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75章 再见张馥
    虽然他自己没有出面,却让关小羽、司马树林和赵紫龙三人出面,将一团散沙的人峰临时捏合了起来,毕竟和许多人都是师兄弟一场,在这最后的考验之中,能够团结在一起走过这一道坎吧!

    等到内门弟子终考结束之后,周良就要正式加入武当峰了。

    他的内门弟子生涯,将就此一跃结束,从此一步踏入心云宗的实权层,成为居高临下俯瞰一切的大人物。

    ……

    日上三竿,阳光明媚。

    周良的身形,再一次出现在了这处深山之中的小院落。

    这里是传功长老罗轩举的休养之地。

    周良推门进入院子的时候,罗轩举正光着精壮的上身,将一块表面篆刻着道纹重力阵法的万斤玄铁,举过头顶,不断地托举,缓慢地进行着恢复性修炼。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养伤,再加上周良按时提供的“青玄猴眼丹”,罗轩举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体内的异种道家真气尽数排除,只是在体表留下了一道道还未彻底消失的狰狞疤痕。

    精壮隆起的肌肉,随着他托举的动作,仿佛是一块块岩石一般,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充满了暴力美感,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看到周良进来,罗轩举嘿嘿一笑,随手轰隆一声将铭玄铁扔在一边,砸出一个大坑,笑嘻嘻地道:“怎么,小家伙,又忍不住来打听你那小姘头的消息?可惜这一次还是一样,馨兰一直没有现身,圣轩辕方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传出来。”

    周良点点头,坐下来没有说话。

    这些日子,他的确是很担心馨兰的安全。

    以馨兰如今的实力和经验,挑战圣轩辕简直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如今自己心云宗的事情已了,周良又动了下山去寻找馨兰的念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还是劝你打消这个主意。”仰头浇下一盆冷水,将身上的汗渍冲洗干净,罗轩举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他看着周良的眼睛,认真地道:“你那小姘头十分安全,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因为门派绝对不会让这样一个绝世天才,过早夭折,一定会采取一些措施暗中保护她,但是,如果你选择在这个时候下山的话,处境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危险,因为从五庄观传来的消息,绾思蚕苏醒了。”

    周良心中一惊。

    那个毒辣的恶毒女人终于苏醒了吗?

    这么说来,从绾思蚕的口中,五庄观已经知道,是自己在西敏寺遗迹附近,击杀了那么多的五庄观弟子,恐怖的报复行动,即将雷霆而至了吧!

    “五庄观的刑罚堂三大高手,正在赶来心云宗的路上,他们虽然不敢硬闯心云宗杀人,但只要你小子敢下山,就一定会面对他们不死不休的追杀,以你小子如今的实力,最多只能应对三人之中的一人,如果三人联手的话,你必死无疑。”

    罗轩举毫不客气地道。

    周良点点头,没有说话。

    罗轩举嘿嘿笑着,一副幸灾乐祸的口吻,继续说道:“还有一个不太妙的消息,你在之中杀了唐门那个独眼龙的消息,不知道怎么的,也传了出去,独眼龙的父亲是唐门的长老,发誓要讨回血债,已经派了门下最可怕的杀手,来对付你了。”

    周良神色平静地道:“知道了也好,早晚有这么一天。”

    “咦?难道你对这消息一点儿都不害怕吗?”罗轩举对周良这样平淡的反应很失望,语气阴森地道:“唐门以暗器和暗杀之术闻名大燕修真国,可是出了名的无所不用其极,从不会正面决斗,暗器下毒绑票阴谋,防不胜防,就算是一些超级高手,面对着唐门这样的黑暗宗派,也都会小心翼翼。”

    “能够教出独眼龙那样的弟子,唐门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杀起来毫无心理负担,嘿嘿,他们要来杀我,那就要做好被我杀掉的准备。”周良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微微一笑:“更何况,上次从独眼龙身上搜到的暗器秘籍,已经不够用了,我最近正好缺几更进一步的暗器秘籍。”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腹黑了?”恐吓失败,罗轩举觉得很挫败。

    周良很无辜地笑了笑。

    “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尾巴鹰,等你进了武当峰之后,就会知道……”说到这里,罗轩举突然想到了什么,闭口不言。

    “就会知道什么?”

    “嘿嘿,妈的,差点儿说漏了,我现在偏不告诉你。”罗轩举得意地哈哈大笑。

    两人这么聊了一阵,周良的心情,突然轻松了很多。

    从最开始在人峰擂台上相识以来,罗轩举从高高在上的严师,变成了如今嬉笑怒骂的朋友,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周良总会觉得心情愉快。

    “哦,对了,你上次让我打听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心云宗实力在大道师之上先天之下的高手,至少也有五六百人,我大概梳理了一下,其中没有人在这段时间突然受伤,也没有人断手断脚,倒是有四位实力符合条件的的真传弟子,外出冒险狩猎的时候,在荒野之中遭遇兽人,被撕成了碎片。”

    罗轩举说着,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张纸,上面记载了死去的四位真传弟子的名字和一些详细资料。

    周良接过来仔细看了片刻,就可以确定,这四位死去的同门,绝对不是那位青铜鬼脸面具人,看来这个隐藏在暗中的杀手,将自己保护的很好,居然可以躲开罗轩举的追查,只怕势力也非同小可。

    这件事情,只能稍后慢慢再查了。

    “好吧!我会暂时留在山门,如果有关于馨兰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在离开之前,周良忍不住又罗嗦了几句。

    罗轩举有一项很神奇的能力。

    他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打听到大燕修真国大大小小的事情,哪怕是一些发生在犄角旮旯的小事情,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这也是周良很多事情都找他帮忙的原因。

    “行了,我知道了,赶紧滚吧!”罗轩举对于周良心中只有姘头的做法,很是鄙夷。

    于是周良落荒而逃。

    时间流逝。

    距离内门弟子最后一次大比的日期,也越来越近。

    就在这个时候,从六大天柱之中传出来消息,之前已经因为表现卓越而加入六大天柱的张馥、陆无双和柳慕白三人,在这个时候回到了内门弟子区域。

    按照门派的要求,他们将在最终大比之中亮相。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因为按照门派以往的大比规则,大比的前十五名,都将直接进入真传,成为真传弟子,从此之后几乎就是鱼跃龙门,一步青天,不但可以享用大量的修炼资源,还可以得到门派最大力度的栽培,身份地位跨越式的提升。

    如果有足够的机缘和运气,再往前进一步,就可以进入门派核心层,算是整个心云宗最为高层的人群。

    而张馥等人回归参加大比的话,就必然占据十五个名额中的四个,对于其他人来说,机会就会小了很多。

    除此之外,这次最终考核之后,心云宗还会根据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历次考核之中的表现,将两千多名内门弟子全部做出评价,根据综合成绩做出排名。

    第十六名到第二百名直接进入尚门。

    而二百名之后的内门弟子,几乎丧失了培养价值,门派不会浪费有限的修炼资源去培养这些弟子。

    这些落选的弟子,命运就会变得不确定。

    他们或者返回各自的家族,或者成为居无定所的散修,或者成为游走在生死线上雇散修,而最运气好一点的家伙,则可以继续留在心云宗,成为一些编外的勤杂人员。

    对于很多人来说,在心云宗谋得一份长久的差事,比如成为心云宗在人族各大聚居城堡中的产业的管理者,依旧在心云宗的庇护之下,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这个过程,充分提现了优胜劣汰的残酷法则。

    在修真界这个冰冷的世界之中,唯有高手才有资格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弱者只能被命运冰冷的大潮所吞没。

    ……

    随着时间越来越临近,心云宗山门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尤其是内门弟子区域,完全就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气氛。

    一些平日里很好的朋友,在这个时候,也因为可能存在的竞争关系而变得淡漠,因为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有可能在大比之中,变成自己的拦路虎挡路石。

    残酷的命运抉择面前,友情总是雨打风吹去,只有那些真正经受住了考验的情谊,才能山高水长,值得用生命和灵魂去捍卫。

    对于心云宗上下来说,内门弟子的年终大比是一次盛事。

    除了被煎熬的内门弟子们,门派之中的各个大大小小的派系,六大天柱,还有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峰,门派各大职能机构,甚至一些并无实权的长老,也都会出现在这次大比之中。

    这些人像是淘货一样,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耐心仔细地观摩整个大比的始终过程,希望可以淘到一些被埋没的璞玉,留在自己的身边,加以培养或者是利用。

    时间就在这样的喧嚣之中,呼啸而过。

    这一日,在大院之中,周良终于见到了分别半年多时间的张馥。

    “哟,小馥,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美。”周良微笑着请张馥坐下。

    眼前的张馥依旧是一袭干净的青色长衫,身形纤美的像是一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一般,不过美丽的脸庞上,眉宇之间略带一丝丝疲惫,没有想象之中那种从六大天柱之一的天玑柱学艺归来的振奋和抖擞,只是一双眸子却越发明亮深沉了,犹如一汪海眼深渊,似乎可以淹没一切。

    “你还是那么能惹祸。”张馥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不管自己如何反对,小馥这个名字,终归还是落在了自己身上,不过,整个心云宗,也就周良才敢这么说吧!要是别人敢这么叫自己……那他的嘴巴一定会被撕成稀巴烂。

    “对于猛飞的事情,我很抱歉……”略微沉默了片刻,张馥带着歉意打破了沉默。

    她知道周良心中在在乎的是什么。

    昔日周良在离开心云宗之前,曾经私底下向自己交代,希望能够照拂好张猛飞和关小羽等一干朋友,毕竟那时候的自己,是人峰的首席大弟子,有能力做到这一切。

    可惜自己后来被六大天柱的天玑柱选中,不得不暂时离开人峰,想不到短短时间之内,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自己终究还是没有能够为他,守护住那一份友情。

    “这可是小馥你的第一次道歉吧?嘿嘿,好啦好啦,我原谅你了。”周良嘻嘻哈哈地道。

    说实话,一开始周良对张馥确实有点儿失望,在下山之前,他坚信张馥一定可以让整个人峰变得井井有条,谁知道最终的结果居然是如此令人失望。

    不过,周良后来很快就想通了。

    毕竟面对六大天柱之一的天玑柱的邀请,任何一个内门弟子都拒绝不了,自己更没有权力要求张馥因此而放弃一个大好机会,那样太自私了。

    第一次道歉?

    张馥气结。

    她发现面对着周良这个混蛋,自己总是没有办法严肃起来,来还想好好做下来和这家伙聊聊,谁知道气氛一下子就被破坏的风马牛不相及稀巴烂。

    “哦,对了,小馥,我们还是先说说你的事情吧!嘿嘿,听说天玑柱上有很多帅哥,你有没有偷偷喜欢上哪位师兄啊?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周良伸手招呼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人过来,摆出小板凳围着张馥坐好,一副八卦欲求不满的样子。

    张馥这一次没有动怒。

    她很仔细地上下打量了周良,突然开口道:“周良,你变了。”

    “哦?”周良微微一笑:“小馥你真的是好眼光,我是变得更加英俊成熟了吗?”

    “呸!变得更加厚脸皮了。”张馥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心中那一丝忧虑放下,重新变得轻松了起来。

    &lt;/&gt;txt下载地址:

    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镜中风月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