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66章 眼红
    推荐www.yuehuatai.com:             ?    耶律楚才和赵伦等人现在陷入了巨大的幸福激动之中,他们是周良的仆人,这也是一份荣耀,可以坑定的是,后世铭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必定会同时记载他们几个人的名字,是他们陪伴着周良一起进入“紫霄九城”,一起来到这“临仙摘星阁”前面……

    上方那微弱的红芒,透过石灯,缓缓地散发出去。

    这光芒仿佛是有一股神奇的力量,一点一点地散发出去,如同利剑神刀一般,刺破了略显昏暗的“紫霄九城七层”的空间。

    丝丝缕缕犹如实质,很快就遍布这个“紫霄九城七层”的区域,甚至还划破了坚硬的地面,传到了下面的“紫霄九城六层”、“紫霄九城五层”……

    很快,“紫霄九城七层”及以下的空间,完全都被这红芒弥漫投射到了。

    一种奇异的律动和悸动,开始弥漫泛滥在整个“紫霄九城”巨城。

    身处其中,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仿佛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正在一点一滴地苏醒。

    空中流光闪烁,强横的道家真气气息从远到近。

    下一瞬间,十几个身影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了“临仙摘星阁”下方,破空之声这才传来,可见来人的速度有多么快,这些第一时间赶来的人,有人族高手,也有兽人高手,全部都是在“紫霄九城七层”开辟了宅院住所的道宗境界的超级天才们,此时却没有了往日的自信,一个个都面带惊容,抬头看向“临仙摘星阁”顶端那个年轻的身影!

    “怎么回事?”

    “有人进入了“阎王府”?”

    “是谁?怎么是一张生面孔?”

    “这怎么可能?”

    这些北域领军级别的两族天才,一个个都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其中一个人,身形矮胖,圆滚滚的像是一个肉球一般,模样可爱,一对招风耳,看起来极为憨厚的样子,目光四下一扫,看到了黄庭玄和江别鹤,招手道:“十二师弟,九弟,你们也在?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师兄……”黄庭玄这才回过神来,靠近过来,有点儿魂不守舍地道:“大师兄您也来了,是周良……他开垦成功,得到了“临仙摘星阁”,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实在是太诡异了……”他苦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实际上不仅仅是“临仙摘星阁”。”江别鹤苦笑道:“刚才一路走来,我们这才发现,八大禁地之中的“黄鹤楼”和“鹳雀楼”,居然都已经被人开垦成功了,也不知道是人族还是兽人的天才……当然,和“临仙摘星阁”相比,却又不算什么了……”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震撼。

    他们回头看过去,这才发现,身后的远处,“黄鹤楼”和“鹳雀楼”门口的石灯,果然已经不知道何时被点燃,释放着柔和瑰丽的灯光,犹如暗夜之中的星辰。

    顿时,所有两族天才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堪。

    这意味着他们被压了一头。

    就在这时——

    “哼,和“临仙摘星阁”比起来,不算什么吗?”一个傲气十足的声音,仿佛被激怒了,从后面远处的“鹳雀楼”之中传出来,带着一股沛然莫御的奇异力量,转眼之间就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下一瞬间,就看一道绿色的光焰飙射而至,重重地轰击在了“临仙摘星阁”上。

    开垦了“鹳雀楼”的神秘存在,出手攻击“临仙摘星阁”?

    是被江别鹤最后那一句话,给激怒了吧?

    轰隆!

    一阵剧烈的激荡,强悍无匹的绿色光焰击打在距离“临仙摘星阁”二十米警戒范围的时候,一个无形的光罩出现,轻松地挡住了这一波攻击,绿色光焰四散开来,如同一团团绿色烟雾一般。

    是魔气!

    极为凝滞的魔气!

    众人这才分辨出来,原来开垦了“鹳雀楼”的神秘存在,居然是一位兽人的超级天才。

    不过他居然攻击“临仙摘星阁”,这个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下一瞬间,一声怒哼,绿色光焰闪烁,一个绿色人影直接从“鹳雀楼”之中飞射出来,电光石火之间就到了近前,一句话也不说,双掌拍出,直接朝着“临仙摘星阁”二十米范围之内闯过去!

    居然硬闯“临仙摘星阁”?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然后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地第一时间朝后闪开。

    “紫霄九城”之内很多禁制和傀儡战偶都非常可怕,一旦被攻击之后,就会做出强硬的回击,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已经出现过多次人族兽人的高手被反震受伤的情况,这个开垦了“鹳雀楼”的神秘兽人高手或许很强大,但是要是真的激发了“临仙摘星阁”的禁制,只怕立刻就会爆发出一场大灾难!

    这兽人高手也太疯狂了。

    轰!

    众人预想之中的强烈元气爆炸果然发生。

    一道无形的光膜出现在距离“临仙摘星阁”二十米的地方,那神秘兽人高手实力令人感到心悸,但是轰击在光膜之上的力量,却像是微风吹拂在钢铁城墙上一般,不能掀起丝毫的涟漪。

    可怕如同仙人之怒一般的反震之力,霎时间从光膜上传出。

    “呃……”一声闷哼,绿色光焰携裹着的身影倒飞了六七丈出去,张口喷出一道绿色削减,落在地面上,瞬间发出刺啦刺啦的腐蚀之声,坚硬无比的的“紫霄九城七层”地面瞬时间被腐蚀的坑坑洼洼,仿佛是经过了千百年风吹日晒的盐碱地一般。

    空气之中还有劲风鼓荡。

    过了半晌,那无形光膜逐渐消散,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了那绿色光焰笼罩的身影之上。

    直到现在,众人也只能确定他是一位兽人高手,精纯凝实的绿色魔气令人心悸,可惜那闪烁着的妖冶幽幽绿色光焰,却隔绝了所有人的视线,无法看清楚在光焰之后,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身形。

    他身体周围的魔气如同废水一般翻滚,显然极狂杀静。

    四周一片寂静。

    几息之后,那神秘兽人高手浑身的魔气逐渐平息了下来。

    显然刚才攻击“临仙摘星阁”被反震之后,让强大如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内元翻滚,调息了许久才逐渐平稳,周身的绿色魔气更加诡异妖冶,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永恒妖火一般,给人的感觉仿佛是无边无际的星空深渊一般,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周围众人却已经是极度震惊。

    虽然这兽人神秘高手没有成功的闯进“临仙摘星阁”,但是攻击禁制而不死不重伤,却已经足以说明他的强大,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自忖都做不到这一点,他们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结果,兽人天才高手们本应该欢呼雀跃,因为他们一族出现了一个碾压级别的高手,但是此刻却没有兽人高手发出声音。

    因为那个站在“临仙摘星阁”顶峰的人族少年,俯视一般的目光,遮盖了一切的光芒,即便是刚才这位开垦了“鹳雀楼”的兽人神秘高手实力再强大,也不得不承认,他闯不进去“临仙摘星阁”。

    如今,一个在楼顶,一个连楼下二十米都进不去。

    这就是差距。

    气氛有些凝固一般令人心悸的沉默。

    也许只是片刻,也许是漫长时间,终于那位浑身笼罩着绿色光焰的兽人高手轻哼了一声,化作一道流光,重新没入了远处的“鹳雀楼”,选择了临时退让。

    下一瞬间——

    “呃……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一个嘶吼的声音打破了“临仙摘星阁”下面的平静。

    昏死的潘石屹清醒了过来。

    他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心情还停留在之前被撞飞的状态,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就是不甘心地大呼,当然忍痛缓缓地做起来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里已经聚集了这么多的人。

    “你怎么会在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个浑身黑袍,遮盖了全省上下所有部位,低垂的斗篷帽檐遮住了整张脸,看起来仿佛是一团流动着的浓浓墨团黑暗般的身影,缓缓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低头看着潘石屹,不容置疑地问道。

    “啊……魔师兄……我……”潘石屹眼仙之中闪过一丝惧色,不敢隐瞒,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和黄庭玄等人说的几乎一样。

    “走!”

    魔师兄极为干脆,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转身就要带着潘石屹离开。

    潘石屹那条断掉的腿,伤口之处依旧有一种奇异的元气在盘桓,即便是道宗境界高手强大的生命力和恢复能力,依旧无法让这断口愈合,一滴一滴的鲜血不断从伤口之中流溢出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条腿只怕是废了。

    潘石屹目光之中充满了阴狠怨毒地看了一眼“临仙摘星阁”顶端的周良,咬着牙转身就要离开。

    “走?你好像是忘了什么吧?”

    声音从“临仙摘星阁”顶端飘落下来。

    这是无数人聚集到了这里之后,周良第一次说话。

    “你以诡计害我断了一条腿,还想怎么样?”潘石屹咬牙切齿,怒目而视。

    “真是可笑!”周良嘴角划起一丝讥诮的弧度,冷笑道:“你自己被贪欲和杀心蒙蔽了理智,不知死活硬闯“临仙摘星阁”,反被禁制断去一腿,与我何干?倒是我还记得,有人曾经说过,我若开垦八大禁地之中的任何一处,就会跪下来叫我一声爷爷,为什么现在还不兑现诺言?”

    “我……”潘石屹顿时语窒。

    他当时根本不将周良放在眼中,所以才故意以这种语言刺激周良,想要激怒周良出手,但是现在……要他当着这么多的人族、兽人的天才高手们的面,跪下来叫周良一声爷爷,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耻辱。

    “我和九师兄当时也在,潘石屹的确说过这样的话。”黄庭玄一字一句地道。

    双方本来就有仇隙,这样落井下石的机会,以黄庭玄的性格,怎么会放弃。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潘石屹的身上,心思不一。

    “狂魔宗”这个门派,向来强势而又阴狠,做事不择手段,血腥毒辣,以蛮不讲理著称,在北域的名气并不算好,现在居然得罪了这个闯进了“临仙摘星阁”的存在,许多人都在心里幸灾乐祸。

    “怎么?你是道宗境界的高手,在北域也算是有一定的名声,难道如此不珍惜羽毛,要食言而肥吗?”周良站在“临仙摘星阁”之巅,俯视下来,犹如不可侵犯的君王俯视着自己的臣子一般。

    潘石屹满头大汗。

    他现在骑虎难下。

    如果自己真的跪下来叫一声爷爷,那不仅仅是自己,整个“狂魔宗”的脸面也彻底被自己丢尽了,就算是自己活着回去,也绝对难逃门派残酷的惩罚,但是如果自己就此转身离去,背上了言而无信的恶名,那最终结果也和这个差不多。

    “我……我……”潘石屹满头大汗,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这时,站在潘石屹身边的那位魔师兄,突然站出来,抬头看向楼顶,目光如同刀锋闪电般冰冷,冷笑道:“小子,我不知道你是靠什么见不得人的伎俩,进入“临仙摘星阁”,但你终究不过是一个道王境界的可怜虫而已,有什么资格,要求一位道宗境界的高手,跪在地上叫你爷爷?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赶尽杀绝,否则……嘿嘿,我“狂魔宗”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

    “嘿,是谁在放屁,好臭好臭……”一向没有节操的小银猴也看不下去了,撇嘴道:““狂魔宗”的人,都喜欢这么强词夺理吗?又不是周良设计害他,是这条疯狗自己凑上来的,怎么变成我们赶尽杀绝了?”

    “不知死活。”魔师兄冷哼一声,一道流光从他肩头迸射出去。

    强大的杀意瞬间就到了灵猴跟前。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