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天帝 > 第149章 《斗战圣法》
    下一瞬间,一股磅礴浩瀚的吸力,从纽扣上传来。

    “吱?”小银猴瞪大了眼睛,疯狂地摆着尾巴。

    小银猴的其它三个爪子狠狠抓在冰壁上,想要挣脱出来,但是这样的抵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嗖的一声,肥硕的身躯就被吸进了冰壁之中!

    “这是什么地方?”

    周良静静地站在一条奔腾翻滚的河流边上,瞠目结舌地看着呼啸的河面。

    红色和银色的水里,在同一个大约二十米宽的河道之中翻滚,各自占据着大约十米的区域,两种颜色的水泾渭分明,没有丝毫的混杂,咆哮着流向远处。

    令周良瞠目结舌的并不仅仅是河水的颜色。

    一条河道之中出现两种颜色的水流,虽然罕见,但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键是眼前这条河的河水,不仅仅颜色不同,甚至连温度也不同。

    银色的河水冒着丝丝刺骨的凉意,而红色的河水却像是蒸腾的岩浆一般,炙热无比。

    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

    两种截然不同的温度,居然并没有相互中和,而是极为分明的各占河道的半壁江山。

    数秒钟之前,周良在被那股诡异的吸力牵扯撞向冰壁之后,只觉得眼前一花,某种穿越时空隧道一般的感觉传来,等到下一瞬视线恢复之后,就发现了眼前这一切。

    这里似乎是某个地下冰窟,除了这条奇怪的阴阳河之外,周良所站的河岸空间,大概占地二十多亩的样子,四面都是圆形的冰壁,整个空间呈现出椭圆形,阴阳河从空间一侧的地下泛出来,顺着河道流淌,又消失在了空间另一侧的冰壁之中。

    冰窟空间四面的冰层,都释放出淡淡的银光。

    所以整个空间并不昏暗,有一种水晶光华一般的美丽。

    更令周良感到诧异的是,这分明是一个密封的空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空气竟然极为新鲜,丝毫不会气闷,空间里偶尔也会有些微风拂过,不冷不热,极为舒适。

    周良现在可以肯定,自己是被某种道纹阵法给传送到了这里。

    一定是自己伸出桃木剑的时候,触动了某个机括,激发了原本沉寂的阵法。

    好在这个冰窟空间之中,暂时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存在。

    却不知道小银猴在外面怎么样了?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就在周良刚刚想到小银猴的时候,突然之间,头顶毫无征兆地响起那熟悉至极的猴叫之声,接着一团银色光华一闪,小银猴胖乎乎的身躯出现,尖叫着凌空张牙舞爪地掉了下来。

    “吱,救命啊!吱不想死……”小银猴闭着眼睛尖叫。

    周良没好气地微笑,一伸手将它接住。

    “吱?”小银猴眼睛惊魂未定地微微睁开一道缝隙,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境之后,做了一个前爪拍胸脯的动作,松了一口气,“吱,又看到你了,怎么样,吱够义气吧?怕你出事,赶紧跟来保护你了!”

    周良:“……”

    “吱,对了,这是哪里?”

    “不知道。”

    “吱,这里看起来很漂亮的样子……吱?那条河好奇怪……吱?冰壁在散发着水晶一般的光彩呢……吱?这里空间蛮大……吱?这里似乎有风哎……”

    “不要这么少见多怪好不好。”

    “吱?快看,那远处的墙壁上,似乎有字迹哎!”

    “真是少见多怪,我早都看到了……什么?有字迹?在哪里?”周良原本还漫不经心地应付着这支小银猴,心宗盘算着该怎么逃离这个奇怪的地下冰窟,要不要跳进“阴阳河”中试试,听到这里,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顿时大吃一惊:“什么?哪里有字迹?”

    “吱,就是那里……”小银猴的爪子指向了“阴阳河”对面的冰壁之上。

    周良运足目力看去,顿时带在了原地。

    对面的冰壁上,镶嵌着一块宽约五米,长约十米的冰块,和周围的冰色明显不同,没有那种清凉透彻,反而是有些白腻厚重,犹如一块巨大的羊脂白玉一般,极为方正,表层也极为光滑,似是一块玉璧。

    这块玉璧略微倾斜向“阴阳河”,仿佛是一面反光的镜子一般,倒映着呼啸的河水,在镜面表层勾勒出一道道流动的波纹。

    这些波纹并非是杂乱无章。

    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就可以发现,它们竟然组成了一个个类似于字迹的图案。

    鬼斧神工!

    “阴阳河”河水的波纹倒映,居然鬼使神差地成为了字迹?!

    这到底是大自然的杰作,还是某位绝世高手以无上神通创造出来?

    难道是……天书?

    周良心中当真是震撼至极。

    半晌之后,他才渐渐冷静下来,再度运足目力,仔细分辨那“玉石镜面”上不断闪烁的字迹,分辨其中的寒意,很快就把握住了规律,破解出了玉璧最上面四个最为醒目的大字!

    “斗……战……圣……呃,最后一个字是……是‘法’字!”

    连起来读的话,就是“斗战圣法”。

    斗战圣法?

    听起来似乎是一门功法的名字?

    周良还未细想,却在这时——

    就听脑海之中,阴阳老人如同受了惊的草泥马一样疯狂地咆哮了起来:“什么?《斗战圣法》?居然是《斗战圣法》?这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这门功法,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随即,阴阳老人如同被抛弃的弃妇突然看到负心人回心转意时候,那种又爱又恨的音调:“哈哈,我一定是听错了,怎么可能?居然是《斗战圣法》?呃,我最近一定是太累了,居然都幻视幻听了,哈哈,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周良呆了呆,下意识地问道:“前辈这样的反应……呃,莫非这《斗战圣法》很有来头吗?”

    “岂止是有来头啊!那家伙……那是相当的有来头啊!”阴阳老人似乎是完全陷入了一种语无伦次的癫狂状态之中,咆哮道:“你知不知道,远古、太古、上古三大时代最可怕的功法是哪一部?你知不知道,连仙、皇、至尊都为之疯狂的功法是哪一部?你知不知道,修真界古往今来唯一一部不在天、地、玄、黄这四大阶位之中的功法,是哪一部?”

    “难道就是这《斗战圣法》?”周良心中一动。

    阴阳老人,似乎也完全处于一种极度兴奋的状态,只听得他疯狂大笑着道:“哈哈,居然真的哎,真的是……阴阳河……传说是真的?居然真的有这些地方?”

    周良一声不吭,缓缓地消化着疯狂之中的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透露出来的信息。

    自从被这个来历神秘的老怪物附体以来,周良不管是碰到任何宝物、任何高手,都会被他极度鄙夷,就连心云宗掌门丘处机这种大燕修真国霸主级的宗师,也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这个老怪物居然被《斗战圣法》这四个字,刺激的**连连,那就足以说明,这部功法的来历,只怕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旷古绝今!

    “阴阳河”,指的就是眼前这条银色和红色分明的河流了。

    听阴阳老人的意思,这名字大有来头,只怕涉及到的又是一段自己闻所未闻的辛秘了。

    “哇哈哈哈,小周良,你特么的运气真的是逆天,居然被你找到了这部功法,哇哈哈哈,快,还愣着干什么,快仔细看那石璧,将上面的字迹都背下来……哇哈哈哈,这可是《斗战圣法》啊!”

    阴阳老人依旧无比疯狂。

    “哇哈哈,我突然觉得我要报大仇有希望了!”阴阳老人也连连催促。

    周良强自压下心中无数个问题和激动,深深吸一口气,运转体内道家真气,“炎阳真气”和“玄阴真气”同时弥漫在身上,一双星眸之中,奇景顿现,一个眸子隐放红芒,另一个眸子则是银光。

    两道淡淡的光柱从瞳孔之中放射出来,看向对面。

    运足目力的周良,就算是百米之外的一个蚂蚁,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样一来,对面那石壁上原本模糊的水纹倒映字迹,顿时显现的更加清晰了。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澈,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湛然独居神明居……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为太一,以濡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有生于无……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守一,心齐,坐忘,服气……”

    一句句玄之又玄的词语,从周良的口中,不断地咏读出来。

    一开始,周良完全不知道这些词句是什么意思,但是慢慢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毫无意识的“空明状态”之中,仿佛是灵魂出窍一般,神游天地宇宙,逆岁月洪荒而上,追溯本源,一丝神念观天地往来,一道目光洞察宇宙四极,浑浑噩噩,无知无觉,漫无目的。

    而原本无比癫狂激动的阴阳老人,在周良的咏读之声中,逐渐沉静了下来。

    就连一旁原本一脸无聊的小银猴也静静地立在周良的肩头,微微闭上了双目,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气息均匀,一双爪子无意识地在虚空之中缓慢地划动,勾勒出一道道朦胧的轨迹。

    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良口中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整个人身躯一震,顿时从那种玄之又玄的“空明状态”之中清醒过来,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丝不尽兴的懊悔,仿佛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懊悔无比。

    “吱……”小银猴也是带着一丝懊悔清醒过来。

    周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想要抬头再去咏读一遍对面石壁之上的字迹,谁知道这一看,心中的震惊可非同小可。

    只见那羊脂白玉一般的玉璧,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正在哗啦啦碎裂开来,簌簌掉落,数息之间,整个石壁竟然就此销毁,碎裂的玉块掉落在了下面的阴阳河水之中,消融无踪。

    石壁……自毁了?

    不好,那《斗战圣法》岂不是也就此失传了?

    周良大惊之下,想要补救已经来不及,赶紧在大脑之中回忆,看看自己刚才咏读一遍,到底记住了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令周良自己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斗战圣法》洋洋洒洒数千言,晦涩难懂,无比繁杂深奥,但是不知为为什么,居然无比清晰地记在了周良的脑海之中,就仿佛是背咏了千万遍一样,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简直就是雕刻在记忆之中,成为了周良记忆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不要奇怪。”阴阳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道:“《斗战圣法》乃是不世功法,唯有缘、有德、有行、有性之人,方可得到,否则那冯氏一族掌握画卷数百年,却没有得到这部功法,反而一代代地衰落?这就是造化!这本是不容于世界的逆天功法,有一人得传,已经是这个世界容纳的极限,所以当你咏读了内容之后,石壁自毁,从此之后,《斗战圣法》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也只存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了。”

    “这就是《斗战圣法》的神奇独特之处了,多少年了,数个纪元以来,自从那位圣皇陨落之后,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部功法,很多至尊甚至都认为,《斗战圣法》已经随着那位圣皇失传了,以至于到了后来,它就变成了一个传说,很多故事流传下来,阴阳河……”阴阳老人用一种罕见的沧桑语气,道:“很多人都将这些传说当做是说书人的玩笑……想不到,这一切,居然真真切切地都是存在的!”

    “练成《斗战圣法》,就可以九天十地、天上地下无敌,可以吞日拿月,唯我独尊!”

    “虽然这只是传说,不过所谓无风不起浪,传说也是有来源的,就如阴阳河,今天就真切地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已经有数个纪元,没有人练成《斗战圣法》了。”