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4章 张猛飞的愿望
    叮叮叮叮!

    一连串火星洒落,刘文德一脸骇然,踉跄后退。

    只见一个鬼魅一般的人影,恰好出现在张猛飞的身后,剑芒宛若漫天寒星,将刘文德一剑震退。

    这人身形修长瘦削,身着黑色长衫,脸上蒙着一块黑巾,仿若是一堵不可攀越的城墙一般,为张猛飞挡风遮月。

    手中一柄细剑,出剑极快,视线难以捕捉,一剑震飞了刘文德,剑芒连连洒出,将其他追赶过来的青色道袍少年们,瞬间连连震飞。

    “走!”黑巾蒙面人一把扶住快要力竭的张猛飞,身形凌空跃起,朝着外面疾驰。

    胡同口,晃离被爆发之后的张猛飞震得浑身发麻,竟是无力阻挡。

    不过,他也没有丝毫阻挡的意思。

    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因为就在张猛飞两人快要跃出胡同口的瞬间,不可思议的变故骤然发生,两人突然像是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一般,砰砰两声,竟然又倒飞了回来,略显狼狈地落在了地上。

    还有埋伏?

    “不问是非求钱财,世间人儿皆可杀!”

    晴朗的声音之中,一个脸上带着平静微笑的年轻人,身形离地半米,一脚踩下,灰尘激荡绽放,犹如一朵灰莲一般浮现,一步一莲花,步步生莲,犹如谪仙一般,来到了晃离的身边。

    这个人身上,并不带有多么强大的道家真气波动。

    但是静静站在哪里,削瘦的身躯,却犹如一座巍峨天山,横阻在胡同口,彻底阻断了一切出路,甚至连光线都被遮蔽,令整个胡同之中一暗。

    “狂杀使者师兄!”

    晃离和刘文德等人面色一变,恭敬地鞠躬行礼。

    这新出现的犹如踩莲花而来的年轻人,正是心云宗几位有名的真传弟子之一,道灵圆满级别的高手狂杀使者,和普通的真传弟子不同,狂杀使者名声在外,实力强悍,仅差一步就是核心真传弟子,地位极高,晃离等人不敢怠慢。

    狂杀使者微微点点头,然后目光落在了张猛飞以及那个扶着张猛飞的黑巾蒙面人身上。

    “束手就擒吧!有我在,你们逃不了。”他微笑着说。

    这句话没有人怀疑。

    就连一直未曾放弃希望的张猛飞,眼眸深处,以涌过一丝黯然之色。

    “既然逃不了,那就死战吧!”黑巾蒙面人细剑横胸,气势攀升。

    俊秀剑士刘文德微微往前走了半步,故作惋惜地道:“赵师兄,何必呢?为了一个背叛师门的叛徒,搭上你自己的大好虔前程,值得吗?”

    “当然值得,因为,他是我的朋友。”蒙面人摘去了黑巾,露出一张英俊白净的面孔,神采飞扬,剑眉星目,正是人峰有名的剑术高手赵紫龙。

    “自甘堕落!”晃离不屑地嘲讽。

    赵紫龙哈哈大笑:“像是你这样对李敏镐卑躬屈膝的奴才,又怎么会懂得真正男子汉之间的友谊?你说我自甘堕落,我却觉得你很可怜,为了一点点修炼资源和飘渺的允诺,就不顾身为真传师兄的尊严,任凭李敏镐这个后背小人指使,还不如一条狗!”

    “你……”晃离被气的面无人色,浑身颤抖。

    他已经是真传弟子,却听从李敏镐这个内门弟子的调遣,被很多人诟病,是他的痛脚,如今被赵紫龙当众毫不客气地点出来,让他快要气爆了。

    “晃师兄何必和这样一个匹夫之勇的蠢货计较。”俊秀剑士刘文德阴阴一笑,道:“赵紫龙,你可知道,李师兄早就洞察到了你的不轨之心,故意放出消息,引你来救张猛飞,为的就是等你自投罗网,嘿嘿,可怜你被蒙在鼓里,还在这里逞匹夫之勇,若说可怜,我看你才是最可怜之人呢!”

    “哈哈哈哈……”赵紫龙放声大笑:“刘文德,你这个自作聪明的跳梁小丑。李敏镐那伪君子的心思,我岂会猜不出来,但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明知朋友有难,我岂能坐视不理?自投罗网又如何,我赵紫龙行事,只求问心无愧,若是我今天不来,那才是真正的可怜!”

    “你……”刘文德和晃离等人这下子皆尽变色。

    原本是很愚蠢很可笑的话,但是在眼前这个少年的口中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让所有参与这次捕杀计划的心云宗弟子们,都有一种羞愧的感觉。

    “哼,愚蠢。”狂杀使者不屑地轻哼一声。

    不过却没有人看到,一抹复杂的情愫,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逝。

    说话之间,重伤的张猛飞终于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有了一点儿说话的力量,张猛飞扶着丈八蛇矛站稳,叹息了一声,道:“紫龙,你不该来。”

    赵紫龙摇摇头,郑重道:“我必须来。”

    “明知道是李敏镐的陷阱,你在这个时候出现,只会让他找到对付你的把柄,于事无补,一旦你也被扣上反叛门派的罪名,那人峰可就真的成为李敏镐的天下了……你应该留着有用之身,带领那些还心存正义的师兄弟,对抗李敏镐,等待周良师兄归来。”

    “如果今天我不来,日后没办法向周师兄交代。”

    “可是人峰……”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今天只顾你。”赵紫龙坚定地道。

    听着两个少年短暂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在场很多人的心头,都忍不住浮现出了那个已经消失了四五个月时间的身影,那个桃木剑如电、不可抵挡,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温润微笑的身影,不论是任何人和他打交道,都会感觉道一股淡淡的温暖。

    那个人还在的时候,人峰对外风头大盛,内部也是铁板一块。

    师兄弟们一心修炼,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一股蓬勃向上的正能量,而现在……

    李敏镐的异军突起,并没有给人峰的弟子们带来什么好处,反倒是他自己捞到了不少的好处,将人峰变得四分五裂,乌烟瘴气,在三峰之中,人峰也彻底被天峰压制,甚至连地峰的声势,也隐隐在人峰之上了。

    那是一段多么美好的岁月。

    直到如今,就算是有很多人峰的弟子迫于压力不得不向李敏镐低头,心中却始终保持着对那那个人的期待和敬畏。

    “周良么?”狂杀使者冷笑一声:“不要心存妄想了,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什么?”赵紫龙和张猛飞同时身躯一震。

    “我说,周良已经死了。”狂杀使者脸上带着笑容,他喜欢欣赏这两个少年脸上那种惊慌的表情,一字一句地道:“我亲眼看到,周良坠下冰崖摔死了。”

    “你撒谎!”张猛飞的身躯微微颤抖,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简直比一身可怕的伤势更令他疼痛。

    “不可能!”赵紫龙也显得有些激动。

    那个一直在创造着奇迹的家伙,那个要挑战“荒古圣体”圣轩辕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死?

    迎上狂杀使者带着戏谑的目光,张猛飞略微颤抖的身躯,突然渐渐安静下来,重又挺直了脊梁,目光变得坚定不可寒冬,竟是微微一笑。

    “你是在故意刺激我们?呵呵,不管你说什么,我坚信,坚信都坚定,周良师兄不会死的,就算是坠落冰崖,那又怎么样?一个个小小的冰崖,又怎么会难住他,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永远坚信,他也一定会再度出现的。”

    这个平日里很少话的张猛飞,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定。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品级。

    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他会那么坚定的选择修炼那部被李敏镐诬陷为魔功的功法,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但凡是心中所坚持认定的事情,不管是付出任何的代价,他动从来不会动摇后悔。

    经张猛飞这么一说,赵紫龙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既然你们这么相信周良,那我就送你们去地狱与他相会吧!”狂杀使者的微笑之中,隐藏着一丝丝愠怒。

    不知道为什么,和周良有关的人和事,总是会让他变得极为容易动怒。

    轻轻在腰间一拍,一抹寒光从剑鞘之中爆射而出,快如闪电,在虚空留下一片残影,分化为二,朝着张猛飞和赵紫龙飙射而去,这剑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破空之声才刚刚出现,剑影已经到了两人的近前。

    “小心!”

    赵紫龙跨出一步,挡在受伤的张猛飞身前,手中的细剑一震,犹如孔雀开屏一般绽放开来,布下一道璀璨剑墙。

    这是赵紫龙的得意功法《龙雀剑法》。

    然而,剑光孔雀屏还未彻底绽放,就被对面飞射而来的剑影崩碎。

    赵紫龙和狂杀使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就连阻挡一下那剑影都做不到,可怕的剑气拂起了他的长发,甚至在他的脸上,割出了一道道创口,血珠迸射。

    好在几乎是在同时,张猛飞也做出了反应。

    张猛飞沉腰立马,重心居于腰胯之间,丈八蛇矛似缓实急、举轻若重一般劈了下来,后发先至,不偏不倚地劈在了几乎要洞穿赵紫龙眉心的剑影之上。

    轰!

    可怕的气劲爆发开来,逆乱气流仿若是铅云一般扩散。

    张猛飞手中的丈八蛇矛瞬间片片断裂,劲射的碎片犹如蝴蝶一般四处飞溅。

    可怕的劲气瞬间掀飞了两个少年,空气之中传来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之声,两人在瞬间都成为了血人,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一般歪歪斜斜地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好可怕的力量!”

    晃离和刘文德等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狂杀使者。

    一招之间,轻描淡写地就让赵紫龙和修炼了魔功的张猛飞,完全失去了再战之力,这就是大道师境界的力量吗?怪不得连李敏镐师兄,都对此人极为忌惮,不愧是心云宗核心真传弟子之下的第一人。

    “两个小喽啰而已,杀了他们,反而脏了我的剑。”狂杀使者倨傲地微笑着,道:“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多谢狂杀师兄。”

    晃离脸上现出了欣喜之色。

    亲手杀了赵紫龙和张猛飞,正好一出心中的恶气,反正这两人已经被划入叛逆一类,不受门派庇佑,杀了也无妨,就算是有人责问,自有李敏镐这个人峰的代首席大弟子去顶着。

    “一人一个!杀!”俊秀剑士刘文德脸上也现出了狰狞之色。

    这次出来,李敏镐对他有暗中的交代,为免夜长梦多,不论如何,张猛飞和赵紫龙两人绝对不能活着回去,现在趁机杀了,一了百了,到时候也有各种借口推脱责任,最主要的是,杀了这两个人,可以获得李敏镐的真正信任。

    两人手握利剑,一步步缓缓地逼近。

    对面。

    “噗……”赵紫龙挣扎着做起来,喷出一口鲜血,浑身骨头仿佛是全都被震碎了,根本无法再握剑。

    张猛飞干脆是仰面躺在地上。

    他原本是已经身受重伤,此时身上有插满了长刀碎裂之后的铁片,胸腹之间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一缕缕的鲜血从他的身躯之中流淌出来,染红了地面,形成了一个个小血洼。

    终于要死了吗?

    周师兄,对不起,在你离开的日子里,我很努力,可惜还是无法在修炼《琅琊回天诀》上有丝毫的进展。

    不过,我现在修炼的并不是魔功,而是在一次外出历练的时候,得到的一步远古人族功法,可恨那李敏镐,因为无法从我这里得到功法,恼羞成怒设计陷害……我不后悔,我只是遗憾,没有办法等到你回来了!

    周师兄,请放心,我一直都急记着你的话。

    哪怕是在逃亡最危险的时候,我也没有杀害任何一名人峰的师兄弟!

    只是,如果能够在临死之前,再看到你一面,那该多好!

    躺在地上的一瞬间,张猛飞想到了很多很多。

    也许是失血过多,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抬头看着胡同上方的一片天空,也不知为什么,张猛飞惊讶地发现,那张熟悉的面孔,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带着淡淡的微笑,始终温润如玉,在低头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