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57章 激烈交手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无法在空中和敌人交战。

    他修炼的是上古功法,可惜功法的强横也无法让他凌空飞度,毕竟他体内的道家真气修为也只是大道师而已,一旦离开了这艘飞船,他就像是石块一样,直接从天空中坠落下去了,无法保护飞船,而如果在船上交战的话,一旦无法控制力量,破损了战船,也会危及到纳兰长老的安全。

    “周师兄如果面对这种情况,他一定能够想出办法来吧?”张猛飞有些犹豫,脑海之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起到实际作用。

    对面。

    “怎么?你小子耳朵聋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三师兄略带恼怒地道。

    就在这时——

    “呵呵,我知道你是谁,可你知道这艘船是谁的吗?”一个略带戏谑调侃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三位那什么皇子,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你还是那么自我感觉良好的令人讨厌啊!”

    三师兄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声音真的是太熟悉了。

    霍然转身。

    他们看到了那张令他们如同噩梦一般的脸。

    “是你?!”三师兄微微一愣之后,突然开心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啊哈,真的是太好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遇到你了,这可真是天随人愿,小子,今天你死定了,我要撕碎你。”

    周良微微一笑,道:“看你这么开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好朋友呢!”

    “周师兄,那边的事情解决了?”见周良终于安全归来,张猛飞心中松了一口气。&lt;&gt;

    周良点点头。

    这一幕看到的眼中,三人都笑了起来。

    三师兄哈哈大笑道:“原来这艘船是你的?好,哈哈,今天咱们新账老账一起算,嘿嘿,这里可没有什么上古道纹阵法,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从哪里借到力量?”

    周良的目光在这三人身上掠过,发现他们的实力,比之下相见的时候,又有所增长,不过却没有自己增长那么多,看来他们在之中也有奇遇,不过毕竟道家真气修为到了道皇境界,每增长一层境界,都非常困难。

    “我猜你们三个,是得到了王朔的消息,特意赶过来的吧?”周良突然开口道。

    “你……怎么知道?”同时一惊。

    周良心中更有把握。

    他摊开掌心,出现一个银色的精致指环,微笑道:“看看这是何物。”

    不看则罢,一看心中顿时狂跳不已,大师兄失声惊呼道:“这是王兄的贴身储物指环,这……它怎么在你的手中?难道……不可能……”

    周良微笑道:“你猜的不错,王朔执迷不悟,执意与我为敌,已经被我一刀斩了。”

    小银猴也极为配合地人立而起,站在周良的肩头,回味无穷地道:“特么的,那个王什么的小子的神魂很好吃,不知道这三个小子的神魂味道如何……周良,何必啰嗦这么多,赶紧挂掉这三个家伙,他们身上的宝贝归你,神魂归我,如何?”

    三人顿时有些惊疑不定。

    这小子的实力只不过是道王二层而已,王朔却是半步道宗境界,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如同蝼蚁和神龙之间的距离,他怎么可能击败王朔这样的剑修高手?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王朔的贴身储物指环为何在这小子的手中?

    他们三人和王朔早就相识,也算是有一些交情,知道这个赤铜指环的贵重,里面存储的都是王朔毕生收藏的各项奇珍宝贝,别人根借不到,王朔从来都是贴身携带,除非他真的死了,否则指环绝对不会落入外人的手中。&lt;&gt;

    “大师兄,这小子身上有一股邪性,不得不防……”的二师兄有些心神不定。

    “难道真的被这小子斩了?”三师兄也有些拿捏不定:“这小子不会是在唬咱们吧?”

    一时之间,三人有点儿骑虎难下。

    “连上天都要安排我们再次相见,这一回,我不收了你们,真的是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啊!哈哈哈……既然你们三个还没有长记性,我身边正好缺几个仆人,你们三个什么皇朝的皇子,身份正好,也不会辱没了我,哈哈,都给我留下来吧!”周良哈哈大笑,手中捏出一个奇异的手印。

    顿时,四周虚空,天地顿变。

    天地景象变化!

    四颗闪烁着奇异光彩的球体,突然出现在了东南西北四方。

    滚滚的魔气从球体之中弥漫出来,让天地似乎是回归到了混沌状态,前后左右上下全部是迷雾,一眼看不到百米之外,可怕的魔气简直犹如实质,裹着人的身体犹如陷入了粘稠的沼泽之中,仿佛是瞬间置换到了另外一个诡异空间之中,原只在几十米之外的飞船,也彻底消失不见!

    “这是……”

    “阵法?”

    感觉到了一阵阵悸动。

    那四颗发散着奇异光彩的球体,让他们感到了一阵阵危险。&lt;&gt;

    周良的身形缓缓地从迷雾之中走出来,行走在虚空,如同行走在地面一般,声音之中流露着一丝丝的清冷,道:“二十多天之前,六千里之外的一处峡谷水潭旁边,你们追杀过一个我心云宗的弟子,他现在是生是死?”

    赵伦等人在那峡谷瀑布水潭旁边发现了一件心云宗男弟子的内衫,而周良后来巡查,又发现了的气息,所以这个事情必须搞清楚,不论那个心云宗弟子是生是死,都要知道下落。

    “二十天前,峡谷水潭?”大师兄微微一愣,冷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良怒道:“我在那里,发现过你们的痕迹,还想抵赖不成?”

    的三师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大声道:“不错,我们是去过那个地方,不过可没有发现什么心云宗的弟子,连个活人都没有发现,那日只不过是遇到了一头火系荒妖,我们兄弟出手,得到了一块……”

    没有遇到心云宗的弟子?

    周良一直仔细观察这三人的表情和神态,发现这句话不似作伪,再想想自己当日的发现,虽然在空气之中感觉到了的气息,但是却并没有双方战斗的直接证据……难道说当真并没有见到那位心云宗的弟子?

    “堂堂女真三皇,自称血脉尊贵,怎么,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吗?”周良再次试探。

    “呸!本皇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杀你一个什么狗屁为心云宗的弟子,如同杀一条狗一样,杀了就是杀了,没杀就是没杀,皇怎么会推诿?”三师兄是个爆性子,当即大怒道。

    看来他们是真的没有见过那位心云宗弟子了。

    周良心中做出了判断。

    这倒是让他心中的杀意,稍微减退。

    四周浮现出的那四颗光球,正是周良击杀的三头六臂巨猿、蟹身人首巨怪等四头绝世荒妖的心脏,以封印起来,然后依照阴阳老人传授的办法,略微炼化,可以依靠这四颗心脏之中蕴含的可怕妖力,配合道纹,布置一个小世界阵法,将一切都隔绝出来,堪比域外战场。

    周良也是前几日才彻底完成掌握了这个小世界阵法。

    原这个小世界阵法,是作为对付王朔的底牌之一,万一在古城兵站伏击王朔不成,就要依靠这个手段,来击杀这个通天剑派的剑修,好在古城兵站一战极为顺利,却在返回的时候,看到女真三皇出现在了旁边。

    之前周良实际上早就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现身,而是悄悄在将这四颗绝世荒妖的心脏放置了四周虚空,激发其中的力量,以此为媒,开启了阵法,正好一举困住了这三个强敌。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周良双手在虚空之一抓,和这两柄目前他使用的最为熟悉的巨兵,缓缓地出现在手中。

    剑身一层白霜寒气缓缓缭绕,刀身则是炙热的黄色火焰弥漫,两种相生相克的力量同时出现在周良的身体,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炙炎,银色和金色相印成趣,交织衍生第三种元气,犹如仙人、犹如魔鬼一半的气息,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周良战意高昂。

    女真三皇知道多说无益,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三人清喝声中,各自穿上了战铠,灼灼生辉,分为青蓝紫三色,造型流畅华贵,犹如皇者之铠一般,大师兄手中一柄青色长枪,二师兄则是蓝色斧钺,三师兄的法器却是紫色双锤,刺目的道家真气光焰从他们的身躯之中弥漫出来,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半,道皇境界的高手,道家真气在体内犹如液体一半流淌,运行速度极快,可以凝聚道袍法器,堪比道器神铠。

    周良一扬手。

    嗤!

    一道炽热之意,在挥动之间,无形无质地分开天地。

    “剑之天道?”

    大师兄惊呼一声,身形暴退。

    与此同时,二师兄和三师兄却是瞬间上前,手中的法器横在当胸,微微一震,瞬间扩大了数十倍,犹如四道钢铁城墙一般挡在三人之前,电光石火之间,叮地一声轻响,两人的身形如遭电噬一般,齐齐倒退。

    斧钺和双锤恢复原来大小,表层出现了一个细细的白痕。

    “杀!爆影枪芒!”

    爆喝声之中,大师兄身形从两位兄弟身后闪现,瞬间出招。

    青色长枪一枪刺出。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四空之中,尽是枪啸之声。

    周良凝滞虚空。

    巨剑斩出,正是之招。

    是《彩虹七式》之中唯一的一招守招,脱胎于张三峰的,也融合了大燕修真国其他一些门派的守成之招,可谓是攻中蕴含守意,守中却又暗藏杀机,是彩虹七式七招之中转承之招,花费了周良最多的心思心血。

    叮叮叮叮叮叮!

    暴雨梨花一般的金属撞击之声连绵不绝地响起。

    密密麻麻的枪影飞刺,被巨剑一一封堵在了身前,千朵万朵青色寒星尽数在周良的身前绽放,周良灵识催发到了极致,一一捕捉那枪影刺芒,巨剑化作一道白光,挡在身前。

    “每一枪蕴含的力量,相当于道皇境一层的全力一击……”

    “韵律……节奏……好快……”

    “好快……要挡不住了……道皇级别的功法,果然是不可小觑……”

    周良身形不得不不断倒退,剑式,逐渐不能完全挡住那快如闪电一般的枪影刺芒,一道道戳爆了空气的道家真气枪影,简直要撕裂一切,在身边闪电般幻化消失,周良在施展的同时,不得不依靠身法来闪避……

    噗噗噗!

    周良身上爆出几团血花。

    他终究还是威能彻底封堵住这闪电一般的枪花。

    心念一动,立刻施展从那块黑色小蛇体内夺得的之中蕴含着的神通,周良瞬息出现在了另外一侧,躲开了这次突袭。

    “毕竟还只是蕴含大燕修真国一些门派招式的菁华,我自己的眼界有限,未曾见识过大燕修真国之外超级大派的功法……《彩虹七式》,还远远没有达到大成境界!”周良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腹之间三个拳头大小的血洞,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彻底封住大师兄的杀招。

    不过这也正是周良的目的之一。

    他封住四周,就是要好好和这三位中段道皇境界的高手正面厮杀一场,真正见识一些超级大派的功法,因为之前在之下和这三人战斗,是依靠着地下上古道纹阵法的力量,完全以力量压制性的胜利,而和王朔的两次交手,又是在王朔的实力被古城兵站原始道纹压制之下获得了胜利,王朔一身剑道功法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施展。

    这唯有的几次和真正高手的对撞,都有取巧的成分。

    对于周良来说,也没有什么借鉴的经验。

    唯有现在,对于周良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与超级天才交手。

    刚才电光石火的瞬间,虽然在大师兄的长枪功法之下受了伤,但是周良的收获却也巨大,可以洞察先机,也可以让周良把握稍纵即逝的机会,很多功法,只看一遍就可以参悟其中奥义,那一招给了周良极大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