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7章 天池会盟开始
    推荐www.yuehuatai.com:             ?天池月夜刺杀之事,一开始并未传播出去。

    心云宗高层到底会如何利用这件事情博取最大利益,周良不关心,所以并没有过问。

    但是在第三天天,天池周边人族修真者再一次被惊动。

    因为“鬼谷”再次调整了“大燕修真国新秀榜”的榜单,和以前一样,依旧是因为周良的原因——这一次周良在新秀榜上的排名再一次跨越式地增长,直接进入了前十名,令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此外,还有一件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原本在“大燕修真国新秀榜”上排名前十的五庄观落花生,这一次彻底消失在了榜单之上,与此同时,小雷音寺“雷音双罗汉”穆毅和姜悦也发生了名词下降,从十三、十四分别下降到了四十八、三十六。

    消息传出,无数人震动。

    落花生消失?难道是陨落了?

    “雷音双罗汉”的排名下降,也有很多猜测和原因。

    终于在不不久之后,一些小道消息陆陆续续从各面传出。

    有自称是知情人士隐隐透露,新秀榜之所以发生这样剧烈的变化,乃是因为在前一夜,落花生、“雷音双罗汉”和周良之间,发生了一场极为剧烈的冲突,而最后的结果是周良大获全胜,落花生惨败昏死,“雷音双罗汉”成为了阶下囚……

    一时之间,大燕修真国为之震撼。

    周良一个人击败了三个同级别的新秀榜高手?

    这样的事情,放在几天之前说出去,绝对会被当成是最荒谬的笑话,但是现在,因为“新秀榜”上的变化,却让许多人隐隐开始相信。同时,五庄观和小雷音寺保持着近乎于耻辱一般的缄默,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传言的可信性。

    周良的身上,开始笼罩一层神秘的色彩。

    他有被神化的趋势。

    许多人不知不觉,开始渐渐将周良提升到了一个可以和大燕修真国最顶级天才圣轩辕相提并论的层次,当他们暮然回首,惊讶地发现,从籍籍无名到威震大燕修真国,周良横空出世的速度,似乎要比当年那个惊采绝艳的圣轩辕更快更不可思议。

    又一个妖孽,要诞生了吗?

    一时之间,关于周良的话题,成为了天池之畔最为炙热的话题。

    ……

    “事情居然传了出去?”“揽月阁”阁楼窗前,周良看着远处浩瀚的湖水波澜,微微皱眉,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诡异。

    无风不起浪,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推波助澜,那晚刺杀之战,外界绝对不会知道。

    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么卖力地将这潭水搅浑呢?

    五庄观和小雷音寺在那晚的刺杀之中吃了个哑巴亏,绝对不会主动将这种近乎于耻辱的事情说出去,除了这两大派,知道真相的应该就只有心云宗自己人了……难道是心云宗在背后悄悄地宣传这件事情?

    心云宗这段时间一直都在为自己造势不错,但是以丘处机的魄力和眼界,应该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经过天池两大皇魔一战和“大燕修真国新秀榜”的几番变化,自己在大燕修真国人族之中的名气,已经极为显赫,足以并肩大燕修真国年青一代任何一位顶级高手,无需再刻意宣扬。

    为什么门派还会如此宣扬这些事情?

    隐隐之中,似乎有一种要让自己吸引整个大燕修真国所有人关注的趋势。

    周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诡异。

    正在他思考之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周良摇摇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微笑,又是那位盛露来了。

    “喂?你还在这里发呆了,知不知道,“玄武帝宫”已经派出了新的监察长老,大燕天池会盟马上就要开始了。”盛露推门进来,毫不见外地拍了拍周良的肩膀,伸手抓起旁边桌子上的一壶酒,美滋滋地牛饮一通,一口酒气地道:“渴死我了,为了帮你打探消息,我连早餐都没有顾得上吃,怎么样,你怎么感谢我。”

    周良微微一笑道:“还怎么感谢啊!我那壶价值千金的“状元红”,都被你一口气喝完了。”

    “你这破酒能值一千金?”盛露将信将疑地砸吧砸吧嘴,若有所觉地道:“味道确实不错……嗰……后劲儿还挺大,身体觉得热乎乎的,挺舒服……好吧!算我们扯平了,对了,还有件事情,你知不知道,新一任的监察长老姓什么。”

    周良微微思忖,讶然到:“难道姓周?”

    盛露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你早就知道了?”

    周良微笑道:“猜的,你既然郑重其事地问我监察长老的姓氏,那说明这个问题多多少少与我有些关系,所以他应该姓周不假。”

    “周良,难道别人这么说你,你真的是个妖孽。”盛露咬牙切齿地道:“不错,你猜对了,新任“玄武帝宫”监察长老姓周,叫做周胜男,据说是“玄武帝宫”一位极有权势的大人物,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来了大燕修真国。”

    周胜男?

    好奇怪的名字。

    “喂,你姓周,监察长老也姓周,不会是你的什么亲戚吧?”盛露想到了什么,随口说着,笑嘻嘻地抓起酒壶,将里面剩下的最后几滴“状元红”倒进了嘴里,意犹未尽地砸吧着嘴。

    “怎么可能,这世上姓周的人多了。”

    周良微微一笑,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个翡翠玉瓶,递过去,道:“里面还有十斤“状元红”,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拿去吧!记住,每日早中晚各饮一次,每次不要超过一两,饮酒之后立刻运转《琅琊回天诀》,可助你突破修炼瓶颈。”

    盛露将信将疑地接过来闻了闻:“真的假的?这么神奇?我拿回去试试……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

    周良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

    这“状元红”本就是自己专门为了盛露炼制,是一种极为奇特的“丹酒”,针对盛露的体制调出来的配方,花费了周良不少的心思,耗费的原材料每一种都极为珍贵,用一壶千斤来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其效果更是堪比三阶丹药,这样的珍贵的东西,平常人有钱也买不到。

    周良是看在盛露这些日子,却是帮了自己不少事情,这才专门抽空为她炼制了十斤“状元红”,如果使用得当,足以令盛露的实力增长一个大境界。

    盛露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一位四阶顶级炼丹师专门为她调配补品,这样的待遇,只有各大势力的掌控者才有资格享受。

    盛露啰啰嗦嗦一阵,将自己了解道的新来的监察长老周胜男的信息都仔细说了一遍,这才拿着那翡翠玉瓶,嘻嘻哈哈的离开了。

    ……

    新监察长老到来的事情,很快就传播了开来。

    天池之畔紊乱的人心,终于开始逐渐平静下来,在整个北域,这四个字都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会让所有人信赖,新监察长老的到来,逐渐消弭了之前玄矶子之死造成的慌乱。

    这个新监察长老也果真是雷厉风行。

    在到来的第一天,就亲自出手,坐镇天池之畔,遥遥发出十掌,金色的巨掌瞬间跨越了空间间隔,将天池方圆千里之内整整九个最近闹得最欢、最是嚣张的兽人势力,瞬间从大燕修真国抹除,显示出了极为强悍的铁腕手段和深不可测的实力,咄咄逼人,丝毫没有向那位一只羽毛击杀了上一位监察长老的黑岩部落兽人大圣服软的意思。

    大燕修真国兽人也在一时间为之震慑,变得老实了许多。

    此后,九大门派的掌门人和其他十几个人族城镇的掌握者,被第一时间请过去议事。

    然后又不断有消息传出,大燕天池会盟将在三日之后正式开始。

    一切似乎都平静了下来,开始走向正常的轨道。

    人们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了大燕天池会盟上这个十年一度的大燕修真国人族盛事上面。

    而关于大燕天池会盟最终结果的各种预测,也开始在坊间流传。

    按照以往的传统,大燕天池会盟分为修真、丹道、道纹和炼器四大分类的比试,每一类都分为两个年龄组,大致以进入门派的时间为标准,代表着目前各大门派最为高端战力的耆宿巨擘长老们会被分进同一组,而代表着各大门派潜力和未来的年轻弟子们则会被分进另一组。

    这种比试最为直接和。

    四类两组一共二十四场比赛,每一场的积分都会进入到最终的门派品级衡量,总分越高,门派的品级就会越高,排名第一的门派将会成为新的大燕修真国霸主,在十年之前,五庄观得到了最高的积分,成为过去十年大燕修真国人族宗派的霸主。

    同时,门派积分的高低,也直接决定着从得到的扶植力度的大小。

    五庄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圣轩辕惊采绝艳,压制了大燕修真国一切年轻天才,除了自身天赋惊人、惊采绝艳的原因之外,据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五庄观十年之前排名大燕修真国门派第一,因此得到了一次选派弟子进入接受为期半年的修炼,圣轩辕成为了那个幸运儿,得到了那次机会,得到了一些的传承,因此光辉盖世。

    因此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大燕天池会盟对于大燕修真国任何一个人族势力、任何一个人族高手来说,都具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这是一次不容错过的机会。

    因此大会正常进行的消息传开之后,所有人都摩拳擦掌。

    ……

    三天之后。

    天池之畔,雕像之下的广场上,人山人海,聚集了至少数万人,除了九大门派的人之外,还有许多散修和小门派、小城镇的修真者们。

    场面极其疯狂炙热。

    许多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修真高手,在这个时候也终于现身了。

    九大门派的待遇最高,在广场最近靠近雕塑的中心位置,分得了一块属于自己的营地,布置下了道纹阵法和各色的帐篷,而在远处则是一些小门派、小势力的位置,如此从里到外,大大小小的营地星罗棋布……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有名有姓大燕修真国人族修真高手,都汇集到了这里。

    日上三竿的时候,大燕天池会盟正式开始……

    令一些人失望的是,“玄武帝宫”新的监察长老周胜男并没有现身,主持整个仪式的是另一位须发苍白的老人,也出身于“玄武帝宫”,气度不凡,周良悄悄放出灵识试探过,这人的实力,大概和之前陨落的玄矶子相当,也是一尊了不起的高手。

    开幕仪式冗长而又繁琐。

    人族在这片危机四伏的大地上生存,形成了很多古老的仪式,比试大会仪式的最后,是必不可少的祭祖仪式,九大门派掌门人和那位被成为洪老的老人,宰杀了十一头早就被准备好的灵魔级别的大兽人,以妖血祭司历代先祖英灵……

    周良对这样的仪式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几乎整个上午,他都躲在在心云宗区域的帐篷之中修炼。

    那夜和落花生一战,周良体内道家真气也损失不少,他正在抓紧时间养精蓄锐,一连吸收了三枚极品灵石,才觉得体内道家真气激荡饱和起来,这几日一直在外贪玩的小银猴也终于回来,这厮不知道吞噬了什么东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趴在周良身边打呼噜……

    上午的时间,被漫长的各种仪式所占据。

    真正的比试比斗,从下午开始。

    周良作为心云宗风头最劲的天才,自然是出战的主力,按照门派的安排,周良将会参加年青一代修真和道纹两大分类的比试。

    盛霖派了一位年轻弟子作为周良的贴身侍从,负责提醒周良各种比试的时间。

    “师叔祖,一炷香之后,是您的第一场修真比试,对手来自于峨眉派,具体是哪一位还不知道,要看峨眉派的出战顺序……”这个叫做易烊千玺的年轻弟子恭恭敬敬地道。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