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3章 豪华刺杀阵容
    推荐www.yuehuatai.com:             ?“虽然你一开始就误导我,派出一些小炮灰以暗器袭击我,之前自己也不断地用暗器侵扰,让我以为来刺杀我的人,是宋无缺,可惜你们的刺杀手段,实在是太拙劣了,像是宋无缺这样一个真正出身于刺客门派的顶级刺客,绝对不会像是你们这样,犯这么多的错误。”

    周良面带讥诮的笑容,道:“而且,早就说过了,几天之前我们见过面,而我这个人的记性,可是一直都非常非常好。”

    “记性好又能怎么样?”穆毅冷笑道:“今天你还是得死。”

    周良全身放松至极,缓缓地坐在亭面木板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道:“还不明白吗?要死的人是你们,从今以后,大燕修真国再无“雷音双罗汉”这两号人物。”

    “嘻嘻,小弟弟你好狂妄的口气呢!就凭现在身受重伤的你,也想留下姐姐我吗?”一直沉默的姜悦终于开口了,还是那种嗲声嗲气的强调,却充斥着一种毫不掩饰的杀机。

    周良全身放松地坐在木板上,笑着道:“如果我说,我还有帮手呢?”

    话音未落。

    周良身后的空气荡起一层层涟漪,两个身形缓缓地现出了踪迹。

    其中一人为女性,带着一张华丽的凤凰面具,遮去了面孔的三分之二以上,面具下的眸子清澈如水,肌肤吹弹可破,找不到丝毫的瑕疵,仅仅小半张脸,已经给人一种风华绝代的惊艳之感,一身红色造型华丽的道袍,身姿曼妙,玉骨冰肌,秋水为神玉为骨,如同墨云一般的黑色长发一直长长垂到小蛮腰,背后负着一个红色的剑匣。

    另一人为男性,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紫色道袍,蜂腰猿背,身线完美,充满了力感和爆发感,面容算不上是英俊,但是却极为端正,紫色长发用一根亚麻发带微微束起,凌乱地飘散在身后,在风中飘舞犹如一团燃烧的紫焰一般,银色的眸子,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闪烁着奇异妖冶的光辉。

    这两个人的出现,让“雷音双罗汉”浑身巨震,表情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一般。

    “馨兰!”

    “梦入神机!”

    穆毅和姜悦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

    实在是引出出现在此处的两人太过于骇人,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两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世天才,居然也是心云宗的人。

    馨兰今年崛起于大燕修真国,不到一年时间,已经闯下了赫赫战绩,被认为是不输于九大门派领军人物的天才,而“梦入神机”同样是横空出世,击败了无数的高手,向来没有败绩,被许多人认为是可以角逐未来大燕修真国第一高手宝座的天才级人物。

    这两个人行踪诡秘,身份神秘,师承门派也没有人知道,九大门派都曾暗中调查过两人的来历,却没有什么收获。

    甚至有人猜测,这两个风华绝代的天才,很有可能是其他北域各国来到大燕修真国历练的大门派传人,或者干脆就是“玄武帝宫”入世历练的年轻天才。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是心云宗的人。

    “走。”看到这两人出现,“雷音双罗汉”顿时明白,自己等人的计划出了问题,早就被心云宗知晓了。

    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到底是哪个环节暴露,眼前的一切已经明白无误地说明自己中了圈套,今晚事不可为,对视一眼,当机立断,身形一晃化作流光就要远遁。

    “哈哈,现在要走,迟了。”

    周良哈哈一笑,伸手轻轻在亭面木板上一拍,霎时间一道道水柱从平静的湖水之中骤然暴起,随之出现的是一个个银光闪闪的字形道纹,字字相连,犹如一条条银色长龙一般,在夜空之中回旋咆哮。

    “道纹阵法!”穆毅惊呼一声,声音之中透着仓皇。

    阵法一现,方圆是千米之内的夜空之中,浮现出一层透明冰色涟漪,仿若一个椭圆形的巨大罩子,将破损的凉亭连同周良等人,全部都倒扣在了其中,“雷音双罗汉”被阵法所阻,一时脱不开身,瞬间就被馨兰和“梦入神机”两人追上了。

    一场恶战就此展开。

    周良彻底松了一口气,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绿色丹药,放入口中,神情放松,开始运功治疗伤势,祛除身体之中的“一日丧命散”药力。

    盛露在一边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大脑之中一片空白,就算是再笨,她也明白过来了什么,忍不住开口问道:“原来你早就知道这一切?早就知道今晚会有人来刺杀你,所以将计就计……”

    她虽叛逆,却不矫揉做作,实际上心里一点儿也不怪周良。

    今夜这段经历,无疑是自己出生以来最为刺激的经历,让她毕生难忘。

    周良微微一笑,还要说什么,突然脸上一变。

    月光照耀下,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眼前,亭子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又多了一个鬼魅般的身影。

    周良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突然出现的人,缓缓地站起身,道:“想不到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杀了你,会让心云宗遭受最大的打击,这样的理由很充分,所以必须是我。”月光之下,这人一身略显破旧的长衫,胡子拉碴,连影子看着都有些颓废,但是一双眸子却极为明亮,腰间悬着一柄破破烂烂的桃木剑。

    落花生。

    五庄观“轩辕地生”之中几乎要被抹灭了才华的那个曾经天才。

    “我原本以为,你不是那种喜欢阴谋诡计的人,就算是想要杀我,也会光明正大的决斗。”周良脸上带着一丝失望之色,如果说在敌对阵营之中,有一个人让他欣赏的话,那这个人不是凌寒独自开孤芳自赏的圣轩辕,而是隐藏收敛了锋芒看似消沉实际上蛰伏的落花生。

    但是今天,落花生的出现,让周良极为失望。

    落花生感受到了周良的蔑视,不以为然地一笑,道:“我曾经也以为自己是那样的人,不过那样的我曾经无数次碰壁和失败,所以在很早之前,我就改变了想法。正如我已经渐渐不在乎别人怎么将我和那个人对比,我也不在乎所谓的虚名和可笑的修道之心,这里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优胜劣汰,冰冷的丛林法则只会让后人记住站着的人,哪怕这个人是个无恶不作、不择手段的混蛋,与此相反,没有人会在意倒下的那个家伙曾经有多么高风亮节。”

    “不择手段吗?这么说来,今晚的杀局,真正的主导,其实是你吧!”周良皱眉。

    落花生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不错,正是我。因为天池一战,你展现出来的潜力太过于可怕,就连“大燕修真国新秀榜”都因为你而一再改动,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五庄观绝对不能坐视这样一个可怕的敌对天才成长起来,所以必须毁掉你。而这几天,毫无疑问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最佳时机?”周良微微一笑,带着一丝讥诮。

    落花生同样微笑道:“虽然我无法确定,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在化身“白毛水猿”之后克制兽性施展人族功法,但是有一点完全可以肯定,你的真正道家真气境界,只不过是先天道灵境的实力,那日强行施展《三十六变》,必然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遗症,近十几天之内,绝对是你最虚弱的时候,这一点我们的得到了相关的印证消息,而且,监察长老陨落,整个大燕修真国都乱成一团,心云宗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动手,不会防范,等你死了,我们会嫁祸到兽人身上,既然他们连“玄武帝宫”的监察长老都敢杀,杀掉你这样一个人族天才,也完全解释的过去。”

    周良点点头,又想到了什么,道:“你这个人的确非常的谨慎,虽然有这么多的有利条件,但还是不放心,所以暗中让“雷音双罗汉”来打头阵,利用他们来试探我的防备,你的隐忍,的确很可怕。”

    落花生微笑道:“过去的十多年来,在圣轩辕的光芒掩盖之下,我学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万事忍字为先,小雷音寺想要借助我“五庄观”的力量崛起,那就必须付出代价,如果用“雷音双罗汉”今夜的陨落换来你的死亡,在我看来,绝对是值得的。”

    周良微微一笑道:“你还真的看得起我。”

    “重视每一个对手,既是对对手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负责。”落花生神色认真地道:“事实也证明我的重视是正确的,如果今晚不是以“雷音双罗汉”为诱饵,我也不会知道,原来馨兰和“梦入神机”两个新秀榜上名列前茅的天才,居然也是心云宗的人,这几年以来,心云宗所图非小啊!”

    “他们不是心云宗的人,只是我个人的朋友而已……话说回来,你愿意耐心地和我说这么多,一定是以为自己今晚真的一切都胜券在握了吗?”周良抬头看了看岸边心云山庄的方向。

    “我不认为你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为了引诱“雷音双罗汉”出来,你不惜以身试毒,也许你在今夜刺杀之前就有所察觉,提前也服下了一些解毒之药,不过“一日丧命散”在“大燕修真国奇毒榜”上排名第四,岂是一般解毒药所能驱散?你是个很聪明的人,以身试毒还不算,你甚至冒着受伤的危险,引出了姜悦,在我出现之前,你的计策无疑是成功的,为了不惊动我们,没有出动心云宗的老一辈高手,让人以为你丝毫没有防备,馨兰对姜悦,“梦入神机”对穆毅,四人都是“大燕修真国新秀榜”上的顶级年轻高手,排名也相差不远,你们的人没有参加天池之战,而“雷音双罗汉”却在那一战之中有所消耗,胜券在握……“

    落花生胸有成竹地分析着,目光在月色下闪烁着晶亮的光芒。

    他笑着继续说道:“不得不承认,你的计划非常完美,而且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你却忘了一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忽视了第三者的出现,是你计划最致命的缺点,周良,说到底,你还是对自己太自信了。”

    周良灿烂地笑了起来,白色的牙齿在月光下显得特别好看:“是吗?如果我说,太过于自信的人是你呢?”

    落花生微微一愣,神色有了变化,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警惕之色:“言语上的试探,并不能为你赢得丝毫的生机。”

    周良哈哈大笑:“你何尝不是在试探我,落花生,看来这么多年你锻炼的隐忍还不够,你这么自信,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话音未落。

    周良的身上,突然绽放出万丈光芒,原本颓废的气息一扫而空。

    一颗黄色的小火星出现在他的左手,下一瞬间呈现出燎原之势,将周良左半边的身躯完全笼罩,与此同时,出现在周良右手手掌的一颗晶莹雪花,也瞬间犹如雪崩一般释放出无尽的冰雪之气,弥漫了周良的有变身躯。

    岁月刀和桃木剑,在毫光闪烁之中出现在他的手掌里。

    更加让落花生瞪爆了眼球的是,周良身躯上原本触目惊心的那五六个血洞,也在瞬间彻底神奇地愈合,光滑的肌肤没有丝毫上横,除了衣服上的破洞之外,让人根本无法相信他曾经受过伤,原本孱白的面色,也瞬间红了起来,如果不是脚底下的鲜血依旧还未干涸,简直会让人误以那流失的血液也在一瞬间重新回到了周良的身体之中。

    “忘了告诉你,我这个人,曾经死过一次,知道死去的恐怖滋味,所以非常拍死,从来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哪怕是为了诱敌。”

    周良笑容灿烂地说道。

    落花生瞳孔皱缩。

    此刻的周良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之前天池一战更加可怕,哪里还有丝毫受伤的样子。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