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6章 人峰现状
    “我不想说第二遍……滚!”周良头也不回地反手一挥,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出,刘文德和晃离等人,犹如滚地葫芦一般滚了出去。

    “告诉李敏镐,我给他准备时间,让他使出一切他能使出的本事,我会让他,死的心服口服!”

    周良一字一句地道。

    刘文德艰难地爬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怨恨地咬咬牙,带着人转身就走,如同匆忙的丧家之犬一般。

    ……

    于是,胡同里就只剩下了周良,张猛飞和赵紫龙三个人。

    夕阳的余晖,从远处的胡同口斜射进来,照射在三个少年人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一直到这个时候,张猛飞和赵紫龙,还有点儿难以置信,周师兄居然会在这里出现。

    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过了半晌之后,三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对不起,我来迟了!”周良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走过去轻轻地在两人的肩膀上各自锤了一拳,这是他的习惯性动作。

    “没有没有,来的正好。”张猛飞挠了挠后脑勺。

    在这一瞬间,那个面对狂杀使者这样的高手都敢侃侃而谈的少年,仿佛又回到了昔日那个刚刚进入心云宗的外门弟子。

    “周师兄你出现实在是太好了,哈哈,这下子,李敏镐那个跳梁小丑,可要完蛋喽!”赵紫龙咧着嘴大笑,这个一贯以酷酷形象示人的冷峻剑客,笑的像是一个孩子。

    “说起来,李敏镐如今怎么会变得如此势大?”周良有些惊讶地道:“到底这些天,门派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唉,说来话长,我们都小看李敏镐这个小人了,这人真是有两把刷子,自从几个月之前,张馥师姐被真传核心六大天柱之中的长老看中,收为亲传弟子,辞去了首席大弟子之位以后,人峰就渐渐落入道李敏镐的手中了。”赵紫龙皱眉道:“如今他已经是人峰的新一任首席大弟子了。”

    “新首席大弟子?”周良讶然道:“不会吧?以罗轩举传功大长老的脾气,不应该会同意这样心志的人成为首席大弟子的啊!”

    张猛飞苦笑道:“如果罗轩举师叔,还是人峰的传功大长老,那就好了,可惜如今的传功大长老,已经换人了。”

    “传功大长老换人了?”周良大吃一惊:“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个月之前,五庄观和心云宗在“悟道谷”之中,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双方彻底撕破了脸皮,死了不少人,一开始,我们本来占据着上风,可惜后来,“荒古圣体”圣轩辕却现身在谷中,横扫门派高手,连刘飞一师叔,为了掩护其他弟子,也……也陨落了。”赵紫龙咬着牙恨声道。

    周良点点头。

    刘飞一师叔的死讯,今日在好吃酒楼的时候,听众人议论,周良就知道了。

    原本还期待着这只是误传,但是现在周良心中那最后一丝期冀破灭了。

    在西敏寺遗迹历练的时候,刘飞一给周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汉子,对内门弟子照顾有加,和罗轩举是同一脉的师兄弟,这才分别几个月的时间,居然就……

    圣轩辕!

    又是圣轩辕!

    这笔债,暂且记下了。

    却听赵紫龙接着道:“刘飞一师叔的死,让罗轩举传功长老性情大变,连续失踪了十一天,最后是被其他师叔抬回山的,后来才听人说,罗轩举传功长老居然下山去挑战圣轩辕了,结果自然是输了,不过,罗长老虽败犹荣,他是近六年以来主动挑战“荒古圣体”还能活着回来的人,而且据说,圣轩辕在那一战也受了伤。”

    去挑战圣轩辕?

    周良心中默然,这是罗轩举传功长老的风格,看起来刘飞一师叔的死,对他打击很大,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漠。

    “罗轩举传功长老重伤回山,自然是无法再教导我们,门派高层更换了人峰的传功大长老,新任传功长老却是那为曾经在三峰第一次大比之中,三位主持人之一,王天一王师叔。”

    王天一?

    周良微微一愣,为什么是他?

    这个人和赵惟一曾经被自己顶撞过,一直记恨在心,居然被他成为了人峰的传功大长老,只怕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王天一成为了人峰传功大长老之后,一切都变了,之前张馥师姐定下来的许多规矩,都被推翻,而且他似乎对和周师兄您关系不错的人,都不太待见,李敏镐成为了他最欣赏的人,在王天一的扶持之下,李敏镐的实力突飞猛进,已经连续三次夺得了内门大比第一了。”张猛飞接着说道。

    周良点点头。

    李敏镐的人品低劣,但是修真资质却当真是不俗,否则也不至于在西敏寺山脉历练之旅中,拿到一个名额,有王天一这样的真传核心弟子撑腰,在张馥、柳慕白和陆无双这些巨头缺席大比的情况下,连夺第一,倒也不怎么令人惊诧。

    “李敏镐成为首席大弟子之后,大肆排除异己,肆意操纵修炼资源的分配,凡是拍他马屁的人,都被优待,那些看不惯他,不愿意和他同流合污的师兄弟,每个人得到的修炼资源都少的可怜,王天一传功大长老又完全纵容他……唉,如今的人峰,被李敏镐搞得乌烟瘴气,已经彻底变质了!”赵紫龙叹息着道。

    张猛飞点点头:“是啊!我和紫龙两人,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得到任何的修炼资源了,甚至连《琅琊回天诀》的第三层功法,也都没有得到,这三个月以来,要不是有纳兰长老的帮助,我们交好的师兄弟们,只怕被刻意打压的连饭都要吃不上了!人情冷暖,许多原来受了周师兄您恩惠的人峰弟子,都彻底倒向了李敏镐,倒是地峰的秦霜首席大弟子,多次暗中接济我们,颜如玉和慕容烟纸师姐,也都伸出了援手,就连那陈雄,也多次帮助我们。”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张猛飞口中说的秦霜、和露咏春都是曾经受过周良恩惠的人,知恩图报,都是可信之人,倒是那陈雄,让周良有些意外,记得自己当初在“幽冥枉死幻阵”的客栈中救他之后,这家伙连一声谢谢都不曾说,想不到居然肯伸出援手。

    “乌云遮不住昊日,一切都会过去。”周良冷笑着道:“李敏镐吗?我会亲自去称一称,他这个内门大比第一的成色,到底怎么样。”

    “周师兄,此人现在羽翼已丰,又有王天一这样的真传核心弟子撑腰,不可小觑,明面上表现出来的实力,在大真人境大圆满,但是我和他交过手,只怕已经在道师境了。”赵紫龙连忙道。

    “呵呵,无妨,跳梁小丑而已。”周良不是盲目自大,而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赵紫龙话说出来之后,立刻也明白自己其实是关心则乱了。

    连狂杀使者这等高手,在周师兄面前,也被一击秒杀,想来对付李敏镐应该不成问题,只要传功大长老王天一不从中插手……赵紫龙却哪里知道,如今的周良,已经是大道师中段,在往前一步,就要踏过天人壁垒,进入先天道灵之境了,已经有了足够自傲的资本,就算是面对那王天一,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好了,不说话了,赶紧找个地方,为你们两人疗伤吧!养好伤之后,我们立刻动身,前往心云宗。”周良道。

    赵紫龙精神一震,突然响起什么,急道:“不行,我们要赶紧赶回去,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人,还被关押在牢房之中,要是去迟了,恐怕有危险!”

    周良微微一笑,道:“无妨,我早就有安排了。我在梵音城之中,还有一些事情,正好等你们伤愈。”

    赵紫龙对周良当真是无比的信任,见他这么说,顿时完全放心了。

    张猛飞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住没有说。

    这一幕却是被周良全部收在了眼中。

    ……

    ……

    “我李蓉儿要见人,难道还需要他李敏镐这个小人同意?给我滚开!”

    小公主李蓉儿俏脸笼罩寒霜,一副蛮不讲理的做派。

    守在牢房门口的两个人峰弟子,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谁都知道眼前这位娇艳少女不好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仰慕者众多,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的表哥乃是地峰的首席大弟子秦霜,是如今三峰巨头级的人物之一,更是因为这位姑奶奶本身卓越的修炼天赋和强悍的实力,还有那火爆的脾气。

    “还不滚开!”李蓉儿手中拎着食盒,抬脚就往牢房中闯。

    “哟,这不是地峰的李仙子吗?什么事情,惹得您这么生气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牢房里面传出来,接着走出来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少年,白面无须,眼神不正,有些病态,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江枫师兄!”

    两个守门的弟子连忙行礼,显然对这人极为敬畏。

    江枫傲态十足,冷冷哼了一声,看都没有看两个弟子。

    目光在李蓉儿的身上掠过,眼眸深处涌过一丝淫…秽之色,很小心地隐藏了起来,他如今是李敏镐面前的红人,权力不小,自我感觉极好,膨胀的心,对于眼前这朵三峰之中最美丽的花朵,早就存着非分之想。

    “李仙子想进去探望关小羽和司马树林这两个门派叛徒?嘿嘿,这可不行哪,李师兄早就放下话来,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探视,嘿嘿……”

    江枫故意嘿嘿地笑着,等待李蓉儿开口求自己。

    能够让高高在上美艳仙子向自己服软,那应该是很畅快的事情吧?

    江枫心中当真是期待至极。

    谁知道——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力道十足,抽的江枫像是一个陀螺一般,原地转了个圈,眼前金星直冒,苍白的脸上一个巴掌印清晰可见。

    “你……”江枫完全被打懵了。

    “呸!一条低贱的走狗,也敢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尾巴狼?不想死就滚一边去,惹怒了本姑娘,一剑要了你的狗命!”李蓉儿俏面含霜,满脸不屑之意。

    “李蓉儿,你竟敢打我?”江枫恼羞成怒。

    “滚,再不滚开,你将后悔莫及。”李蓉儿苍啷一声,半抽出腰间的飞剑,寒光乍现,杀机迸射。

    江枫的脸色瞬息万变,一阵青一阵红,李蓉儿天资绝佳,如今已经是地峰有数的高手之一,他根本不是对手,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今天吃亏的绝对是自己。

    想到这里,江枫这个时候根本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勇气去阻拦。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蓉儿像是高傲的天鹅一样,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

    进入牢房,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昏暗的光线带给人一种情不自禁的恐惧,李蓉儿皱了皱眉头,顺着中间粗糙黑石铺成的过道,几个拐弯,里面的光线更加昏暗。

    她一直走到最里面。

    透过黝黑色的铁木栅栏,看到了被关押在其中的关小羽和司马树林。

    当初李敏镐诬陷张猛飞修炼魔功,当夜抓起来,第二日就要处死,逼得众人不得不暗中出手劫狱,这确是一个陷阱,要不是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人,在关键时刻断后,只怕当日参加了行动的人,统统都已经是阶下囚了。

    关小羽和司马树林两人,被铁链牢牢困在大字型的铁木刑架上面,剥去了青色外衫,白色内衫上面,布满了一道道鞭痕,血迹斑斑,显然受了不少折磨。

    “蓉儿?你怎么来了……”关小羽嘴唇干裂,面色蜡黄,神情极为疲惫。

    司马树林更是伤势不轻,悠悠昏迷着。

    “你们身上……该死的,他们真是无法无天,居然对你们用了刑?真是该死!”

    李蓉儿看到两人身上还未凝固的血水,显然是刚刚受刑不久,顿时又急又气,连忙抽出飞剑,叮叮叮几簇火花溅起,斩断了两人身上的铁索,扶着两人坐在,检查了两人身上的伤势,还好没有内伤,从怀中取出一瓶金疮药,敷在了伤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