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64章 绝对强势
    下一瞬间,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如遭雷劈的事情,发生了。

    周良身上爆发出来的原本已经很强的气势,居然不可思议地骤然暴增,犹如火箭一般无限制地攀升攀升再攀升,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一般。

    这股汪洋,瞬间就瓦解了李敏镐的优势。

    局势,在最不可思议的瞬间,陡然逆转。

    和这股不可思议的气势相比,李敏镐服用“疯魔丹”之后展现出来的道师境五层的强大道家真气波动,简直弱小的可怜,仿若萤辉之于皓月,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所以,一瞬间,疯狂蔓延的绿色藤蔓,犹如镜花水月般泯灭消失。

    赤果果的碾压和毁灭性的摧毁。

    “噗……”李敏镐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身形瞬间就塌了下来。

    他疯狂挣扎,但却无济于事。

    沛然莫御的压力,让他的身躯在绝望之中缓缓弯曲了下去,一滴滴血珠,从皮肤下面渗透出来,身上原本璀璨夺目的青木道家真气,犹如风中残烛,迅速泯灭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不可能,不……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啊啊!”

    他一脸震惊,疯狂吼叫,困兽一般挣扎。

    然而,这一次,他再也无法爆发出更大的力量作为回击。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李敏镐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缓缓弯曲,双膝再也无法承受那恐怖的压力,身不由己,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布满白色裂缝的黑石地地面。

    咔嚓咔嚓!

    岩石粉碎和骨头断裂的声音,同时响起。

    在李敏镐的身边不远处,原本就已经无法支撑的刘文德和晃离两人,早就已经无法保持跪着的姿势,此时已经被压得彻底趴在了地上。

    愤怒汪洋一般无所不在的可怕的压力,几乎将两人的身体碾的变了形,肌肉模糊,露出了白色的断骨,惨不忍睹。

    “饶命……周……周师兄……”

    “你不能杀我们……会触犯门规……你……”

    两人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露出了哀求的神色,他们的身躯,像是被人丢弃的破布娃娃一样,嘴巴犹如脱了水的鱼无助地张开,只能发出一丝丝声音。

    无尽的悔意,弥漫在两人的心头。

    在这一刻,李敏镐再也救不了他们。

    “如果那日没有我及时赶到,你们自问,是否也会对重伤的猛飞手下留情?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别人有伤害我的兄弟的机会,所以,你们必须死。”

    周良冷无无比的声音,如同宣判,在开始缓缓坍塌的大殿之中响起。

    下一瞬间,砰砰两声,血光飞迸。

    刘文德和晃离两人的身躯,像是被挤爆的西瓜一样,直接爆炸了开来,模糊的血肉和白色的碎骨,****而出,溅到了四处,让整个大殿,突然变成了残忍的修罗沙场。

    一抹血浆,飞溅到了李敏镐的脸上。

    他打了一个激灵,然后疯狂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杀了他们,哈哈哈,很好,你居然杀了他们,周良,你竟敢残杀同门,今天,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

    这位连续三届内门大比的第一人,被周良身上爆发出来的可怕压力所恐爪,正狼狈无比地跪在地上,膝盖已经在坚硬的黑石地面上砸出了两个深坑,鲜血从膝盖流淌出来,变成了血洼,他双手撑在地面,浑身大汗,一袭青色道袍全部湿透,却狰狞无比的狂笑着,眼眸中闪烁着疯狂得意的光芒。

    “你看起来,似乎很得意的样子,苦心筹划的陷阱,在刚才一刻,终于完成了你所期待的关键一环,是吗?”周良脸上浮现出猴戏老鼠一般的笑容,缓缓道:“我早就说过,在杀你之前,我会让你彻底绝望,所以……”

    周良的目光,掠过李敏镐的身躯,看向大殿深处的黑暗阴影。

    那里空无一物,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波动。

    阴影并不浓厚,狭窄的空间,绝对隐藏不了任何人。

    但是,周良还是缓缓地握紧了拳头,一颗颗瑰丽晶莹的雪花,飞快地在丁他拳头上浮现,像是一群欢乐的白色精灵,下一瞬间,他骤然一拳击出。

    “给我滚出来吧!”

    爆喝声中,一道可怕的冰晶风暴之柱,从周良的拳锋****而出。

    寒气大盛,仿佛又回到了酷寒的深冬。

    仿佛是作为回应,本该空无一物的大殿深处的阴影之中,一团赤色流浆,毫无征兆地闪烁,磅礴的炙热之力喷涌而出,和这冰晶风暴之柱撞击在一起。

    轰轰轰轰!!!

    可怕的元气狂暴四溢。

    银色炙热的水汽在一阵嗤嗤嗤嗤声中弥漫开来。

    这一刻,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大殿,再也无法承受这种程度的劲气余波,轰隆一声,最后几根支撑石柱倒塌,终于彻底坍塌了下来。

    一块块黑色的巨石哀鸣着坠落,砸在地面上,然后烟尘冲天而起,地面震动,犹如天崩地裂世界末日一般。

    大殿外围观的众人惊呼着朝后倒退。

    弥漫开来的烟尘犹如核爆炸之后的蘑菇铅云一般,瞬间吞噬了大殿之中的一切,也遮盖了所有人的视线,地面的颤抖逐渐消失。

    过了足足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终于才尘埃落定。

    坍塌的大殿,重新回到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周良笔直的身躯,依旧犹如利剑一般矗立在原地,而在他的对面,半跪着的李敏镐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身躯魁梧,面色红润的壮年人,褐下几缕黑色长须,身穿紫色鎏金道袍,胸口的位置,一柄金光灿灿的古剑刺绣,极为引人注目。

    “是王天一师叔!”

    “紫色金剑道袍?那是门派真传弟子的标志啊!”

    “王天一师叔,如今人峰的传功大长老……怪不得李敏镐有恃无恐,王天一师叔一直都非常欣赏他。”

    “原来王天一师叔一直都暗藏在大殿之中,这下子糟糕了,周良杀了刘文德和晃离,被藏在暗处的王天一师叔看在眼中,残杀同门的罪名,可是彻底坐实了!”

    “周良还是太鲁莽了,被李敏镐给算计了!”

    人群中响起一片不可遏止的惊呼。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显然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门派的高手居然插手了。

    有人突然明白,这一切,都是早就设计好的。

    一个圈套。

    李敏镐和王天一两人,在等着周良往陷阱里面跳。

    关小羽和司马树林惊呼出声。

    而李蓉儿一张俏脸,在这一瞬间,变得煞白。

    ……

    “周良,你选择束手就擒,还是本座出手将你格杀?”

    王天一脸上的笑容,略显狰狞。

    他眼眸深处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以自己先天之上的实力,刻意隐藏身形,居然被周良提前发现,一拳轰碎了隐身壁障,将自己逼了出来,这样的出场方式,的确是有些狼狈。

    “以师叔之尊,鬼鬼祟祟地藏身大殿,和李敏镐这样的跳梁小丑一起,布下如此低劣的圈套,联手设计对付我这样一个普通弟子,王天一师叔,您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呢!”

    周良的嘴角浮起的,是不屑一顾的轻蔑。

    “放肆,竟敢如此对本座说话?”王天一被很容易地激怒了,顿了顿,冷笑道:“周良,你小小年纪,就如此心狠手辣,残杀同门,心云宗怎能容你?本座亲眼看到你杀死了刘文德和晃离,你还有什么话说?”

    “呵呵,当然是无话可说。”周良神色淡然依旧,缓缓地道:“不过,李敏镐将他们当成是炮灰推出来让我杀,我若不杀,岂不是对不起他一番美意。”

    自从王天一出现之后,周良表现出了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镇定自若,完全没有别人想象之中的惊慌和愤怒。

    “周良,你在胡说什么……”李敏镐浑身是血,狼狈万分地站在王天一的身后,脸色涨红地大喝。

    有王天一这个实力达到了先天道灵境界的真传弟子分担周良连绵不绝的气势压力,他终于重新站了起来,听到周良一针见血地揭破了自己的心机,李敏镐又惊又怒地厉声大喝了起来。

    他当然不愿意承认,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承认是自己故意让两个心腹去送死。

    “敢做不敢当,看来你真的和以前一样,还是没什么长进,不如继续跪着吧!”周良瞥了一眼,又是轻飘飘一步踏出,脚步落下,一股更加恐怖的气势,排山倒海一般再度碾压了过去。

    所有人陷入了呆滞。

    没有人能够想到,周良的气势,居然还能再度攀升,难道说之前仅仅依靠气势就击杀了晃离和刘文德两人的表现,并不是他的最强程度?

    也没有人能够想到,在王天一这位实力恐怖的心云宗真传弟子出现之后,周良依旧表现的如此强势,强势到了主动出手挑衅……

    他,到底有什么依仗?

    “大胆!在本座面前,你居然还敢如此放肆。”

    王天一一声冷笑,同样爆发出了自己的气势。

    真是不知死活,在自己的面前,居然还敢如此嚣张,这个周良,当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不过,下一瞬间,他的脸色,突然巨变。

    王天一很快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爆发出来的气势,看似雄浑无比,但是在周良的气势面前,竟然犹如滚汤泼雪一般,在接触的瞬间就冰消瓦解,完全被周良压制。

    咔嚓!

    王天一被逼着后退了一步,踩碎了脚下的地板。

    这声音微弱无比,但是听在围观众人的耳中,却仿佛是黄钟大吕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响,震得他们几乎耳朵失聪眼冒金星,一个个死鱼一般张大了嘴巴,脑海中完全想象不出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这一刻自己心中的震惊。

    王天一师叔他……退了一步?

    面对着门派真传核心弟子,面对着一位达到了先天道灵境界的高手,那个原本处于弱者地位的少年,居然轻轻松松就占据了上风?

    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包括王天一自己。

    身后传来了倒地的声音,前一刻自以为大局已定的李敏镐,这一刻毫无悬念地又一次被压着跪在了地上,他整个人彻底呆滞,脸上的表情,三分难以置信和七分惊骇莫名。

    “王天一,你是选择自己滚,还是我把你打晕了丢出去。”

    周良脸上,露出了不耐烦之色,一抹寒芒闪过淹没,原本平静的目光,在这一瞬间,陡然变得锋锐逼人起来。

    “你……你说什么?”王天一以为自己听错了。

    外面人群中也是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周良……未免也太狂妄了吧?难道……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先天了吗?否则,怎么会如此嚣张……可是,半年晋级先天,这也未免太离奇了吧!就算是这个心云宗历史上最疯狂的天才,也不可能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修炼速度啊!

    “我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也会亲自向门派执法堂请罪,但是王天一,你这种营营苟苟的小人,却没有资格来指责我,所以,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滚!”

    周良一脸的讥诮之色。

    他的确不将眼前这位真传弟子放在眼里。

    自从当初的三峰第一次大比开始,王天一就没有给周良留下什么好印象,再到第一次试炼过程中,王天一为了讨好圣轩辕,不分青红皂白地向自己下杀手,就注定了两人会走上对立面。

    何况,若说张猛飞之事,背后没有王天一的影子,周良打死也不会相信,对于这样一个注定的敌人,周良绝对不会假以辞色,若不是今天时机还不成熟,周良今天就想直接将其斩杀了。

    “哈哈哈,好,好一个狂徒,先杀同门,再辱尊长,无教无养,真是罪无可恕,也罢,今天我就杀了你,也算是清理门户了。”王天一气的浑身发抖,怒极反笑,黑须飘摆,怒目圆睁,浑身淡金色道家真气闪烁,杀机迸射。

    “不滚么?还要在这里卖弄你的师叔威风?好吧!这可是你自找的。”周良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