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68章 参观
    推荐www.yuehuatai.com:             ?    先不说这些剑道功法的威力如何,光是这些数量,就已经是可以匹敌一个中高级别门派的道藏阁总量的水准了,如果能够修炼上面的剑法……这个念头在脑海之中闪过,耶律楚才也不禁有些炙热。

    不过他不敢自作主张。

    耶律楚才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他如今在周良的身边,只是一个奴隶仆人而已,如果说周良身边的人分为三六九等的话,那自己无疑是地位最低的一个,就算是和林鼠赵伦等五人比起来,也差的太多太多。

    所以他克制着自己心中的冲动,大略扫了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敢仔细看墙壁上面的剑道功法,低垂着头,表现的老老实实。

    “这墙壁上的功法,你们每个人,可以选择其中十门修炼,虽然只是地阶功法,但属于上古年代的秘技,修炼起来极为困难,我不让你们多练,并非是吝啬,而是贪多嚼不烂。”周良将耶律楚才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也没有在意,对六人说道。

    “多谢主人!”耶律楚才抢先谄笑着表态。

    他现在已经彻底将自己摆到了周良仆人的位置,而且非常乐于接受。

    林鼠赵伦五人也纷纷感谢。

    周良又和林三才说了几句,明确表示他也可以修炼墙壁上的剑道功法,然后从担架上抱起昏迷之中的纳兰若曦,和李蓉儿、张猛飞两人顺着白玉楼梯,走上了二楼。

    ……

    “这是……”

    看着剑楼二楼墙壁之上密密麻麻杂乱的涂鸦,周良有些意外。

    这些涂鸦,大部分都不是完整的剑道功法,看起来更像是某个洪荒时代的高手,在修炼之中的感悟和灵感,洪荒时代的字和如今相差并不大,所以周良也基上都能看懂,其中很多涂鸦都断断续续,记载的是某一瞬间的灵感迸发,又或者是一些奇思妙想的实践结果……

    周良的感觉,自己好像是走进了某个实验狂人的实验室一般。

    一开始周良略有些失望,顺着第一层的思路,他原以为这剑楼的第二层的墙壁上,或许记载刻画着一些帝级的功法,想不到却是这样一些不连贯的内容,不过在随意扫过了几条断续话语之后,他渐渐地就沉迷在了其中……

    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古怪猜想,都被在石壁上的断续言语之中提到,而且不仅仅是提到,更是细致地分析了实现这些设想的办法和途径,其中很多古怪的修炼方向,这位篆刻者自己也亲身体验,不断地修正……

    墙壁上看似凌乱无比的涂鸦乱写,如果能够整理出其中的规律和顺序的话,就会揭示无数的剑道修炼可能,每一种都有些惊世骇俗,放在外界那就是荒唐狂想,但是这篆刻涂鸦之人,绝对是一个万古无一的鬼才,居然整的找到了可行的办法……

    “这太疯狂了……”

    周良看的有些心惊肉跳。

    现在绝对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当初在这里留下涂鸦字迹的人,绝对是一位剑道修炼的巅峰存在,对于剑的理解,远超无数个时代,不仅如此,只怕这人当初的实力,也绝对是属于当世巅峰级别的几位存在之一,已经不是周良如今的境界所能理解的范畴了。

    “好一个!”脑海之中传来了阴阳老人的轻声赞叹:“这里的东西,虽然不完整,但绝对算得上是一座帝级的剑道遗典了,当初留下这些的人,绝世是一个疯子,一个绝世天才级别的疯子!”

    阴阳老人继续慨叹道:“剑道领域,无尽神奥,这世上,剑道功法万万千千,也不可能有人就能够真的掌握所有,我虽然自称阴阳老人,阅尽世间阴阳,却也不敢说通宵万古所有剑道,在这墙壁上留下涂鸦字迹的人,是一个鬼才,这样一生忠于手中之剑的人,当得起我一声赞叹!”

    听到这个老怪物这么说,周良心中也算是清醒了一些。

    按照阴阳老人的说法,留下这些的人剑走偏锋,这些奇奇怪改的修炼之道,虽然不是剑修正统,但却也极为厉害,如果仔细参悟,加以完善的话,估计可以成为一部帝级的剑道遗典,周良一生也会受益无穷。

    周良点点头。

    他的确是有这个心思。

    对于刀剑阴阳之道的特殊偏爱,周良看到这些涂鸦字迹,就像是吃货看到了美食一般,总要自己尝试一遍,将它们都融会贯通,才算是不虚此行。

    剑楼的二层,面积相比一层大了一倍。

    除了正厅之外,还带着六七个小房间,有练功房和卧室,简单地布置着一些石床石椅,都是晶莹如玉,通体泛着光辉,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蕴含其中,坐上去让人觉得心神宁静,体内道家真气极为活跃,筋骨活泛,有着重重妙用!

    “正好将纳兰师姐放在这里,绝佳条件!”

    周良和李蓉儿、张猛飞两人商量一下,取出早就准备好的各种铺盖被褥,选择其中一间通风稍好的卧室,作为纳兰若曦的临时居所。

    周良来要在卧室里再布置一些道纹阵法,不过后来发现石壁和一切石具都坚硬无比,无法篆刻,转念一想,防备何等森严,即便是道尊级别的存在,也不一定可以闯进来,也就作罢。

    之前只有周良和张猛飞两个人的时候,照顾纳兰若曦多有不便,不能帮助昏迷之中的美女更换内衣、擦拭身体,如今有了李蓉儿,一切都方便了许多,小仙子主动地承担了照顾纳兰若曦的大多数事情。

    劳累了一路,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休息好,终于安定下来,李蓉儿很快就沉沉地睡去了。

    “猛飞,这剑楼之中,篆刻留下的尽是剑**法,所以我猜测,刀楼之中,应该是与刀法有关的功法和遗典,你可以随意去看看,或许对于你修炼刀法,有极大的裨益。”终于轻松下来,周良笑着建议道。

    张猛飞点点头,顺着二楼的连体楼梯,向刀楼走去。

    周良则再度来到了二层的大厅之中。

    他想要继续观看刻画在墙壁上的那些奇思妙想,不过这一次来到了南方的墙壁之前,抬头看时,惊讶地发现,在这里有很大一片地方,自己和图案都非常的整齐,一字一划方方正正,图案清晰而又栩栩如生,是一位年轻女子舞剑的画面,笔法精细,人物宛如活着一般,绝对是出自于书画道王的手笔。

    “这是……?”

    周良看到这片整齐字画的最前面,工工整整地写着四个字——。

    他不明白这个古怪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继续往下看去,过了片刻,突然明白,原来这片整齐的字画,正好分为二十四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是一副图画配着数百个蝇头小字,表达的便是剑法的一式变化。

    正好是二十四式剑法变化。

    在最后的末尾,整齐地篆刻着这样一段话——

    “吾毕生精研剑道,两岁学剑,两岁半种出剑道真气气旋,四岁成就先天剑宗之位,十岁晋入道皇,十六岁道宗,二十岁道尊……及至四十岁之年,手中一柄三尺青锋,纵横大陆,不逢敌手,抚剑长叹,寂寞如雪,一日心生宏愿,观大陆各大门派剑道功法,游离两百余载,揽尽天下剑式之变化,尽归于一炉,得此二十四式剑式,天下剑法千变万化,不出这二十四式之内,遂命名为《十二生肖阴阳剑》……”

    好大的口气!

    周良也不禁为这人的口吻给惊到了。

    敢号称观遍天下剑法,将天下所有的剑式变化融为二十四式,这样的人,绝对是对于己身眼界和修为有着绝对的自信,只可惜他在最后,并未留下姓名名号,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前辈高人,能够以一柄剑纵横大陆无敌手,只怕绝非是无名之辈。

    “《十二生肖阴阳剑》,呵呵,有些名堂,这人对于剑道的理解,的确是惊天地泣鬼神,之前看他在其他墙壁上留下的那些离经叛道的剑修设想,还以为他只走邪路,没想到却是由正入邪……是了,像是他这样对于剑道理解如此精深的存在,绝对不会是一直靠着剑走偏锋达到如此境界的!”

    阴阳老人的感叹,算是对于这一套《十二生肖阴阳剑》给与了最高评价。

    阴阳老人对这留下《十二生肖阴阳剑》的神秘人的评价极高。

    周良赞叹之余,仔细开始从第一副自己图案开始看,但只是扫了一眼,就突然觉得有点儿头昏脑涨,那本是很简单的图案,骤然变得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奥义一般,初始看的时候,觉得线条流畅清晰无比,但是再仔细看想要把握这舞剑女子的动作的话,整个画面仿佛是流动了起来,浑身每一个线条都模糊起来,仿佛是雾里看花一般……

    旁边那数百个蝇头小字,也变得模糊不清,只能捕捉到一瞬间的字迹。

    “怎么会这样?”周良惊讶无比。

    他的灵识境界早就达到了《圣》第五层“天地一体”境界,若是认真比较的话,堪比斗皇境界的高手,如此凝练真纯,居然无法看清楚这墙壁上的图画字迹,可就真的有点儿骇人听闻了。

    “不是你的灵识和精神修为不够,而是你对剑道的理解还不够……”阴阳老人若有所思,察觉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沉默片刻,阴阳老人又道:“这样吧!你先将剑楼一层的那百多套地阶剑法都修炼完毕,再来看这《十二生肖阴阳剑》,或许就可以看清了,毕竟那一百多不剑道功法,很有可能就是此人留下,我猜他留下这些剑道功法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后来有缘人学会自己的心血结晶……”

    周良微微思索,旋即点头。

    的确,既然《十二生肖阴阳剑》号称是熔炼天下所有剑式变化,想必将下方那一百多部剑道功法的最精华奥义都蕴含其中,必须先打基础,掌握尽可能多的剑道功法,才有可能领悟那二十四式剑法!

    自己的起步,还是有些低啊!

    周良不禁感叹。

    不过他心中很清楚,一味秉承前人的总结,最终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剑道之神,自己的最终目标,还是希望将这《十二生肖阴阳剑》继续凝练,融合到自己的《彩虹七式》之中,坚持走自己的路,那才能算是集大成者。

    想到这里,他不再去看《十二生肖阴阳剑》,而是直接顺着楼梯来到了剑楼的三楼。

    剑楼的三楼面积和二楼差不多大,是一个空旷的整厅。

    墙壁上没有任何的自己图案,白皙光滑,也没有石桌石椅之类的石具,整个大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东西,只有最中心的位置,有一个破旧的蒲团。

    这蒲团极为普通,虽然上面没有灰尘,但看起来应该是麻布的表层已经被磨得破破烂烂,一些地方甚至露出了里面淡灰色的棉絮,周良仔细观察过,蒲团的材质绝非是什么罕见材料,而是最为普通的枯草,如果不是放在“临仙摘星阁”这样有着道纹禁制保护的地方,只怕千万年下来,它早就腐烂成为一团灰烬了。

    但周良并没有真的就将这个蒲团忽略。

    因为在“临仙摘星阁”这样的“阎王府”,出现这样一个蒲团,本身就非常不正常,更何况这个蒲团还是出现在剑楼最高的三楼,从之前的经历来看,三楼应该存放着最为珍贵的东西才是,难道这个蒲团就是整个剑楼价值最高的宝贝?

    周良不得不仔细观看。

    隐约可以看到,这个蒲团被人长年累月地使用,表面压出了两个凹陷,正是一个******的形状,周良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绝对是它的主人留下来的。

    周良又仔细地观察了一遍整个三楼大厅,再没有任何的发现。

    他来到了楼顶。

    站在楼顶的石灯面前,微微灯光照射之下,俯视下去,几乎整个“紫霄九城七层”之内的一切景象,都可以清晰地收入眼中,最近的八大禁地也可以一览无余,不过那些宽敞的院落之中,没有丝毫的人迹,就算是“黄鹤楼”和“鹳雀楼”也无比安静……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