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5章 想逃?
    推荐www.yuehuatai.com:             ?为什么会这样?

    下一瞬间大脑稍微清醒之后,落花生惨笑一声,身形化作流光,一语不发,丧家之犬一般朝着外围飞遁。

    《金乌之体·太阳斩》是他最强大的剑招,既然这一招都无法克制周良,那只有逃离一条路,再缠斗下去,今晚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然而——

    眼前突然一道道冰雪道纹飞舞,一个个方块状的图案首尾相接,在静谧的夜空之中充满了唯美神异,又有着致命的美感,犹如长龙般席卷而来,将落花生困在了其中。

    “滚开!”

    落花生骈指一划,一抹犀利剑气迸发,斩碎了几个道纹图案。

    但是剩下的道纹却犹如有生命一般,光华极致闪烁,弥漫出无尽寒气,重又缠绕了过来,拖住了他飞遁的速度。

    远处的空间再度扭曲,周良的身形化作残影消失。

    落花生厉声大喝,知道已经走不了了,将心一横,快要折断的桃木剑当胸一竖,再引剑式,背后空间巨震,一柄璀璨金色飞剑再度跨越空间缓缓浮现……

    他要以先天道体破道纹。

    不过这一次周良更快。

    那金色飞剑浮现出半个的时候,一如之前,眼前空间一阵扭曲,周良手持刀剑的身形再至,桃木剑一划,岁月刀一斩,刀鸣剑吟之声中,依旧是二成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全力施为,引着无尽寒气和炙盛火焰轰击在金色巨剑上。

    咔嚓!

    金色巨剑哀鸣一声,剑身一道道裂缝弥漫,须臾便如偏偏金色蝴蝶一般破碎飞溅开来,在皎皎月光的照耀下四分五散,落花生眼前一黑,张口又喷出一道鲜血,面色孱白如金,一咬牙,身形朝着漆黑的湖水之中坠落下去……

    周良周身飞舞着金色巨剑的碎屑,手持刀剑,屹立在空中,左目橙黄,右目银白,犹如上古异族战神般,双目射出金色二色光束,朝着湖水之中照射下去。

    落花生主动坠入湖中,是想要借助湖水的掩护逃离。

    周良目光所及,只见湖底一道暗色细线利剑一般朝着天池西方****而去,正是施展了某种秘法逃窜的落花生,速度比之空气之中还快了三四倍……

    “哪里逃!”周良下了杀心,不在丝毫留情,剑之天道全力催动,遥遥一剑斩出。

    银色剑气蕴含在剑之天道之中,划破湖面。

    剑光所过之处,湖水瞬间凝结为寒冰。

    这一道冰线快如闪电,转眼之间就追上了隐藏在湖底飞速逃逸的暗色细线,嗤地一声一斩而过,一抹殷红血迹犹如暗夜之中绽放的血红色花朵一般在清澈的湖水之中绽放,然后瞬间就被冻结在了寒冰之中。

    同时被冻在寒冰之中的,还有一只手臂。

    落花生的手臂。

    “一切都结束吧!”周良深呼吸,浑身寒气暴涨,桃木剑已经彻底被银色寒霜笼罩,月光下如玉如冰,他在虚空之中连连踩出七步,脚踏七星方位,一身实力催动到了最高点,扬手又是一道道剑气斩出。

    嗤嗤!

    剑气所过之处,冰冷的湖水瞬间被冻出一道半米宽的冰墙。

    冰墙带着致命的杀机,朝着水底那个疯狂逃窜的身形袭杀而去,眼见就要将他永恒地冻结在寒冰之中……

    就在这时——

    “小辈,够了,何必赶尽杀绝。

    ”

    一个苍老威仪的声音从西方传来,一片阴沉的云层之中,突然伸出一只金光灿灿的大手,犹如仙魔之掌一般,恐怖到了极点,一把捏住了水气之中那一道白色冰线,咔嚓一声,就轻轻松松将其捏碎,然后分开幽深湖水,反手在湖水之中一捞,就将已经昏死过去的落花生捞在手中,重新缩了回去。

    五庄观有老一辈的高人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救走了落花生。

    周良心中战意炙升,不过他还是很理智地克制了自己出手的**。

    现在自己的实力,还不能挑战老一辈巨头级别的人物。

    缓缓收回了目光,双目恢复到了正常颜色。

    周良回想这次战斗的过程,对于今夜的战果感到满意:“虽然被他逃了,但对于落花生这样的修真高手来说,失去一臂,也是个极大的打击,不仅仅是实力暴跌,更严重的是,他以强战弱,连番算计,原本以为必胜,却遭遇惨败,修真之心已经被摧毁了……此人以后,再也不会对我造成威胁了。”

    这是第一次对决“大燕修真国新秀榜”上排名在自己之上的年轻顶级高手,周良笑到了最后。

    更为重要的是,刀之天道剑之天道破先天道体的方向,终于被证明是正确的,日后麒麟绝壁,对上同样是先天道体的圣轩辕,周良绝对不会有任何逊色了。

    凝滞虚空,周良放眼望去。

    因为两人剧烈战斗而汹涌澎湃的湖面终于缓缓地平静下来,一道长达千米的冰墙,犹如大坝一般,将方圆百米之内的天池湖水一分为二,月色下冰墙晶莹剔透、滑……润如玉,折射出一片蓝汪汪优雅光华,从天空鸟瞰,仿佛是天池湖面上裂开了一道疤痕一般。

    月夜静谧,阴云低垂,正是一夜最为寂寥之时。

    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周良抬头朝着远处看去。

    数千米之外的虚空之中,黑暗里两团烟火一般的光焰时隐时现,隐隐有一道道令人心惊的流光飞逝,在天空之中留下一道道经久不愈的伤痕……那是钟神机、馨兰和“雷音双罗汉”之间的战斗。

    还未结束。

    周良心中一动,同时伸出双手的食指,左手食指弥漫着火焰,而右手食指笼罩银光寒气,一心二用,在虚空之中,篆刻下了两句诗句。

    满满数十字落在虚空之中,一为寒冰,一为火焰,仿佛是写在纸上一般,一笔一划都极为清晰,周良的书法本就不错,远远看去,火焰翻飞,寒气升华,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随着周良的心意,数十字的字形道纹,最终幻化为一柄冰剑、一把炎刀,微微一震,瞬间朝着远处天空那两处战场飞射而去。

    周良回头看了看瞪大了眼睛的盛露,示意她已经已经安全,无须担心,下一瞬间,他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离弦之箭般朝着远处两个战场飞速逼近。

    远处。

    姜悦和穆毅两人原本都已经岌岌可危。

    这两位小雷音寺的天才,全部都浑身伤痕,陨落只是转眼之间,

    而就在“雷音双罗汉”苦苦抵抗的时候,冰剑和炎刀就在这时同时而至,无情冰剑洞穿了姜悦的小腹,炎刀斩断了穆毅一只手臂,可怕的力量瞬间就侵入到了他们的身体之中……

    “啊……”穆毅惨呼一声,转身就逃。

    “小冤家,好狠心!”姜悦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无尽的血雾从娇躯之中喷射出来,她在施展某种类似于血遁之术,以消耗自身精元的方式,试图摆脱战场。

    馨兰和钟神机岂会荣这两人逃走?

    战斗到这个时候,两人都已经开启了先天道体,馨兰浑身笼罩着血炎,隐隐有如一只鲜红凤凰一般,连空间都在这血炎之前发出滋滋滋轻响,仿佛是融化了一般,而钟神机一头紫色长发变成了紫色火焰燃烧,银色的眸子完全没有了瞳仁,眼眶里只有两团漩涡一般的水银在流动,仿佛能够吸走一切生物的灵魂。

    两人都是罕见的先天道体,施展出来,极为可怕。

    转眼之间,馨兰和钟神机重新追上了各自的对手。

    就在这时——

    轰隆!

    西边远处的域外之中,那只之前曾经就走了昏死的落花生的金色巨手,再一次撕裂虚空,带着难以形容的威压,闪电一般地朝着穆毅和姜悦伸来,显然是想要故技重施,就走这两个年轻顶级高手。

    馨兰和钟神机两人面色一变,想要再追杀已经来不及。

    “前辈未免太天真了,还要救人?今晚之事,难道你们不准备做出一点儿交代吗?”周良瞬间感到了战场,与钟神机和馨兰并肩而立,凝滞在虚空之中,没有出手阻拦,而是大声喝道。

    “你已经将他们重伤,何必赶尽杀绝?”空间深处传了之前那个苍老威严的声音。

    “杀人者,人恒杀之。”周良冷笑,毫不示弱地道:“他们既然敢来杀我,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何必赶尽杀绝?”苍老威严声音肃然道:“他们都是我大燕修真国年青一代的人杰,昔日执掌各大门派,都人族对抗兽人的中流砥柱,你今日杀了他们,就是在坏我人族的根基。”

    周良忍不住哈哈大笑。

    “强词夺理!我周良也曾名列“大燕修真国新秀榜”之上,按照前辈的说法,也算得上是大燕修真国人杰,为何前辈你却纵容他们来杀我?按照你的逻辑,他们处心积虑地刺杀与我,难道不是在坏我人族根基吗?今夜如果他们占据上风,要置我于死地,前辈可会现身阻拦,如此正气凛然地斥责他们?”

    云层深处,那苍老威严的声音沉默了。

    半晌之后。

    “年轻人,说吧!你想要什么补偿。”

    苍老威严声音的主人自知理亏,口气终于软了下来。

    谁知道周良却毫不领情,正色道:“这件事情,自有心云宗长辈来过问,前辈,我劝你留下穆毅和姜悦两人,速速退去吧!就走落花生已经是心云宗最大的底线了,你弱一再逞强,休怪我心云宗无情了。”

    “放肆!小子无知,怎敢对本座如此无礼?小小年纪,就这样没有长幼之分,日后还了得?念你初犯,本座不为难你,速速退去,让你门派中的长辈出来与我说话。”苍老威严声音有些愤怒。

    周良哈哈大笑,故意气一气对手,得意洋洋的地道:“实在是可笑,本座乃心云宗武当峰之主,执掌门派巡查刑度之权,若论身份地位,也是一派之尊,与你这五庄观的小小长老说话,绰绰有余,倒是你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我看是老糊涂了,不如让五庄观神智清醒一点儿的人来与本座说话吧!”

    对面这位五庄观神秘的高手一时失声。

    他倒是忘记了这一茬。

    如今的周良今非昔比,抛开实力不谈,若是单单摆起身份,说实话放眼整个大燕修真国,周良碰到谁也不落下风,张三峰老怪物的弟子,丘处机的师弟,这么拉风的名号,又掌握着心云宗的实权,足以令大燕修真国千万修真者仰望了。

    就在这时——

    “明月兄,今夜之事,必须有人承担责任,你留下小雷音寺的那两个年轻人,我就放你离开……”一个身影悄然出现在周良等人的身后,模糊不定,但是却有着沛然莫御的强横气息,正是心云宗之主丘处机的声音。

    “哼,我要走,谁能拦住?”远处那苍老威仪的声音,带着丝丝怒意。

    “说这些气话于事无补,说到底,你我都是局中人,我放你走,是看在昔日最后一丝情分,今夜之事,必须有人承担责任,你可以带走落花生,明日我自然会找你五庄观的镇宵子观主亲自讨要一个说法,但是小雷音寺的人,让小雷音寺自己来要吧!否则……心云山庄虽然弱小,却也不是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随着丘处机的声音,方圆数十里之内,突然有一种强大到令人颤栗的气息一闪而逝,隐隐锁住了周围的空间。

    那阴云空间深处的五庄观高手,冷哼了一声,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金色巨手一松,穆毅和姜悦两人从云端掉落下来,空中金色光华一闪,那片阴云消失,带走了重伤的落花生。

    周良扬手击出两道玄阴真气,侵入到“雷音双罗汉”身体之中,锁住了两人的丹田和经脉通道,同时又打出两道银色流光,化作镣铐锁住了两人的手脚,这是心云宗的刑具法宝,专门用来捆缚高手。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