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66章 罗轩举挑战圣轩辕
    “我回去一定再好好磨一磨我那个不爱说话的师兄,哼,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他一定得管管。”

    “恩,好,我也回去,一定努力说服母亲,让她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两个少女商量一阵,交换了各自得到的信息之后,相互鼓励着急匆匆离开了树林。

    “喂,自从回来,你就一直看着剑不说话,你不会是被周良的实力给刺激到了吧?”运气逆天的胖子罗胖口中大嚼着鸡腿,看着坐在远处的何驰,口齿不清地道。

    何驰原本是在定定地看着手中的飞剑,神色复杂,闻言瞥了胖子一眼,没好气地道:“自从看了周良和李敏镐一战,你一回来就连续不断地吃了四十一条烤鸡腿,这个频率,是你平时相同时间段里面的四倍……看来受刺激的人,不仅仅只是我一个吧!”

    “唉,哥真的是受刺激了啊!”胖子放下手中啃了一半的烤鸡腿,愤愤不平地道:“真是想不通啊!周良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居然已经进入了那个境界,难道他的运气,比哥逆天?”

    何驰闻言,缓缓站起来,将飞剑入鞘,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罗胖,居然也有羡慕嫉妒别人的时候,周良的运气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却很清楚。”

    “什么?”罗胖奇道。

    “周良在修炼一道上付出的努力和艰辛,绝对是你这个每天用在吃饭睡觉上的时间比修炼时间多出好几倍的家伙的一千一万倍。”何驰一字一句毫不客气地道。

    “这个我承认。”罗胖撕咬了一口鸡腿,嘿嘿笑道。

    “承认就好,那就不用在这里羡慕嫉妒恨了,我知道你参加内门大比,一直以来都不愿意全力以赴,不想锋芒毕露,不过看了周良这一战,我们都该好好想想了,如果再继续满足于在内门弟子之中鹤立鸡群,那么终有一日,别说是追赶周良,只怕我连陆无双、张馥和柳慕白的背影,我们都快要看不到了。”

    何驰语气沉重地道。

    看得出来,周良表现出来的实力,对这位首屈一指的高手,震动极大。

    “好吧!从明天开始,我要努力修炼了。”罗胖举着鸡腿发誓。

    “如果我是你,我会现在开始就付诸行动。”何驰忍不住踢了这个胖子一脚,顿了顿,又道:“可惜啊!周良这次一怒杀人,捅破了天,不知门派会如何处置他,想来责罚不会轻。”

    “这个你放心。”胖子津津有味地将手中鸡腿啃了个精光,一脸不在乎地道:“直觉告诉我,周良这次有惊无险。”

    何驰愣了愣,心中略显轻松。

    别人说这种话,何驰一定会嗤之以鼻,但是从罗胖的口中说出来,那很有可能就是真相了。

    ……

    天峰。

    四杰在内的七大高手,除了大师兄陆无双和二师兄柳慕白因为被提前收入六大天柱修炼,其他五人,都到齐了,团坐在石桌之前,神色凝重。

    “想不到周良已经如此强大。”

    “大师兄与他,还有一剑之约,只怕是……”

    “怕什么,大师兄天纵奇才,赢得一定是大师兄。”

    “四个月时间过去了,不知道二师兄是不是已经能够控制体内的那股力量,我们四杰,实在是沉寂的太久太久了。”

    “年终大比的最后一次内门大比,是我们再度崛起的最佳时机。”

    “唯一的变数,就在周良身上。”

    “周良当众杀人,门派震怒,眼前这一关,他不一定能够过去呢!”

    “我总觉得,周良不是鲁莽之人,他这么做,只怕是已经想好了对策,这一劫,对他来说,或许不难。”

    “静观其变吧!在大师兄和二师兄回来之前,我们不可懈怠,大家努力。”

    “努力!”

    ……

    “周良,又是这个低贱的内门弟子。”心云宗山门深处,雄奇的黑色大殿之中,真传核心弟子赵惟一神色愠怒,砸碎了一尊石杯。

    旁边的蒲团上,王天一面色苍白,气息不稳,眼眸之中闪烁着仇恨的光焰。

    “是罗轩举的“燃力玉符”,否则,以周良先天之下的实力,怎会一击重伤我?罗轩举是武当峰昔日的双骄之一,虽被逐出武当峰,但和张三峰老怪物情分不断,他肯将“燃力玉符”这么珍贵的东西,赐给周良,只怕也是出自于老怪物的授意。”

    王天一心中恨不得将周良千刀万剐斩为肉糜。

    这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周良击昏,像是拎着野狗一般,拎起来丢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更让他成为了心云宗真传弟子之中,最大的笑柄。

    但是,他必须强压怒火,将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如实诉说,不敢丝毫添油加醋。

    因为“主上”的存在。

    这位站在整个派系最顶端说一不二的存在,最为忌恨的事情,就是属下将个人的情绪,掺杂在基本的汇报之中。

    听到张三峰这三个字,赵惟一沉默了。

    虽然他在门派中的地位不低,背后的靠山派系更是显赫,但是要正面挑衅那个老怪物的话,他还远远不够格,就算是他背后的靠山,面对张三峰这个老怪物,也得退避三舍。

    “难道这一次,就这样算了?李敏镐本是公子选中的棋子,就这样被周良在大庭广众之下格杀,让公子和我们的面子,往哪里搁?”赵惟一说着,心中怒意难消,恨恨地一掌拍下,将身前的石桌,击成了齑粉。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大殿之中毫无征兆地响起。

    金光凭空闪烁,一个修长笔直的身躯,浑身澎湃着浩瀚强劲的气息,从金光之中缓缓走出,一瞬之间,就来到了两人的跟前。

    辰东一!

    “参见东一师兄!”赵惟一和王天一不敢大意,连忙恭敬行礼。

    辰东一点点头,目光落在王天一的身上,微微点头,问道:“王师弟伤势如何了?”

    “有劳东一师兄挂念,已经无碍了。”王天一面带愧色。

    辰东一点点头:“那“燃力玉符”之中,蕴含罗轩举鼎盛时期全力一击之力,呵呵,那罗轩举乃是昔日的武当峰双骄之一,实力早在道王之境,所以你也败得不冤,他人闲言不用放在心上,切不可消沉颓废,况且,公子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几句话说的王天一面现感激之色。

    辰东一手心摊开,滴溜溜现出一颗淡绿色猴眼大小的丹药。

    这丹药通透晶莹,表层有一团绿色氤氲光华流转,美轮美奂,如梦似幻,散发出阵阵沁人的药香,辰东一微笑道:“这颗“青玄猴眼丹”,是我偶尔所得,对于治疗金灵根道家真气内伤,最是灵验,王师弟不要推辞,收下吧!”

    “这怎么敢当。”王天一惊讶之下,大为感动。

    “青玄猴眼丹”是五品疗伤丹药,极为珍贵,一颗价值万金,往往是有价无市,只有用巨额的门派贡献点才能兑换到,就算王天一身为真传弟子,这次受伤以后,也不舍的花费巨额门派贡献点去兑换“青玄猴眼丹”来治疗伤势。

    辰东一竟然随手就送出一颗,王天一心中顿时涌起一阵阵暖流。

    就连一旁的赵惟一,脸上都禁不住现出了一抹羡慕之色。

    “同门师兄弟,且你我又同为公子效力,一颗丹药而已,何必客气。”辰东一的笑容总是令人如沐春风,他释放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青玄猴眼丹”凌空送出,落入到了王天一的手中。

    “多谢东一师兄,王天一定当肝脑涂地,全心全意为公子和师兄效全力。”王天一感激涕零,半跪在地上,大声地发誓效忠。

    辰东一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又道:“周良一事,公子决定亲自过问,心云宗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如此恶劣的同门相残事件,更令人痛心的是,门派高层之中,竟然也有人为周良说话,公子决定整顿门规,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两日之后,门派长辈齐聚,公子要你亲自前去,陈述当日情形,到时候,只管如实陈述,不可过于夸张,也不可委屈求全。”

    王天一闻言,心中一喜,道:“东一师兄放心,王天一领会公子的意思了。”

    “那就好。”辰东一点点头,道:“半年时间过去,那二十位内门先天道体,应该也都完成了仪式和试炼,完全激发了属于自己的血脉之力,公子吩咐的事情,你们办的如何了?”

    “正要向师兄汇报,二十名先天道体之中,我们已经拉拢了七人,其中包括排名第三的刘玄德。”赵惟一抢着回答道。

    “恩,做的不错。”辰东一点点头:“不过,公子最看重的人选,还是钟神机和馨兰,这两人才是这一批先天道体之中真正的天才,你们可有进展?”

    赵惟一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惭愧道:“钟神机性格狂傲,放纵不羁,连续几次都拒绝了我们的拉拢,那馨兰也一直对我们不理不睬,传闻此女和周良有旧,估计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想要拉拢她,很难。”

    “又是周良?”辰东一皱皱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公子的顾虑是对的,此子是个祸胎,必须速速除去。”

    ……

    石室中的光线有些昏暗。

    周良推门进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草药味道,整个院落之中,弥漫着一种青绿色的气息,周围的摆设很简单。

    一个浑身缠着绷带像是木乃伊一样的魁梧身影,正挥舞着一柄重剑,练习着枯燥乏味的劈砍动作,汗水和血水浸透了绷带,滴答滴答地落在石板地面上。

    周良愣了愣,才轻轻地哼了一声。

    “臭小子,来了就来了,还哼哼个屁啊!你难道以为,我伤势重到连别人靠近到五十米之内,都无法分辨了吗?”木乃伊一般的身影转过来,露出一张布满络腮胡的粗犷面容。

    正是传功长老罗轩举。

    “传功大长老。”周良哭笑不得地打了个招呼。

    在见到罗轩举之前,周良想象过很多种画面。

    他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重伤咳血的罗轩举,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挥得动五百多斤的重剑,看起来依旧生龙活虎,精壮无比。

    一时之间,原本想好的安慰的话,周良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哈哈哈,也算你小子的良心,没有全部都被狗吃掉,居然还知道来看看我。”罗轩举将手中的重剑随手一扔,咣当一声砸在地面,砸碎了四五块石砖,指了指旁边的石凳,示意周良随便坐,他自己则快步走到院落中间一个黑色铁锅旁边,用葫芦瓢舀起一大瓢绿色的药水,大口大口地喝下。

    周良摸了摸鼻子。

    这些天跟随阴阳老人学习丹药灵草之道养成的习惯和经验,让他瞬间就通过气味,分辨出了这绿色药水的成分,一共二十七种草药组成,都是用来治疗内外伤势的良药。

    不过罗轩举这种熬制手法,实在是原始的可怜,大部分药性精华,都挥发消散掉了。

    “小子,听说你一回来,就闯了滔天大祸,怎么,跑到我这里来逃难了?”罗轩举嘿嘿笑着,熟练地一圈一圈解开自己身上的绷带。

    周良顿时呆住。

    绷带下面,露出了布满触目惊心伤痕的身躯,罗轩举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右肋部的肋骨全部白森森裸露在外面,甚至可以透过肋骨看到下面脏器在微微跳动,他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被凌迟了一半却没死的倒霉蛋,伤势恐怖而又可怕。

    在周良的注视下,罗轩举依旧用瓢舀起铁锅之中的绿色液体,像是淋浴一般浇到自己的身上。

    那滚烫沸腾的液体淋在血肉模糊的躯体上的瞬间,嗤嗤嗤嗤犹如涮火锅一般的声音在骤然出现的白气中响起,然后,一股带着半熟肉香的气味,顿时在小院落里弥漫了开来。

    可以想象罗轩举此时承受着什么样不可思议的痛苦,但是他的表情,却依旧宁静,甚至还若无其事乐乐呵呵地调侃着周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