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65章 各方反应
    “哈哈哈,好,好一个狂徒,先杀同门,再辱尊长,无教无养,真是罪无可恕,也罢,今天我就杀了你,也算是清理门户了。”王天一气的浑身发抖,怒极反笑,黑须飘摆,怒目圆睁,浑身淡金色道家真气闪烁,杀机迸射。

    “不滚么?还要在这里卖弄你的师叔威风?好吧!这可是你自找的。”周良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玉符。

    一股犀利无匹的剑气,从玉符之中迸发出来,犹如闪电,划破长空,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这一道剑气的迅疾和犀利,众人只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犹如九天银河倒挂倾泻而下。

    然后王天一就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啪嗒!

    这位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极普通的抛物线,坠落在地上,手脚抽搐一阵,死死地看了周良一眼,然后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之下,周良居然真的就走过去,拎着王天一的衣领,随手一扔,直接将这位先天道灵高手,像是扔死狗一样,远远地扔到了一边。

    所有人都彻底呆滞了。

    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周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真的做出这样的选择?

    如果仅仅是为了张猛飞和关小羽俊等人出气,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在场许多人扪心自问,若是换做自己,敢不敢也如周良一般,将事情做到这么绝的地步,完全没有了丝毫回旋的余地。

    答案只有两个字——

    不敢。

    更多的人若有所思,刚才周良取出的那个青色玉符,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爆发出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接下来这场风暴,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够用了,他们完全无法想象,周良接下来会怎么做。

    而周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他重新来到了李敏镐的身前。

    这位今天之前还高高在上、坐拥人峰全部权力的三峰新贵的李敏镐,此时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嚣张,也没有任何嚣张的勇气。

    当周良的双脚,出现在他跪倒的视野之中的时候,他瞬间崩溃。

    聪明如李敏镐,在这个时候,终于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大势已去。

    昔日那种熟悉的恐惧,瞬间淹没了他。

    他不可遏止地颤抖哀求了起来。

    “我错了,周师兄,我错了,你饶了我,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李敏镐脸上鼻涕长流,重重地在地上磕头,额头血迹斑斑,苦苦哀求:“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可以将首席大弟子的位置让给你,可以将我的剑法传授给你,这可是玄阶中品剑法啊,从此之后,我就是你养的一条狗,最听话的狗……”

    周良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冷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是个畜生,我不识好歹,不过,我再也不敢了……周师兄,求求你,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李敏镐的心,彻底被恐惧淹没了。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彻底放弃了一切尊严。

    这一次,他真的是一败涂地。

    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长的时间,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设计了最无解的局,连王天一这样的先天高手都搬了出来,可惜,周良似乎是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一般,举手投足之间,就轻松夺走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现在的跪地求饶,李敏镐品尝到了一步步陷入绝境的绝望。

    当王天一被击飞的那一瞬间,李敏镐的心,就彻底沉入了万丈深渊,回首过去半年时间,仿若黄粱一梦,他突然开始疯狂的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和周良去争?为什么非要和周良作对?

    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自己现在应该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人峰内门弟子,年终大比对自己来说不成问题,将来进入心云宗核心真传弟子序列,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后悔,像是无解的病毒一样吞噬了他的心。

    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

    “机会?”周良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缓缓地摇头,“我给你的机会,难道还少吗?若不是念在同为人峰弟子的情分上,半年之前,你就已经成了一具死尸……现在,没有机会了,我只后悔,当初没有在地下遗迹中,就一剑结果了你。”

    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永远都不再回来。

    比如张猛飞的离开。

    这是一段周良错失了的友情。

    曾几何时,周良无比坚定地以为,自己会和张猛飞,和关小羽,和赵紫龙……和所有的朋友,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在心云宗修炼下去,一直成长为光荣的庇护族人的修真者。

    哪怕是后来有了与圣轩辕这样恐怖对手的约战,周良依旧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幻想。

    呼朋唤友,同消美酒解忧愁,仗剑天涯,问尽人间不平事。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张猛飞,已经选择离开。

    人峰也因为李敏镐这个歹毒小人的阴狠野心,从此彻底分裂。

    想要回到从前,没有了丝毫的可能。

    周良的目光,从近处和远处那些人峰弟子的脸上扫过的时候,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阵的陌生。

    弃我去者,昨日之心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周良对于身上这一袭青色长衫的认同感和骄傲,在他终于决定击杀刘文德这个昔日同峰弟子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变得若有若无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一个对于他来说,应该并不算是熟悉的名字,突然毫无征兆地跳进了周良的脑海之中。

    张三峰!

    这位心云宗最为神秘的前辈人物,整个门派禁忌一般的存在,谜一样的生平,以及那些遥远模糊的传说故事,原本无人知晓的故事脉络,仅仅是因为这三个字,在周良的脑海中,不可思议的变得清晰起来。

    周良摇摇头,驱散了这些不太好的情绪。

    他伸出手,按向李敏镐。

    晶莹瑰丽的六棱雪花漂浮,像是可爱美丽却又致命的白色精灵,在周良的手指间亲昵调皮地飞舞,一层银色的寒霜,渐渐将周良的手掌包裹,丝毫不曾逸散的寒气,有着一往无前的决绝。

    “不……”感受到了周良毫不动摇的杀意,李敏镐发出了绝望的呼喊,“不,求求你,你不能杀我,周师兄,我知道,你一直以来,最为珍视的就是同门之谊,你杀了我,就是亲手击碎了自己的信念。”

    “你和我早就不是同门。”周良淡淡地道:“而且,我要感谢你,是你让我看清楚了,什么样的信念应该永生坚守,什么样的仁慈却决不能拥有。”

    周良的寒霜覆盖的手掌,犹如水晶,已经快要贴近李敏镐的额头。

    那种一寸一寸逼近的杀意和死亡阴影,让李敏镐彻底崩溃。

    “不,我知道一个秘密,那个青铜鬼脸面具人……”李敏镐不放弃最后的挣扎:“我知道他是谁,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永远都想象不到的威胁,时时刻刻潜伏在你的身边……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周良的手掌,终于停顿了片刻。

    李敏镐心中狂喜,松了一口气,连忙道:“周师兄,只要你发誓,从此之后不杀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话音未落。

    周良覆盖着寒冰的手掌,已经按在了他的额头。

    一股足以摧毁任何生机的寒冷,瞬间侵入到了李敏镐的体内,疯狂地破坏和吞噬他的生命力,前所未有的恐惧将他淹没,难以置信地问道:“为……为什么……”

    “就算是你不告诉我,我也有办法找出他,再说……我讨厌被别人要挟。”周良的声音平静而淡漠,手掌上的寒霜,瞬间就弥漫在了李敏镐的全身,瑰丽而又致命的冰层,将这位内门大比连续三届第一彻底冰封。

    李敏镐就这样,以跪倒在地上的姿态,结束了他的生命。

    做完这一切,周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弹了弹肩上的灰尘,潇洒地转身,微笑着走向关小羽等人,牵着夕小米的小手,迎着太阳,朝着心云宗深处走去。

    一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

    周良并没有逃走。

    将夕小米送到了后山大牛村的之中,他重又返回到了前山,回到了昔日居住的大院石室中。

    此后的很长时间里,他都很少走出房间。

    而门派高层也处于一种奇怪的静默之中,面对周良这样违背门规、杀害同门以及侮辱尊长的行径,律法堂没有在第一时间拘禁惩治周良,让很多人都感到惊讶。

    也有人猜测,可能是因为门派高层之间,对于如何处置周良,产生了争执,所以才会在这么长的时间之内悬而未决,毕竟周良表现出来的实力,证明了他的天赋,对于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门派总是会最为谨慎地处置。

    但如果周良在杀人之后,选择逃离的话,必然会引起门派高手千里追缉,毫不客气。

    事实上,门派高层沉默的原因,和这样的猜测一模一样。

    当然,高层高手的沉默,并不意味着整个门派都处于平静之中,事实上恰恰相反,不管当时是否亲眼看到了周良的一系列行动,无数人依然处于极度的震撼之中。

    ……

    静静的树林中,枝桠吐翠,绿意盎然,枝条变得柔软了起来。

    两个曼妙的身影,肩并肩走在一起,久久无语。

    正是露咏春和颜如玉。

    “他回来了,和我们猜想的一模一样,半年时间过去,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我们想都想不到的地步,这种人,就是所谓的天才吧!”露咏春突然驻足,轻轻地叹息。

    这个容貌平庸的少女,目光没有焦距地看着远处的春风拂动的树枝。

    “嘻嘻,咏春师姐,老实交代,你早就喜欢上了周师兄哦,对不对?”颜如玉笑嘻嘻地把玩着自己长长的秀发。

    “小姑娘,你还是先问问你自己吧!”露咏春没好气地道。

    “有什么办法,当时人家也是情非得已嘛,冰清玉洁的身子,都被周师兄看也看到了,摸也摸遍了……”颜如玉一双大眼睛里水纹流动,波光粼粼。

    想起那日在西敏寺山脉地下西敏寺遗迹之中的一幕,两个少女都觉得面红耳赤,芳心乱跳。

    “对了,让你打探消息,有没有什么结果?到底门派这次,准备怎么处置周师兄?”露咏春话题一转,神色变得肃穆起来。

    “现在还很难说,周师兄这次闯了大祸,李敏镐非比旁人,他是连续三次内门大比第一,被好几位门派长老看重,据说他已经被真传核心弟子之中的一大派系收为外围,如今这个派系极为震怒,一定要以门派法规处置周师兄。”颜如玉气嘟嘟地道:“连我师兄,都对这件事情三缄其口,看来高层的较量,还没有明朗。”

    露咏春点点头,眉间闪过一丝忧色:“我听到的消息,和你说道差不多,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件简单的触犯门规事件,已经变成了门派各大派系势力角力的节点,对于周师兄来说,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那件事情是真的,也许周师兄可以逃过这一劫。”

    “你是说三峰师祖。”

    “恩,有人说周师兄是三峰师祖选中的人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最好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将周师兄的性命,寄托在这样虚无缥缈的传言上,珏瑶,我们两人这一次,一定要竭尽所能,动用一切手段,来保住周师兄。”

    “我回去一定再好好磨一磨我那个不爱说话的师兄,哼,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他一定得管管。”

    “恩,好,我也回去,一定努力说服母亲,让她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两个少女商量一阵,交换了各自得到的信息之后,相互鼓励着急匆匆离开了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