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8章 《蚩尤霸天功》
    连续三次夺得内门大比第一,的确是养成了李敏镐的一些气势。

    不过也许是太喜欢算计别人,如今的李敏镐身上,总笼罩着一种阴鸷的气息。

    和曾经人峰的两位天才比起来,他既没周良那种让人一见亲切的阳光感觉,也没有张馥那种胸有成竹高雅,虽然很多弟子都听从他,但那是因为怕他,而不是一种发自本能的亲近。

    站在李敏镐周围的人峰弟子们,显然都很害怕他,不敢靠的太近,低着头沉默不语。

    不过,别人怕他,小公主李蓉儿可不怕他。

    “李敏镐,你来的正好。”李蓉儿直呼其名,指了指被打的半死的江枫,冷笑道:“你养的这条恶狗,居然在这牢房之中,动用私刑,将关小羽和司马树林打的遍体鳞伤,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到底是怎么管教手下的?”

    “我只看到,你李蓉儿动手将我人峰弟子江枫打成重伤,没有看到江枫动用私刑。”李敏镐淡淡的说道,竟然是反咬一口:“李蓉儿,今天你不给一个交代,就别想离开这牢房。”

    “交代?”李蓉儿怒极反笑:“你这阴险小人,趁着我周良哥哥不在,将人峰搅得乌烟瘴气,还好意思要交代?要不是有你的授意,江枫这条狗,怎么敢对关小羽和司马树林动用私刑?别人怕你,敢怒不敢言,我李蓉儿却偏偏不把你这个得志便猖狂的中山狼放在眼里,今天本姑娘主持公道,就算是打死江枫这条狗,你又能将我怎么样?”

    “无知的贱婢。”李敏镐双目猛地睁开。

    两道寒光爆射,整个牢房之中的空气气温,仿佛陡然下降。

    说实话,李敏镐以前对李蓉儿不是没有想法,这个三峰最美的少女,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很多三峰乃至于尚门的师兄弟们,都想要讨得她的欢心,李敏镐自然也不例外。

    可惜李蓉儿却偏偏喜欢上了周良,还主动投怀送抱。

    以前李敏镐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思,而现在,身为连续三届内门大比第一的他,坐掌人峰,尝到了权力的味道,心中对于李蓉儿那份渴望,因为权力的浸染已经彻底变了味道,他痛恨周良,所以也痛恨李蓉儿,他已经不耐烦去获得这个女人的心,而是变成了一种赤果果的占有欲。

    他不止一次地想要将这朵三峰最美的花朵,按在身下蹂躏。

    不过短期之内,李敏镐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想法。

    他心中清楚的很,在内门弟子年终大比核来临之前,自己还必须忍耐一段时间,等到那个计划达成,自己顺利成为心云宗真传核心弟子,像是李蓉儿这样的女人,还不是被自己手到擒来。

    没想到今天,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个女人,竟敢如此顶撞自己。

    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被人顶撞过了?

    以至于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李敏镐差点儿控制不住自己。

    不过,渐渐地,他的眼睛重新眯了起来,那两道毒蛇信子一般的寒芒,缓缓地消失,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一字一句地道:“人峰内部的事情,你无权干涉,李蓉儿,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话音未落。

    “秦首席大弟子,好大的口气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想怎么对我师妹不客气啊!”

    一个带着不容置疑威严的声音,淡淡地从后面传来进来。

    众人心中都是一凛。

    又一位大人物到了。

    ……

    雪如银,剑如虹,马如龙!

    周良一袭青色长衫,胯下骑着一匹神骏罕见的白色高大骏马,正是“白龙马”。

    这匹花费了大价钱买来的具有兽人血脉的骏马,周良进入老熊山历练之前,将其寄养在“梵音城”中一家马馆之中,美滋滋地度过了一个冬天,养了一身膘,身形似乎又膨……大了一圈,变得越发神骏了起来,如今远远看去,犹如一条地上小白龙一般。

    而且有意思的是,这货很通灵,时隔六个月,再度见到周良这位小主人,表现的极为亲切,一路打着欢快的响鼻。

    “梁洲师兄,我们要走多长时间,才能到心云宗啊?”

    夕小米好奇地问道。

    小丫头娇俏的套的严严实实,红色罩衫下面穿着厚厚的皮甲,头戴红色皮帽,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一双大眼睛好奇地东看西看。

    这还是小丫头第一次出远门,荒野之中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极为罕见,一路上总是瞧不够,就像是一只从笼子里面放出来的金丝雀一般,叽叽喳喳,问东问西,非常活泼。

    “按照我们的脚力,大概需要三天时间。”

    周良微笑着回答。

    夕小米、张猛飞、赵紫龙和光头龙五的坐骑,也都是花了大价钱在“梵音城”之中购买的良驹,虽然不如周良的“白龙马”神骏,但是日行一两千还是不在话下,要不是为了照顾夕小米这个小丫头片子,时不时还要休息一阵,只怕用不了三天,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就到了。

    “梁洲师兄,问剑山真的像是传说一样,犹如仙境一般四季常青风景如画吗?”

    “梁洲师兄,到了心云宗,我是不是就可以立刻看到树林师兄了?”

    “唉,今年六月份才开始进行入宗测试,这么说,小米还要等整整三个多月的时间呢!”

    “梁洲师兄,你在心云宗有很多好朋友吗?像是猛飞师兄和紫龙师兄这样的好朋友?”

    “梁洲师兄……”

    “梁洲师兄……”

    小丫头夕小米简直就是一个好奇宝宝,一路上有问不完的问题,周良很快就有些头大了,好在身边还有个不论什么时候都耐心十足的张猛飞,到了后来,夕小米那些千奇百怪的问题,都是张猛飞来一一回答了。

    “对了,小米,梁洲是我的化名,我的真名叫做周良,等到了门派,叫不要再叫我梁洲师兄了。”周良觉得有必要先纠正一下。

    “嘻嘻,好的,那小米以后就叫周良哥哥!”这个冰雪聪明的小丫头,知道轻重,这一回倒是难得没有刨根问底。

    说话之间,一日时间已经过去。

    夜幕降临的时候,众人找了一个背风的山坳宿营。

    张猛飞很有经验地在营地周围布置了一些警示和防御设置,以免夜晚的时候被兽人袭击。

    周良看着张猛飞忙碌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突然就想到了五六个月之前,第一次从心云宗出来试炼的那几天,当时一起出来的人峰弟子门,野外宿营的经验几乎没有,也是张猛飞一个人忙里忙外准备妥当了一切。

    如今大半年的时间过去,发生了他太多的事情,已经物是人非了。

    虽然这几天张猛飞没有说什么,但是周良总能感觉的出来,经历了这次魔功叛逆的事件之后,张猛飞身上发生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仿佛昔日那个憨厚奋进的张猛飞身上,正在缓慢地发生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奇异蜕变。

    一路走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周良总是觉得,有那么好几次,张猛飞在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犹豫,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甚至有些时候,会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域外和山峦,心事重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吃过晚饭,趁着众人休息的时候,周良到营地外面走了一圈,在东南西北四面,以桃木剑为笔,各湿润的地上,刷刷刷刻下了相同的半句诗。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字迹雕刻在还未解冻的黑色土地上面,刻痕极浅,几乎看不出来,笔画之间,隐隐有一抹幽深银色的流光,仿佛是地上霜一般,在刻痕之间流动,将一股神秘的力量,锁在了字迹之中,即便是耳目最为灵便的野兽兽人,也无法差距到它们的存在。

    字形道纹。

    这是周良的独特的炼器之道。

    这五十六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字迹,比之张猛飞布置下的各种陷阱更有作用,不但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靠近的兽人,而且在被激发之后,还能将兽人困在原地,其威力相当于大真人境大圆满境界的高手全力一击。

    做完这一切,周良回到营地之中,看到张猛飞和赵紫龙两人,正围坐在篝火旁边,有说有笑地聊着什么,便也走过去座下。

    熊熊篝火,照射在三个人的脸上,明灭不定。

    说着说着,话题不知道怎么着,就转移到了当初刚刚加入心云宗的那段岁月上,周良一阵感慨,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美酒,三人喝的不多,但是已经微微有醉意。

    一直憨厚寡言的张猛飞,今天晚上的话特别多。

    刚开始三个人都有说话,但是到了后来,干脆变成了张猛飞拉着周良和赵紫龙的手,都听他一个人说。

    说起童年在长坂坡的狩猎时代,少年的嘴角,总是露出柔和的微笑,说起在心云宗和周良等人一起修炼玩闹的岁月,他就会显得极为兴奋,说起上次外出历练,机缘巧合获得《蚩尤霸天功》的经历时,他甚至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

    “我的名字叫张猛飞,或许我命中注定就该如这个名字一般,十分平凡,不会像是周师兄和方师兄你们那样,天资卓绝,不论什么样的剑法,只要看一遍,就能学会……”

    “过去的时间里,我的努力,绝对不比任何人差,我付出的汗水,也绝对不比任何人少,但是,不管我多努力,不管我流多少汗水,在道家真气修炼一道,却始终进展不大,大家共同修炼《琅琊回天诀》,我的进展最为缓慢,山门两千多内门弟子之中,我已经是毫无疑问的最后一人了。”

    听他说到这里,周良和赵紫龙刚要宽慰几句,却见张猛飞微笑着摆了摆手,截住话头,接着说道:“但是,上次外出历练,在一处上古西敏寺遗迹之中,偶然得到的《蚩尤霸天功》,却让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希望,它仿佛是专门为我打造的一般,我只修炼了一个月,就可以爆发出大真人境的攻击力了……”

    周良很明显地注意到,张猛飞说起《蚩尤霸天功》的时候,在红色篝火的照耀之下,那张平凡的脸,似乎是终于绽放出了一丝丝平日里没有的光彩,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气势,从他的身躯之中缓缓地散发了出来。

    就听张猛飞继续笑着说道:“李敏镐知道了《蚩尤霸天功》的存在之后,一次次威逼利诱,要我献出秘诀,呵呵,我岂能不知道,这个家伙,一开始就想着要对付周师兄您,我怎么会将这样可怕的功法,传授给他?这家伙恼羞成怒,仗着代首席大弟子之位,暗中使了手段,诬陷我修炼兽人功法……他哪里知道,我就算死,也绝对不会说半个字!”

    边说边喝酒。

    转眼之间,张猛飞一个人就喝下去了五六瓶烈性“人参酒”。

    这是他第一次喝这么多酒,醉意熏熏,说话舌头都大了。

    “只是这样一来,却连累了许多兄弟,害的小羽和树林,现在还身陷囹圄,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张猛飞说道最后,看着眼前两个自己最好的朋友,郑重地道:“周师兄,紫龙,今天我就将《蚩尤霸天功》传给你们,以后我们一起修炼。”

    周良和赵紫龙微微一愣之后,心中同时涌起一阵暖流。

    这就是兄弟。

    这就是朋友。

    拼死守护的功法,宁死也不肯传给李敏镐,现在却毫不吝啬地主动要传授出来。

    周良拍了拍张猛飞的肩膀,微笑道:“既然你都说了,这《蚩尤霸天功》仿佛是专门为你定做的,那就还是你一个人来修炼吧!”

    张猛飞急了:“周师兄,你和圣轩辕的三年之约,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这五庄观的“荒古圣体”如今威震大燕修真国,堪称是大燕修真国年青一代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