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54章 太玄十二星
    对于许多曾经人峰的弟子来说,纳兰若曦都是一个仙子一般的存在,几乎每个人都得到过这位温柔耐心的传功长老的教导,或许很多人并不喜欢灵草方面的知识,但是却都极为敬佩纳兰长老这个人。

    尤其是张猛飞,他在修真方面的天赋低劣,为人又沉闷寡言,因此很多其他门类的传功长老都并不喜欢他,唯有在灵草丹药方面,张猛飞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他踏实认真的风格,为纳兰若曦所欣赏,多次被提出表扬……

    在张猛飞关于心云宗的记忆之中,有两个永远闪烁着光彩的片段,其一是周良,另一个就是纳兰若曦。

    没想到再次相见,他所尊敬如同天人一般的纳兰长老,居然处于这种糟糕的状态之中。

    周良也没有隐瞒,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详细地说了一遍。

    “花大虫……死的早算他幸运。”张猛飞的声音沉重能够拧出水来,眉目开合之间,有一种屠刀一般的犀利,一字一句地道:“好,通天剑派,我记住这个名字了。”

    周良暗暗一窒。

    这一刻的张猛飞,有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仿佛是一柄骤然绽放出绝世光芒的神刀一般。

    过了这么长时间,那个昔日唯唯诺诺、沉闷寡言的了张猛飞,终于变了啊!不仅仅是实力提高了,连性格也变得犀利起来,说话之间,会流露出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自信和霸气,也许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经历了很多游走在生死线上的磨砺,也看遍了这个冰冷世界高手为王、适者生存的的残酷吧!

    周良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朋友,做的并不合格。

    因为张猛飞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什么,自己并不知道。

    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周良道:“你来的正好,王朔还在城外,我正在想办法把他引出来,找个机会先解决了他。&lt;&gt;”

    张猛飞重重地点点头:“我听周师兄的。”

    不论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张猛飞唯一不变的就是对周良的信任和崇拜,如果此时周良让他去送死,只怕张猛飞也会毫不犹豫地赴汤蹈火。

    两人正在说这话,突然外面传来了耶律楚才慌慌张张的声音。

    “主人,主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周良微微皱眉,和张猛飞走出来。

    只见耶律楚才一脸仓皇惊恐的声色,飞奔过来,声音颤抖地道:“有……有……有人闯进了城里……是……是王朔的帮手,还是太玄宗……这回……糟糕了……”

    “慌什么,王朔自己不敢来,他手下的喽啰有什么可怕的?”周良道:“来的正好啊!省的我再去像是挖老鼠一样找他们了。”

    话音落下。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鼓掌声从远处传来。

    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道袍、雍容华贵的俊秀少年,一步一步从远处走来。

    这人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皮肤白皙如女人一般,边走边轻轻地拍着手掌,脸上带着戏谑讥诮的微笑,道:“好,说的好,看来王朔说的不错,你们真的是狂妄到了极点,扬言要横扫北域一切天才,连我太玄宗也不放在眼里,好啊!说实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像是你们这样不知死活的东西了,看来王朔说的没错,你们真是狂妄到了极点。”

    “就是这个神经病?”周良看了一眼耶律楚才。

    “是,就是,他是……”耶律楚才对于这个年轻人似乎极为恐惧。&lt;&gt;

    “你就是那个通天剑派的叛徒吧?果然是邋遢下贱,呵呵,通天剑派的那些老鬼,自命不凡,自以为驾驭门派之术天下无双,一直以来妄图问鼎大辽修真国第一剑修门派,教出来的弟子,却还有如此下贱的叛徒……”说到这里,那华服美少年看了一眼周良和张猛飞,一脸的盛气凌人,微笑更显不屑,道:“而且居然被两个边塞贱蛮收服,真是丢了大辽修真国所有剑修的脸。”

    耶律楚才被如此羞辱,却也只是低下了头,不敢说什么。

    “好了,你告诉这两个蛮子,我到底是谁。”华服美少年对耶律楚才道。

    “是,是……”耶律楚才不敢丝毫还口,凑到周良耳边,低声道:“主人,他是大蒙修真国太玄宗的弟子黄庭玄,大蒙修真国新秀榜上录了名字的天才之一,已经是道宗级别的高手,实力还在王朔之上……”

    大蒙修真国?

    北域第一大国的大蒙修真国?

    周良现在已经知道,大蒙修真国的疆域面积,几乎是整个北域的四分之一左右,堪称磅礴,一百个大燕修真国合并起来也不如大蒙修真国面积,这样的国域之内,藏龙卧虎,高手如云,出现一些惊采绝艳的人物,完全有可能。

    虽然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号,但看耶律楚才这种惊慌的表情,只怕这个黄庭玄的来历,真的不简单。

    “小子,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黄庭玄一脸的倨傲。

    他在等待着周良等人惊慌失措服软的表情。

    但是——

    “猛飞,替我打发了他吧!纳兰长老的恢复,需要安静。&lt;&gt;”周良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转身重又回到了大殿之内,接下来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可没有功夫理会这些不知死活秀优越的它国天才们。

    张猛飞点点头,一步一步走向黄庭玄。

    黄庭玄倨傲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旋即又化作了恼怒。

    ……

    ……

    半个时辰之后。

    古城兵站之外一艘废弃古船上。

    “王朔,这个混蛋,竟敢利用我?”鼻青脸肿,一身青色华袍破破烂烂犹如乞丐一般的黄庭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拼死从城里逃出来,像是一只受伤了野兽一般,发出愤怒的咆哮。

    轰!

    他一脚踏在古船甲板上,踩碎了几块原始道纹加持的飞船木板,可见心中是何等的愤怒。

    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黑壮野蛮人给打的落花流水。

    这真是一个极端的耻辱。

    咽不下心中这口恶气,但是黄庭玄却也没有勇气返回古城再战。

    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小子,实力竟然是那样的恐怖,他似乎是修炼了一种很诡异的炼体功法,越战越勇,到了最后,从那小子身体之中迸发出来的奇异怒吼,犹如千军万马咆哮一般,浑身的血气都燃烧了起来,让黄庭玄觉得,自己好像是在面对一座燃烧的神山,一头来自于修罗地狱不肯死去的恶魔一般。

    那个杂碎王朔,故意在阴我。

    他一开始就没有告诉自己,古城兵站之中的原始道纹,可以压制修真者道家真气修为,也没有告诉那两个少年的肉身之力堪比绝世荒妖,只说是两个边国实力弱小的野蛮人,让自己一时大意,吃了个大亏。

    借刀杀人。

    现在仔细想想,今天上午自己和王朔无意之中相遇,这个该死的剑修的一番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的话,分明是故意在激自己去和那两个少年去作对……这个阴险的家伙,分明是故意让自己去送死啊!是了,他自己败在了那两个少年的手中,自知不敌,却让不知真相的自己去送死,他这么做……

    黄庭玄不是傻子。

    他很快就想清楚了王朔这么做的原因。

    一旦自己死在了那两个少年的手中,那大师兄他们,一定会出手为自己报仇……那个杂碎,是想要借刀杀人啊!

    好在今天最后的生死关头,大殿之中传出来那白脸少年的声音,阻止了黑脸少年的追杀,否则自己今天,还真的说不定就陨落在了这个小小的古城之中,大师兄说得对,世上高手万千,高手如云,如果太嚣张,很容易招惹到一些惹不起的存在,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

    心中虽有不甘心,但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之后,黄庭玄却更恨王朔。

    正面对决输给了他黑少年,他心中也有些服气,毕竟一切都光明正大,对手没有阴人。

    而王朔却是背后耍坏插刀子。

    “王朔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去找大师兄他们了……我得赶紧回去,免得大师兄他们被蒙蔽了,去找那俩蛮子报仇……”黄庭玄转身要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来,在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身新衣服换上,又取出一面极为精致的古铜法宝镜子,仔细地梳洗打扮了一番,重新恢复了之前华服翩翩美少年的形象,这才化作流光离开。

    “想我黄庭玄是何等风流倜傥,号称大蒙修真国十美男子之一,无数女修追捧,今天居然被人打成了猪头……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我被两个乡下蛮子打的这么狼狈……妈的,太丢人了!”

    ……

    ……

    “周师兄,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

    张猛飞不解地问道。

    这场战斗,他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有绝对的把握击杀那个臭美倨傲的太玄宗天才,但是最后关头,却被周良出言阻止了。

    “根据耶律楚才所言,太玄宗和通天剑派关系并不紧密,所以他们和纳兰长老的事情无关,且听其言观其行,我觉得那黄庭玄似乎是上了当,被王朔骗到这里来的,他甚至都不清楚这古城对于道家真气修为的压制,如果杀了他,等于是对上了太玄宗,只会为我们增加强敌,到让王朔的诡计得逞了,教训一顿,放他走就好了。”

    周良若有所思地道。

    张猛飞点点头。

    “准备一下,我们明天离开这古城兵站,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必须去寻找治疗纳兰长老的仙草,王朔一定在等着我们出去,到时候,会有一场恶战!”周良道。

    张猛飞依旧是沉默着点点头,守在了在大殿门口。

    周良回到了大殿之中,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那四颗被封印的绝世荒妖的心脏,又取出一些收集到的骨骼、金属铁料,开始了冗杂的炼制,他要挖一个坑,让王朔自己跳下来,彻底解决了这个祸患。

    至于太玄宗的人……相信黄庭玄回去之后,一切真相自明,或许不至于真的成为死敌——

    傍晚时分,周良出去了一趟。

    他直接从城外扛回来一艘不到四五米长的小型斑驳古飞船。

    在耶律楚才等人不解的目光之中,周良直接扛着飞船走进了大殿,紧接着里面传出来了芊芊咣咣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张爷,周爷这是在……”耶律楚才试着问张猛飞。

    他现在也知道周良的名字了,周良烦他动辄称呼自己为主人,训斥了一两次,耶律楚才现在改口称呼周良为周爷,而张猛飞自然也成了张爷。

    张猛飞摇摇头:“周师兄的事情,我从来都猜不到,多么困难的事情,到他手里都会变得简单。”

    耶律楚才笑着凑近了一点,又试探道:“张爷,都这么多天了,我还不知道您和周爷来自于那一国哪个门派呢!像是您二位这样的盖世天才,身份一定不简单吧?”

    张猛飞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伸手摩挲着自己的黑色丈八蛇矛。

    耶律楚才顿时神色一窒,连忙陪笑道:“您看我,不会说话,这些事情不是我该问的,我多嘴了,张爷您别往心里去。”

    “我只知道,周师兄不告诉你的事情,你最好别使劲儿打听,你是不是觉得我资质愚钝,面目和善,才敢来打听这些事情?”张猛飞的手在长刀上摩挲,如同抚摸着情人娇嫩的肌肤一般,头也不抬地道:“你知不知道在大殿里面躺着无法醒来那个女子,是我什么人?如果不是周师兄,我早就一刀斩了你!”

    耶律楚才只觉得张猛飞的话里,充满了赤果果的杀意,心中一个激灵,连忙陪着笑走开。

    张猛飞今日以一柄巨刀击败“太玄十二星”之一的黄庭玄的画面,还一幕幕地闪现在脑海之中,他早就将张猛飞定义为极度危险的角色,还哪里敢如一开始那样小看和轻视?

    张猛飞开始修炼。

    这是一种奇怪的练气方式,身上没有道家真气波动,但是浑身肌肤骨骼却发出雷鸣一般的轰响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