高手的行列,没有人敢再小觑这个体修者。

    黄庭玄曾经败在张猛飞的手中,引以为恨,不过此时,他倒突然生出了一种好好了解一下周良和张猛飞的冲动,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和机缘,创造了出了这样两个怪物,一个剑斩三道宗,一个刀劈十皇魔,都是越级挑战,变态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周师兄他……”张猛飞皱了皱眉。

    他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担忧。

    因为在刚才的一瞬间,他以《蚩尤霸天功》的秘术,发现周良的气息似乎是在急骤地衰弱着,仿佛是受了重伤一般,所以几乎可以肯定,周良的真正情况,绝对不像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连斩三个道宗境界的高手,就算是同级别的高手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何况周良的道家真气修为还低了两个境界。

    黄庭玄挤了挤眼睛,笑道:“咦?你也发现了?不过放心吧!我大师兄在,不会出什么问题。”

    张猛飞低下头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道:“不了,我还是先回去看看周师兄!”

    黄庭玄无奈地摇摇头:“好吧!随你便!”

    ……

    “噗……”

    临仙摘星阁门口的帐篷里面。&lt;&gt;

    周良缓缓地坐下来,终于面色一白,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怎么样?”宋祖德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一抹担忧,忍不住责备道:“你小子也真是的,只需要拖住魔礼青等人,等我赶来,我们兄弟并肩战斗,害怕弄不死那几个杀才?偏偏要逞能,一个人解决问题,现在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死要面子活受罪!”

    周良微微一笑:“想要得到,就必须亲手去取,如果借助他人之力,终究会被看轻。”

    宋祖德呆了呆,轻轻摇摇头,也就不再说什么。

    的确,周良如果今天只是拖住魔礼青等人,借助“太玄十二星”的力量击败对手,那也只能算是露了个脸,或许也会让别人记住他,但是想要如现在这样,让整个“紫霄九城”之内无人在再敢小看他,即便是至高手们也纷纷为止侧目,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想要得到,就必须亲手去取!

    看来这个出身边荒的少年,对于这个冰冷世界的天道,看的很透彻啊!

    “那就好好养伤吧!估计再有一两日,手握地图的至高手们,也都要聚集谋划探索远古遗迹的事情了,你会受到邀请,在那之前,你必须恢复到正常的战力,否则此一行,福祸难料!”

    宋祖德留下一些太玄宗的疗伤圣药,转身离开。

    周良静静地坐在帐篷之中,运转功法,调息体内暴乱的道家真气,整整一盏茶的时间,才算是稍稍稳住了伤势,起身离开帐篷,回到了“临仙摘星阁”之中。&lt;&gt;

    宋胖子的确够朋友。

    周良也曾说过,如果宋胖子对于“临仙摘星阁”之中的东西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进去看看,不过这胖子当真是个妙人儿,似是没有一点儿的好奇之心,言道自己并不修炼刀法和剑法,且有着自己的修真之道,婉言拒绝了。

    缓缓地走进“临仙摘星阁”大门,周良忍不住身形又晃动了一下,只觉得体内有无数细密钢针在飞窜一般,有一种钢刀刮骨一般的剧痛。

    “周良哥哥……”李蓉儿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扶住了周良。

    “没事,放心吧!丫头。”周良微笑着,动作极为温柔地将小仙子披在肩头的黑色长发,轻轻地拢到脑后。

    李蓉儿没有多说话,只是轻轻地扶着周良,缓缓地扶他上楼。

    看着两人的背影,赵伦、林鼠等人脸上也带着忧色,周良脸色苍白气息紊乱,身形也摇摇欲坠,谁都能够感觉的出来,这是受了重伤的表现,发生在“紫霄九城五层”的事情还没有传回来,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周良在战斗之中吃了亏!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却是张猛飞和耶律楚才两个人回来了,都是浑身浴血,如同刚刚从血海之中游出来的一般,连头发丝里面都嘀嗒着血水,走过的路,留下一片血脚印,看起来无比骇人……

    “周师兄呢?”张猛飞第一个发问。

    赵伦忙道:“李姑娘扶着上楼了。”

    张猛飞二话不说,直接上了二楼。

    赵伦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耶律楚才的身上,焦急地问道:“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周师兄他的情况似乎不太妙啊!难道“紫霄九城五层”的战斗输了……”

    耶律楚才身上有不少的伤势,好在并不致命,他神情畅快,仰头哈哈大笑:“怎么可能?主人他怎么会输?哈哈,你们几个别瞎想了,这一回咱们真的是要扬名立万了,说出来不怕吓死你们,主人孤身一人,先是败了“狂兽部落”的一位至高手,然后击杀潘石屹、王石和魔礼青三大道宗,以一人之力横扫群雄,所向披靡,无人敢挡,如今已经是威震“紫霄九城”,嘿嘿,从今天开始,咱们几个就算是横着在这“紫霄九城”巨城之中走两圈,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什么?”

    “击败“狂兽部落”至高手?”

    “斩杀三位道宗高手?”

    林鼠赵伦等人惊呆了。

    虽然周良给他们的印象一直是深不可测,但是这样的战绩也太过于惊人了吧?太过于惊人,莫非是这耶律楚才在有意夸张,反正这小子平时一直表现的不怎么靠谱……

    就在这时——

    “哈哈哈,何止是扬名立万?周兄这一战,只怕是注定要震动整个北域,如今消息还未传出去,等到众人离开“万灵战场”之日,就是周兄名扬天下之时,只怕连高高在上的“玄武帝宫”,都要专门做出回应,特别嘉奖周兄了,一个玄武御卫统领的职位还算是小的,若是操作得当,周兄甚至可以成为一国监察长老,或者是神殿的一殿之主了!”

    同样是一脸兴奋的林三才从外面大踏步地走进来。

    成为监察长老?

    神殿的一殿之主?

    到底周师兄今天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赵伦林鼠等人都呆了。

    ……

    缓缓地检查了自己体内的伤势,又服下一些自己炼制的疗伤丹药,周良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今日之战,也算是有惊无险。

    一开始击败那“狂兽部落”的至高手,也没有费太多力,只是在小世界阵法之中击杀潘石屹和王石,为了速战速决,周良不惜以伤换伤,的确是受了不轻的伤势,被潘石屹战矛刺中了腹部,又被王石的狼毫笔点中了后背两处经脉,异种道家真气爆入体内,一直到周良和魔礼青交战之时,依旧还在不断地摧毁着他的身体。

    而和魔礼青一战,周良是取巧才赢的。

    之前在魔礼青第一次施展《饿魔狂吞》的时候,周良依靠《圣》第六曾“天地一体”级别的灵识和直觉,就已经捕捉到了《饿魔狂吞》的破绽,所以在从迷雾小世界之中出来的时候,周良故意以阴阳齐出击之,果然诱使魔礼青再出《饿魔狂吞》,早有准备的周良一击必杀成功!

    这一战,却是胜在心机和谋划。

    否则,以周良当时的状态,虽然身体表面上的伤势愈合,但是体内异种道家真气乱窜,创伤了道家真气通道和经脉,如果硬拼魔礼青,只怕不免要落入下风,一场败仗是难免的,毕竟此人乃是“狂魔宗”这样超级门派的年青一代领军人物,不论是实力还是底蕴,都非同小可!

    “我没事了,你们放心吧!最多两日,就可以彻底痊愈!”看着李蓉儿和张猛飞两人担忧的目光,周良微笑道。

    两人这才放心一些。

    顿了顿,周良又道:“我体内有伤势,猛飞你也受了伤,这血腥之气,内蕴杀气阴煞之力,对于纳兰师姐的身体不利,我去剑楼三楼,猛飞你也不要留在这里,去刀楼继续修炼吧!相信这一战,你也大有收获,准备准备,最晚三四日,我们就要离开“紫霄九城”了。

    张猛飞点点头离开。

    周良又叮嘱了李蓉儿一些事情,这才起身,在小仙子的搀扶之下,上了剑楼三楼。

    ……

    三楼是空旷至极大厅,里面别无一物。

    只有大厅最中央的一个破烂蒲团。

    李蓉儿扶着周良上来之后,就转身离开,她知道周良要运功疗伤,不能打扰。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周良缓缓地来到蒲团跟前,想了想,干脆一屁股坐了下去,整个三楼也只有这里可以坐了,只能凑合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坐在这个破破烂烂的蒲团之上。

    谁知道这一坐下去,顿时眼前景色一变。

    原本白色的石楼墙壁和窗口外面那红色的炕火,在一瞬间毫无征兆地全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深邃的无尽虚空。

    眼前一切仿佛是茫茫宇宙黑暗空间一般,没有上下左右之分,也没有天上地下之别,一颗颗看似闪亮但是却无比遥远的星辰,绽放出丝丝缕缕的星光,无穷无尽的寒冷黑暗,让周良情不自禁地产生孤独寂寞的错觉!

    “这是怎么回事?”

    周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突然眼前的黑暗空间里,那遥远无比的无尽星辰,都开始悄然地变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