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56章 冤家路窄
    从第一时间果断选择逃,到发现逃不了之后立刻果断地选择战斗,王朔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为和名气而有所顾忌,不怕被人笑话,拿得起放得下,是一个枭雄一般的人物,可惜如今只能困兽犹斗。

    “是你自己太贪心。”周良左手刀右手剑,一步一步逼近。

    没错,如果不是王朔心中一直挂着那一角地图的话,他也不会落入这个陷阱,可惜今天的这个局面,王朔当真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他不知道耶律楚才没有死,不知道耶律楚才已经将地图的事情透露给了周良,只恨当初因为战败走的太过于匆忙,没有第一时间带走那青玉石碑,所以明知道是个坑,他也得跳下来,否则一旦错过,就会成为门派的大罪人。

    “那就战吧!”

    王朔深呼吸一口气,心念一动,身上突然浮现出一套水蓝色的道袍,仿佛是一层薄薄的水层一般覆盖了他的全身,只露出双手和面部位置,光华流转,有一种奇异的气息,竟然是一件宝器级别的防御道袍。

    咻!

    周良抢先出手。

    像是王朔这样的人物,身边有一些宝器之类的杀手锏,在周良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一点儿都不意外。

    “屠龙”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如梦似幻,一出手就是刀之天道。

    叮!

    王朔手臂上的蓝色道袍光华延伸出来,化作了两柄连在手臂上的飞剑,反手一磕,一声毫无烟火气息的金属撞击声音,“屠龙”和蓝色飞剑瞬息分开。

    王朔身形巨震,后退。

    在肉身的力量方面,尽管有着宝器级别道袍的增幅,他依旧不是周良的对手。

    周良欺身急进,“彩虹七式·横斩”再度出手。&lt;&gt;

    “《通天剑》!”王朔清喝,手中的连体蓝色飞剑,在架住了“辟邪”巨剑的同时,骤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迸发出一道细微的剑光,电光火石一般朝着周良的眉心点射过去。

    “猴!”小银猴随手深处一爪子,像是抓碎纸片一样抓碎了这一道剑光。

    “这怎么可能……”王朔眼珠子都快要迸出来了,在他微微一愣之间,已经被周良的“屠龙”巨刀拦腰斩中。

    轰!

    他整个人直接被轰在了大殿石墙上面。

    “噗……”张口喷出一道鲜血,王朔顾不上再说什么,背部发力,第一时间从墙壁塌陷中挣脱出来,侧身急闪,就在同一时间,周良“彩虹七式·刺斩”之招威力迸发,“辟邪”飞剑已经刺在了他之前撞击的地方。

    只不过是电光石火的交手,他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

    王朔心中的震惊难以掩饰,他不可思议的发现,相比较十多天之前,这个对手的实力又有了疯狂的增长,给自己的压力远超当日,如果不是面孔分明没有改变,他真的以为自己现在对上的其实是另外一个人。

    “可怕的修为提升,恐怖的天才……”

    王朔身形急退,再次间不容发地闪开了拦腰斩来的那一道剑之天道之光。

    “我们或许可以停手谈一谈……”王朔大喝。

    周良没有停下来。

    他面无表情,刀剑齐施,屡屡刀光和剑芒,有着摄人心魄的迷惑之力,在虚空之中卷起一层层雾气状的波澜,使得整个大殿之中都被这可怕的刀剑之意所笼罩,仿佛要绞碎一切。&lt;&gt;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抓那些人族门派弟子吗?”王朔一边竭力躲闪一边做着争取。

    他心中当真是憋屈的要滴血。

    想自己堂堂半步道宗境界的高手,又激发了门派赐予的宝器,想不到竟然被这个小白脸仅仅依靠肉身之力和刀之天道、剑之天道压制的如此狼狈,可恨这古城兵站的原始道纹的压制是在太强,自己一身道家真气不足争产水准的一半,否则若是真正激发出“通天剑袍”的威力,足以顷刻间横扫周良。

    周良心中一动。

    他也曾困惑,为什么“通天剑派”的人,要抓五六个其他门派弟子关起来,如果说是为了杀人夺宝,不必这么麻烦,当时直接斩杀了,却偏偏要关在地下水牢之中,仿佛是在豢养家畜一般,似乎是为了某种用途。

    不过对这个秘密的好奇心,无法压制周良心中的杀意。

    那日当王朔说出要****纳兰若曦到死的话之后,周良就没有打算让这个阴狠暴虐的剑修活着离开“万灵战场”的打算,更何况他现在必须杀人灭口,不能让外界的“通天剑派”这么快就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毕竟是庞然大物一般的门派,周良暂时还惹不起。

    “你……不要逼人太甚!”王朔快要被逼急了。

    周良不为所动,招式如电,施加连绵不绝的压力。

    王朔再一次被斩中击飞。

    “通天剑袍”开始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缝。

    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的神秘莫测,完全超出了一般招式的范畴,每一次攻击都无法捉摸,仿佛暗合天地日月的变换轨迹,大道至简,羚羊挂角一般无迹可寻,配合周良大巧不工却又无懈可击的斩式,王朔尽管闪电般山壁,但是却依旧连续中招。&lt;&gt;

    他已经是口鼻喷血。

    “通天剑袍”纵然是宝器,但是没有足够道家真气的支撑,依旧无法隔绝那巨大的震荡之力,王朔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骨骼在一点点的破碎。

    他脸色一变再变,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快住手……听着……听我解释……我也不是有意为难你师姐,而是因为,想要点燃那神秘遗迹之中的道纹阵法的仙火,就必须要有人族鲜血和骨肉作为祭献,否则会遭受反噬,这个秘密我告诉你,你尽管可以拿着那地图找到神秘遗迹,点燃道纹阵法仙火……我们……我们互不相欠……”

    原来如此。

    怪不得“通天剑派”的人,会抓其他门派的人豢养起来。

    心中最后一丝疑惑揭开,周良双眸清明,战意更炙,出手毫不留情。

    “你……欺人太甚……这是你逼我的……拼了……”

    王朔眼见今日无可幸免,眼中戾芒闪烁,突然爆喝一声,不退反进,“通天剑袍”从身体上脱离出来,表层的力量灵气变得狂暴起来,他拼着被周良“彩虹七式·刺斩”命中,整个身躯几乎被一斩为二,终于靠近到了周良的身边。

    轰!

    一股恐怖之极的元气爆炸在大殿之中产生。

    周良喉头一甜,身体倒飞出去。

    整个大殿瞬间被这恐怖爆炸掀掉了穹顶,碎石飞溅,外面的阳光照射进来,周良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无数柄利剑刺中,一种奇异的异种道家真气在轰破了护体道家真气,窜入到身体道家真气通道大肆破坏,如同刀割一般剧痛!

    身体表面,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而王朔当场被炸得四分五裂,白骨乱飞,显然是活不成了,不顾一点蓝色荧光,在他头颅破碎之前,从眉心里飞出来朝着大殿之外急速逃逸——

    好一个杀伐果断的王朔,眼看逃生无望,也不再苦苦挣扎,居然想要保住一丝神魂,留下重生的机会,这个选择当真是果断至极,周良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痛快地兵解,想要阻拦之时,却眼看已经跟不上……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周良耳边突然响起小银猴的欢呼声。

    “嘿,好可口的样子啊……”

    只见一道白色流光闪过,小银猴兴高采烈地嘴里叼着那一缕蓝色光团返回过来。

    王朔是半步道宗境界的高手,神魂牢固,隐隐有了一丝自主意识,这个蓝色光团,外表看起来犹如一个小光人一般,面目倒也清晰,正是一个小了无数被的王朔的样子,他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发出又惊又怒的嘶吼,疯狂挣扎想要从小银猴的嘴里挣脱出来……

    可惜小银猴这个灵猴却偏偏是神魂的克星,连西敏寺遗迹之中的远古高手神魂,都被它几爪子撕扯吃掉了,何况是王朔?

    小银猴嘴里叼着这光团,就像是叼着一块实物一般,白晶晶的小虎牙咬住小光人,口水哗啦啦地流出来,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周良。

    周良点点头。

    “嘿,哈哈,开餐了,我的最爱!”小银猴欢呼一声,几下就嚼碎了王朔的神魂,如同吸饮琼浆一般,哧溜一声吸进了肚子里,打了一个满意的饱嗝。

    周良缓缓呼出一口浊气,运功疗伤。

    刚才这一场猝不及防的爆炸,不仅仅蕴含了王朔一身被压制的半步道宗境界的道家真气,还包含了那件天蓝色的宝器的元气,极为可怕,就算是正面撕碎一尊道宗境界的高手,也不是不可能,若是换在以前,周良这下子只怕也得缺胳膊断腿,不死也得重伤。

    好在半个多月之前融合了造化神玉,身体强度大增,且凝练出了模糊道纹的骨骼,正好是胸腔正面的二十根,正面承受了这恐怖的爆炸冲击波,周良的胸腹之间看起来血肉模糊,但实际上都是一些皮外伤,骨骼之上只是略微出现了一些极为细微的裂缝,稍微修养调息便可以恢复,算不上是重伤。

    “这次还是有点儿大意了啊!将王朔引诱进了陷阱,天时地利人和,我都占据了,但还是被他差点儿脱逃,我还是缺少和真正的高手对战的经验啊!”

    周良心中思量,总结这一战的得失。

    胸腹之间的伤势,正在一点一滴的恢复。

    那些模糊破碎的皮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不用到一炷香的时间,原触目惊心的伤痕全部都长好,新生的皮肉晶莹白皙,如同初生婴儿一般光滑无暇。

    周良如今是第六层境界,所谓天地一体,是指一切存在于他身体之中的元气和物质,都将遵守他的身体内部逐渐生成的自主天道,所以那些侵入体内的异种元气,几乎是在一念之间,就被周良排出了体外,稍微运转道家真气,温润调养,身体表面最后那一道道斑驳的血痕很快就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此时,整个大殿已经彻底坍塌,一片狼藉。

    周良没有急着离开。

    灵识放开,犹如潮水一般四下辐射,仔细扫描,在周围一阵搜寻,周良很快就发现了王朔随着携带的一些空间道具——一枚赤铜打造的储物戒指,还有几个形状不一的的空间容器,以王朔的身份,里面应该都储藏着价值不菲的宝贝。

    可惜的是那件天蓝色的宝器道袍已经彻底爆裂了,无法还原。

    目光落在青色石碑上,周良想了想,直接一掌将其击碎毁坏。

    确定再无疏漏之后,他带着小银猴,化作流光离开。

    ……

    ……

    “哈哈,小子,是你的运气,本皇看上你这艘飞行法宝了,这是你的荣幸,赶紧献出来吧!”

    身穿黑色紧身道袍的三师兄,目光牢牢地盯着眼前的银色飞船,露出一丝惊艳,他见识过许多的飞行法宝,但是向眼前这艘一般造型别致的飞船,还是第一次,那银灰色的金属光泽犹如梦幻一般,让向来眼界极高的他,也不由得心中动了一丝贪念。

    在他的身后,同行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并肩而立,没有说话。

    对面。

    船头张猛飞握着黑色战刀,横刀而立,黑发在风中凌乱飞舞,一句话不说。

    今天的运气不怎么好,周师兄去伏击王朔还没有回归,自己这边就遇到了三个麻烦。

    张猛飞脸上的神色不轻松。

    他并不怯战。

    对面三人乃是道皇境界的高手,就算是以一对三,他相信自己也有一战之力,的奥义自有其特殊之处,即便是面对围攻,他也有反击破敌之法。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无法在空中和敌人交战。

    他修炼的是上古功法,可惜功法的强横也无法让他凌空飞度,毕竟他体内的道家真气修为也只是大道师而已,一旦离开了这艘飞船,他就像是石块一样,直接从天空中坠落下去了,无法保护飞船,而如果在船上交战的话,一旦无法控制力量,破损了战船,也会危及到纳兰长老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