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62章 仇人终相见
    李敏镐,取代了周良曾经的一切。

    更加严重的是,李敏镐似乎是在骨子里带着对于周良的仇视,过去半年时间里,这位新贵可是陆陆续续做了不少针对周良朋友的事情,这两人之间,必定会有一场不可避免的碰撞。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涌向人峰的人,不论是内门弟子,还是来自于做生意街区的好奇者,目的完全一致,每个人都想要看一看,这场不可避免,注定要出现的火星撞地球一般的对抗的结果会是怎样。

    到底是昔日的王者夺回荣耀?

    还是如今的霸主捍卫自己的尊严?

    ……

    周良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

    实际上,在来到山门之下之前的半天时间里,他一共遭遇到了十一波高手的截杀,这其中有一些来历不明的散修,有一些心云宗已经失踪很久的弟子,还有一些则是大燕修真国有名的杀手。

    而这些人的下场,全部都是一剑封喉。

    周良没有丝毫的留情。

    来到心云山下的时候,桃木剑之上,已经沾满了斑斑血迹。

    周良特意在心云山下边停留了一炷香时间,清洗桃木剑上的血迹。

    一直到那个守山弟子认出周良,将消息传出去,在山门之中引起了轰动,周良才缓缓起身,是沿着山门心云山下边的主道,一边欣赏久违的风景,一边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上山门的。

    在遇到熟人的时候,他甚至还会微笑着打个招呼。

    然后对方就会露出一张错愕惊讶尴尬的面孔。

    随着周良越来越深入心云宗山门,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周围,他们不敢靠的太近,而是远远地跟在身边,像是一条长长的尾巴一样,等周良终于来到心云宗内门弟子区域前广场的时候,身后已经跟了不下于三几百人。

    “周良哥哥,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夕小米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目光落在了那些像是尾巴一样,跟随在后面的人群。

    “曾经是,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了。”

    周良微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顶。

    他目光平静地看过去。

    人群里不乏一些人峰的弟子,曾经在茶余饭后一起谈论功法,交流修炼心得,但是现在,这些人却一个个目光犹豫,不敢大大方方地站出来打招呼,当周良看过去的时候,大多数都立刻羞愧地低下了头,甚至连和周良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看来离开半年多时间,这里的变化,真的很大。

    人峰,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人峰了。

    “周师兄,当初和您关系最好的人峰弟子,已经被李敏镐以各种借口打压,被委以艰苦的差事,很多人都无法第一时间赶来,出现在这里的,几乎都是在过去半年时间里,先后倒向李敏镐的人。”

    赵紫龙在周良的耳边小声的解释。

    他担心眼前的这一幕,会让周良心寒伤感。

    周良收回目光,脸上的表情极为平静,抬脚朝着内门弟子牢房的区域走去,边走边微笑着说道:“这次下山,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赵紫龙试着问道。

    “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之中,真正的朋友,其实不需要太多,也不能奢求太多,有几个知心尽兴的就可以。”周良摇头笑道:“我又不是高阶法宝,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

    “师兄说得对。”赵紫龙看到周师兄那熟悉的微笑,可知他并没有受到眼前这些墙头草倒戈的影响,心中倒也放心了一些。

    转眼之间,周良三人来到了内门弟子牢房门口。

    当然,一起来到这里的,还有那跟在身后越来越多的人群。

    ……

    “周良去了牢房?”

    李敏镐静静地坐在蒲团上,微微点点头。

    和自己猜测的没错,周良还是那个周良,他的性格一点儿都没有变,太过于将那些所谓的朋友放在心上,终究还是不能超脱,会被这些无用的世俗感情束缚。

    这样的人,不管是多么强大,都存在着致命的弱点。

    周良活着来到了山门。

    这么说来,自己花费重金派出去的那些杀手,全部都死在了周良的手中。

    呵呵,死了就死了吧!本来也没有指望着他们能真的杀了周良,这些人只是炮灰而已,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周良宣泄心中的杀意,卸掉周良心中的势。

    一旦磨掉周良心中那累计已久的锐意和怒意,会让自己,在接下来的对决之中,稍稍占据一些优势。

    接下来的一切,就都好办了。

    大殿之中,寂静的有些可怕。

    刘文德看了一眼身体隐藏在大殿黑暗之中,仿若是一尊地狱魅影一般的李敏镐,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继续道:“估计现在关小羽和司马树林,已经被他放出来了,这个周良,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哼,他还以为这里还是他的天下吗?李师兄,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周良他会不会直接杀到这里……”

    最后一句话,顿时暴漏了他心中对于周良的恐惧。

    大殿深处的阴影之中,李敏镐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听起来无比的阴沉:“直接杀到这里么?嘿嘿,那我可是求之不得。”

    ……

    “周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关小羽难以掩饰自己的欣喜。

    他觉得自己的眼眶一热,赶紧低下头,装模作样地揉了揉,道:“眼睛里进沙子了,有些酸……嘿嘿,我早就知道,周师兄您一定会回来的……对了,猛飞呢?”

    关小羽抬头,没有在周良的身后看到张猛飞的身影,心中一惊,难道……

    “猛飞没事,放心吧!”周良在关小羽的肩膀上砸了一拳,然后又在司马树林的肩膀上也轻轻砸了一拳,“周良的兄弟不多,从今以后,你就是其中之一了。”

    司马树林几乎激动的浑身发抖。

    这简单的一个动作,一句话,让他简直想要仰天长啸,这些天以来受到的折磨,瞬间烟消云散。

    旁边许多人,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司马树林。

    能够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周良称一声兄弟,这是一份难得的荣耀。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和李敏镐的碰撞,周良能不能笑到最后,不过在这个时候,许多人还是被眼前这个青色道袍少年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气度,深深折服了。

    “蓉儿,谢谢你。”周良的目光,最终落在了眼前小仙子李蓉儿的身上。

    连续三天时间的昏暗幽狱生活,缺少必要的光照和水面,让小仙子的神态略显疲倦,但是一张俏丽无双的脸上,绽放出的笑容,却照亮了整个牢房。

    一袭红色宫装长裙衬托下,少女像是一团热情的火焰一般,巧笑倩兮,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定定地看着周良。

    关小羽在一边手舞足蹈地诉说牢房里发生过的一切。

    “蓉儿,辛苦你了。”周良微笑着,伸手轻轻地拂去少女肩头几片草屑,手指穿过垂肩的青丝,如丝绸一般柔顺光滑,撩动了心弦。

    “周良哥哥……”李蓉儿轻轻低下头。

    千言万语化作了这样一句简单的称呼,过去半年时间的担忧、思念和牵挂,瞬间烟消云散,这个从来都是敢说敢做的小仙子,眸如秋水,明媚清澈,欲言已忘言。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一个身影,鬼鬼祟祟悄悄地朝后退去。

    “你就是江枫吧?”周良目光如电,一眼捕捉到了身边的动静。

    “周……周师兄……”江枫身形一僵,知道再也不可能溜走,谄笑着转过来,一张脸笑的比哭还难看,他心惊肉跳,一股寒意笼罩全身,在这个时候,被周良叫出名字,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周师兄?想不到,你居然还认为自己有资格这样称呼我。”周良语气平淡,话语的内容却咄咄逼人,温润的微笑之中,带着不尽的杀机和轻蔑。

    在这一瞬间,很多以前熟悉周良的人,突然觉得,周良变了。

    那个温润如玉、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的谦谦君子周良,那个凡事都愿意为别人考虑,说话做事从来都愿意给别人留台阶的周良,在这次回山之后,突然变得锋利尖锐起来。

    就仿佛是一柄人畜无害的钝剑,经过了呼啸而过的时间的打磨之后,终于还是绽放出了逼人的锋锐光芒。

    “我……”江枫双腿打颤。

    “听说你主动向李敏镐请缨,要来到这里看守,呵呵,既然你这么喜欢看守牢房,那就永远守在这里吧!”

    周良说着,屈指一弹。

    一颗晶莹瑰丽的雪花,呈现出世界上最完美的六棱晶体形状,在阳光下折射着五彩的光华,幽幽飞出,似缓实急,一瞬落在江枫的肩头。

    霎时间,以落点为中心,一层晶莹霜气急骤弥漫开来,接着响起的是咔嚓咔嚓的冰层凝结之声。周围的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江枫整个人,电光石火被一层透明的玄冰,冰冻封印在了其中,成为一尊美轮美奂的人形冰雕。

    初春暖暖阳光的照射之下,这尊人形冰雕晶莹剔透,栩栩如生,仿佛是雕刻大师最完美的作品,透过冰层,众人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封印在里面的江枫,脸上还凝固着媚俗讨好的谄笑。

    他卑躬屈膝,恰好守在了牢门口。

    从此之后,他将保持这样的谄笑,永远地守在牢房门口。

    被这样刺骨的寒霜冰气封印在其中,没有人还能保住性命。

    所以,江枫已经死了。

    一股难以遏制的寒意,从尾椎骨瞬间窜到了天灵感,周围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到吸一口冷气。

    周良下杀手了!

    出手不留情。

    这绝对是暴风雨的前奏序幕。

    那一朵晶莹的六棱雪花,在幽幽飞出的瞬间,就已经为即将到来的碰撞,定下了一个无比激烈的基调,让每个人都清晰地意识到,接下来,一场难以想象的狂风暴雨,已经不可避免。

    当众杀人!

    周良,他要将整个心云宗都掀翻吗?

    “走吧!是时候去见见李敏镐了。”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周良拍了拍手,脸上带着微笑,走出牢房,身披阳光,朝着李敏镐所在方向走去。

    所有人都从周良的笑容之中,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寒意。

    ……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

    大殿里静静站着的青色道袍少年们,越来越紧张,额头上泛起了冷汗,谁都明白自己此时此客选择出现在这个大殿之中意味着什么,也更明白外面响起的这脚步声意味着什么。

    李敏镐依旧静静地坐在大殿深处的青玉蒲团上。

    缓缓地睁开眼睛,他的嘴角,翘起了一丝冷酷的弧度,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掠过,他笑了笑,道:“打开殿门,让他进来。”

    刘文德点点头,快步走上前去,推开了沉重的石殿大门。

    轰隆声之中,大片刺目的阳光,迫不及待地倾泻……了进来,一粒粒灰尘在银色的光线之中漂浮,犹如群魔乱舞。

    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地在刺目的阳光之中,一步一步逼近。

    李敏镐瞳孔微缩。

    他喉咙下意识地耸动,不自觉地咽下了一口唾沫,抬头看去,那个让他夜不能寐的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

    阳光从身影的身后照射过来,在正面留下了一片模糊的阴影,仿佛连阳光,在这一刻都因为惧怕而不敢停留在这人的身上。

    啪嗒!

    啪嗒啪嗒!

    寂静之中的脚步声清晰无比,一声一声,如同踩在了众人的心头一般。

    “周良,你终于来了。”李敏镐长身而起,缓缓从清******上走下来。

    大殿之中的青色道袍弟子们,神色紧张地退到了李敏镐的身后。

    远处依然有如凌乱如同潮水一般的声音不断地传来,人影重重,越来越多的围观者出现,他们都都远远地站在大殿之外,一时之间,也不敢靠的太近,神色紧张地注视着事情的发展。

    最关键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一别半年,周师兄风采依旧。”李敏镐脸上笑容灿烂,仿佛是看见了分别许久的挚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