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74章 学习剑法
    推荐www.yuehuatai.com:             ?    所有人都呆滞了!

    没想到局面会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

    变身完成的瞬间,周良就展开了最强势的反击。

    那巨大如同山岳一般的身躯在原地突然模糊了下来,如同水中倒影一般破碎,唯有被王石那金色丝线扯住的“屠龙”长刀依旧停滞在虚空之中,原地彻底失去了三头六臂“白毛水猿”的气息。

    就在所有人莫名其妙的时候,白色光华闪烁,周良突然出现在了魔礼青的身前。

    相隔百米,只是一念之间。

    “辟邪”和“孤烟”飞剑,剑气森森,如梦似幻,一左一右洒下无尽剑光,几乎封锁了所有的闪避角度,将魔礼青笼罩其中。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魔礼青才是真正具有威胁的对手,实力远在潘石屹和王石之上,只有先解决了这个对手,才能居于不败之地,如果一直被潘石屹和王石缠住,魔礼青在一侧偷袭攻击的话,那今天就真的有危险了!

    “找死!”魔礼青微微一惊,旋即大怒。

    这个该死的小子,居然敢先对自己出手,他以为自己是很容易就可以击败的吗?

    一种被轻视的愤怒瞬间爆发,数十个墨色光团在魔礼青的身躯之中涌出来。

    似是无形无质,实际上却弥散着扭曲虚空的力量,那光团的颜色黑到了极点,仿佛是笼罩万古的无尽黑暗一样,在光球的边缘一丝丝光线被扭曲,空间壁障发出一声声颤鸣,好像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要从光球之中挣脱出来!

    魔礼青心意一动。

    数十个墨色光团疯狂地飞舞,在身前留下一道道墨色残影,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保护在其中,通过不断的朝高速运转星辰一个后力不绝的墨色护罩,将“辟邪”和“孤烟”巨刃之中传来的可怕剑之天道之力,瞬息分散到护罩的每一处,转移力量,居然隐隐挡下了这双剑之力。

    他的整张脸顿时黑气弥漫,五官几乎都已经消失不见。

    手掌如抱山状在胸前对握,一个仿佛凝聚着万古以来最恐怖黑暗的墨色光点,正在快速地形成,所有气息和杀机都凝聚在这一点,一旦爆发,足以瞬间吞噬摧毁一座巨城。

    这是“狂魔宗”的镇宗绝技之一《饿魔狂吞》。

    它的恐怖之处,在于可以将外面那一层数十个魔球所遭受到的所有攻击和力量,变相储存在这一个墨色光点之中,对手的攻击越恐怖越犀利,之后所要承受的反击就越强!

    深呼吸一口气的时间,魔礼青双手掌心的魔球已经被压缩到了只有一根香头那么大。

    就在他要爆发出最恐怖的反击的时候,身前的剑之天道压力突然为之一空。

    周良化身的“白毛水猿”那庞大身躯打来的阴影,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

    耳边响起了众人的惊呼。

    魔礼青抬头。

    被黑色阴影吞噬的面孔之上,唯有一双碧绿色的瞳孔和白色如同锯齿一般的牙齿可以清晰看到,视线所及之处,魔礼青看到身前大约一百米外的虚空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多了四个昊日一般的光球,魔气滚滚,释放出无尽的迷雾,将方圆二十米的空间完全笼罩。

    雾气如同沸水一般翻腾。

    谁也看不清楚,在那雾气之中蕴含着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白毛水猿”那巨大的身躯和潘石屹、王石的身影,都已经消失,魔礼青即便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三个人只怕都被携裹在那一团雾气之中,不过情况有些诡异,“白毛水猿”身躯何等庞大,这区区方圆六七丈的雾团,又怎么容纳的下?

    “该死的,上当了……原来周良只是虚做声势,他第一时间要对付的,不是我,而是潘石屹和王石!”

    魔礼青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

    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对雾团展开攻击。

    这样会误伤自己人。

    略微思忖片刻,魔礼青脸上涌出一丝决绝之色,运转功法,浑身魔球黑光再度出现,将他整个人都环绕其中,身化流光,魔礼青神殿一般冲进了迷雾之中!

    嗖!

    几乎是在下一瞬间,他就从沸腾雾团的另一侧冲了出来。

    仿佛这真的只是一团平常的烟雾,其中空无一物,丝毫不着力,不管是“白毛水猿”还是潘石屹、王石都并不存在。

    魔礼青心中一跳,一个念头从心里跳了出来。

    小世界!

    这一团迷雾竟然是一个小世界阵法!

    这个念头跳出来的瞬间,魔礼青就知道今日之事有了麻烦,有这个小世界的存在,周良不论是进退都处于不败之地,想要以人多优势围杀这个即将崛起的天才,根本不可能。

    一个穷乡僻壤之中走出来的乡巴佬,怎么会掌握这种高等道纹阵法?

    魔礼青死也想不明白。

    脑海之中飞速地思考着破解小世界阵法的办法,但魔礼青很快就放弃。

    因为他不得不苍白无力地承认,这并不是自己所擅长,整个“狂魔宗”都追求的是强横的攻击和隐匿刺杀之法,唯有少数几位长老精通道纹阵法,却根本不在这里。

    就在这时——

    那一团沸腾犹如孕育这怪物的雾气终于轰地一声破碎。

    “白毛水猿”那庞大的身躯再度出现,遮盖了上空的光线,在地面留下大片的阴影,天空之中那四个昊日一般的魔气光球,化作流光合在一处,没入到了“白毛水猿”巨大的手掌之中,一闪消失不见。

    魔礼青瞳孔骤缩。

    他的目光,定格在了周良化身“白毛水猿”的另一只手掌。

    他看到了两具尸体。

    王石和潘石屹的带着血迹的尸体!

    他们像是死狗一样躺在那白色钢针一样的硬毛密布的手掌上面,已经失去了生命力,周良手掌轻轻一翻,两具尸体直接掉在了地面上,轰隆一声在地面砸出两个深坑,道宗境界的高手,即便是已经死去,肉身的坚韧程度也堪比金石!

    那巨大的砸地之声,仿佛是响起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令他们心惊肉跳。

    杀……杀了?!

    真的死了?!

    这才不过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而已,两个道宗境界的高手,就这样陨落了?

    虽然潘石屹和王石都只是刚踏入道宗境界不久,只是低阶水准,但那也算是货真价实的道宗啊!拥有千年寿命,除非击碎心脏或者大脑,否则即便是被肢解也可以重生,生命力堪比巨魔神龙,这样的存在,居然就在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被斩杀了?

    到底在那小世界雾团之中,发生了什么?

    周良的手中,到底还掌握着什么样的杀手锏?

    没有人知道。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再也不能真的将眼前这个少年,当成是误打误撞开垦了“临仙摘星阁”的幸运小子了,就算是运气逆天的人,也不可能在正面对决两大道宗境界高手的时候,却的如此完胜!

    这不是运气所能解释的了。

    是实力!

    从这一刻起,这个少年算是真正踏入了“紫霄九城”巨城至高手的行列!

    这不是因为开垦“临仙摘星阁”而博来的看似繁花似锦的虚假名气,而是真真正正用断刀飞剑一寸白骨一寸血打出来的威望和地位,两尊道宗境界高手成为了踏脚石,新王登基,脚下布满了血与火,一个不可挑衅存在,在这一刻正式确定了自己的地位!

    魔礼青心中也在懊悔叹息。

    在这一刻,他也很清楚,此刻的周良大势已成,想要扼杀这个天才,单单依靠自己的力量,已经做不到了,他自问要在一盏茶的时间里击杀潘石屹和王石两尊道宗,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好狠的心,周良,他们两个是我人族的菁英修真者,你居然如此残忍虐杀!”魔礼青义愤填膺地道:“你这个残杀同族的屠夫!”

    “菁英修真者?他们?如果我落在你们的手中,难道你们会放过我?你们杀我,心安理得,我杀了你们,就是残杀同族?”周良不屑地冷笑。

    “我们只是要擒下你而已……只是要给你这个部分尊卑的小子一点儿教训,一开始就没有想要杀人!”魔礼青冷笑着大声道。

    “哦,是吗?原来你们还这样好心……不过,呵呵,我就是杀了他们,你现在又能拿我怎么样?不服来战!像是这样的败类,被我遇到,一个也别想活!”

    周良化身的“白毛水猿”屹立在天地之间。

    他依旧保持着三头六臂的形态,声音从三张嘴巴里同时传出来,仿佛是天空之中响起了滚雷一般,凶悍的气势,震得周围一些实力稍低的兽人和人族修真者眼冒金星,脸色苍白地还然后退。

    魔礼青微微一窒。

    没想到周良居然如此霸道强势,根本就是懒得和自己争辩。

    “你……”魔礼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的阴的都不行,碰上这样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对手,他向来倚势凌人、占据到的制高点的阴险手段,完全行不通了,因为对方根本就不在乎。

    “我不止杀了他们,还要杀你!”周良手中六柄巨刃在阳光下反射着森森寒光,齐齐指向魔礼青,杀机盎然地道:“勾结兽人,围攻“爱新觉罗族”,你罪该万死,像是你这样的种族叛逆,有何德何能,拥有一角远古遗迹的地图?老老实实交出那一角地图,给你一个痛快!”

    “信口雌黄!我什么时候勾结兽人……”魔礼青气的七窍冒烟。

    这个周良,居然将主意打到了自己手中的那一角地图上面,真是狂妄疯狂,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他现在原封不动地还回来,这分明是羞辱自己,可恨啊可恨!

    “众目睽睽,你和“狂兽部落”一干兽人围攻“盛京阁”,事实俱在?还想抵赖?”周良不屑地微笑道:“我说你与兽人勾结,便是事实,地图到底交不交,我可没有多少耐心?”

    “你这是找死!”平日里对付别人的伎俩被施加在自己身上,魔礼青快要出离愤怒了。

    “哦,既然这样,那你就死吧!”

    周良出剑。

    就在这个时候——

    远处阵法光华闪烁,只见太玄宗的宋祖德等人,潮水一般涌出来,在林三才的带领之下,正通过区域中心的传送阵法来到了“紫霄九城五层”,为首那大胖子宋祖德跑的满身大汗,老远就扯着嗓子大喊道:“谁敢对周良不利,我就和他拼了……”

    一些人捂住了眼睛,满额头的黑线。

    噢,这个疯狂的胖子现身了。

    局面彻底乱了。

    砰!

    魔礼青仓促之间双手一推,一掌击在刀剑巨刃的刃身,整个人直接被击飞。

    身形像是炮弹一样重重地撞在远处一座石塔上,整个石塔瞬间崩溃倾塌,碎石飞溅烟尘冲天而起。

    周良化身“白毛水猿”抬脚直接朝着碎石堆踩了下去。

    轰!

    魔礼青破土而出,怒容满面,避开这一脚,怒喝一声,黑色光华在背后形成一个巨大的魔焰王座,分开虚空,光华如潮,无尽的墨色流光疾风骤雨一般席卷向周良,展开了反击。

    “喝!”

    周良面色肃穆端庄,轻唱口诀,“辟邪”和“弯月”剑光升华,一化作无尽沧海之潮,水气迸发,潮声漫天,一化作无尽莲华,一株株白色莲花幻化出现,花瓣伸展,形成一片花海,水声漫过莲花,犹如一面永恒之墙一般。

    这是周良在“剑楼”一楼学到的两门剑法。

    沧海剑主水行,莲华剑主木行,五行的玄元力量之中,水之力和木之力乃是相生相长的力量,两相叠加,威力暴涨,且周良修炼《斗》到了第五层,体内仙火和玄阴真气皆可化作五行道家真气,是以激发这等招式,只是在一念之间而已。

    轰轰轰!

    墨色流光轰击在沧海莲华上面,犹如雨打沙滩,激起一片坑坑洼洼,却尽数被挡在了外面。

    这一番战斗如同仙魔之争一般,虚空之中极尽灿烂美丽,幻景重重,看的周围许多道王境界、道皇境界的高手们瞠目结舌,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道宗境界的高手之间的战斗,居然是如此绚烂恐怖。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