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8章 《六指琴魔》
    推荐www.yuehuatai.com:             ?盛霖派了一位年轻弟子作为周良的贴身侍从,负责提醒周良各种比试的时间。

    “师叔祖,一炷香之后,是您的第一场修真比试,对手来自于峨眉派,具体是哪一位还不知道,要看峨眉派的出战顺序……”这个叫做易烊千玺的年轻弟子恭恭敬敬地道。

    帐篷外面隐约出来了各种呼喝和呐喊之声,犹如春雷潮水一般四处激荡,可见各种比试已经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炙热程度。

    周良点点头。

    须臾一炷香时间过去,周良走出大帐,在易烊千玺的引领之下,来到了比斗擂台跟前。

    周良的出现,引起了许多人疯狂的呐喊。

    作为最近名声最为显赫的天才,周良拥有很高的人气,能够近距离目睹这种程度高手的对决,是很多修真者的幸事,许多视周良为偶像的年轻修真者,也希望能够通过目睹偶像战斗过程,有所领悟,对自己的修炼祈祷裨益作用。

    周良一步步踏在虚空,犹如踩着台阶一般,不急不缓地来到擂台之上。

    圆形红色的擂台高出地面整整三丈,四周光滑,并无台阶,周围挤满了水泄不通的人群,各种喧哗和呐喊此起彼伏,极为热闹。

    在远处的观礼台上,坐着十一位气息如渊、高深莫测的老一辈高手,分别来自于九大门派和“玄武帝宫”,他们是比斗的评判和见证。

    “周师兄,请了,贫尼灵慧,还请周师兄多多指教。”一位俏丽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妙龄女尼站在对面。

    她就是周良这场比斗的对手。

    周良拱拱手。

    峨眉派的弟子皆是出家人,这位小尼姑颇有慕心莹的风采,不过实力上却差了许多,周良只是灵识略略一扫,就知道她只不过是半步先天道灵之境,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

    峨眉派高层应该清楚自己的实力,居然选择这样一个弟子对上自己,看来是要放弃这一场比赛了。

    “灵慧自知不是周师兄对手,不过心莹师姐对周师兄极为推崇,能够有机会得到周师兄的指教,灵慧实在是荣幸之至。”小尼姑笑吟吟地道。

    她一身雪白色的淄衣,肌肤如玉,一双眸子明亮晶莹,犹如山涧清泉一般,宽大的淄衣在长风吹拂下猎猎作响,紧紧地裹在娇俏的身躯上,明艳无双。

    周围无数人都哀叹,这样的俏佳人选择常伴青灯古佛,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灵慧师傅过谦了,峨眉派佛家绝学精妙绝伦,与我心云宗各有擅长,我们相互印证罢了。”周良右手在虚空之中一拂,运转《琅琊回天诀》,身躯犹如一柄利剑一般,散发出犀利的劲气。

    既然是门派比试,周良还是想以心云宗的功法进行比试。

    灵慧女尼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天鹅一般柔美的颈后插着一柄天蚕丝炼制的拂尘,一双白皙精巧的小手从宽大的淄衣袖子中伸出来,双手捏出佛家手印,低眉顺目,口中低声咏唱梵音,宝相庄严,浑身隐隐投射金光,一个佛像虚影在身后显现出来,弥漫着一种圣洁慈悲的气息。

    “恩?是《宝月光王佛经》配合《金刚伏魔印》,这可是极为不凡的佛家功法了……倒也奇怪,佛家道统的发源地在西域,峨眉派只不过是北域大燕修真国一小宗,却掌握了如此精妙的佛家神通……有点儿意思。”

    脑海中响起阴阳老人若有所思的声音。

    周良面色平静,不为所动,仔细观察灵慧施展的佛家功法。

    他如今将《圣》修炼到了“圣道天心”境界,第七感已经极为敏锐,领悟力非同凡响,许多功法,看过一遍就可以参透其中奥秘,《宝月光王佛经》和《金刚伏魔印》虽然精妙,周良却也希望自己在这一战之中看透一二,有所领悟。

    这正是周良参加这次大燕天池会盟的真正目的之一。

    会一会九大门派和一些散修高手,不仅可以开阔眼界,更能暗中揣摩其他门派的绝学奥义,糅合精研为己所用,集百家之精华,不断地修正和加深自己的功法,想要成就未来道皇、道宗境界,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别人断然不会想到,周良暗中修炼了《斗战圣法》这样变态的功法,这次大会,对于周良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场比试整整进行了一个时辰。

    灵慧女尼将《宝月光王佛经》和《金刚伏魔印》神通施展淋漓尽致,梵音不绝,金色佛掌在她手印的控制之下不断从虚空之中轰下,威力不凡,震得整个擂台都剧烈地摇晃了起来,而周良以玄阴真气凝剑,反复施展一套《流星蝴蝶剑》,在漫天梵音和无尽佛光撞击之中,犹如中流砥柱一般岿然不动。

    最后灵慧女尼眼见连周良身躯一米之内的都难以侵近,只能唱咏一声佛号,无奈认输。

    “周师兄剑法精妙,修为深厚,灵慧受教了。”女尼淄衣飘飘,单掌行礼,败也败的潇洒。

    在很多人看来,这场比斗,实力高出太多的周良,以这样一种方式,给这个俏女尼留足了面子,否则单单以周良强横的行为,直接就可以一剑将其劈飞,灵慧自己也是如此认为,言语之间,态度极为诚恳尊敬。

    周良心中暗道一声惭愧,微笑还礼。

    灵慧再三感谢,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擂台。

    ……

    这场比斗,最终以周良的获胜画上句号。

    这样的结果,本就在很多人的预料之中。

    唯一缺憾的是,比赛过程的对抗性略显不足,不过也难怪,换做其他人,面对那样一个娇滴滴的俏丽妙龄女尼,只怕是也难以下杀手,于是在坊间的各种传言之中,周良又多了一个怜香惜玉的评价。

    不过周良在比赛结束之后的那首佛偈产生的异象,以及灵慧激动难以遏制的表情,却让人们觉得这场对比,有一种另样的精彩,一点儿也不比其他场次那种打打杀杀血流成河的刺激逊色。

    所谓外行看热闹,普通修真者看来,佛偈的异象让周良身上笼罩着那种神秘感更加浓厚,天才就是天才,总是能够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让他们远远不及,就算是其他年轻顶级高手,也被周良的表现遮盖了风采。

    而内行看门道,许多老一辈高手对周良的表现简直瞠目结舌,一些耆宿巨擘在暗中猜测,难道这周良是某位佛门大圣转世不成,短短时间之内三首佛偈,并非是胡乱涂鸦,全部都是震动一时之作,太过于妖孽了。

    ……

    回到帐篷之中,周良第一时间闭关参悟。

    《宝月光王佛经》和《金刚伏魔印》的确是极为高深精妙的佛家神通,周良仔细观察近一个时辰,想要完全领悟却是根本不可能,好在周良对此早有准备,他感兴趣的是其中梵音扰乱对手心神、手印加持力量增幅的奥义,倒也有所得。

    接下来时间飞逝。

    第二天上午,周良又参加了另外一场比试。

    这次的对手却是一位来自于九大门派之外小门派“妙声坊”的女弟子。

    “妙声坊”以音波之功见长,虽不如九大门派,实力倒也不弱,这个叫做杨含梅的女弟子以一架古琴为法器,将琴音叠杀功法修炼的炉火纯青。

    周良对此求之不得。

    昨日他才观摩了《宝月光王佛经》这等佛家音律功法,还有一些关窍始终不明,苦思不得,谁想今日又遇到一位精通音律功法的对手,正好借鉴,说不定可以触类旁通。

    也许是一直修炼音波功法的原因,这杨含梅的外貌虽虽然算不上是风华绝代,但气质极为脱俗,一袭白色宫装襦裙,身姿妖娆,玉骨冰肌,飘飘若仙,浑身缭绕着仙光氤氲,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的圣洁之感,生不起丝毫亵渎之心。

    兼之杨含梅琴音幽幽,不知道令多少人沉醉沉迷其中,音律功法的可怕,不仅仅在于直接的杀伤力,更能控制人的思维和情绪,杨含梅在大燕修真国年青一代也小有名气,被称之为“妙声仙子”。

    周良在琴音之中入定。

    他拈花微笑,静听其中奥义,心神犹如磐石,面带微笑地听完了整整一曲。

    “周师兄定力精深,含梅技止于此,无法撼动师兄心神,这场比试,含梅输的心服口服。”“妙声仙子”轻启红唇,声音圆润悦耳,如一串串珍珠在玉符之上滚动,有一种勾人心魄的魅力。

    周良睁开眼睛,心中早有明悟,目色纯净,道:“李仙子过谦了,这一曲仙音,的确是让人叹为观止,要是仙子继续奏乐,在下可就无法压制心魔了。”

    随后,周良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件事情,正好印证一下,当下沉思片刻,点头道:“李仙子,请借仙琴一用,我有一曲弹奏之。”

    杨含梅淡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双手举过自己的古琴,道:“此琴名曰“焦尾”,乃我“妙声坊”三大宝器之一,周师兄请用。”

    周良道一声谢,席地而坐,将“焦尾”古琴摆在面前,仔细观察,心中不由得一阵赞叹。

    此琴古色古香,通体犹如翡翠一般,呈现出碧绿之色,仔细看时,绿中却又隐隐透着银白,犹如凝脂一般,手抚琴身,微微带着温润之意,琴弦为一丝丝银光细线,共七根,大体形状为凤形。

    周良略微思忖,手指抚弦,一抹清幽琴声在指尖流淌出来。

    ……

    “真是胡闹!”

    远处观礼台上,代表“妙声坊”作为这场比赛评判的一位鹅黄色宫装中年美妇,见状微微摇头,没想到杨含梅居然会答应周良借琴的要求。

    说实话,她不认为周良能够演奏出什么好听的琴曲。

    周良是天才没错,但首先他是个人,人的精力始终是有限的,周良在修真和道纹上表现出来的妖孽程度,决定了他不会有太多时间去学习其他。

    天才,终究不是全才。

    即便是仙人,也不可能无所不能。

    而擂台上,当第一缕琴音入耳,杨含梅也皱起了眉头。

    杨含梅自幼学琴,在音律尤其是古琴一道,有着极为杰出的天赋,被认为是“妙声坊”百年以来第一天才,被“妙声坊”苦心栽培,寄予厚望,如今虽然不过是二八年华,但却可以说是一位琴道大家,初听周良抚出音律,微微一怔,旋即略有失望,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周良起弦音色不纯,略带燥意,指法散乱,基本功极为幼稚,还不如“妙声坊”刚入门十几天的内门弟子熟练,显现出在古琴一道并没有多少造诣,让杨含梅产生了一种“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印象。

    “难道传言有误,那曲周良自编曲子并非出自于周良手中?那曲我连听百遍,其中蕴含之意味境界,非音律大家所不能谱写,音律一道触类旁通,即便周良不擅古琴,也不至于如此不济……”杨含梅心中暗想。

    她出身于小门派,心志却是极高,失望之下,顿时觉得自己这尾“焦尾”宝琴,落在周良手中,实在是明珠暗投。

    当下杨含梅脸色一变,就要打断周良演奏……

    却在这时,耳中琴音骤然一变,一串说不出味道的音色,从“焦尾”古琴的琴弦之中流淌出来,令她心中禁不住微微一颤……

    “咦?怎地突然变了……”杨含梅忍不住咦了一声,又有了听下去的**。

    ……

    周良逐渐地沉浸在了这一首《六指琴魔》曲谱的意境之中。

    熟悉的记忆涌上心头。

    一开始周良的手指还略有些生涩。

    过了十五六息的时间,终于渐渐找到了一些感觉,和上次演奏自编曲子一样,《圣》培养出来的强大灵识、恐怖悟性和变态的第七感,发挥了不可思议的作用,等到这首《六指琴魔》演奏到大约十分之一的时候,周良完全进入了状态。

    指法运用越来越纯熟……

    音色越来越清越……

    《六指琴魔》位列古琴十大名曲之一,流传千古,意境高远。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