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5章 周良回来了!
    躺在地上的一瞬间,张猛飞想到了很多很多。

    也许是失血过多,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抬头看着胡同上方的一片天空,也不知为什么,张猛飞惊讶地发现,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带着淡淡的微笑,始终温润如玉,在低头看着自己……

    一定是幻觉!

    都说人在临死之前,会看到心中所想的人,我居然看到了周师兄!

    张猛飞努力地睁了睁眼睛,突然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不是……不是幻觉?

    真的是……周师兄?

    张猛飞用尽全身的力量,微微扭了扭头,看到半躺在自己身边的赵紫龙,也呆呆地愣住,身躯因为激动,而不住地颤抖着。

    也在同时,张猛飞的余光越过眼前的身影,清晰地看到,晃离和刘文德的飞剑,已经如同闪电一般刺向了周师兄的后背。

    “小……小心!”

    晃离和刘文德两人,几乎是在同时出手。

    墨色巨剑和精钢飞剑,不分先后,一左一右,朝着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丝毫挣扎之力的赵紫龙和张猛飞刺去,脸上现出狰狞之色。

    但是,就在出剑的瞬间,两人同时觉得眼前一花。

    一个身影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前面,背影宽阔,挡住了两人手中剑。

    墨色巨剑和飞剑,几乎是同时刺在了这个背影上,但是那种利刃刺穿血肉的熟悉感觉,并没有传来,取而代之的是手腕发麻的震痛,仿佛刺上去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铜墙铁壁一样。

    一股反震之力传来,晃离和刘文德惨呼一声,齐刷刷地倒飞了出去。

    这个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变化,令所有人都一惊。

    “是你……”刘文德踉跄站稳,瞪大了眼睛。

    他认出来了,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今天出现在饕餮楼上的那个孤单落魄背影,身穿一袭破烂的淡白色长衫,布满了补丁,袍摆和衣袖都磨得有些毛边了,要不是道袍洗的很干净,一定会被人当做是叫花子。

    这个神秘人,在好吃酒楼打伤了一位人峰弟子之后神秘失踪,想不到在这里又出现了。

    “阁下,心云宗缉拿叛徒,你最好还是赶紧离开,免得自误。”晃离面色阴沉如水。

    说话之间,晃离做了个手势,数十位青色道袍弟子已经悄悄地围了过来。

    “呵呵,缉拿叛徒?为什么我看到的是,却是一群无耻之徒,在残害同门呢?”身影并没有回头,而是缓缓地蹲了下来,手掌同时按在了张猛飞和赵紫龙的身上,一股浑厚的道家真气,缓缓地注入到了两人的身体之中。

    这幅姿态,完全是没有将周围的众人放在眼里。

    “不知道死活,心云宗的事情,你也敢管?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愿意走,那就留下来吧!”

    刘文德心中发狠。

    他和身边的同伴做个手势,趁着神秘人给两人治伤,四五人爆发发难,凌空跃起,齐刷刷地出剑,数十柄利剑,在阳光下闪烁寒光,对着神秘人的后心,一剑刺出。

    噗噗噗噗!

    这一回飞剑终于是没有再被震飞,而是顺着神秘人的后背,齐柄没入,一缕缕红色的鲜血,从飞剑刺入的地方,一滴一滴地流淌出来,落在了地上。

    “这是你自己找死……”刘文德愣了愣,心中大喜。

    却在这是,耳边突然响起了晃离的惊叫声——

    “刘师弟,小心有诈!”

    刘文德一呆,还没有明白过来,突然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强大力量,从神秘人背影爆发出来,下一瞬间,仿佛是一柄柄巨锤击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霎时间四五人像是被棍子抽飞的皮球一样,跌跌撞撞地倒飞了出去。

    刘文德口中鲜血狂喷,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噗……”

    刘文德撞在墙上,只觉得自己的脊柱都快撞碎了,整个人软趴趴地从墙面滑落下来,几乎瘫倒在地上,低头一看手中的飞剑,顿时彻底呆住了。

    百炼精钢飞剑,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抬头再去看时,只见远处,那个神秘背影依旧静静地蹲在地上,浑厚的道家真气不断地注入到张猛飞和赵紫龙的身躯之中,两人的伤势逐渐稳住,力量也在飞快地恢复着。

    他的背心,根本就没有哪怕是一个伤口。

    就连那破破烂烂的长衫,也连一丝裂纹都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刚才……四五柄飞剑,分明是插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难道……”刘文德的目光,落在了神秘人身后的地面上,在哪里,有四五堆黑色的硬块,还在慢慢地冒着青烟。

    一股寒意霎时间弥漫了他全身,让刘文德如置冰窟。

    他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飞剑被融化了。

    自己四五人的飞剑,在接近神秘人身体的瞬间,就被一种无与伦比的高温,瞬间融化,那流淌下来的红色液体,正是飞剑融化之后产生的钢水,根本不是什么鲜血。

    太可怕了!

    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可怕境界,才能掌握足以瞬间融化精钢飞剑的高温火焰道家真气?

    而且居然对力量控制的如此精妙,以至于并没有让自己察觉到那种火焰道家真气的存在,连丝毫热度都没有感觉得到?

    刘文德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刚刚从死亡线上走了一圈。

    以这个神秘人的可怕实力,他要是动了杀心,自己现在只怕也被烧成一团青灰了。

    “你……到底是谁?”刘文德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颤抖。

    神秘身影没有丝毫的回应。

    “心云宗在缉拿叛逆,阁下,我劝你最好不要多事。”晃离缓缓垮了一步,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这个时候,谁都明白,神秘人是个极为强悍的高手,不容小觑。

    “呵呵,除了用心云宗的招牌来吓唬人,你还剩下什么?”神秘人缓缓地站起身。

    一股骇人的气势爆发,晃离顿时僵立在当场,连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远处。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想不到在这小小的梵音城之中,居然还能出现一个你这样的高手。”一直默不作声的狂杀使者,双手抱胸,缓缓地走在了最前面,脸上带着闲暇的微笑:“我想,要是能杀一个你这样的高手,那一定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话音未落。

    狂杀使者轻轻一拍腰间的剑鞘。

    咻!

    一道璀璨夺目的剑光幻影,破空而出。

    刚才正是用这一招,狂杀使者举手抬足之间,重创了张猛飞和赵紫龙两人。

    “虽然杀掉你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今天,狂杀使者,你真的死定了。”神秘人冷笑,面对着骇人的剑光,只是轻轻挥挥手,像是驱赶苍蝇一般。

    电光石火的下一瞬间——

    叮!

    一声脆响,那势如雷霆闪电一般的璀璨剑光,就直接被抽飞了。

    呜呜呜!

    刺耳的破空旋转之声响起,那剑光倒飞回去,落在了狂杀使者的头顶,却是一柄只有半米长的银色小剑,光华流转,还在不断地颤抖哀鸣。

    “你……到底是谁?”

    感受到银色小剑上传来的可怕余劲,狂杀使者的声音,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儿熟悉。

    “我就是……杀你的人!”神秘人猛然抬头,犀利的目光仿若是闪电划破黑暗虚空。

    还未等众人看清楚他的面容,神秘人就在原地消失了。

    “恩?不好……《银剑护体》!”狂杀使者心中一跳,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感觉笼罩全身,他身形爆退,头顶的银色小剑疯狂地绕体高速旋转,幻化出一个银色的护罩,将他整个人都保护在其中。

    但是——

    叮!

    银色小剑再次发出一声哀鸣,从高速运转瞬间静止,然后化作一缕寒芒直接被磕飞。

    笼罩在狂杀使者身体边缘的《银剑护体》骤然消失。

    神秘人的身影,瞬移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两人近乎于面贴着面,一切骤然静止。

    从动到静,一切只在一瞬。

    快到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除了狂杀使者。

    “你……”狂杀使者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洞口,正在一点一点地往外流淌出鲜血,一抹银色的寒霜,在洞口的周围弥漫开来,彻骨的寒意,瞬间弥漫到了他的全身。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中剑了。

    一招就败了。

    “你是……是……你……周……”生命力疯狂地从身体之中消失,狂杀使者模糊的目光,看到了神秘人手中的剑,一柄泥垢斑斑,布满了赤红色斑痕的桃木剑,终于认出了神秘人的真正身份。

    周良!

    原本应该已经坠落冰崖而死的周良。

    “是我。”神秘人抬头。

    阳光照射,黑色杂乱的长发之下,一张英挺的面孔,正是周良。

    “这……不可能……你不是……已经……”狂杀使者的身躯摇摇晃晃,开始站立不稳,他眼中带着惊骇和难以置信,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他又想起了就在刚刚,那个在他眼中犹如蝼蚁一般的张猛飞说过的话。

    周良不会死!

    难道这个周良,真的是杀不死吗?

    “为什么……为……”狂杀使者已经难以站立,前所未有的乏力让他缓缓地跪倒在地,在旁人看来,却像是他跪在了神秘人的身前。

    周良明白他的疑问。

    五个月之前,在狂杀使者的面前,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而在五个月之后,自己却可以一招秒杀对手。

    这样巨大的差距,让狂杀使者在震惊之余,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为什么会这样,在生命最后的瞬间里,这是他唯一想要知道的答案。

    周良没有说话,转身朝着张猛飞和赵紫龙走去。

    他当然不能告诉狂杀使者,自己如今已经是阴阳大道师境三层,更不会告诉他,别说是大道师圆满,就算是先天道灵中段,面对着自己《战》十二神技之中的刺杀之招“破釜沉舟”,也绝对难以幸免。

    对于狂杀使者这样已经堕落的修真者,周良没有丝毫的好感。

    带着你的疑问,下地狱去吧!

    ……

    “周……周良……”

    “周……师兄,你……”

    周围所有的心云宗弟子都惊呆了。

    所有人都觉得像是做梦一样,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强大到无与伦比的神秘人,居然是已经失踪了五六个月时间的周良,昔日的“人峰第一人”。

    那个传奇,那个创造奇迹的少年,又回来了?

    一回来,就秒杀了大道师圆满境界的狂杀使者。

    这是……王者归来吗?

    尤其是晃离和刘文德两人,简直就是战战兢兢魂飞天外。

    周良是很多人尊敬的偶像,也是很多人的梦魇,尤其是像他们这种死心塌地地追随李敏镐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昔日那个天才的重新回归。

    经过飞西会馆一事,所有人都明白周良是什么样的性格。

    他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可怕的敌人。

    对于敌人,周良从来不会有任何的仁慈和怜悯。

    晃离和刘文德等人,甚至都不敢逃跑。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噗通一声跪在了原地,很快所有参与围剿捕杀张猛飞的人,都战战兢兢地瘫在了地上,包括之前无比嚣张的晃离和刘文德,就像是等待审判的囚犯一样。

    “滚吧!今天不杀你们,回去告诉李敏镐,我又回来了,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我。”

    周良看也不看这些人,摆摆手不耐烦地道。

    “不……我们……周师兄,我们都是被逼的,求你原谅我们,我们愿意追随在您身边,我们……”俊秀剑士刘文德眼珠子一转,立刻就见风使舵。

    谁都看得出来,周良刚才展现出来的恐怖势力,一旦回到门派,李敏镐绝对不是对手。

    “我不想说第二遍……滚!”周良头也不回地反手一挥,一股磅礴的力量涌出,刘文德和晃离等人,犹如滚地葫芦一般滚了出去。

    “告诉李敏镐,我给他准备时间,让他使出一切他能使出的本事,我会让他,死的心服口服!”

    周良一字一句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