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4章 克制圣血
    推荐www.yuehuatai.com:             ?“忘了告诉你,我这个人,曾经死过一次,知道死去的恐怖滋味,所以非常拍死,从来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哪怕是为了诱敌。”

    周良笑容灿烂地说道。

    落花生瞳孔皱缩。

    此刻的周良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之前天池一战更加可怕,哪里还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警兆在心头升起,下意识地闪烁,同时开启了身上一件防御性法宝,绽放出灼灼光华,在身前形成了一个盾牌状的金色光墙,整个人闪电一般后退。

    下一瞬间,落花生只觉得眼前金银双色流光闪烁,凌厉的杀机令他肌肤生寒。

    咔嚓!

    落花生心神具骇,身上的六阶防御法宝“九龙神火罩”光墙,足以承受道王高阶高手全力一击,但是却在第一次接触之间,便犹如被铁锤砸中的瓦砾一般冰消瓦解,那股犀利的金色色杀机,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而至。

    “这么强大的力量……”

    落花生心中升起一丝冷意,凭借着“九龙神火罩”的片刻阻挠,他终于有了拔剑的时间。

    锵!

    一缕璀璨的剑芒冲天而起。

    落花生的一身本事,百分之九十都在这柄剑上,一剑在手,他心神大定,哈哈一笑,挥手间遍洒出漫天寒星,剑花朵朵,犹如暴雨倾盆,展开了反击。

    但是——

    眼前的一切彻底击毁了他的骄傲。

    一缕细细的银色冰雪之意掠过,覆盖着一层薄薄银霜的桃木剑一闪即逝。

    落花生挥洒出去的漫天剑光,在这一刻脆弱的仿佛是一张白纸一般,瞬间被不可思议地一分为二,剑法的威力软绵绵地朝着两侧倾泻……出去,中心一点剑影如芒,瞬息之间侵入进来,直指落花生眉心。

    “怎么可能?”

    落花生心胆俱碎。

    他一剑洒出的剑芒,并非是实质之物,乃是一种气机和威力,竟然被周良手中的桃木剑一剑斩为两片,难道那一缕白色绵绵之光居然是……

    剑之天道?

    竟然真的是剑之天道?

    传闻之中,心云宗的这位年轻天才掌握了剑之天道,对此落花生曾经不屑一顾。

    剑之天道乃是千万年以来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别说是一个后辈,就算是五庄观的观主、心云宗的丘处机等剑道宗师,都未曾触摸到剑之天道的边缘,其中同样包括那个遮掩了自己光芒的圣轩辕,落花生了解圣轩辕,为了掌握剑之天道,圣轩辕曾经下过很多苦工,可惜都不能如愿,如今真相摆在眼前,周良这一剑剑之天道连绵,可以撕裂一切,威力无匹,绝非是寻常的剑法,分明就是对于剑之天道的领悟。

    落花生挥剑抵挡。

    叮!

    一声轻响,他手中的桃木剑和周良的桃木剑撞击,崩出了一个黄豆大小的口子。

    落花生面色巨变。

    他这柄桃木剑,看似弱不禁风,实际上是一剑六品法宝,乃是一位五庄观的耆宿巨擘曾经使用过的法器,流传至今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在他之前,五庄观历代杰出的弟子无数,都未曾有人收服这柄剑,自他从五庄观法器库之中得到这柄剑之后,会过无数的大燕修真国名剑名刀,都一直占据上风,想不到今日……

    两人都是使用桃木剑,但主角落入下风,这周良,难道是自己的克星不成?

    在这一刻,落花生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了当初李敏镐临死之前同样的想法。

    不论是计算还是法器,周良居然都压了自己一筹。

    难道他手中那柄桃木剑,居然也是什么了不起的宝物不成?

    落花生心念电转,手中未曾丝毫迟疑,一套五庄观有名的《清风剑法》施展开来,在想不到办法之前,他只能先进行防守。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石火的瞬间,梨花暴雨一般的金属撞击声之中,火星四射,落花生手中桃木剑变得犹如锯齿一般,布满了豁口缺口,嗡嗡嗡哀鸣不止。

    这就是剑之天道的可怕之处了。

    克制一切剑法。

    洞察一切先机。

    转眼一炷香时间过去。

    落花生不知道变换了多少套剑法,他一身剑术所学极为渊博,普通人终其一生,可能都无法掌握落花生所会剑法数量的一半,但是在周良那濛濛剑之天道面前,都无法彻底施展,因为任何强横招式,施展到一半,后劲和后招都会被剑之天道斩断,无法做到连绵而出,连剑式都无法保证完整。

    他一身实力,彻底被压制,无法发挥出平日里的一半,实在是憋屈至极。

    “不行,必须出杀招了。”落花生心念一转,知道事不宜迟,剑式就要变化。

    就在这时——

    “哈哈,到此为止,落花生,拿出你全部的魄力,为了活命而拼死一战吧!”周良剑式一凝,身上突然不可思议地爆发出一股强横如同君王降临般的可怕气势,四周水面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压住,轰地一声矮下去了整整一尺。

    空气都为之一凝,仿佛是透明的果冻一般粘稠了起来。

    “不对,怎么会这么强?”落花生横剑在胸前,震撼之余,顿觉得有些不对。

    以周良的道家真气修为,就算是掌握了剑之天道,真实战斗力最多也只是道王中高断水准,这已经算是超境界爆发状态了,可是此刻周良身上的气息,居然不可思议地瞬息之间飙升到了半步道皇之境,恐怖的气息威压之下,就算是他都感觉到了一阵阵呼吸困难,全身肌肉紧绷,毛骨发寒,这不是正常现象。

    更为糟糕的是,在这股磅礴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气息的威压之下,落花生很快就敏锐地发现,自己经脉通道竟然有一种渐渐萎缩、道家真气运转不畅的感觉。

    自己竟然在气势上被修为境界不如自己的周良压制了?

    下一瞬间,落花生抬头看到了周良的眼睛,顿时浑身一震。

    周良的眼睛,一只金黄,一只银白。

    金黄如火,银白如雪。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下一瞬间,只见眼前视线之中的图像骤然扭曲,周良引剑而立的身形,就在这样的光线扭曲之中,突然消失在眼前视线范围之内。

    “不好。”

    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之兆,从心底里犹如爆发的岩浆一般不可遏止地沸腾起来,落花生知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他再不迟疑,立刻激发了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

    一道道金色光焰从落花生身体之中迸发出来,他浑身闪烁出金色光焰,犹如一轮金色昊日一般,绽放出无尽光辉,双手握住桃木剑,仰天一声长啸。

    血脉之力。

    遗传自上古圣贤的力量。

    嗡嗡嗡!

    空间轻轻颤动,一阵剑鸣之声直上云霄。

    一柄金光璀璨的巨大气剑,在落花生身后缓缓地划破虚空,仿佛是来自于另外一个空间一般,似缓实急地浮现,剑身宽两米,长度超过四十米,金光闪耀,表面流转着一些游走不定的神秘道纹,金色巨剑在月色湖光的倒映之下,闪烁着冷金属特有的寒意,恍若实质。

    “《金乌之体·太阳斩》!”

    无尽金光笼罩之中,落花生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利剑一般,双臂在身前虚抱,整个人身体缓缓地倾斜下去,他身后的飞剑如同自己身躯的影子一般,缓缓地斩下来,一层层肉眼可见的气浪急速朝两侧分散开。

    这一剑的威力,当真是强横无比。

    金色巨剑还未彻底落下,平静的湖面像是一片被人从中间剖开的镜子一般。

    湖水朝着两侧分开,被这剑气直接展开一道整整齐齐的幽幽缝隙,隐约可以看到湖底粼粼的水草和巨石也被一分二位,甚至一些来不及躲避的鱼虫水兽,也被懒腰齐齐地斩为两段,头尾分别在两侧的水域之中,切口太过于光滑,一时之间连血水内脏都未曾流淌出来……

    在落花生整个人几乎快要倾斜到与湖水平行的时候,背后那金色巨剑气息达到了最大程度,周边无米之内的一切都被排除一空,形成了真空状态,任何进入这个距离的物质,都会瞬间被那无所不在的剑气分割成为碎末。

    就在这时,空间一阵扭曲。

    消失了的周良出现在落花生身前,他浑身阴阳交加,刀剑交叉在一起往上一举,恰好架住了巨剑,巨剑下斩之势微微一顿。

    这是触目惊心的对比一幕。

    在那道金色巨剑面前,周良的身形渺小如同沙粒,看起来像是一只蝼蚁用身躯架住了巨人的法器,仿佛随时都会被斩碎一般,他整个人彻底被金色光焰笼罩其中,炙热之意不知道瞬间蒸发了下面多少湖水……

    “果然是先天道体。”

    周良只觉得浑身血液激荡,心脏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起来,身体之内的一滴滴血液,收到了一种可怕力量的牵引,仿佛要脱离身体的束缚挥发出来。

    这是凡人之躯对于那一丝丝圣贤血脉的本能敬畏。

    普通凡体遇到这样突如其来的威压,会整个人瞬间失去全身血液而死,别说是战斗了,但周良乃是“阴阳镜像体”,力量爆发,神念如潮水般控制己身,稳稳地承担住了这犹如仙人威压一般的作用力,全身血液立刻安静了下来。

    “是时候了……来吧!刀之天道、剑之天道,二成境界,爆发!”

    刀之天道剑之天道破先天道体!

    这是周良一直以来都苦苦修炼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的原因之一。

    尤其是这些日子以来夜以继日的苦练,周良对于刀之天道、剑之天道的掌握,终于更上一层楼,若刀之天道、剑之天道之境可分为十成的话,那周良对于它们的掌握,已经到了第二成境界,比之一年之前初步悟到剑之天道之时,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

    能不能打破先天道体的神话,就在这一刻了。

    周良清喝一声,大脑进入一种奇异状态,桃木剑和岁月刀同时微微一颤。

    他爆发出了到现在为止,自己掌握的最强大的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力量。

    电光石火的瞬间,桃木剑和岁月刀齐齐涌起一种言语难以形容的迷蒙之意,这一刀一剑发出一阵阵悠悠不绝的长吟,如龙吟,如虎啸,仿佛瞬间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原本极为清晰的刀剑之身,也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仿佛要挣脱物质法则的束缚一般。

    一种微弱的意志力,在刀身和剑身迸发。

    虽然微弱但是却犀利无匹,锋利程度简直可以割裂是加上任何物质,仿佛就算是仙人的力量,在这样一股微弱的刀剑之天道蕴面前,似乎都犹如朽木一般脆弱。

    周良身躯一个旋转,手中的桃木剑和岁月刀扣住那金色炙阳巨剑,猛地一绞。

    咔嚓!

    金色巨剑被直接扭断。

    就像是扭断一根朽木。

    下一瞬间,金色炙阳巨剑破碎,落花生身上那犀利无匹的剑气消失。

    只听得轰隆一声,失去了外力支撑的湖水缝隙消失,两侧水域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爆起一道道水柱,雷鸣一般的震响声中,方圆百米之内水汽弥漫,又被周良的玄阴真气侵袭,瞬间凝结成为玄冰,一块块掉进湖中,激起更大的水花!

    “不可能!为什么会是这样?“

    落花生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周良,你一介凡体,居然能克制我“太阳金乌之体”?”

    落花生脑海一片空白,浑身金焰瞬间敛去,身躯表面仿佛是干涸的河床一般,裂开一道道细微的血丝缝隙,即便是多年练就的隐忍之心,在这一瞬间也冰消瓦解,他难以置信地大吼着。

    周良不是先天道体,孱弱凡体,为何能够抵御圣贤血脉的威压?

    为什么会这样?

    下一瞬间大脑稍微清醒之后,落花生惨笑一声,身形化作流光,一语不发,丧家之犬一般朝着外围飞遁。

    《金乌之体·太阳斩》是他最强大的剑招,既然这一招都无法克制周良,那只有逃离一条路,再缠斗下去,今晚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