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212章 谁是刺客?
    推荐www.yuehuatai.com:             ?周良笑道:“好哥们,你亲自给我送的酒,送的菜,里面有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盛露一呆,顿时明白了周良的意思,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猴一般,怒道:“周良,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为你送酒送菜,你居然怀疑我?你……”到这里,一道闪电从盛露的脑海之中闪过,她不可思议地道:“难道是……是他?”

    “是谁?”周良跨进一步问道。

    就在这时,异变再起——

    “桀桀桀桀,是谁已经不重要,所谓,周良,你已经中了毒,知道是谁在酒菜里下了又能如何?今夜此亭,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一个阴毒的笑声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亭子之中,话音未落,月色下利刃的光华一闪,杀机迸射,无情地袭向周良。

    “早就在等你了。”周良运刀如电,扫除漫天刀芒,瞬间反击。

    叮叮叮叮!

    狭小的亭子之中火星四溅。

    金属撞击的声音犹如暴雨狂打芭蕉一般,连绵不绝。

    这突然出现之人,实力竟是非常恐怖,连续接下了周良三十六刀,丝毫不落下风,甚至犹有余力进行反击,中两柄蓝汪汪的匕首攻击力惊人,双方各自换了四十一招,那人长笑一声,身形一闪,便到了之外。

    周良拄着长刀,屹立在亭中。

    微风吹过,偌大的亭子发出一阵猴猴呀呀的声音,旋即轰隆巨响,毫无征兆地垮塌了下来,只见整个亭子的支撑木以及穹顶,早就在刚才的对决之中,被周良的刀光所斩成为整整齐齐的碎木屑,掉入了浩荡的湖水之中,只剩下了一个亭面,几乎与水面向相平。

    周良和盛露两人,就在这个小小的亭面平台上。

    夜凉如水。

    月光照耀之下,微白色的水气在空中弥漫,带着微微的潮湿气息。

    “以你的实力,居然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刀气。”神秘人站在距离水面六米高的虚空之中,黑巾蒙面,似笑非笑地道:“看来已经开始在你的体内起作用了呢!”

    周良将长刀当胸一横,冷笑道:“是不是起作用了,你过来试试就知道了。”

    “桀桀,死撑着有什么用?你以为我会上当吗?放心吧!我会等到你的道家真气一点一滴地被‘一日丧命散’之毒彻底消耗……桀桀,你虽然警觉,可惜察觉的还是有点儿迟了,现在是不是觉得体内道家真气正在逐渐地消退,是不是觉得身体有点儿不听使唤呢?”黑巾蒙面人戏谑地道。

    “雕虫小技,怎能瞒过我?”周良冷笑一声:“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之所以喝酒吃菜,只不过是想要将你们这群魑魅魍魉引出来而已。”

    “死到临头还嘴硬。”黑巾蒙面人冷哼。

    周良却是冷笑不语,也不抢先发动攻击。

    “你到底是谁?你……”盛露似乎有点儿明白,自己居然被当枪使了,又惊又怒地对着黑巾蒙面人吼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还利用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蠢货。”黑巾蒙面人看着盛露的目光之中,尽是不屑和蔑视,道:“我连周良都敢杀,你那什么狗屁父亲,在我眼里算什么?还是先想想你自己能不能活下吧!今夜你也必须死!”

    “你……”盛露大怒,正要张嘴大骂,迎面一点寒星,犹如阎王之镰,闪电般飙射过来。

    她想要躲避,身躯却酸软不能动弹,眼看着那锋锐寒星就要刺穿自己的咽喉,就在这时,一缕刀光一闪而逝,叮地一声,寒星被斩飞了。

    “谢谢你,周……”盛露正要道谢,只听得一连串尖锐破空之声连续不断地传来,迎面而来漫天寒星,仿佛是诸天星辰陨落下来一般,朝着自己笼罩而来,令她不禁产生了一种被金属风暴淹没窒息的感觉。

    关键时刻,周良身形移形换位,出现在她的身前。

    叮叮叮!

    岁月刀在周良的中,不断地高速闪烁,似缓实疾,不断地将那漫天寒星挑飞。

    火星四溅,金属撞击爆响之声连绵不绝。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盛露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周良的背影宽厚挺拔,仿佛是一座永不倒塌的山峦横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一切灾难和危机,都会被这座山峦挡在外面。

    “对一个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弱女子出手,有辱阁下的身份了。”周良口中说话,手中的长刀却不曾稍微放慢,绽出一朵朵璀璨刀花,将飞射过来的暗器,全部都一一挑飞。

    “只要能杀的了你,身份算得了什么。”黑巾蒙面人桀桀冷笑,身形在虚空之中不断变换位置,打出无尽的暗器风暴。

    周良不再说话。

    岁月刀高速颤动,将飞射过来的暗器一一挑飞。

    他一直都没有使用道家真气,仅仅是依靠的力量在防御,这需要极为变态的眼力和反应速度,漫天的暗器风暴简直犹如倾盆大雨一般,计算稍微失误,手中的长刀快或者是慢哪怕是半分,都会被暗器击中吞噬。

    “为什么不催动道家真气?是不是体内的真气气旋开始崩溃了呢?”黑巾蒙面人戏虐十足的笑声从四面传来:“周良,你在拖延时间吗?可惜啊!周围早就布下了敛息法阵,我敢保证,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不会有人敢来救你了。

    ”

    周良冷笑道:“那你呢?为什么不敢近身战?还在担心其实没有起作用吧?你在试探我?这些小孩子玩意儿暗器,根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威胁,你的胆子这么小,赶紧回家去吃奶吧!居然还敢来刺杀我,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黑巾蒙面人桀桀阴笑,不再说话,身形依旧告诉地变换位置,不断射出各种暗器。

    而且他的暗器,几乎全部都是朝着盛露射去,这就更加加大了周良防守的难度。

    经历了最初近身搏杀无功而返之后,黑衣人显然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对周良的近身战力极为忌惮,不想冒险。

    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时刻。

    两个人都在比拼耐心。

    虽然时间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两人来说都极为宝贵,但在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之下,这是一种无形的心理较量,虽能承受住潮水一般的压力,谁就会笑到最后。

    “杀!”

    茶盏功夫之后,黑巾蒙面人终于忍不住了,身形一闪,朝着周良扑来。

    “杀!”周良大喝一声,一双眸子里神芒爆射。

    这是他的杀招。

    这一瞬间,周良再无保留,道家真气催动,手中长刀突然爆出金黄色火焰,熊熊火光刺破了漆黑夜色,在湖面上异常璀璨夺目,周良整个人爆发出一股犀利无匹的气势,火光之中,刀炎暴涨,几乎斩碎了虚空,炙热的刀芒脱体而出,电光石火的瞬间,斩在了迎面而来的那一道黑影之上。

    “噗!”

    黑影只来得及一双匕首封住自己的正面,硬撼之下,被这一缕刀芒击中,瞬间仰面后退,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太好了……”看到这一幕,盛露一直悬着的心开始放了下来。

    这是人的正常反应。

    周良也心中也略微松口气。

    但就在这个瞬间,谁也没有想到的异变,瞬间发生了。

    嗤!

    一声微弱如同撕碎纸片一般的声音,从水中传来。

    周良心中警兆再生,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寸寒光从脚下的木板爆射起来,瞬间那隐藏许久的杀机释放出来,犹如钢针刺骨一般,周良只来记得转身挪步,将身边的盛露一把推出去,然后横刀试图封住那寒星倾泻一般的剑光……

    锵锵锵!

    一连串刺目的火星爆射。

    杀机沸腾的交手,只维持了不到一瞬时间。

    下一刻一切戛然而止。

    周良手握长刀,依旧挡在了盛露的身前。

    亭面木板破开一个大洞,湖水澎湃汹涌湿润了木板,而在对面,除了之前那个黑巾蒙面人之外,另外一个身穿着紧身道袍的黑衣人,也静静地站在水面之上,一团灰色氤氲雾气笼罩了他的脸,看不清楚面容,手中一柄精钢飞剑,只剩下了半截。

    “好刀法!阴阳同修,果然名不虚传。”氤氲雾气神秘人笑道。

    周良面无表情:“好快的剑,我想我们几天之前才见过面吧!”话音未落,他身躯忍不住一晃,嘭嘭嘭连续五六声爆响,从周良的身上传来,他胸腹之间连续爆开了六个血洞,鲜血如同利箭一般飙射出来,滴落进入水中。

    刚才事出突然,以周良的刀法之快,居然仓促之间,无法完全封住那无孔不入的剑光。

    “啊……周良,你受伤了……”盛露面色苍白,关切地道:“你……你不用管我了,你走……走吧!我被人利用,害你陷入险境……你走吧!我不怪你!”

    周良没有说话,缓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鲜血从伤口之中流出来,一直一点一滴地流到了亭面,汇成血洼,又流到了湖泊之中。

    “走,他走不了了,哈哈哈哈。”黑巾蒙面人嘿嘿笑着道:“小丫头,我们还得多谢谢你,要不是你主动传出话来,确认周良依旧处于施展《三十六变》之后的虚弱期,我们也不会有这个机会,哈哈,当然,还要谢谢你帮我们将毒药送进周良的腹中,哈哈!”

    盛露顿时面如死灰。

    她向来叛逆不错,不喜欢听父亲管教也不错,整日疯疯癫癫无心向武也不错,但是,却从来都没有过害人的心,偶尔做一些恶作剧,搅得整个心云山庄鸡飞狗跳,耍耍小性子,其实内心非常非常地单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渴望什么,一份友情?或者是一点点的关心?

    因为太单纯,所以太过于容易相信别人。

    所以更容易被别人利用。

    但是盛露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让周良身处险地——虽然表面上对周良大大咧咧不在乎,实际上她很清楚,对于心云宗来说,周良意味着什么,就算是她自己死了,也无法弥补今天闯下的这弥天大祸。

    “说这么说废话干什么?”周良冷冷一笑,倒拖着岁月刀,道:“我的命就在这里,有事就过来拿。”

    对面两个刺客却是不懂,黑巾蒙面人冷笑道:“你还有多少血可以流?”

    周良的脚下,鲜血已经快要围住了他的双脚。

    这个过程,周良似乎全无戒备。

    但是那凝滞在虚空之中的两个黑衣刺客,几次跃跃欲试,最终还是没有趁机发起攻击。

    委实是周良曾经给他们的印象太过于深刻,深怕又有陷阱。

    所谓困兽犹斗,一只陷入绝境快要死的老虎,远比平时要可怕恐怖无数倍。

    安排好了盛露,周良缓缓转身,看着两个犹豫不定的刺客,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所谓刺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如果是宋无缺来刺杀我,绝对不会像是你们这样犹豫不决,从来没有暗杀过别人的你们,表现比唐门最白痴的刺客还不如,穆毅,姜悦,不用藏头露尾了,现出你们本来面目,我给你们一次公平一战的机会。”

    两个黑衣人身形一震,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怎么认出我们的?”黑巾蒙面人略微犹豫,撕去了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倨傲英俊的面孔,正是小雷音寺“雷音双罗汉”之一的穆毅。

    另外那位氤氲雾气遮住了面容的人,自然就是姜悦了。

    “虽然你一开始就误导我,派出一些小炮灰以暗器袭击我,之前自己也不断地用暗器侵扰,让我以为来刺杀我的人,是宋无缺,可惜你们的刺杀手段,实在是太拙劣了,像是宋无缺这样一个真正出身于刺客门派的顶级刺客,绝对不会像是你们这样,犯这么多的错误。”

    周良面带讥诮的笑容,道:“而且,早就说过了,几天之前我们见过面,而我这个人的记性,可是一直都非常非常好。”

    看过《真龙天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