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95章 剪梅道长离开
    因为第一个走上测试台的夕小米,双手按在了火灵根石蛋之上,顿时一股璀璨逼人的光焰冲天而起,红艳艳的光芒笼罩了周围数十米,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这样的威势,丝毫不比之前他测试的时候差上丝毫。

    “夕小米,火灵根超优天赋……”银袍长老不可思议地擦了擦眼睛,激动地大吼了起来。

    居然在自己主持的测试台上,又出现了一个超优天赋的天才,哈哈哈,这可真是行了大运了。

    因为按照门规,自己等于是立下了大功,到时候可以领取一定数量的门派贡献点了,对于一个尚门虚职长老来说,这样的好事可真的不容易遇到。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高兴的有点儿太早了。

    因为当囡囡走上测试台,将粉嫩的双手按在代表稀有灵根的石蛋上的时候,一团柔和的青芒冲天而起三十多米,每个人都觉得突然之间清风拂面,发丝和衣摆都飞扬了起来,心情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舒爽,肉眼可见一团团淡青色的小型旋风在囡囡的身边犹如精灵一般旋转围绕。

    “韩囡囡,稀有风灵根超优天赋……”银袍长老自己也被惊呆了。

    天啊!又一个超级等的天才,这群道袍褴褛的小家伙是从哪里来的?这也太凶猛了?一下子出现了两个超优天赋的天才?

    周围围观的诸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看到赵丰元是超优天赋体质的时候,已经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没想到一群叫花子一样的穷酸中间,居然连续出现了两个超优天赋苗子,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之前那些阴阳怪气地嘲讽夕小米等人的骄傲少爷公子们,这下子也牢牢地闭住了自己的嘴巴,超优天赋的天才,未来不可限量,没有必要去招惹。

    而赵丰元此时已经面色铁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

    他以自己的卓越天赋作为威胁,要银袍长老驱赶夕小米等人,但是现在……就算是白痴都明白,哪怕自己真的离开,银袍长老绝对不会驱逐这群叫花子一样的少男少女了。

    然而,打脸还未结束。

    性格腼腆内向的林小雪走上测试台,一双纤巧的小手贴在代表水灵根的石蛋上,顿时一团蓝汪汪的光焰四射开来,空中隐隐响起海水呼啸澎湃之声,一股浓郁的湿气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林小雪……水……水……水灵根超优天赋……”银袍长老脑海一片空白,说话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下面诸人也都禁不住地倒吸凉气,眼珠子都快掉落一地。

    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超优天赋灵根体质的天才,都是路边的大白菜、地里的白萝卜吗?一个连着一个出现,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赵丰元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了。

    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被抽肿了。

    在这三个晶莹剔透的可爱小女孩连续三个超优天赋测试结果的对比之下,自己之前的测试结果,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震撼性,而自己傲慢的态度,显得犹如跳梁小丑小人得志一般可笑。

    准确的说,自己完全成为了配角。

    好在接下来,这群少男少女之中再没有出现超优天赋的天才,不过大部分都极为出色,都在良好天赋和优秀天赋之间,根骨都是中上之选,如果在后面的测试之中不出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加入心云宗绝对不成问题。

    这四十个小家伙紧紧地凝聚在一起,绝对是日后内门弟子之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一直等所有的大牛村子弟测试完毕,周良又看向呆在那里的赵丰元,道:“怎么样?你现在还要离开心云宗吗?”

    赵丰元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周良的目光在下方数百前来参加心云宗入宗测试的少年们的身上掠过,这其中有之前出言嘲讽夕小米等人的少爷公子,也有那些真正沉稳踏实的参加测试者,缓缓地道:“修道之心,没有高低贵贱,就算是灵兽,亦有向道之心,何况是人?只有出自于灵魂的高贵,才真正值得骄傲,加入心云宗,是你们修真者之路的开始,但是本座不希望,一年之后门派培养出来的,是一群自大自傲,目中无人的狂妄之徒。”

    没有人敢反驳。

    因为这个时候,所与人都已经明白,测试台上这个看起来只比他们大了两三岁的年轻人,在心云宗之中的地位非同小可,别的不说,但看银袍长老对于这人的尊崇程度,就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他们低着头静静地回味周良所说的话,若有所思。

    一直到他们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测试台上,周良早就已经离开了。

    赵丰元面色瞬息万变,一阵青一阵紫,最终似乎是下定了决定,并没有转身离开。

    这个高傲过分的少年,终于缓缓地收敛了自己的骄纵,朝那银袍长老鞠了一躬,问道:“请问宋长老,这位周师叔,到底是谁啊?”

    银袍长老反问道:“你既然是赵长老的嫡系弟子,怎么连如今威震心云宗、执掌武当峰的心云宗第一天才周良师叔都不认识?”

    周良?

    赵丰元顿时一脸震撼之色,他就是周良?

    那个一直被自己奉为偶像的超级天才?

    自己一直以来念念不忘的崇拜者?

    该死的,自己居然没有认出来,还敢在他的面前那么放肆?这一瞬间,一种浓郁的后悔,让赵丰元差点儿哭出来——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而已。

    而与此同时,测试台之下,所有人都惊呼沸腾了起来。

    “什么?原来刚才出现的居然就是周良?”

    “啊啊啊!该死,偶像出现在面前,我居然都没有认出来?”

    “太激动了,来到心云宗的第一天,就看到了周良,真是好运啊!”

    测试台周围的幸运儿们难以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见到了传说之中的心云宗第一天才。

    如今方圆千里之内,谁不知道周良的赫赫威名,别的不说,单单进入心云宗一年时间,就从普通人一跃成为先天道灵高手,甚至连威震大燕修真国的五庄观有数的几位道皇境高手之一,都被他亲手斩杀……

    这样的事迹,早就在整个大燕修真国传开。

    如今周良两个字,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样默默无闻,而是代表着一个传奇,一座大山,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前来心云宗之前,很多少年英才,都将周良奉为自己的偶像,同样是从外门弟子做起,周良创造了奇迹,他们也一定可以,重走周良走过的路,复制周良的传奇,是每一个有野心的少年内心深处选择心云宗的最大原因。

    看着沸腾的人群,赵丰元完全下定了决心。

    “我要留下来!真正的修道之心吗?我一定会得到的……总有一天,我要亲自站在他的面前,道歉,然后挑战!”

    ……

    ……

    在山下大牛村,周良见到了一脸邋遢笑容的剪梅道长。

    “嘿嘿,怎么样?这群熊孩子被我教的不错吧?嘿嘿,今天出去参加测试的这四十个小家伙,我敢保证,一定都可以全部顺利加入心云宗,尤其是夕小米、韩囡囡和林小雪这三个小丫头,都是少见的修真苗子,值得培养……”剪梅道长大爷一笑,露出了一嘴黄牙,搓了搓手,喷出一口烟圈,笑嘻嘻地道:“你看,我这么圆满地完成了教学任务,你作为“大牛修仙书院”的大老板,是不是该该表示表示?”

    周良黑着脸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每隔一段时间送来温润身体、滋养经脉的丹药,这群小家伙早就被你荒废了?那么多的丹药灵草,就算是一头猪吃下去,也都该通灵了,你才训练出这样的效果,还好意思张口?”

    剪梅道长大爷呆了呆,顿时暴怒了起来:“你耍赖……你小子这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我以为我自己就足够骗子了,没想到你比我还要骗子,不给劳务费也就算了,居然还倒打一耙,实在是太可恶了哇呀呀!”

    周良冷笑道:“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这半年多时间以来,我在这里投入了至少六万金,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流入到了你的口袋里吧?我还能剥削你?老人家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呃……”剪梅道长大爷顿时蔫了下来:“你小子真特么的奸,这都算的清清楚楚……怕了你了。”

    周良乐了,笑嘻嘻地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您老人家在训导新人方面,的确有一手,不如留下来我们继续合作?”

    “老头我倒是想留下来,不过……”剪梅道长大爷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扫过周围的一草一木,颇有点儿感慨地道:“可惜咱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啦,该完成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做完,老头我云游天下,不受拘束,乃是向往潇洒的闲云野鹤,神仙一般的人物,哈哈,在一个地方待的时间长了,就会不习惯,嘿嘿,天下之大,何处才是我家啊!”

    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这位一口黄牙的大爷再一次不由自主地邋遢了起来。

    闲云野鹤?

    神仙一般的人物?

    周良一脑门的黑线,你那里像是云与鹤了,哪里神仙一般了?整个一老叫花子。

    深呼吸,强忍着打击这位糟蹋老头的冲动,周良皱眉问道:“离开?”

    虽然这个邋遢老头是一个骗子,极度抠门,也经常克扣自己给孩子们的用度,但相处了这长时间,周良看得出来,剪梅道长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对大牛村的孩子们也是绝对有感情,否则当初也不至于在大牛村开创这个有点儿搞笑的,要说骗钱,大牛村都是一群苦哈哈,能骗到多少钱。

    剪梅道长的来历很神秘,周良一直都看不透深浅。

    首先是当初在大牛村黑市卖给自己的那的破烂宝贝,能被阴阳老人这样的老怪物看在眼中,就已经很能说明他非常不简单。

    而且即便如今自己已经是先天道灵境,居然依旧是看不透剪梅道长的真正实力,有时候觉得这位邋遢老头比普通人还不如,又有时候觉得他深不可测实力甚至还在张三峰之上,就连他那敏锐如刀的直觉,都无法确定剪梅道长的真正境界。

    这也是周良在出关之后,见过了夕小米等人,第一时间就来见剪梅道长的原因。

    他想要搞清楚邋遢老头的真正来历。

    没想到这才说了几句,邋遢老头就要离开了。

    “不错,大爷我要走了。”剪梅道长一正经地道。

    “去哪里。”

    “谁知道呢……”

    “喂,你是不是觉得这里的人都了解了你的真面目,没有办法继续招摇撞骗了,所以才不得不逃离吧!”

    “哈哈,臭小子,再见啦,我相信我们还会再次相遇的!”

    邋遢老头说到这里,哈哈大笑,笑声还未落下,整个人突然之间毫无征兆地在周良的面前消失了,如今周良的感知力何等的恐怖,灵识何等的强大,但是却没有感应到没有丝毫的道家真气波动,更没有丝毫的空间波动,就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在眼前出现过一样。

    这是什么境界的实力?

    周良心中陡然一惊,立刻就明白,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没错,邋遢老头的确是一个很神秘的家伙,别的不说,就刚才这一手,只怕是整个心云宗之中,包括耆宿级别的高手张三峰,也绝对做不到。

    而且,就连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都没有看出来邋遢老头的不同。

    这样强大的一个存在,居然隐身在心云宗这么长时间,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良真想将那个笑起来贱兮兮的邋遢老头一把拉倒跟前仔细问个清楚,他瞬间冲天而起,凝滞在高空之中,强大的灵识犹如潮水一般释放出去,可惜四野之中再也没有了幕凰剪梅道长的身影和气息。

    “他留在心云宗,一定是有某种不得不留的原因,而今天离开,也有一定是有某种不得不离开的原因……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搞清楚一切。”

    &lt;/&gt;txt下载地址:

    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镜中风月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