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75章 威名赫赫
    推荐www.yuehuatai.com:             ?    轰轰轰!

    墨色流光轰击在沧海莲华上面,犹如雨打沙滩,激起一片坑坑洼洼,却尽数被挡在了外面。

    这一番战斗如同仙魔之争一般,虚空之中极尽灿烂美丽,幻景重重,看的周围许多道王境界、道皇境界的高手们瞠目结舌,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道宗境界的高手之间的战斗,居然是如此绚烂恐怖。

    下一瞬间,墨色光团消失,沧海莲华幻象也消失。

    周良的身形激进,刀剑光华璀璨夺目,剑之天道刀之天道漫漫,无声无息,犀利无常,如同无数星辰骤然从虚空之中陨落一般,从四面八方向着魔礼青逼近。

    魔礼青浑身黑色光焰大作。

    无数个墨色光球在他身边涌现凝聚,高速环绕,犹如光球一般不断地吸收着刀剑之力。

    《饿魔狂吞》!

    魔礼青第二次施展“狂魔宗”的镇宗绝技之一,他一张脸已经完全被黑色光华弥漫,唯有一双墨绿色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雪白犹如锯齿一般的牙齿露在外面,整个人的身体仿佛是要化作永恒的黑洞一般,不断地吸收刀剑之力。

    周良仿佛是没有察觉到对手的招式一般,手中刀剑依旧不断地斩下去。

    似乎是想要在对手蓄力完成之前,斩破这墨色光环。

    “呵呵呵,哈哈哈哈……你永远都不知道,真正的超级大派的底蕴,给我死……”魔礼青疯狂地地大笑,感觉到墨色光球之中的元气已经积累到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地步,他疯狂地大笑起来,然后元气迸发,浑身告诉旋转的光球骤然一顿,就要出招……

    就让这一招,彻底结束这荒唐的一切吧!

    彻底将这个未来有可能对“狂魔宗”星辰威胁的绝世天才永远消失吧!

    魔礼青翻手提元,就要出招……

    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对面那漫天剑光一敛,一丝光线一闪而逝,穿过了他的心脏,一丝微微的凉意,让他的身体不由自动住地一僵,魔礼青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绝望光芒,他缓缓地低头看去,却见自己的****不知道何时,已经破开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

    魔礼青难以置信地看向对面的周良。

    “狂魔宗”的镇宗绝技《饿魔狂吞》的确是非常变态的杀招,是“狂魔宗”得以纵横北域的底牌之一,虽然蓄力的过程稍微长了一点,但是蓄力过程之中,黑色光球对于施招者的保护极为强大,不断汲取对手力量的恐怖之处,足以承受任何的攻击。

    但是它却有一个唯一的破绽——

    在《饿魔狂吞》完成与发招的之间,也就是那么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有一个轻微的停顿,在这一瞬间,施招者的视线和感知都会降低到极点,失去对于外界的感知。

    魔礼青曾经施展过无数次《饿魔狂吞》。

    以他道宗境界的实力,施展的时候,足以依靠强大的气息将这个破绽掩饰过去,很多时候别人就算是发现了也无法利用,但是这一次……

    周良不但发现了这个破绽,更是秒到毫巅地加以利用。

    一击绝杀!

    魔礼青死也想不通,为什么周良会发现这个秘密。

    他逐渐失神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周良。

    周良化身的白毛水猿逐渐地缩小,银针一般的毛发缩回到了皮肤之下,身体变回了正常人大小,六柄巨型刀剑从空中落下来,整齐地插在地面上,周良的身形下落,踩在“辟邪”的剑柄上,看着魔礼青,淡淡地道:“这么快就忘记了?你之前施展过一次,任何招式,不要对我施展第二次,否则它会失去作用!”

    魔礼青瞳光涣散,表情更加地震撼。

    是的!

    在之前和潘石屹、王石合围周良的时候,他的确施展过一次《饿魔狂吞》。

    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一次施展镇宗绝技,居然成为了自己的催命符。

    周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太可怕了,危险性还在他的预料之上,难道真的如同他所说,任何招式看一眼就可以发现其中的破绽,那岂不是天下无人可以制衡于他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魔礼青隐隐想明白,到底潘石屹和王石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下一瞬间——

    轰隆!

    携裹着魔礼青的墨色光团终于爆发开来。

    失去了魔礼青的控制,这一团墨色光华成为了无主之物,错乱碰撞,犹如核弹一般爆发开来,无尽的冲击波让周围数十个“狂魔宗”和兽人的高手被波及,瞬间就碾成了粉末消失,周围数十幢石塔、石楼和各色建筑,也如同飓风之中的沙堡一样成为颗粒飘散!

    一尊道宗境四层境界的至高手,陨落了!

    一直到看着那一团墨色光华在虚空之中爆炸,空间壁障直接破碎,一个巨大的空间缺口出现,像是巨妖之口一般将所有剩下的元气余波都吞噬其中,然后在天道之力的作用下空间弥合,一切都消失,看着魔礼青的尸体在爆炸之中化作一片血雾,一直看着……

    所有人才清醒过来。

    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再看向周良的时候,再看向这个云淡风轻地站在十几米高的白色巨剑剑柄上,犹如君王一般俯视周围所有人的少年的时候,没有人敢于直视,也没有人敢和这个青袍少年的目光对视。

    一日之间,斩杀三尊道宗境界的高手!

    而他表面上的境界还只是一个道王二层而已。

    去特么的道王二层吧!这个家伙一定是在扮猪吃老虎,他的真正实力一定早就达到了道宗境界——至少也是道宗境界,这家伙实在是太坏太恶趣味了,身为一尊高手故意装菜鸟有意思吗?谁见过哪个道王二层能超越近乎于两个大境界斩杀对手?他还不是一个先天道体,就算是会《三十六变》那又怎么样?

    被眼前这一切震撼的有些麻木的修真者们,心中顿时愤怒羡慕起来。

    道宗杀手!

    这家伙绝对是一个道宗杀手!

    片刻的寂静之后——

    “走!”

    “撤!”

    “速速离开!”

    “以后凡是我族成员,不可轻易招惹此人!”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围攻“爱新觉罗族”和“盛京阁”的四五个兽人势力,第一时间犹如潮水一般纷纷后退,不敢再停留下去,这个时候再也没有敢将周良之前放出的狠话当做是耳旁风了,各大兽人势力的至高手,也只不过是宗魔境界而已,和魔礼青差不多,既然周良可以斩杀魔礼青,那也可以斩杀他们!

    虽然很不想面对这个结论,但是他们也必须这是事实。

    起码在如今的“万灵战场”,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够单对单地挑战这个横空出世的心云宗少年剑客了。

    一些兽人至高手还在思考,等到出了“万灵战场”之后,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心云宗”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可以培养出如此惊世骇俗的少年剑客!

    转眼之间,围攻“盛京阁”的兽人高手一散而空。

    其他几个人族势力的人马,也纷纷第一时间往后退,领队着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一个个面露苦笑,今天的决定真是失误,被那“狂魔宗”的魔礼青怂恿挑拨来围攻“女真三皇”,原以为是小事一桩手到擒来,没想到居然惹到了这样一个煞星!

    必须得赶紧想办法弥补和周良之间的关系了。

    “哈哈,小周良,你小子太牛……逼,一口气挂了三个道宗,这下想不出名也难了,我的心中就像是一万头发情期的草泥马呼啸而过啊……不是吧,哥我都要给你跪了!”宋祖德赶过来兴奋地哈哈大笑,身形一闪跳到了剑柄之上,像是打量怪物一般上下打量着周良。

    周良额头上黑线一排排。

    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死胖子还一本正经的样子,说起话来咬文嚼字,一副高手风范,谁知道熟悉了之后,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呆逼二货,身为“太玄宗”这样超级门派的未来领军人物,满口的我你大爷,口吻简直就是一个乡野土匪头子一样,真的是令周良大跌眼镜。

    “小周良你太猛了,我早就想要挂掉魔礼青和潘石屹这两个烂货,却没有机会,想不到今天居然被你做到了,哈哈,这下子“狂魔宗”的那些门派长老们估计要哭了……”

    宋祖德笑嘻嘻地拍了拍周良的肩膀。

    周良身形微微一晃,脸色变了变。

    宋祖德顿时察觉了什么,伸手搂住周良的肩膀,一副勾肩搭背的样子,然后对身边其他人吼道:“特么的还愣着干什么,不是“爱新觉罗族”的人,赶紧给我滚,不怕摆明了告诉你们,我太玄宗和心云宗结盟了,以后周良就是我的亲兄弟,谁特么的不长眼,我宋祖德就亲自问候他的门派长辈!”

    周围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有些犹豫。

    他们需要在这个时候第一时间弥补和周良之间的关系。

    可是却也没有人敢上前来靠近。

    没办法,站在周良身边的那个胖子实在是太可恶太变态!

    很多人都曾在背后猜测,为什么这胖子叫做宋祖德,后来许多人达成了一致——绝对是因为这家伙太缺德了,背后有“太玄宗”这样的超级门派撑腰,个人的实力又让人莫不清楚深浅,谁都敢挑衅,一路战绩惊人,脾气上来的时候,做事也没有下限,是许多老一辈超级高手都极为头疼的对手。

    “周兄,今日之战,你一战成名,关于“爱新觉罗族”的事情,其实全都是误会,我等在此道歉了!”

    “是啊!我们是受了那魔礼青等人的蒙蔽!”

    “我“水灵宗”此后绝对不再与周兄为敌!“

    “周兄一战绝对名扬天下,未来北域至尊之位,绝对有周兄一个名额!”

    “说实话,我等也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将刀法和剑法演绎到这种程度,同时掌握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啊!只怕从“万灵战场”之中出去以后,“玄武帝宫”必然会大力招揽周兄啊!”

    “若是能够进入“玄武帝宫”,身份地位绝对可以一飞冲天啊!就算是超级大派也要俯首!”

    “哈哈,听闻周兄你早就有“阴阳双绝”之美誉,今日一见,果然是见面更胜闻名,盛名之下无虚士,从此之后,“阴阳双绝”足以踏入北域年青一代巅峰级别!”

    “周兄多多保重,改日在下一定带礼上门赔罪!”

    许多参与了这次围攻“盛京阁”的人族高手们,站在老远纷纷出言恭维,有人拍着胸脯保证从此之后将会和周良同进退,也有人为了表示诚恳当场要向周良谢罪,还有人愿意加入“女真三皇”组织的势力,与周良结为同一阵营,效鞍前马后之劳,协助周良寻找远古遗迹……

    “好了,废话说完了吧!都给我滚,我要和小周良单独聊聊!”

    胖子宋祖德脸色冷了下来。

    周围众人见状,也只好拱手告辞。

    转眼之间,周围四五百米之内的人族高手们也几乎全部都撤退。

    放眼看去满目疮痍,倒塌的高楼和石塔无数,碎石乱堆,血流成河,一些还坚持留下来的修真者,浑身浴血,刀剑折断,伤口触目惊心,他们都是“爱新觉罗族”的弟子和一些“女真三皇”之前已经拉拢的一些修真者,虽然个个身上都带着严重伤势,但是这些人看向周良的目光和神情之中,却充斥着狂热和崇拜!

    是这个青衣少年,一人六刃,力挽狂澜,彻底扭转了局面。

    尤其是那些“爱新觉罗族”之外追随“女真三皇”,在刚才的袭击之中死战不退的修真者们,他们知道,自己这一把真的是赌对了,开垦了“临仙摘星阁”的周良果然不是徒有虚名,连斩三位道宗级别的高手,这下子等于是彻底稳定住了局面。

    从今往后,相信在“万灵战场”之中,再也没有人敢挑衅“爱新觉罗族”这一势力。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