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58章 俘虏
    唯有现在,对于周良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与超级天才交手。

    刚才电光石火的瞬间,虽然在大师兄的长枪功法之下受了伤,但是周良的收获却也巨大,可以洞察先机,也可以让周良把握稍纵即逝的机会,很多功法,只看一遍就可以参悟其中奥义,那一招给了周良极大的启发。

    运转境界的灵识,几乎是在一念之间,周良胸腹之间的伤口就彻底愈合。

    身形一闪,周良再次出手。

    他如闪电一般,再度冲了过去。

    “杀了他!”一招伤及周良,女真三皇大师兄信心暴增,长枪如龙,又是一枪刺出。

    顿时,漫天枪芒。

    “彩虹七式·封斩!”

    周良依旧故技重施,不过这一次巨剑却无比从容,似幻似真的剑影不断地对上枪芒,将其一一磕飞,周良甚至还能盯着无边枪芒前进,一点一滴地逼近大师兄。

    “怎么可能?”大师兄心中巨震。

    只不过是一眨眼时间而已,怎么这个对手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挥洒自如,隐隐之间,居然可以捕捉到自己急速枪芒那瞬间的和节奏和韵律,做出令自己有一种如鲠在喉感觉的闪避和封堵。

    “杀!”

    女真三皇二师兄和三师兄从旁侧切进战场。

    周良的身形终于受到了影响,从那种捕捉对手枪芒韵律节奏的状态之中退出来,噗噗噗的血花飞溅之中,身上有连续被枪芒刺中,他叹息一声,身形爆退,阴阳齐出,和出手,在三人合围的千钧一发之际,退出了战圈。

    身上的道袍被犀利的道家真气余波绞碎。&lt;&gt;

    但是那几个拳头大的枪芒血洞,却是在瞬间愈合。

    周良的眼眸更加明亮。

    虽然这样的战斗有点儿自虐,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进入之后实力突飞猛进,和荒妖厮杀场次也不少,但境界还是没有完全稳固,周良心中很清楚,自己需要一场残酷的血战,来彻底将各种神通、力量、想法和功法融为一体,的出现也许是巧合,但却成为了周良最好的磨刀石。

    战吧!

    周良的鲜血在沸腾。

    ……

    张猛飞站在船首的甲板上,神色有点儿担忧。

    看着远处一团完全被滚滚四色魔气包裹的虚空,只见妖雾沸腾犹如开水一般,将视线彻底隔绝,甚至连声音都穿不出来,诡异的空间仿佛是一团抹在蔚蓝天空之中的污渍一般,有着不出的诡谲和阴森,仿佛是有从修罗炼狱之中的恶魔要从其中挣脱跳出来,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气息,时隐时现。

    虽然对周良有信心,但对毕竟是三尊中高端的道宗级别高手,又出身于名门大派,传承底蕴不可小觑,只怕还有各种的保命段,以一敌三,周师兄这一回有些轻敌了吧?

    时间飞速地流逝。

    转眼之间,已经过了整整半天的时间。

    有几次张猛飞试图冲进那迷雾之中一看究竟,至少可以帮周良一把,可诡异的是,他明明知道周良和都在这一团迷雾之中,但每次冲过的时候,却只是穿透了雾气而过,竟然无法进入其中的空间,仿佛那真的只是一团雾而已。

    张猛飞心中焦急,却又无计可施。&lt;&gt;

    ……

    “噗!”

    周良张嘴喷出一道血箭,踉跄后退。

    他的整个腹部出现一个碗大的透明窟窿,整个人的身体都被女真三皇的大师兄一枪洞穿。

    不过大师兄也被周良的几乎斩掉了一只臂,长枪更是被斩的出现了丝丝裂纹,几乎要寸寸断裂一般,在他的身边,二师兄中的斧钺被削掉了半截,而三师兄中的一双巨锤,这个时候,也只剩下了一对锤柄……

    这三人不比周良好到哪里。

    他们身体已经被鲜血浸透,身上的战铠四分五裂,只能勉强保护住身体的要害部位,也不知道周良的血液,还是他们自己的鲜血,将青蓝紫三色道袍染成了血红色,三个人简直就像是刚从血池里面走出来一般,浑身血浆滴答滴答流淌,裸露在外的肌肤更是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二师兄腰腹之间一道刀痕,几乎将他整个人一斩为二,三师兄脸面上一道血痕,从眉心直到下巴,深可及骨,差点儿整个脑袋就被劈成了两半……

    打到这个时候,四个人都打出了真火。

    周良整个人简直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般,到处都是破碎的血肉,全身上下除了脸和裆部之外,就没有一寸完整的皮肤,第六层的恢复能力,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开始变缓,伤口愈合的速度,跟不上破损的速度了。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我们三人,就算是耗,也要耗死你!”

    女真三皇的大师兄,喘着粗气道。

    他们三人也没有想到,战斗居然会如此的惨烈。

    眼前这个少年,道家真气修为明明不如自己其中的任何一个,但是却如同拥有不死之躯一般,多少长枪洞穿了他的身躯,但是转眼之间,却又飞快的愈合。&lt;&gt;

    虽然先天道灵境界之上的生灵,体质已经彻底改变,拥有数百年寿命,百病不侵,愈合能力惊人,尤其是道皇境界的伤愈能力更是惊人,但是和这个少年比起来,却还差了无数截。

    更为恐怖的是,这个少年的领悟能力,竟然连他们的功法都可以捕捉。

    战斗进行到现在,原先一出就可以在这少年的身上留下伤痕的的秘传功法,现在已经丝毫无法再对他形成威胁,而他中施展的那一套极为简单的招式,却是越来越诡异莫测,明明是极为简单的招式,却仿佛是蕴含着无尽奥义一般,令自己等人无法招架。

    这个少年,就仿佛是一块含有杂质的铁块一般,在这场战斗之中,不断地蜕变,不断地磨砺,一丝丝的杂质从他的体内被击打出,正在逐渐朝着百炼精钢的方向发展。

    “是吗?耗死我?你们还有多少血,可以流?”

    周良剧烈起伏的胸膛逐渐平稳下来。

    中的和经历了无数次的撞击,竟然连一丝的伤痕都没有,刃身表面的原始纹络逐渐清晰起来,在周良剑之天道和刀之天道的滋润之下,两柄巨刃仿佛是发生了蜕变一般。

    痛快地战吧!

    周良化作流光,重新又冲了上去。

    ……

    张猛飞依旧在焦躁的等待。

    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过,眼前的妖雾谜团依旧如同它刚开始出现时候的一般。

    对于张猛飞来,时间仿佛是过了一个纪元。

    小银猴也有点儿不淡定了:“这么长时间?特么的,周良这祸害千万别死在里面啊!不然让我哪里再找一个这么大方的主人,天天供得起极品灵石给我吃啊……”

    张猛飞忍不住对这灵猴怒目而视。

    灵猴语一窒,旋即跳着脚怒道:“瞪我干什么?你小子别忘了是谁拼死把你带进‘万灵战场’,又是谁一次次背着你飞出荒妖的利爪,还是谁一次次……”

    张猛飞顿时低头。

    周师兄养的这只灵猴虽然不靠谱,但想来它对周师兄的感情,绝对不会比自己少,因为没有任何一只其他宠物会像这只灵猴一样,把周良的话当做是法旨一般,一路上拼了命地来保护自己,有几次为了自己,灵猴差点儿被荒妖直接塞进嘴巴里吃掉。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一直又到了太阳落山。

    就在张猛飞和灵猴两个家伙坐立不安的时候,空间传来微微的震荡之声,眼前的魔气迷雾疯狂地激荡沸腾了起来,然后迅速地变大,隐隐有绝世荒妖的呼啸之声传出来,接着异变突生。

    就看一团最浓的妖雾散开。

    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一步一步从雾气之中走了出来。

    “周师兄!”

    张猛飞又惊又喜,一眼认出这个血人,正是周良。

    “他师娘的,周良你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血有多补吗?都给我都给我,别浪费了,嘿哈哈……”小银猴一惊一乍地跳到周良的身边,粉红色的嫩舌伸出来就在周良的脸上脖子里舔了起来。

    它跟在周良身边这么长的时间,自然知道周良经历了那些奇遇,周良身体之中的血液,蕴含无尽的力量,简直要比斗皇、道尊的血液还大补啊!

    “妈的,死猴……”

    被那舌头舔在伤口很疼,周良拎着它的脖子,把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甩了出去。

    “周师兄你没事吧?”张猛飞检查周良身上的伤痕,被吓了一大跳。

    只见周良浑身密密麻麻的伤痕血肉模糊,找不出一块完整的皮肉,一条腿差点儿被从大腿根部直接砍掉,胸腹之间两个交叉的伤痕像是十字一般,剖开了他的骨骼,几乎都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了,好在周良身上的生机,依旧强大旺盛,没有丝毫衰弱减退的迹象,这明伤势看起来虽重,但实际上并不致命。

    事实上周良此时的状态也很好。

    “哈哈,没事,这一战划算,太划算了……”周良哈哈大笑。

    与一战的确是让他获益匪浅,许多以前只是在幻想之中的功法,都得到了印证,周良相信,如果再来一次,自己绝对不会这么狼狈。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对于修真功法和道家真气运用的理解,经此一战飞速提升,尤其是剑之天道和刀之天道,在最后关头尽然又有突破,终于进入了三成剑之天道和三成刀之天道境界,他现在需要闭关,好好体悟这一战所得。

    身后魔气翻滚,周良捏出一个印,清喝一声。

    无尽的魔气开始急骤压缩,最终化作四屡没入了四个方位悬浮着的那四颗巨妖心脏之中,旋即四颗心脏化作流光没入到了周良的掌,魔气散开,三道已经昏死过的血肉模糊的身躯,无意识地朝着下方坠落下。

    周良一挥手,三道力量将他们拽了回来。

    以道纹封印之法,再次将三人体内的力量封印,周良终于感觉到了一阵疲倦,他转身对张猛飞道:“让飞船朝着东方行进,若是遇到大江大河,看到岸边有茫茫苇荡湿地,就暂时停下来,这三个先别让他们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审问他们。”

    张猛飞答应一声。

    周良转身进了船舱之中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密室,开始闭关。

    ……

    时间一天天地过。

    转眼就又是半个月流逝。

    女真三皇已经从重伤昏死之中醒来,伤势缓缓地恢复,但是一身实力却被周良封住,被囚禁在船上,老老实实地待着,之前那一战的确是彻底打掉了这三人身上的傲气和锐气,也不敢胡闹。

    周良其间曾经出来过一次。

    在观察了纳兰若曦的状态,然后又加固了身体之中的封印之后,他又返回密室闭关,张猛飞能够感觉得到,周良的表面实力似乎未曾增长,但是给人的感觉,却越发的深不可测。

    这一日。

    风和日丽。

    终于飞到了一片水泽的上空,下方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苇荡,湿气极重,泥沙翻滚,隐隐有奇异的兽人出没,空气之中的水灵气极为充沛!

    张猛飞叫醒了闭关的周良。

    “好一片大泽!”

    周良站在甲板上朝下看去,也不由得赞叹。

    这片水泽云蒸雾罩,苇荡一目千里,碧波如潮,朝下看去,只能听到水声淙淙,却被各种植物遮盖了水面,其间各种珍禽异兽触摸,时而水柱冲天,一头巨大的未知名的荒妖露出身体一部分,便如山岳般雄伟,冲天而起的水气,使得周围方圆千里之内水灵气都异常活跃。

    “要不要降下去?”赵伦问道。

    “下降到离水面五百米的距离,一旦有任何不对,立刻腾空。”

    周良说着,自己率先冲出了甲板,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下方水面俯冲,庞大的灵识如同潮水一般辐射出去,将周围五十里范围全部都笼罩在内,他首先要确定,这片看似平静的水泽之中,到底有没有潜藏着可怕的荒妖。

    结果比想象中的好一些。

    虽然发现了一些体积极为庞大,但是却没有多少凶性的庞然大物,但实力都不算高,对于自己一行人威胁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