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52章 偶遇心云宗弟子
    从地下冰窟出来,实力暴躁增的周良,以刀剑劈斩玄冰壁,不断地向上攀爬,花费了整整十天的时间,终于从那深不见底的地下冰层裂缝之中,爬了出来。

    “该回去了……心云宗,我要回来了!”

    认准了方向,周良大踏步下山。

    “梵音城”。

    漫长的寒冬即将过去,对于“梵音城”的人族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春天的到来,意味着大地即将重新变得富饶起来,人族和兽人不再为食物而发愁,彼此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有所缓和,“梵音城”的城禁也开始取消,往来商队逐渐增多,街道上重又变得热闹起来。

    饕餮居是城中一家极为有名的酒楼。

    开业才不过五个多月的时间,因为手艺精良,价格公道,生意一直非常不错。

    这一日中午,正好到了饭点,酒楼之中又开始人声喧哗,随着城禁取消,大量的散修大真人、散修和商队涌入城中,各大客栈和酒楼的生意日益火爆,天天爆满。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各种江湖消息。

    “听说了吗?几个月之前,心云宗和五庄观在“悟道谷”中,又爆发了一次冲突,这一次双方大打出手,死伤不少啊!连先天级别的高手,都有陨落……唉,如今这人族九大宗派,已经渐渐势如水火,只怕一场内斗就要开始喽!”

    “听说一开始心云宗是占据这上风的,可惜后来圣轩辕亲自降临,击杀了心云宗的先天道灵高手刘飞一,几乎将整个心云宗的高手小队屠杀尽了!”

    ……

    众人没有察觉到,听闻刘飞一陨落的消息自后,一个坐在二楼靠窗位置的身影,微微一颤。

    正方形的青木桌子旁边,只坐着这一个人,看起来略显孤单,身上穿着的也是一袭发白的青色道袍,看起来极为破旧,有些地方甚至还打着粗糙的补丁,袍摆边缘和袖口磨得发毛,有些穷困潦倒的样子。

    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以肉食居多,还趴着一只肥硕的小银猴,正在自顾自地大吞大嚼。

    ……

    “心云宗和五庄观居然产生了如此大规模的冲突,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不太清楚,估计又是争夺什么天才地宝吧!”

    “嘿嘿,你们不知道,据说当日悟道谷之战,唐门其实也有参加哦,背后暗算了不少心云宗的人呢!”

    “局势越来越乱了。”

    “好在兽人出现了一个捣乱分子,据说一位自称是“黑岩剑圣”的家伙,也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极为嚣张,在大燕修真国南方建立了“黑岩部落”,扬言要一统大燕修真国兽人,掀起了兽人内战,让兽人无暇分心,否则要是兽人趁虚而入,这世道恐怕真的就乱了!”

    “这真是一个不安分的冬天啊!”

    “各大门派天才辈出,看起来似乎要进入一个乱世了……每逢乱世,总是英雄豪杰的扬名之时,却又是普通生灵的修罗地狱啊!”

    “说起天才,五庄观的“荒古圣体”圣轩辕d等新生代之中的天之骄子,这些人,注定是大燕修真国未来的霸主级人物!”

    “不错,不过,心云宗这几年人才辈出,快要赶上五庄观了,据说去年新招收的弟子之中,有两位龙虎之才,名叫柳慕白和陆无双,也是相当的惊艳啊!”

    “咦,我曾听闻有人说,心云宗之中,还有一位周良,也不输于这两人啊?”

    “哈哈,你们的消息,一听就过时了,如今的心云宗内门弟子一辈,情况已经大不相同了。”众人说到酣畅之处,远处一个桌子旁边,一伙穿戴整齐的青色道袍修真者之中,有位俊秀剑士哈哈大笑。

    “哦?”众人被这俊秀剑士吊起了胃口。

    毕竟各大门派天才们的故事,都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

    当下有人就站起来抱拳,道:“这位兄台所言,似乎知道一些有关心云宗内门弟子近况的有趣儿事情,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那俊秀剑士也起了卖弄之心,傲然一笑,道:“你们所说的周良,早就已经是风光不再了,自从下次内门大比开始,他就以闭关为借口,不再参加内门大比,甚至连整个人都消失无踪了,有人说他不屑于和内门弟子争斗,也有人说他实力下降,害怕失去昔日的荣耀,还有人说他其实已经死了……反正是过去六个多月的时间里,周良就已经没有出现过了。”

    “失踪了?”

    “闭关?”

    “难道是因为害怕和圣轩辕的三年之约,假死了?”

    众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过这样的说法。

    那俊秀青色道袍剑士看到众人惊讶的表情,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等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这才慢慢悠悠地继续说了下去。

    “自从周良失踪,人峰第一高手,便是张馥了,与天峰柳慕白和陆无双三人,并称为内门三杰,这三人都只用了四个月时间,就一跃进入了大真人境大圆满,被真传六大天柱之中的高手看中,直接一跃而成为真传弟子,追随门中高人修行去了。”

    “这三人倒是都听说过!”

    “真是令人唏嘘啊!当初周良一柄桃木剑力压众天才,没想到如今已经成为了风云往事,不复当日英姿,看来这位小天才,终究还是没有来级的起势,就陨落了啊!”

    “一朝风云起,多少少年郎,英雄不再啊!”

    众人还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都是感慨纷纷。

    “这位兄弟,您真厉害,消息灵通,却不知道除了这几人,心云宗还有什么数得上号的高手?说出来也好让我们大家知道知道……”最先开口的那人,再度抱拳奉承。

    俊秀剑士哈哈一笑,道:“自从周良失踪,三杰进了六大天柱修行,如今心云宗的三峰之中,能够数得上号高手,就要算是地峰的秦霜,陈雄,人峰的赵紫龙等人了,不过,嘿嘿,这些人也只是一般,要说是真正的第一高手,那就得算是李敏镐李师兄了!”

    “李敏镐?”

    “第一高手?”

    众人都极为惊讶,有人纳闷道:“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俊秀剑士脸上现出一丝愠色,冷笑道:“哼,寒冬之中交通不便,兽人封野,消息不流通那是正常的,何况你们这些低贱之辈,岂能尽知心云宗的事情?李敏镐师兄独尊内门大比,已经足足三月时间,嘿嘿,等着吧!用不了多长时间,李敏镐的名号,就会传遍整个大燕修真国!”

    话音未落。

    “李敏镐?真是大言不惭。”

    一个清冷的声音,也不知道从哪边传来,悠悠回荡在众人的耳边,就像是有人同时贴在所有人的耳边说话一般,极为清晰。

    “谁?竟敢如此放肆?给我滚出来!”俊秀剑士大怒,四下环顾,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这个时候,其他人却是不敢再和这俊秀剑士说什么了。

    谁也不是傻子,都从刚才的话中,众人已经听出来,这少年赫然是心云宗的人,既然称呼那李敏镐为师兄,看来也是内门弟子人峰的人吧!

    说话之间,又有人咯噔噔上楼。

    却是几个同样身穿制式长衫的年轻修真者,看样子也就是十五六岁,甚至还更加年轻,为首一人,国字脸,皮肤黝黑,年长一些,在二十岁左右,他背后缚着一柄六指宽、一米六七的黑色巨剑,步履沉稳,自有一股气势。

    “晃师兄!”

    “您来了,晃师兄!”

    看到这国字脸出现,俊秀剑士和同伴们纷纷起身,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国字脸点点头,问道:“打听清楚了,可有张猛飞那个叛徒的消息?”

    俊秀剑士四面看了一眼,低声道:“晃师兄放心,我们已经摸清楚了张猛飞的下落,就藏身在城中张家村里的一家客栈中,他受了伤,跑不远的,我已经让钟林和王秀两位师弟在客栈盯着,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国字脸点点头,转身来到桌边座下,满意地道:“那就好,等到事成,李师兄一定会重重有赏。”

    俊秀剑士一脸喜色,点头道:“这都是晃师兄您的功劳,我可不敢居功。”说着也在一侧座下,犹豫了一下,又好奇地问道:“张猛飞修炼魔功,背叛门派的事情,已经是证据确凿,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将他抓回去,为什么却要一直监视他,也不动手?”

    国字脸晃离笑道:“这就是李师兄的高明之处了,张猛飞修炼魔功,人人皆知,传功大长老亲自派人将他关押,可是人峰之中,竟然有人暗中作祟,私自将他放跑,这些个叛逆,一个个都该死,李师兄这样布置,就是要以张猛飞为诱饵,将他们一网打尽!”

    “私自放走张猛飞的人,不就是关小羽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吗?怎么还有同伙?”俊秀剑士刘文德讶然道。

    “哼,哪有那么简单,关押张猛飞的地方,至少有二十名真人境大圆满的师兄弟在看守,却仍旧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救走,关小羽只不过是一个真人境第七层的废物而已,他一个人怎么办得到?”国字脸冷笑道。

    “难道说……”俊秀剑士刘文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现在才明白?”国字脸端起满满一杯酒饮下,这才冷笑道:“赵紫龙、司马树林、陆博文、关小羽、李蓉儿、颜如玉、露咏春……这些人,都是周良的老朋友,而张猛飞又是周良最好的朋友,还用得着猜?他们肯定都搀和在了其中,哼,居然私放背叛门派的叛逆,这些人统统死该死。”

    “李师兄要对付他们?”俊秀剑士刘文德一惊,道:“李蓉儿的表兄秦霜,贵为地峰首席大弟子,势力不弱,颜如玉和露咏春,也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呢!”

    “哈哈,这些李师兄自有妙计,就用不着我们操心了,再说,背叛门派,乃是死罪,谁沾上都得脱一层皮,秦霜就算是地峰首席大弟子,嘿嘿……”国字脸晃离的笑声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阴狠:“李师兄已经是连续三次的内门大比魁首,堪称是三峰第一人,更是被六大天柱的门派高手看好,就算是那周良再生,也奈何不得,嘿嘿,怕什么。”

    “这倒也是。”俊秀剑士刘文德点点头,心中稍安。

    “让师兄弟们赶紧吃喝休息,马上就要动手干活了。”晃离吩咐几句,大声叫喊着让跑堂上菜。

    此时正是饭点,酒楼之中人客人极多,竟然再也没有空着的饭桌,晃离和俊秀剑士刘文德五人坐了一桌,其余六个青色道袍少年,四下打量一眼,最终目光落在了靠窗边上那落魄孤单身影所在的位置,哪里还有几个空着的座位。

    “这位朋友,我们要用这桌子,你赶紧离开吧!”青色道袍少年其中一人来到桌边,朗声道。

    落魄孤单的身影一直低着头,缓缓地吃着东西,恍若未闻。

    就连他身边懒洋洋地趴着的那只白色肥猴,也一动不动地眯着眼。

    “喂,说你呢!吃完了没有?吃完赶紧滚,大爷们要用这桌子。”青色道袍少年之中的另一人,来到桌子前,敲得桌面砰砰砰乱响,不耐烦地道。

    那落魄背影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大爷?呵呵,可笑啊!什么时候,心云宗的内门弟子,居然变成了这样一群没教养的东西。”

    声音虽轻,但是却落在了青色道袍少年们耳中。

    几人顿时脸色大变。

    “好大的胆子,你敢再说一遍……”一位青色道袍少年说着,一把抓出,就拍在了这孤单落魄身影的肩头。

    这一掌,蕴含暗劲,寻常人要是被拍中,就算是肩胛骨不碎,也要卧床休息半个月才能恢复,刚才听这人出言无状,竟敢羞辱心云宗,青色道袍少年有意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狂徒。

    谁知道这一掌,竟宛如拍在了精钢之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