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7章 李敏镐的威仪
    “你们身上……该死的,他们真是无法无天,居然对你们用了刑?真是该死!”

    李蓉儿看到两人身上还未凝固的血水,显然是刚刚受刑不久,顿时又急又气,连忙抽出飞剑,叮叮叮几簇火花溅起,斩断了两人身上的铁索,扶着两人坐在,检查了两人身上的伤势,还好没有内伤,从怀中取出一瓶金疮药,敷在了伤口上。

    “嘿嘿,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还能得到嫂子你亲自敷药的待遇……”关小羽强打着精神嘿嘿一笑。

    李蓉儿伸手敲了一个爆栗,怒道:“都快被人打傻了,还没正行……放心,我会救你们出去,这件事情,门派高层还未有定论,江枫这个狗腿子,居然对你们用刑,真是该死,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蓉儿师姐,千万不要乱来,免得又给李敏镐那小人,趁机抓到把柄,连你也拖累了。”司马树林已经苏醒过来,靠着阴冷的石墙,连忙劝道。

    李蓉儿没有接话茬,倒是上下打量了一眼司马树林,道:“没想到你小子平时畏首畏尾,关键时刻,居然能站在周良哥哥一边,行,司马树林,你算是一条汉子,以后你就是我李蓉儿的朋友了。”

    “嘿嘿。”司马树林咧嘴笑了笑。

    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他也犹豫过。

    毕竟李敏镐连夺三次内门大比第一,又有王天一传功大长老撑腰,选择和这样一个阴险毒辣的小人作对,后果会很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在小熊谷的那个石楼上,周良微笑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肩膀的动作,当时被任命为牢房看守之一的司马树林,最终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里应外合,配合赵紫龙等人救张猛飞。

    事到如今,虽然自己被抓起来,受尽了折磨,前途和命运更是一片灰暗,但是,司马树林心中反倒是没有了之前的犹豫,反而变得更加坚定。

    在考验面前,他坚守住了作为一个修真者的本心。

    这让他无比的坦然。

    内心的宁静,胜过了肉身的痛苦。

    而且,只有司马树林一个人清楚地知道,周良到底去了哪里,也知道周良的实力有什么样的恐怖增长,他一直将这个秘密保守在心中,就连关小羽、张猛飞和李蓉儿的等人,都不曾告诉。

    司马树林坚信,那位曾经一剑纵横三峰的青色道袍天才,一定会王者归来。

    周良的时代过去了?

    只有傻瓜白痴才会这么认为。

    司马树林很骄傲,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

    特别是当三峰第一美女李蓉儿说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李蓉儿的朋友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这种被认同的感觉,甚至让他忘记了身上的伤痛。

    在李蓉儿的帮助下,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人,总算是吃了一顿饱的,体力得到了补充,精神也恢复了很多。

    “蓉儿,如今李敏镐势大,你这几天还是不要来看我们了,以免被那小人抓到把柄……”关小羽呲牙咧嘴地往起来坐了坐,牵动了身上的伤痕,到吸一口凉气,道:“对了,有猛飞的消息吗?他安全了吧?”

    李蓉儿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什么消息,紫龙师兄已经暗中跟踪李敏镐派出的追兵,他实力强悍,应该可以保护张猛飞,再说了,张猛飞出逃的路线,都是我表哥亲自安排的,应该不会有问题,你们放心吧!”

    关小羽点点头:“也是,鼎鼎大名的地峰首席大弟子秦霜,人称小诸葛,行事慎密,有他安排,猛飞应该可以安全……呵呵,真是想不到啊!记得当初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因为我瞧不起这个张猛飞,还被周师兄训斥,想不到有一天,嘿嘿,为了这个张猛飞,我竟然成了阶下囚,妈的,我自打出生以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罪呢!以后要是再有机会相见,一定要让这小子好好补偿我。”

    “还有我。”司马树林苦着脸道:“我英俊的脸蛋都被江枫那个混蛋,用鞭子给打花了,以后一定要让猛飞补偿我。”

    李蓉儿看着两个人装模作样的神态,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说这话的时候,一副我自豪我骄傲的味道呢?放心吧!你们两个受得这些罪,我要让江枫这条恶狗,千倍百倍的还回来。”

    说到这里,气氛才终于轻松了一些。

    李蓉儿叹了口气,道:“好了,我也知道,你们两个这么说,其实是在故意逗我开心,放心吧!我心中有数,不会莽撞行事的。”

    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个人相视一眼,都在心中苦笑。

    三峰之中,谁不知道,身为第一美女的李蓉儿,不仅仅容貌无双,那火爆的脾气也堪称无双,只要是认定的事情,九头兽人都拉不回来,她要是能不莽撞行事,那才怪了!

    说话之间,脚步声传来。

    负责看守牢房的江枫,在外面愣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又惊又怒地道:“李蓉儿,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将这两个叛逆放下来?竟敢斩断铁索?你这是劫狱,他们跑了怎么办?难道你来负责?”

    原本和关小羽两人笑着说话的李蓉儿,美丽脸蛋上的笑容顿时一敛,仿佛瞬间从盛春转到了寒冬。

    “来的正好。”李蓉儿目光定格在江枫的身上,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你……呃,你要干什么?”江枫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妙。

    “你很快就会知道。”李蓉儿身形一晃,瞬间就欺进到了江枫的身边。

    小仙子羊脂白玉一般的手掌,一掌拍出,江枫大骇,连忙伸臂阻挡,谁知道李蓉儿的手臂,突然之间变得柔弱无骨,像是一条玉蛇一般,顺着他的手臂缠绕过来,闪电般地砰砰砰几下,就拍在了江枫的胸膛上。

    “哇……低阶下品功法《缠丝手》?!”江枫张口喷出一摊鲜血,只觉得身体之中的几道经脉,瞬间被封住了,一身道家真气顿时运转不畅,惊慌失措道:“你……你别乱来,你想干什么?”

    李蓉儿冷笑一声,脚尖挑起地上断裂的铁索,随手一挥。

    铁索犹如黑色蟒蛇一般,将江枫捆绑起来,掉在了旁边的大字型刑架之上。

    “居然敢对小羽和树林动用私刑,现在就让你这条走狗,也好好尝尝鞭子的味道。”

    李蓉儿不由分说,从刑架上取下蘸了盐水的鞭子,噼里啪啦对着江枫的脸,就是一阵猛抽,劲道十足,呼呼生风,霎时间皮开肉绽,血肉横飞。

    “啊……你敢打我……你这贱人……”江枫像是杀猪一样惨叫起来。

    李蓉儿一言不发,又是数十鞭子抽过去。

    “啊……疼死我了……啊!不要打了……我……哎哟,我再也不敢了……你是我姑奶奶……”江枫这个怂包,很快就撑不住了,哭爹喊娘地求饶。

    “让你涨涨记性,居然敢欺负周良哥哥的朋友……”李蓉儿这个小公主,下手可丝毫不会手软。

    江枫像是杀猪一样的惨嚎,在真个牢房里回荡起来。

    过了片刻,突然——

    一声换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哗啦啦涌进来十几个人,就听一个带着高高在上威严的声音,缓缓地道:“李蓉儿,够了!”

    ……

    ……

    赵紫龙和张猛飞的伤势,都不轻。

    周良在“梵音城”中寻了一家幽静的客栈,将两人安置好,然后找到了已经在城中定居的冯氏一族的人,让他们帮忙买到了一些灵药,准备妥当之后,周良又在城中的炼器坊中,买了一个普通的小丹炉,花费了整整一天,炼制出了一炉“回血丹”。

    这“回血丹”原本只是二品巅峰的丹药,可以治疗修真者的外伤内伤,效果非常显著。

    但是周良以阴阳老人传授的手法炼制出来,所用之火,又是镜像丹田经过了《斗》功法融合之后的“极阳仙火”,甚至还在原材料之中,加入了一些来自于心云宗山下张家村地穴深渊山洞里的那种地心炼乳,所以丹药的效果,却要远超普通的“回血丹”。

    丹成之后,光芒大作,竟然硬生生地突破了一个品阶,得到了一炉三品中阶位的丹药。

    以道家真气驱逐了张猛飞和赵紫龙体内的一众道家真气,又以“回血丹”辅助,两人的伤势,终于开始快速地恢复。

    在这个过程之中,周良又抽空和冯老刚冯大刚等人见了一面。

    如今的小熊谷冯氏一族,已经彻底摆脱了昔日困顿贫穷的状态,经过五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也算是在“梵音城”之中站稳了脚跟,各种产业蒸蒸日上,也算的上是富庶了,那饕餮楼酒楼,正是冯氏一族的产业。

    对于周良这位改变了“小熊谷”命运的大恩人,冯老刚冯大刚等人绝对是感恩戴德。

    周良并没有将自己在冰层裂缝之中的奇遇告诉冯氏一族,也没有再提那藏宝画卷,关于《斗战圣法》的事情,周良和阴阳老人曾经一再商量,还是保密的好,这样的消息,一旦传出去,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必然会被周良惹来无数的麻烦。

    日后等到周良实力足够,再也无所顾忌的时候,可以将这《斗战圣法》传于夕小米,也算是对于冯氏一族的回报吧!

    通过冯氏一族的产业,周良将自己从冰层裂缝底层那些大师魔、皇魔以及人族高手身上,得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物品出售了出去,得到了五百多万金,其中一半以上兑换成了灵石,可做日后修炼之用。

    这些事情完成,大概耽误了周良五六天的时间。

    这个时候,张猛飞和赵紫龙的伤势,在灵药的作用之下,基本上已经算是痊愈了,周良从城中的武馆找到夕小米,又做了一番安排之后,这才动身前往心云宗。

    夕小米也被他带在了身边。

    经过五个多月的启蒙修炼,夕小米已经从昔日那个瘦弱营养不良的小女孩,达到了身强体健,血气旺盛程度,算是满足了修炼道家真气的初步资格,可以开始激发“真气气旋”了。

    周良答应要引荐夕小米进入心云宗,这次回去,正好将她带回心云宗,也算是熟悉宗中的环境,等再过四个多月,又到了心云宗一年一度招收新弟子的时候,就可以正式入宗学艺了。

    这日一早,阳光明媚,周良一行四人四骑,出了梵音城,策马狂奔而去。

    ……

    ……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李蓉儿冷哼一声,扔掉手中的鞭子,转身看去。

    二十几个人峰的弟子簇拥之下,一位身穿翠绿色青色道袍,头戴镶嵌方形明玉武冠的少年站在人群中。

    这少年面带愠色地看着牢房之中的一切,这少年十四五岁的年纪,一米六七的身高,面容白净,微微眯着眼睛,一丝丝寒光闪烁,翘起的嘴角七分怒三分威严,腰间悬着一柄玉鞘飞剑,龙纹剑吞,血丝细线缠绕着剑柄,梅花形的剑柄尾端,缀着一缕璀璨晶莹的青丝,浑身激荡着一种骇人的气势,道家真气波动如渊如海。

    他的穿着,明显要比普通人峰的弟子,贵气奢华了很多。

    正是如今人峰的代首席大弟子李敏镐!

    和曾经那个邋遢形象相比,如今的李敏镐,仿佛是蜕变了的麻雀一般,终于有了一些威严,静静在站在哪里,也能给人一种压迫感,尤其是那微微眯起的眸子,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扫视过来,总会让人觉得心惊。

    连续三次夺得内门大比第一,的确是养成了他的一些气势。

    不过也许是太喜欢算计别人,如今的李敏镐身上,总笼罩着一种阴鸷的气息。\\

    和曾经人峰的两位天才比起来,他既没周良那种让人一见亲切的阳光感觉,也没有张馥那种胸有成竹高雅,虽然很多弟子都听从他,但那是因为怕他,而不是一种发自本能的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