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6章 炼制什么药?
    推荐www.yuehuatai.com:             ?周良扬手击出两道玄阴真气,侵入到“雷音双罗汉”身体之中,锁住了两人的丹田和经脉通道,同时又打出两道银色流光,化作镣铐锁住了两人的手脚,这是心云宗的刑具法宝,专门用来捆缚高手。

    听见了之前的对话,知道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穆毅和姜悦也不挣扎,就算那姜悦的狐媚性格,在丘处机这样的一派宗师霸主面前,也不敢有丝毫的放肆,低着头颅不说话,发丝凌乱,倒也楚楚可怜。

    在那五庄观高手离开的瞬间,丘处机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离开的时候,也带走了“雷音双罗汉”。

    今夜的事情,终于落幕。

    “多谢两位今夜出手相助。”周良转身向馨兰和钟神机道谢。

    “今夜之战,我只是奉命助你而已。”钟神机依旧是冷静犹如万载寒冰一般的性格,紫色的长发犹如火焰,根根发丝之中都蕴含着流光,催动血脉之后身上还残存着一丝丝极为恐怖的气息,他今晚压着穆毅打,几乎摧毁了这位小雷音寺天骄的修真之心。

    一年之前,周良第一次觐见掌门人丘处机之后,因为不认路而迷失在门派核心区域,误入先天道体的修炼之地,第一次见到了钟神机,和刘玄德等人的嚣张跋扈相比,一头紫发的钟神机只是静静地坐在岩石上,沉静犹如一头沉睡的太古巨妖,不过体内的强横气息,也让当时的周良为之惊讶。

    如今一年过去,钟神机在心云宗的安排之下,以独行客的身份闯荡大燕修真国,博出了“梦入神机”的名号,跃居“大燕修真国新秀榜”,成为大燕修真国人族年青一代顶级风云人物,这个沉静少年的实力增长速度,同样令人震撼,不必周良弱多少。

    周良不知道钟神机的体内流淌着哪一种圣贤血脉,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先天道体,不过肯定不会比馨兰的凤凰血脉差。

    “周良,等到大燕天池会盟结束,我会向你挑战。

    ”钟神机银色的眼眸之中,燃烧着灼热的战意。

    周良点点头:“好。”

    心云宗新一代领军人物,如今唯有自己、馨兰和钟神机可以比肩,不论三人私人关系如何,未来必定会有一战,分出高下,这边是所谓的“武无第二”。

    钟神机的眸光,在馨兰的身上掠过,微微一顿,便化作一道流光离开。

    周良目送他离开,扭头过来,和馨兰四目相对,一瞬间的眼神交汇仿佛是一万年的时光停滞,静静地注视几秒钟,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周良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心情前所未有地宁静。

    时间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两个人都没有说几句话。

    馨兰长长的黑发像是瀑布一般垂落在虚空,身上依旧穿着血色道袍,修长雪白的大腿和腰间那一抹白皙颜色,充满了难以形容的诱惑,裸露在外的手臂,轻轻地环着周良的腰肢,不知道何时已经靠在周良的肩头沉沉地睡过去了,呼吸香甜,吐气如兰,长长的睫毛带着几颗露珠,晶莹剔透,美丽无双。

    这一刻的馨兰,没有了平日馨兰那种傲视大燕修真国、冰山女神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像是一个蜷缩在恋人怀里的小女孩一样,放下了一切戒备和警惕,嘴角还挂着一丝柔和甜蜜的微笑。

    这是馨兰为人罕见的一面,如果被其他高手看到,一定会惊讶的掉出眼珠子,普天之下,也只有周良一个人,才有资格看到这位叱咤大燕修真国、风华绝代的女战仙温柔如水的这一面。

    这个漫长的夜晚,周良第一次没有修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远处天边的第一缕金色阳光划破大地的黑暗,照射在女战仙的脸上,那温热的触觉,让熟睡了整整一夜的馨兰,终于微微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了看还在身边的周良,脸上浮现出一丝自然惬意的微笑。

    她轻轻地伸了伸懒腰:“真好,好久没有睡的这么安稳舒服了。”

    “那就先留在心云山庄,好好休息几天吧!”周良也有些心疼怀中这个少女。

    只不过十五六岁而已,其他如盛露一样的少女在父母的羽翼之下享受平静生活的美好的时候,馨兰就行走在大燕修真国的深山大泽,斩妖历练,经历过的风雨伤痛,绝对不必自己少,每一个名震大燕修真国的年轻顶级高手,都经历过别人不敢想象的磨练。

    馨兰吐了吐舌头:“我要是偷懒,会被师傅打屁股的。”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远处一轮红日,终于缓缓地升上了天空。

    馨兰静静地看了周良一会儿,突然凑过来在周良的脸颊上轻轻地啄了一下,还未等周良回味过来那温润香甜的触觉的时候,她已经娇笑着化作一道红色的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际。

    周良一个人在虚空之中静静地坐了一会儿,这才转身飞回了“沐光亭”。

    ……

    缓缓地坐在练功房蒲团上,周良闭上眼睛,开始回味昨夜这一战。

    他的灵识已经修炼到了“圣道天心”之境,强悍程度,比之丘处机等超级高手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周良之前曾经偷偷地试过一次,将自己的灵识朝着丘处机释放过去,对方竟然丝毫未曾察觉,这令他对于《斗战圣法》这个功法又高看了一等。

    当然,周良也无法通过灵识窥测道丘处机的实力,只觉得灵识犹如触碰到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永远都无法探测到尽头,他知道,这是因为丘处机的实力超过自己太多太多的缘故。

    强悍的灵识,可以让周良做到许多连丘处机这等宗师霸主也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进入心云山庄之后,周良总是喜欢以辐射几乎整个心云山庄的方式来锤炼自己的灵识,同时也观察一些山庄之中的道纹法阵、防备力量等等,可以说心云山庄之中的一切事情,都逃不过周良的监控。

    那日从议事大厅之中出来,周良习惯性地释放出灵识搜寻身边环境的时候,就听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声音,从百米之外的一座假山后面传出来,正在商量着如何对付自己……

    这几个人显然是山庄之中的熟人。

    他们很快就想到了办法,将心思单纯的盛露当枪使,希望通过盛露之口,来了解一些信息。

    周良将计就计,故意将自己施展《三十六变》的消息透露给盛露。

    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后来事情进展,这几人在盛露为周良准备的酒菜之中掺入“一日丧命散”,也在周良灵识的监控之下,既然对这几个人起了心思,周良当然要准备一番,所以实际上落花生等人准备的杀局,周良早就知道了一些,虽然当时不知道到底是谁要来刺杀自己,不过必然是九大门派的人无疑。

    他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不认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将对手反杀。

    思忖之后,周良还是选择将这个消息禀告掌门人。

    后面的事情,自然也是按照他的预想一样发展了,让敌人赔了夫人又折兵。

    月光透过窗棂照进练功房,犹如老僧入定一般的周良身上披上了一层银光,他呼吸均匀绵长,身上的道袍无风自鼓,缓缓地膨胀起来,周良身体晶莹如玉,绽放光辉,整个人的身体犹如无暇污垢一般,浑身上下每一根毛孔都在呼吸。

    过了片刻,一缕缕淡红色的邪魅雾气,从周良身体之中缓缓地释放出来,流溢到了空气中。

    周良猛地睁开眼睛,捏出一个手印,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将空气之中的红色邪魅雾气收到了手中,压缩成为一颗黄豆大小的赤红色药丸,在掌心里滴溜溜地乱转。

    “这就是“一日丧命散”之毒了。”

    “一日丧命散”能够位列大燕修真国奇毒榜之上,足见是一种极为恐怖的毒物,要炼制这种奇毒的材料,也极为罕见,别看眼前只是黄豆大小的一颗,炼制它需要的罕见草药神草,却需要无数倍,很多都是有钱都买不来的神草。

    周良昨晚的确是中了“一日丧命散”之毒,换做旁人,只怕早就身体酸软陷入幻境,毫无抵抗之力了,好在周良不久之前《圣》突破,进入了“圣道天心”之境,所谓“圣道天心”,指的是身体就犹如一个大丹炉一般,可以吸收外界一切物质元气,也可以将侵入身体之中的异种元气炼化排出。

    “一日丧命散”进入周良身体的第一时间,就被“圣道天心”的威力压制在了镜像丹田仙火真气气旋之中,对周良的战斗力没有丝毫的影响,现在又被周良以“圣道天心”之境的奥秘排出体外收集起来,可怜这种奇毒,没有发挥丝毫的威力。

    这个过程看起来轻巧,实际上惊险无比。

    也就是周良艺高人胆大,掌握了《圣》,才能如此举重若星,否则,就算是换做丘处机、五庄观观主镇宵子等绝对高手,一旦不小心真的被“一日丧命散”侵入体内,也会陷入困境。

    就在这时——

    “咦,这玩意儿是个好东西啊!小周良,我教你个办法,重新炼制,可以得到一枚宝物,日后大有用处。”脑海之中,阴阳老人突然以一种很奇怪的口吻说道。

    阴阳老人的语气有点儿奇怪,揶揄之中带着几分调侃,这令熟悉他恶趣味的周良,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正要细问,阴阳老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说了好几样添加草药。

    “当归、田七、壮阳草……”周良重复草药的名称,有点儿愕然地道:“这几样草药,虽然也算是珍贵,但是……但是他们的功效……”

    “没错,这是制造顶级春药的神草,哈哈哈,小周良,我告诉你的新配方,本来就是一种叫做“阴阳和合丹”的六阶丹药配方啊!哈哈,来吧!少年,不要迟疑,赶紧炼制吧!哈哈,这个丹丸,日后会有大用处的。”阴阳老人的话怎么听着都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恶趣味在其中。

    果然是春药。

    周良迟疑了片刻,不放心地问道:“春药丹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吧?”

    阴阳老人大笑道:“阴阳和合丹可不仅仅是春药这么简单,它还是一种极为可怕的狂暴剂,不可思议之处在于,明明只是一种六阶丹药,但是连道皇甚至道尊级别的存在,都难以防范它的药力,只要有一丝丝侵入身体,就会瞬间狂暴,失去思维能力,这种丹药,效果奇特,嘿嘿,只要使用得当,在一些场合可以发挥奇效。”

    阴阳老人的话音之中,流露着毫不掩饰的兴奋。

    周良沉默了片刻。

    他都突然觉得后背凉飕飕,不过阴阳老人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周良,略略犹豫之后,周良还是按照阴阳老人所说的配方,炼制了起来。

    “田七”、“壮阳草”等灵草,分为阴阳两性,相互调和,是炼制其他许多丹药必不可少的成分,因此周良身边都有准备足够的分量,倒也不需要再去寻找。

    在阴阳老人的催促之下,周良取出丹炉,运转炼丹之法,将黄豆大小的“一日丧命散”及其他几味神草打入丹炉,催动体内炎阳真气,捏出手印,花费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炼制出了传说之中的“阴阳和合丹”。

    这是一枚透明如同虚无的丹药,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难以发现它的存在。

    丹药的品阶越高,灵性就越强,这枚龙眼大小的透明丹药,犹如有生命的生灵一般,在周良的手中剧烈地挣扎,想要飞遁出去,被周良以强横的灵识压制,花费了一番功夫,才算是将其彻底降服。

    满足了阴阳老人这个恶趣味的要求之后,周良开始继续修炼。

    ……

    天池月夜刺杀之事,一开始并未传播出去。

    心云宗高层到底会如何利用这件事情博取最大利益,周良不关心,所以并没有过问。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