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69章 地图消息
    周良又仔细地观察了一遍整个三楼大厅,再没有任何的发现。

    他来到了楼顶。

    站在楼顶的石灯面前,微微灯光照射之下,俯视下去,几乎整个“紫霄九城七层”之内的一切景象,都可以清晰地收入眼中,最近的八大禁地也可以一览无余,不过那些宽敞的院落之中,没有丝毫的人迹,就算是“黄鹤楼”和“鹳雀楼”也无比安静……

    “恩?那是……”

    周良突然一愣。

    因为他发现,除了“黄鹤楼”和“鹳雀楼”之外,八大禁地之中,又有一个原本沉寂的院落的门口,那石灯被点燃,释放着幽幽光焰,在昏暗的光线之中,无比的显眼。

    又一个禁地被开垦成功了。

    又有一个万古惊艳级别的天才诞生了。

    这一次“万灵战场”开启之后涌现出来的天才数量,迎来了一个大井喷,在之前的数千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像是这一次一样,同时有三座禁地级别的宅院被开垦成功,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距离“万灵战场”关闭排斥外人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新的绝世天才出现?

    一个百花盛开、百芳争艳的时代降临了吗?

    黄金盛世的出现,总是伴随着白骨和鲜血,这是乱世即将到来的先兆?

    就周良在短短时间之内所了解到的修真界的历史之中,每一次人族和兽人的种族之战爆发之前,都会出现这样的盛世,不论是人族还是兽人,都会涌现出大量惊世骇俗的天才修真者,一个个一飞冲天,强势无比,与日月争辉,推动了两个种族修真的疯狂激进。

    难道一次新的种族之战又在开始酝酿了吗?

    思绪飘飞,周良缓缓地收回了目光,转身又回到了三楼。&lt;&gt;

    现在还有一个十分古怪的问题在困扰着他——为什么自己进入“临仙摘星阁”的时候,分明感觉到有一种血脉相连的错觉,有什么极为亲切的东西在呼唤着自己,那强大无比的禁制,也没有作用到自己的身上,而潘石屹只是踏进了一步,就瞬间被禁制震飞昏死了过去,难道这“临仙摘星阁”真的只是为了自己而设置的吗?

    “到底这里和我有什么联系,现在可以说说了吧!”周良轻声问这个老怪物。

    在进入“临仙摘星阁”之前,阴阳老人曾经发出感慨,说没想到世界上还存在这样的地方,让自己放心进入,绝对没有问题,所以他们两个,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

    阴阳老人嘿嘿干笑了一声,道:“其实是因为我在这里,感应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创造“临仙摘星阁”的人,应该也是一位“阴阳镜像体”,他留下这处禁地,之所以千万年以来,从未有人开垦成功,是因为只有同样是“阴阳镜像体”体质的人,才可以进入其中……”

    又一个“阴阳镜像体”?

    周良微微一震,旋即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当时自己隐约之中,感觉到了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了,“阴阳镜像体”这种体质极为罕见,堪称是万古无双,相同的体质之间,像是至亲一般,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而且这两座白玉小楼的刀剑造型,倒是的确和“阴阳镜像体”有些相似。

    不过为什么在剑楼二层《十二生肖阴阳剑》末尾那段留言之中,却并没有体现出他自己是“阴阳镜像体”的消息呢?言称自己手中三尺青锋纵横大陆,却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刀法的信息,难道这个“阴阳镜像体”一生只修炼剑法,却没有修炼刀法?

    “应该去刀楼之中看一看了。&lt;&gt;”

    周良思索片刻,起身顺着剑楼三楼大厅的另一个出口,来到连体楼梯,迈步进入了相隔不到四五米的刀楼之中。

    刀楼的三楼大厅面积和剑楼几乎一模一样,里面同样是空旷无一物,大厅的最中央也留着一个普通的枯草蒲团,材质和剑楼三楼大厅那个一模一样,只是稍微整洁了一些,也没有破洞,不过使用的时间看样子差不多,蒲团的边缘磨起了毛边!

    除此之外,墙壁上依旧是一片光滑,没有留下任何的字迹或者图案。

    周良观察了一番,没有什么头绪。

    他直接顺着楼梯来到了刀楼的二楼。

    张猛飞并不在二楼。

    二楼大厅的布局依旧是剑楼二楼一模一样,有一些卧室和练功房,一些石椅、石床等日常用具,应该是生活区,在大厅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刻画着一些刀法修炼心得灵感。

    周良看的很席子,他很快就发现,如同剑楼的剑法心得一样,很多都是看似不可能的奇思妙想,以及一些实践结果,唯一的差别是这些字迹却并不凌乱,而是分为不同的区域整整齐齐地记录了下来,分门别类,极为清晰有条理,甚至做出了一些总结和点评……

    周良很快就在二楼大厅的正东面,发现了一块区别于其他修炼心得的篇幅。

    《十二生肖阴阳刀》!

    果然是《十二生肖阴阳刀》!

    这是二十四部分的刀法图文,也是每一百多个蝇头小字配着一副轻盈的舞刀图案,与《十二生肖阴阳剑》不同的是,舞刀图案虽然也栩栩如生,但是人物的面目却模糊不轻,分不清楚是男女,身着长衫也没有明显的性别征兆,倒是二十四个图案上的人物,穿着却是相同的道袍,不像是《十二生肖阴阳剑》之中的二十四个女子舞剑图案,每一副都穿着不同的道袍长裙,极为美丽,如同飞仙一般。&lt;&gt;

    在《十二生肖阴阳刀》的末尾,也留了一段小子——

    “与他赌隐于此,会猎天下刀法,熔于一炉,创出《十二生肖阴阳刀》,我不输他……我一生最大遗憾,并非是不能和他双宿双飞,而是体内血脉,终究不是完整,若是两份血脉能够合二为一,不知道能不能实现永恒不灭,打破仙之壁障……”

    与他赌隐于此?

    我不输他?

    周良看完这段话,略微思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理解或许有些失误,原来这刀楼和剑楼并非是同一个人所建,看样子是两个曾经的绝世高手在这里打了什么赌,所以才留下了这些痕迹,而且从这段留言中的语气来看,剑楼的主人应该是一位男子,而刀楼的主人则是一位女子。

    所谓的不能双宿双飞,却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难道以这两人的实力之尊,天地虽宽,还有什么能够限制他们不成?

    最后一句“体内血脉终究不完整,若两份血脉能够合二为一……”这样的话,似乎有流露着某种信息,但是周良思来想去,却总是无法把握住那稍纵即逝一瞬间的灵感。

    “估计又是一段尘封千古的往事吧!”

    周良也不再去猜测。

    和《十二生肖阴阳剑》一样,《十二生肖阴阳刀》的文字图画初看时似乎无比清晰,但是如果想要一幅一幅仔细精研领悟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些自己图案都模糊不清,如同雾里看花一般,强行运足目力看的时间长了,也会觉得头晕目眩。

    “我掌握的刀**法还是太少,看来得去刀楼的一楼看看了!”

    这回不用阴阳老人解释,周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顺着白玉楼梯,来到了一楼。

    在一楼大厅的最中心,张猛飞盘膝坐在原地。

    他双目紧闭,眉头紧紧地皱起来,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巨大的黑色战刀横放在身边,他浑身那刀削斧砍一般的结实肌肉,正在缓慢地震荡着,就像是被敲响的鼓面一般,每一寸皮肤都以令人难以思议的高频率微微震动,仿佛是要将体内的杂质都通过这种方式排挤出来!

    《蚩尤霸天功》的奥义,的确是令人叹为观止。

    周良的目光在四面的墙壁上扫过。

    果然四面墙壁上面都篆刻着一些刀**法,属于洪荒时代的作品,清一色地阶级别,每一部都极为整齐地镌刻,还配有一些图案演示,比之剑楼之中那乱七八糟的一百多套剑道功法,不知道规范了多少倍,四面墙壁分别是“攻”、“守”、“进”、“退”四大门类的刀**法,一目了然,井然有序。

    “这刀楼的创建者,是一位女子,所以更为心细,行事也严谨认真,而剑楼的创建者应该是一位不拘小节的男子,意兴所至,便是随意挥洒,所以才显得乱七八糟……”

    周良心中明悟。

    到这个时候,“临仙摘星阁”之中的奥秘,似乎已经都被他探索的差不多了——

    除了那两个看似普通的古旧枯草蒲团。

    可以说在白玉小楼之中的收获,远远大于之前周良的期待,不愧是数万年以来不曾被开垦成功过的绝地,这里蕴含着的刀法和剑法的精髓至理,堪比北域任何一个超级门派的道藏阁收藏。

    阴阳老人说这两座白玉小楼,完全是为“阴阳镜像体”准备,这样的话一点儿也不夸张,试想除了修炼任何刀法和剑法都不会遇到瓶颈的“阴阳镜像体”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在接下来短短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将总计几百部刀法剑**法都一口气学完,将二楼墙壁上那些奇思妙想全部都理解化为己用?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如何度过,周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这个时候,“紫霄九城七层”之内的光线越发的昏暗了下来,应该是到了晚上了。

    巨城的高空虽然有类似于冰晶一般的护罩阻挡,但是到了夜晚也会显得暗淡,也许是因为设置在外部的道纹阵法的原因,巨城内部的天地玄元灵气无比充足,要比“万灵战场”的其他地方都更好一些。

    回到剑楼的一楼,林三才等人正在争分夺秒地修炼。

    周良又和林三才聊了一阵,拜托他打听一些消息,这才分别抄录了十部剑道功法和十部刀**法,回到二楼开始修炼。

    ……

    接下来的十几天时间,倒也平静。

    周良每日里除了修炼,也会抽点儿时间去活动,一边熟悉“紫霄九城”巨城,一边去拜会那日出现在“临仙摘星阁”下方的个大门派的天才,毕竟当日有很多人发出了邀请,自己当时也承诺会回访。

    周良在有意无意地拓宽自己的交际面人脉。

    几日时间下来,剑法和刀法的修炼自然是无比顺利,周良对于刀剑阴阳之道的理解,一日千里,飞快地提升着,与此同时,他也新认识了许多朋友,尤其是和“太玄宗”那位胖滚滚肥嘟嘟的“太玄十二星”大师兄宋祖德一见如故,引为知己,就差点香烧黄纸拜把子了。

    周良在整个“紫霄九城”之内的影响力,也在与日俱增。

    “女真三皇”后来也知道了在紫霄九城七层之内发生的事情,几次亲自来到“临仙摘星阁”之前,热情地向周良祝贺,并一再表示愿意全力履行之前的约定,姿态摆的很低,显然是将自己摆在了配角的位置上。

    他们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当初和周良签订了《玄武盟约》,否则以周良如今在“紫霄九城”之中的影响力,想要与周良结盟的天才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他们“女真三皇”就算是排三天三夜的队,只怕也轮不到了。

    好在周良并未冷落他们。

    昔日的协约依旧有效。

    “据说最近又有很多超级门派的弟子进入“紫霄九城”,人族和兽人的数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六千之数,其中四人更是明确宣称,自己的身上带有那远古遗迹的一角地图,这样算下来的话,总共十一份地图,已经凑到了九块,算上周兄你手中的一角,只剩最后一角还未曾出现了,不过很多人都坚信,只要集齐十块地图,基本上就可以拼凑出大致的路线图,最后一块无关紧要了!”

    “女真三皇”的大师兄最近的确是打探了不少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