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3章 震撼消息
    “好大的胆子,你敢再说一遍……”一位青色道袍少年说着,一把抓出,就拍在了这孤单落魄身影的肩头。

    这一掌,蕴含暗劲,寻常人要是被拍中,就算是肩胛骨不碎,也要卧床休息半个月才能恢复,刚才听这人出言无状,竟敢羞辱心云宗,青色道袍少年有意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狂徒。

    谁知道这一掌,竟宛如拍在了精钢之上一般。

    一股反震之力传来,咔嚓一声,青色道袍少年面色惨白,身形犹如被抽飞的皮球,倒飞出去,撞飞了好几个同伴,滚地葫芦一般,疼的哇哇乱叫,低头一看,手腕就脱臼了。

    大堂里顿时乱了起来。

    “怎么回事?”国字脸晃离和俊秀剑士刘文德面色惊容地站起来。

    “晃师兄,张师兄,那小子出手打伤了我们的人……咦?人呢?”一位青色道袍少年恼怒地指向窗边的位置,突然却突然愣住,因为他惊讶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落魄孤单的身影和那只肥硕银猴,居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真是见了鬼了,明明刚刚还在……”

    “一瞬间就消失了……”

    “怎么回事?”

    一群青色道袍少年都面面相觑,刚才那人还在桌边,这才一瞬间的功夫,居然就消失无踪,光天化日之下,难道是……遇到鬼了?还是说那人居然是一个超级高手?

    “算了算了,赶紧吃饭休息,不要再给我惹事。”晃离挥挥手,示意众人抓紧时间吃饭,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一会儿,又有一位青色道袍少年从楼下上来,在晃离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好了,鱼已经上钩,可以收网了,我们走,立刻行动。”晃离起身,带着所有的少年大真人们离开了酒楼。

    ……

    ……

    梵音城张家村一家破烂的客栈。

    四面土墙围起来一块十几亩的土地,里面密密麻麻地搭着数百间狭窄的草棚木屋,算是客舍,往来人员极为繁杂,人声喧哗,三教九流各色人等应有尽有。

    在最靠近西面的一间很不起眼的草棚之中,一位裸露上身,缠着血迹斑斑绷带的少年,静静地席地而坐。

    斑驳的阳光,透过茅草缝隙,透进屋中,落在了少年的身上,这是一张极为普通的面孔,却透露着坚毅,一双手臂肌肉隆起,肤色微黑,显得极为强壮,不过身上的白色绷带已经被血水浸透,显然是受伤不轻。

    正是人峰内门弟子张猛飞。

    这位来自于长坂坡的张猛飞,显得有些狼狈,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一脸倦色。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药味。

    张猛飞像是一尊雕塑一般,静静地运功疗伤。

    他修炼的功法面极为奇怪,感应不到丝毫道家真气气息的存在,但是浑身肌肉表层下面,似是有一条条细密的小虫子在爬行一般,凸起一个个急骤游走的小疙瘩,整个胸膛还在剧烈的震动,像是一面巨鼓一般,那强健有力的心脏,仿佛是要破开身躯跳出来一般。

    在这无声的震动之下,整个茅草屋都在轻微地颤动。

    阳光照射之下,一团团若有若无的血红色气焰,从张猛飞的身躯之中闪烁起来,仿佛是绽放的血莲花。

    那是气血沸腾的象征。

    突然,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张猛飞停止了练功。

    微微睁开眼睛,张猛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终于又找来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反手抓住身边的丈八蛇矛,又将挂在草墙上的精钢长弓和狼牙箭壶缚在身上,张猛飞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

    他选择的这家客栈,在张家村,往来人员极杂乱,原本以为对方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可惜……好在猎户出身的他,一直都保持着警觉的习惯,选择的房屋也是靠近客栈围墙的西大门,只要顺利出了围墙,偌大的张家村人流如同潮水,想要脱身倒也不难。

    猴着腰,脚步轻盈,张猛飞身披黑色斗篷唯帽,脚步急促但是并不慌乱地朝着西大门走去。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促。

    “看到那个叛徒了,在哪里……”有人在大呼。

    张猛飞加快了脚步。

    “哪里走?”风声呼啸,一个青色人影犹如大鸟,凌空跃起,朝着张猛飞的背影一剑刺出。

    张猛飞头也不回,突然往右边一闪,避开这一剑,旋即腰身为轴,丈八蛇矛呼啸斩出,浑身气血犹如狂涛一般呼啸,刀光闪烁,犹如匹练一边。

    只听的当一声巨响,袭击者用剑封堵,却被一刀连人带剑震飞十几米远。

    张猛飞却是借力一纵,转眼飞奔出了三十多米。

    “该死,给我追!”

    “不要让他跑了!”

    一阵气急败坏的呼喝。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让客栈周围的人有些惊讶,不过类似的厮杀场面,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所以稍许的慌乱之后,很快又平静下来。

    ……

    呼呼呼!

    张猛飞剧烈地呼吸着。

    一路的飞奔,让身上刚刚长好的伤口,因为过于用力,再度崩裂,血水透过绷带留了出来,让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如同倒置的沙漏一样,正在飞速地流逝着。

    前面是一条很深的胡同。

    越过这条胡同,再往前就是一个大型的集市,每天这个时候,都有数万人出现在这个集市之中,只要进入集市,借助人群的掩护,很容易摆脱这些追兵。

    这些都是张猛飞早就设计好的逃跑路线。

    曾经多年的猎户生涯,在充满危险的丛林之中,跟随父辈们一起,和兽人玩捉迷藏的死亡游戏,让这个少年具有无与伦比的逃生技巧和能力。

    尽管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虚弱,张猛飞也丝毫没有放松脚步。

    他一头扎进了胡同里。

    身后追兵的呼喊声犹在。

    “还有五十米……”张猛飞在心中计算着,他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剑天蓝色的披风,只要越过胡同混进人群,就可以瞬间改变行装。

    还有三十米……

    二十米……

    十米……

    胡同出口已经近在眼前,依稀可以看到远处集市里面拥挤的人群。

    脱身只在瞬间。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瞬间笼罩了张猛飞的全身,令他汗毛都竖了起来,他骤然停止了脚步,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啪!啪!啪!

    一串清脆的鼓掌声,在胡同里响起。

    “修炼了魔功之后,感观果然会变得无比灵敏,嘿嘿,居然被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叛逆,察觉到了我的存在。”一个身影缓缓从阴影子后之中走出来,正好挡住了张猛飞的去路,这人国字脸,一袭青色长衫,正是晃离。

    “我修炼的,不是魔功。”张猛飞双手握刀,一字一句地纠正。

    “连传功大长老都已经确认了,你还要狡辩?真是自甘堕落!”晃离犹如猴戏老鼠一般,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普通的少年。

    说实话,晃离也有些惊诧,眼前这个资质极差,入宗六七个月时间,才刚刚进入真人境第一层的张猛飞,在过去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居然可以连续十几次逃脱自己等实力高出他数倍数十倍的人的追捕,虽然这一切都只是计划而已,但是张猛飞在这个过程之中展现出来的求生力量,还是让所有人都震惊。

    “那是诬陷。”张猛飞的胸膛,再度犹如被擂响的巨鼓一般,缓缓地鼓动起来。

    “高高在上的传功大长老,怎么会诬陷你这样一个资质低劣的可怜虫?”晃离冷笑道:“你虽然很狡猾,但到此为止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选择这条路,所以,这附近都已经埋伏好了我们的人,张猛飞,你束手就擒吧!否则……嘿嘿,李师兄已经传令下来,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话音未落。

    胡同两侧的墙顶,果然又露出了数十个身影,手持刀剑,气息不弱,将张猛飞困在了其中。

    “李敏镐!!!!”张猛飞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个名字。

    一直平静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浓密的化不开的恨意,张猛飞极为坚定地道:“早晚有一天,等周师兄回来,他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周良?哈哈……”晃离哈哈大笑:“周良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你还妄想着他来救你吗?”

    张猛飞抿着嘴不说话。

    他显然在做着最后一搏的准备。

    浸透了血水的胸膛,鼓荡的越来越剧烈了,仿佛是胸腔之中,包裹着的是一尊神龙心脏一般,磅礴有力的跳动,奇异声响以极有韵律的节奏鼓荡,甚至肉眼可以看到,张猛飞身躯周围的漂浮在空气之中的尘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激荡着一团一团地澎湃开来。

    张猛飞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变得犹如血洗一般鲜红。

    他张开嘴,雪白的牙齿森然如同匕首。

    犹如一头暗夜之中收割生灵的魔王。

    就连大真人境大圆满的晃离,在这一瞬间,都感觉到了丝丝威胁,他解下背后的黑色巨剑,倒拖在地面,道:“果然是邪恶的魔功,居然有如此效果……”

    说话之间,后面的追兵赶到,彻底堵住了去路。

    正是俊秀剑士刘文德一行人。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张猛飞准备完毕,气势攀升到了顶点。

    双脚猛地蹬地,轰隆一声,脚下的青石碎裂开来,石屑飞溅,一团旋风爆发开来,地面一震,张猛飞的身形骤然消失,一晃就来到了晃离的眼前,丈八蛇矛迎头劈下。

    好快的速度!

    这是纯粹依靠肉身力量爆发出来的威力。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张猛飞选择的突破口,竟然是所有人之中实力最高的晃离。

    “给我躺下。”一种被轻视的愤怒弥漫心中,晃离挥动黑色巨剑,反手一撩。

    轰!

    一簇火星犹如最耀眼的火花一般在阴影之中乍现。

    爆炸一般的轰响,在狭窄的胡同里不断地激荡,众人只觉得像是耳中打雷一般,被震得面色苍白。

    张猛飞身形一顿,身上的伤口崩开,血水飞溅,但是却没有后退一步。

    反倒是一直修习土系道家真气,向来以力大无穷著称的晃离,竟然被震得连连倒退,一柄黑色巨剑倒拖在地面,摩擦出一连串的火花。

    “你……”晃离大声惊呼。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真人境第一层的张猛飞,竟然爆发出了如此可怕的战斗力。

    张猛飞一言不发,匹练寒光闪烁,又是一刀斩出。

    晃离再挡。

    轰!

    轰!

    轰!

    黑色巨剑和匹练长刀不断地撞击。

    晃离被震得连连倒退,口角也溢出了鲜血,满脸的惊骇,简直无法相信。

    而张猛飞身上的绷带早就绷断碎裂,露出了下面千疮万孔的肌肤,一道道伤痕碎肉糜烂,一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白骨,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他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愣着干什么,对付这种叛徒,不必和他讲什么规矩,大家一起上!”

    刘文德大喝一声,飞剑出鞘,和身后的同伴们一起,凌空跃起,闪电一般朝着战团飞跃过去。

    张猛飞恍若未闻。

    他背朝刘文德等人,空门大开,手中的丈八蛇矛,依旧闪电般地连续劈出,斩在了晃离已经快要抬不起来的黑色巨剑之上。

    狭路相逢勇者胜!

    只要再震开晃离五步,他就可以进入远处的集市中了。

    “死!”刘文德实力仅次于晃离,速度极快,身形几个闪烁,就已经来到了张猛飞身后,剑光如电,一剑刺向张猛飞的后腰,竟是出手狠辣,毫不留情。

    而张猛飞,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没有了回身阻挡的机会。

    他似乎是准备以血肉之躯,硬接这一剑了。

    眼见危在旦夕,却在这千钧一发的一瞬间……

    叮叮叮叮!

    一连串火星洒落,刘文德一脸骇然,踉跄后退。

    只见一个鬼魅一般的人影,恰好出现在张猛飞的身后,剑芒宛若漫天寒星,将刘文德一剑震退。

    这人身形修长瘦削,身着黑色长衫,脸上蒙着一块黑巾,仿若是一堵不可攀越的城墙一般,为张猛飞挡风遮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